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1-11-12 | 《经济日报》

聘外援解医生荒 权宜之计



私营医疗服务近年迅速发展,加速公立医院医生流失,尤其急症室、麻醉科及内外科,单是新一季共 11 名急症室医生离职,预料问题将在数年内蔓延至精神科、病理和公共卫生等冷门专科。

公立医院的医生荒迫在眉睫,医护人员工作苦不堪言,更无奈是延长病人的轮候时间。据报导,现时屯门医院泌尿科病人的轮候时间已排到2016 年,这是社会不愿看见的。

改善工作环境 增津贴晋升

应对医生人手不足必须长短期措施多管齐下,医管局提出引入海外医生免试在公院执业,只是其中一项而非唯一的应急方案,但遭到部份医生组织反对,事件引起社会争议。在市民利益为依归的前提下,任何可维持公营医疗服务的可行方案,社会各界都应该理性讨论及考虑。

挽留医生的最直接方法是改善工作环境,当局已制定多项措施,包括减少医生候召次数、发放特别超时津贴及增加晋升机会等。

部份医生组织主张由医学界物色本地医生到公院兼职,代替海外招聘。医管局今年 6 月透过兼职形式得以招聘 44 名私家医生,但新一轮应征已减至 28 宗申请,跌幅 36%。反映单靠吸引私家医生回流公营医疗体系,虽有作用但成效难以保证,令医管局在人手调控及长远规划上失去主导。

需培训经年 远水难救医生荒

在减少医生流失的同时,政府将在未来 3 年拨款 2 亿元加强培训医生,由原定每年 250 个学额增至 320 个,修订为增至 420 个;食卫局呈交的医护人员人力需求报告,亦有助教资会制定长远及全面的培训计划。社会上对加强本地培训有广泛共识,政府致力增加医护人手亦方向正确。不过,公立医院的医生荒正处于水深火热,培训一般医生却需时 7 年,专科医生更长达 13 年,远水实在难救近火。

放寛非本地医科生来港执业的限制,在香港早有先例可援,并一直发挥纾缓本地人手短缺的作用。现时医委会可豁免合资格的海外医生参加本地执业试,并发放为期不超过 1 年的有限度注册资格,去年共 171 名非本地医生藉此在港工作。香港在回归前亦容许英联邦国家的医科生,免试在港执业;内地受训医生则可由医务卫生署准予有限度注册。为尽快填补公院医生空缺,香港应考虑引入更多海外医生。

对于容许海外医生免试在公院执业,有医生组织担心医疗质素得不到保障,特别是语言不通及不熟悉本地医疗运作等问题。其实过去每年平均有数十名英联邦国家医生来港工作,只是免试机制的取消令有关人数大减。现时仍有不少港人在英联邦国家读医,他们精通广东话及英语,对本地文化亦有相当认识,应是本地医护人手缓冲的合适人选,更重要是可实时减低现任医生的候召次数,在改善工作环境上可收立竿见影之效。

专责小组把关 确保水平

当然,医疗服务关系到病人健康,医生的专业水平必须得到确认。医管局委任两间大学医学院院长等医学界权威组成专责小组,审视及筛选海外医生水平,确保学术资格、工作经验及语文能力等符合要求,有助增加市民及业界对海外医生免试执业的信心。

此外,即使通过医管局的遴选,海外医生还要经医委会审批及准予有限度注册。过往获医委会批准来港的海外医生,均可在本港医疗系统发挥重要功能,由医委会作为最后把关,将是市民对海外医生质素的信心保证。

部份业界认为完善的基层医疗可通过分流及转介,改变现时过于倚重专科医生的情况,不用引入外援。智经一向提倡发展以家庭医生为本的基层医疗,政府在上年度承诺于未来 3 年投放 6 亿元,落实加强基层医疗服务,值得支持。不过,发展基层医疗在香港处于起步阶段,其中医疗融资等问题仍待社会共识,基层医疗可以说是纾缓公院医生工作压力的长远愿景,需要继续推动发展,却并非实时解决医生荒的可行方案。

公院医生严重流失是不争事实,医管局预计到 2016 年将累积欠缺200 名医生。面对这困境,医护界亦并非一面倒反对以有限度注册形式引入海外医生,关键是本地医生可获的资源、待遇及晋升机会不受影响;部份医生更认为借着引入竞争可提升本地医生水平。期望社会各方在引入海外医生的讨论上,也能以市民福祉及病人权益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