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1-11-01 | 《紫荆论坛》

从广东经济结构转型中开发新机遇



智经研究中心成立初期,适逢「十一•五」规划出台,我们以此为首个研究项目,这5 年间先后发表「建构港深都会」、「打造珠三角都会」、「港深教育合作」以至近期「『十二•五』期间广东经济结构转型与香港机遇」等研究报告。这是因为智经长期关注香港长远竞争力及区域经济发展,我们深明香港参与国家五年规划的意义,在于从区域合作中发挥香港优势,在国家发展中明确香港定位。

「十二•五」规划是中国第三个30 年的开端,过去30 年,国家发生了巨大变化,最显著的是经济快速发展。由1979 年至2009 年,中国的经济年均增长率达9.9%,比国际机构的预测还要高。世银97 年发表「2000 年的中国」研究,预计由2001 年至2010 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是6.9%。实际上,国家在2001 年至2009 年的增长率达10.7%,发展速度超出市场预期。过去30 年,国家经历三次经济大幅上升,即将开始的「十二•五」规划,会否推动中国迈向第四次上升,这是大家所期待的。

中国将成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

经济转型及扩大内需,将是「十二•五」规划未来的重点工作。中国现时的消费率是48.6%,去年零售额超过15 万亿人民币,拥有尚未开发的内需市场;中等收入居民人口增加,亦将带动新增消费量扩大。以汽车消费为例,前年销售逾1300 万辆,去年增至1700 万辆,已超过美国历史高点。国际机构预料2015 年中国消费额将占全球比重超过14%,成为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

国家过去30 年经济起飞,亦促成粤港经贸关系的建立,当时粤港经济产业链以「前店后厂」的模式运作,香港作为中间人主要从事加工贸易。在外销内需并重的国家发展规划下,广东经济结构转型的步伐加快,粤港关系由过去「香港接单、广东制造」的香港单向带动广东,因内需市场出现而演变到粤港双向互动,并正逐步转化成融合关系,互相影响对方。

事实上,香港比较广州、深圳的经济增长,差距正不断收窄。以深圳南山区为例,其人均GDP 于2009 年已相当于香港人均GDP 的85%,超过17 万人民币。这反映深圳的消费力不但越来越强,增长速度甚至比想像中更快,近300 万深圳户籍人口中,应有相当大比例已具有较香港中产阶层更强的消费力,市场潜力之大实在不容忽视。

国家「十二五」规划首次将港澳的内容单独成章,提到要深化粤港澳合作,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国家副总理李克强公布的36 项挺港措施,亦以发挥香港在粤港澳合作的作用为主要内容。在中央支持下,香港必须正视广东经济结构转型带来的挑战及机遇,洞悉当前区域发展格局,积极实现与广东双赢的协调发展,维持香港长远竞争力。

广东深圳东莞将各有定位

广东经济结构转型在,未来10 年将以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为发展重点,突出自主创新及推动低碳经济;并将扩大内需及开拓国内市场,实现内需与国际市场的均衡并重。此外,省内主要城市未来各有不同定位,如广州将定位为国家中心城市、深圳为全国经济中心城市、东莞则为世界制造基地,并确立珠江西岸城市在「珠三角纲要」下的新定位,标志着广东经济结构转型的实现。

在新形势下,香港将面对不少挑战,包括资金及产业上的「去香港化」。因为广东已累积一定的资本,香港不再是单一或唯一主要资金来源;产业发展的「去香港化」则出现在技术及经验上,例如广东发展石化工业,香港难以在技术上与广东产业对接,令广东等珠三角城市对香港的依赖明显弱化。另一项挑战来自产品市场的「国内化」,广东力拓内需市场,产品内销自然以当地文地、语言及经营模式为主,香港服务业需要时间适应这市场趋势及转变。

随着广东主要城市未来将各有定位,粤港两地在城际合作上亦会出现显著变化。其中广州被定位为国家中心城市,发展现代服务业是首要任务,2009 年的第三产业比例已达到60.9%,虽不及北京但已超越上海,为强化其定位提供了有利条件。珠三角龙头地位的确立,加上中央和广东省政府的政策支持,促使广州的城市及产业功能进一步提升, 对香港形成挑战之势。

另方面,香港与深圳的未来发展关系,可望以合作大于竞争来形容。事实上,港深两地毗邻,早已存在较多跨境建设的合作。深圳为实现全国经济中心城市的定位,对通过香港获取持续发展的外在资源,将存在殷切需求;香港亦需要借助深圳,巩固在区域​​、国家及国际上的地位,进一步巩固双方的合作关系。至于被定位为世界制造基地的东莞,因广东省的产业升级举措,促使东莞更加注重港资企业进入内销市场,加快对港资企业股权参与及产业资源整合的步伐。因应东莞的港资企业正迈向实现本地化,香港与东莞的产业合作,将面临合作方式的调整及转型。珠江西岸城市则因未受资源短缺及开发过度的严重制约,具有「后发优势」;加上港珠澳大桥将拉近香港与其地理联系,两地的合作空间有待发掘。

粤港产​​业联系「离心力」日益加大

广东经济结构转型的持续推进,衍生资本依赖的不复存在、产业结构的调整,以及产业合作链的双向延伸等变数,令广东等珠三角城市对香港的依赖明显弱化。按此发展趋势,粤港产业联系的「离心力」将日益加大,粤港城际竞争关系也会不断加强。在新的竞争与合作形势中明确未来发展方向,实现粤港合作的良性竞争和缔造双赢局面,将是香港保持区域龙头地位的关键。

「十二•五」规划支持香港巩固及提升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事实上,香港既是内地最大的外来直接投资者,所占比重自2005 年持续增加到2009 年近50%;亦是内地企业走出去的桥梁,内地2009 年的境外投资达570 亿美元,其中63 %投放在香港或经香港到海外。另方面,内地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贸易经济体,占全球贸易9%,未来增长潜力庞大。据国际货币基金估计,到2015 年全球经济增长超过35%将来自中国。若人民币可作跨境贸易结算货币,在国家贸易及跨境投资持续高速增长下,香港作为人民币离岸平台将有很大发展空间。

香港本身是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加上背靠内地、面向国际,应是人民币走出去的最理想跳板及试验场。香港应加快与广东省建立以香港金融体系为龙头、珠三角资源和服务为支撑的金融合作区域,积极落实李克强副总理提出的金融政策,包括在内地推出港股组合基金(ETF)、支持内地企业来港上市、推出RQFII 投资境内证券市场;以及支持香港企业使用人民币在内地直接投资等。

CEPA 自2003 年签署以来不断补充深化,经过多年努力,货物贸易基本上已落实对香港完成开放,这方面的成绩值得肯定。专业服务方面,过去的困难是「大门已开,小门未开」,但现在李克强副总理已订下明确目标,就是「到『十二•五』后期,通过CEPA,基本实现内地和香港服务贸易的自由化」。至于当所有门皆打开之后,香港专业服务进入内地之路该如何走下去,就是我们的责任。

粤港宜尽快制订合作路线图

当前急务是香港与广东尽快商讨,制订切实可行的路线图,落实中央所定的目标,充份运用CEPA 及广东先行先试政策,争取更多优惠政策及开放措施,推进香港服务业进入广东。以医疗服务为例,应把握这时机深化粤港医疗产业合作,将香港的专业能力与内地临床设施结合,争取放宽规范容许内地接受在港进行临床测试的药物,以吸引海内外投资本港药厂,合力发展医疗产业。

前海规划被视为珠三角合作的重点项目,因为前海将成为粤港现代服务业的创新合作示范区,这是国务院给予前海的发展定位,这定位正配合「十二•五」规划提出的区域经济发展策略。

香港需要积极参与前海规划,因为在深圳的未来发展规划中,前海将坚持深港合作、服务广东、面向全球的战略取向,重点发展创新金融、现代物流、科技及专业服务、资讯服务等现代服务业。 「十二•五」规划明确香港的发展定位,就是巩固及提升香港的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参与前海规划正好提供了契机,让香港的现代服务业发挥优势。

其次,按照产业发展规划,到2020 年,前海将成为亚太地区重要的生产性服务业中心,地区生产总值将高达1500 亿元,即每平方公里产出约100 亿元,这是深圳市整体水准的25 倍。前海的长远发展前景,可望为香港带来庞大的市场空间及发展潜力。

香港与深圳有「一河之隔」的地缘优势,而前海是深圳今后现代化发展的重要标志。在中央大力推动前海建设的前提下,可将前海定位为优化粤港合作的创新平台,利用香港法规和税制,推进前海管理水平,加强两地在政府及社会组织上的合作,推动粤港重点功能区的发展。

「十二•五」规划提到要深化粤港澳合作,促进区域经济发展;支持香港巩固及提升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展示了香港未来的发展前景,接下来,我们需要强化自身实力,提升产业竞争优势;并要深化区域经济合作,借优势互补提升长远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