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2-04-23 | 《经济日报》

推创意产业 先除「无前途」偏见



在香港这个资本主义的社会,目标为本的金融服务、财经、法律等高薪行业,往往被奉为年青人在香港成功的首选职业,而大部份学生学习音乐及艺术只为增加升学筹码。

政府近年致力发展的文化及创意产业,被批评支持不足及发展缓慢。另一方面,我们每天却可从不同媒体看到各式创意短片、图片及漫画。出现这情况是因为资源错配,还是人才被扼杀?香港应如何培育创意人才?

提供发挥环境 汇聚人才

香港必须加强人才培育及提供让创意发挥的环境,方可汇聚创意人才及透过创作活动产生收益,令文化与创意能转化成产业。候任特首在政纲中提出成立文化局,反映对本地文化政策的重视。期望政府日后可从教育、社群认同、奖励计划及产品价值链等四方面着手,多管齐下,为香港的文化及创意产业培育更多人才。

每个地方的文化特质需经由多年土壤孕育出来,这包括其历史、独有地方语言及人民共同兴趣等;文化产业工作者亦普遍经过长久学习与浸淫,方可创作出历久弥新及具深层意义的作品。而创意产业人才天马行空的想法,可能会影响其在传统术科或学科的表现,以致较难考上大学。

宽入学门坎 鼓励创意人才

政府可鼓励大学增加文化及创意产业的学位比例及课程类别,包括空间设计、多媒体艺术及文化研究等;并可考虑放宽入学条件的限制,如免除中、英文合格要求,让具创意潜质的学生有机会升读大学,提升其竞争力。

从小培育年青人的创意文化修养,对推动创意产业的持续发展更可达事半功倍之效。政府可加强与业界组识合作,考虑设立更多资助计划,让学校开设课外创意课程,由电影、音乐及动漫等从业人员担任特别导师,讲解行业概况及举办比赛、参观等活动,让中、小学生多接触不同角度的创意文化。 校内教师则可更专注教学工作,减轻在课余时间安排或出席学生体艺活动的工作压力,有助更有效提升教育质素及培养学生创意。

不过,创意产业有别于其他专业,没有专业考试及牌照制度作为资格评核准则,专业水平未能量化导致失去社群认同。家长们鼓励子女学习文化艺术,作为入读名校或升学的筹码,但要投身文化创意产业则大力反对,这社会观念将窒碍创意产业的持续发展。政府可考虑委任创意人才执掌相关部门或咨询机构的管理层,取代现时侧重资深行政或会计人士的做法,以提高文化及创意产业工作者的社会地位,消除家长们及社会认为这行业「无前途」的偏见。

倡设基金 支持企业发展

政府亦可带头提供奖励计划,培育创意人才,例如举办不同的文化及创意比赛,将得奖作品应用于政府宣传品或推广计划上,以加强市民对有关创意作品的认受性,甚至有机会如设计雪梨歌剧院的例子,成为这个城市的象征标志或地标,藉此激发更多具潜质的创意人才展露才能。

文化与创意产业如缺乏制造、产品化、销售回报的支持,长远必不可生存。就此,政府可考虑成立申请程序较简单的独立基金,支持创意企业及鼓励本地青年在创意行业的发展。独立基金可协助已完成学位或培训的青年,以及具创新可行意念的项目,建立有关的产品价值链,从设计、生产、跨国推广等多方面提供支持。

此外,因应移动通讯技术现已广泛应用于创意产业的市务及传讯推广,亦可进行网上或手机交易,获资助项目因此获得的版权及收入等收益,可考虑由基金与当事人共同持有,令艺术创作真正成为一门可赖以为生的职业。

Harry Porter 小说衍生出一系列全球卖座的小说、电影以至主题公园;Angry Bird 从手机游戏发展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并生产各种主题产品。他们的成功有否本地文化及创意人可借镜之处?此等问题值得我们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