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1-12-12 | 《经济日报》

政府牵头破关 扶助六大产业



在环球经济动荡的暗霾下,香港今年仍可望经济稳定增长,且估计财政盈余可观;但第三季经济增长放缓,失业率在半年内首度回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表香港经济形势报告,预测本港经济增长将由今年 5.75%放缓至明年 4%,若欧债危机恶化则有可能陷入衰退。面对明年经济不容乐观,香港虽有充沛财力应对危机,仍需要加强产业发展,减轻经济放缓对市民的影响,现在是时候重新审视本地的经济政策及政府角色。

拓资助模式 配对基金助创业



政府于 2009 年提出推动六项优势产业为香港的新经济引擎,但一直未见突破性进展。财政司司长曾俊华亦在网志中指出,香港的金融贸易成就扬名国际,但优势产业之一的创新科技,优势及表现未有受到相应注视。我们认为,香港发展多元经济是社会共识,未来需要「政府牵头、市场主导」,以新思维提供更多元化的政策支持,加快产业发展步伐。

政府的政策支持主要是提供资助,一般的资助计划是向申请者直接拨款。今年财政预算案提出的小型贷款安排,特点是提供贷款的同时,并为申请者提供适当的创业指导,突破纯粹拨款资助的传统做法。在此基础上,政府可考虑以配对基金形式鼓励创业,基金可附有解除合约条款,容许成功创业的申请者买回公司股权。从新角度引入更多的资助模式及支持服务,促进新兴产业发展。

准私大申科研费 稳人才供应



人才是发展任何产业的关键要素,六大产业中包括专业及新兴行业,对所属技能的人才均存在殷切需求。不过,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及香港研究资助局等机构的科研经费,现时未有将本地私立大学列入受资助院校范围,资源不足限制了私大的学术发展。政府可参考韩国经验,突破现时资助院校发展的框框,研究容许私大申请公营机构的科研拨款,开设更多元化的培训课程及进修途径,为产业发展提供各个层面所需的人才。

事实上,六大产业各有其市场环境与行业特性,需要政府以不同角色推动发展。以环保产业为例,因在香港尚处于起步阶段,亟需政府担当牵头角色加以扶持。政府于 2000 年已要求各部门进行物料采购时,尽可能考虑环境因素,其中物流服务署规定包括纸张等 20 款物料,必须购买绿色产品。政府可考虑将物流署采购物料的硬性规定,扩展到其他政府部门,由政府牵头购买循环再造产品,造大本地环保市场的规模。

此外,根据中央的「挺港」政策,医疗服务、生态环保及检测认证等本港优势产业,将得到内地扩大对香港的开放及合作。其中检测认证行业受惠于 CEPA,可向内地提供的检测服务扩展至 23 类香港加工产品,但业界指出,香港的加工厂少之又少,期望两地检测制度能互认,取消在港加工的规限,令本地检测机构得以受惠。类似涉及两地制度的协调,特别是深化 CEPA 及加强广东的先行先试,均有赖政府担当政策商议及制定的角色,以新思维实现两地的合作创新。

助拆墙松绑 减行政阻力



为新兴产业提供方便营商的环境,政府更是责无旁贷。世银去年公布「2011 年营商环境报告」,新加坡连续 5 年高踞榜首,香港虽稳守第二,但在创业、财产登记及关闭企业等 3 方面的评级不升反跌。其中办理新公司注册登记及取得证书,新加坡可于 1 日内完成,香港却要 4 天;另在新加坡登记财产,需时 5 日完成 3 项手续,在香港则要耗时 36 日完成 5项手续。种种行政阻力只会窒碍产业的发展,政府有责任担当统筹及规划角色,研究如何拆墙松绑,简化程序。

产业发展需要政府在行政上支持及配合,若可促成官商民合作,将更事半功倍。部份企业与本地的文化艺术团体,现时也有以不同形式合作,但两者的协作及赞助在香港还未盛行。创意产业越来越受到重视,创意媒体每年产值约 600 亿元,对社会未来发展举足轻重。政府在增拨资源资助创意工业的同时,亦可担当中介角色,为民间团体及创意工作者穿针引线,协助他们开发更多财政来源,包括寻求商界赞助和利用现有的公共基金资源等,推动香港创意文化的发展。

在扶持新兴产业的过程中,政府的参与是有切实需要。新加坡由政府主导经济发展,仍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弗里敦市的第二位,可见利伯维尔场经济与政府适度发挥引领作用,并非互相排斥而是相辅相成。香港需要经济转型,以打破过于依赖单一行业的产业结构,六项优势产业正是长远发展的新方向,期望政府能以促进者的态度,为香港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