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2-01-07 | 《经济日报》

政府带头宣传 谷教育国际化



为了增强在亚洲以至全球的竞争优势,本港大学近年锐意推动国际化,积极招收非本地学生及罗致世界各地的教授和学者。政府在 2009 年提出推动香港成为区域教育枢纽,以配合教育产业的发展;并接纳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去年底提交的「展望香港高等教育体系」报告,全力支持院校增强国际化元素。

无可否认,政府意识到大学国际化的重要性,本港大学在推动国际化方面亦不遗余力。但从不同数据显示,大学国际化的实际情况,或许并非如想象中理想。

「量」略逊星 「质」趋内地化

从高等院校的收生学额来看,新加坡有 507 万人口,2010 年提供约5.6 万个政府资助学士学位;香港超过 700 万人口,全日制资助学士学位亦是 5.6 万个。若单看大学学位与中学生人数的比例,新加坡比香港超出 1倍,这显示香港教育国际化在「量」方面略逊于新加坡。

在「质」方面,香港于 2010 年约 1.01 万名非本地大学生中,逾8,700 人来自内地,只有 400 人来自亚洲以外地区。另 4,438 名非本地研究生中,亦只有 300 多人来自内地以外地区,可见本港大学「内地化」的现象比「国际化」更显著。

教资会在「展望香港高等教育体系」报告明确指出,内地化并非国际化的一部份。在推动教育国际化的道路上,本地大学可以把握背靠祖国的机遇,促进内地与香港互动,但不等同把招收非内地学生放在较次等的地位。

宿舍研究经费不足 怎吸人才

香港教育在国际化的「量」与「质」均有待改进,却不能抹杀部份院校近年的努力。但其实要吸引海外学生,对外宣传和公关至为重要。 澳洲、新加坡和英国等多个国家,就是透过领事馆和文化协会等专责部门,在世界各地定期推广高等教育,多年来成效显著。不过,本地院校现时在宣传方面单打独斗,实力薄弱。政府就此可担当协调角色,加强驻海外和内地经贸办事处的功能,以便在世界各地大力宣传香港的教育制 度和课程。

此外,政府和院校需要更积极与全球学府竞争,网罗国际学术人才来港授课和研究。不过,香港的研究经费一直严重不足,2010 年的科研投放仅约 10 亿元,只占 GDP 的 0.67%。相比之下,新加坡的科研投放占当地 GDP 约 2.2%;经合组织会员国则平均达 GDP 的 2.4%。欠缺足够研究资源,自然较难吸引学者在香港作长期研究。政府有必要重新检讨及加大科研投放,配合重点优势产业发展。

大学宿舍不足,亦是窒碍香港吸纳海外学术人才的老问题,反映香港未有就大学发展作长远规划。据悉,部份大学已成立工作小组检讨宿舍供求问题,可考虑在此基础上,把宿舍建设为小型小区,鼓励世界各国的学生和学者入住,促进学术文化交流。更重要是持续提升学生的两文三语水平,加强与全球大学、企业和非政府组织结盟,增加香港大学生到海外交流和实习的机会。

国际化仅起步 勿满足于排名

香港的教育产业朝着「教育枢纽」和「国际化」的方向发展。「教育枢纽」指全球教学人才的交汇点,提供足够配套给大量非本地人才进行教育、学习和研究。「国际化」则并非单从非本地教员和学生的人数作衡量;而是体现于大学的理念和价值,能否渗透院校各类不同活动,让学生时刻与国际接轨,洞悉世界发展动态。这需要政府和院校敢于作长期承担,仔细规划和逐步落实,避免大学推动国际化流于表面。

笔者正在英国牛津大学进修,开放的思想和讨论空间正是这所学府最宝贵之处。这里每天都有大小论坛和讲座探讨全球关注议题,如欧债危机、亚拉伯之春(Arab Spring)、全球暖化、人口老化及资源危机等。同学之间不时唇枪舌剑,进行逻辑思辩,这就是国际化大学的应有氛围。香港作为面向中国的国际都会,理应有足够土壤,塑造真正的国际化校园环境。

本港大学国际化只是刚刚起步,我们绝对不能满足于世界和亚洲排名。政府与大学必须共同制定专上教育的长远发展蓝图,充份认识全球化与大学国际化的关系,以进一步整合专上教育体系,加强各执行环节的连贯性。 教育是香港的未来,政府、大学以至整个社会应急起直追,强而有力地推动真正的大学国际化,打造名副其实的区域教育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