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3-04-03

然后种出大厦



有否想过,在农地日益减少的香港,可以重新发展农业?说的不只是在新界农地复耕,随科技进步,耕作其实可以带进城市。民间有人在工厦天台种植,渔农自然护理署及蔬菜统营处也于去年底引进「全环控水耕」技术,将工厦改装为水耕农场,透过控制温度、湿度、光照、二氧化碳,于室内种出生长较传统方法快,售价比输港外国菜低的蔬菜。这种技术还引来两间私人企业注意,分别在观塘和粉岭试验培植。

香港人近年愈来愈关注食物安全,以优质作卖点的本地农作物,有一定市场。另一方面,内地为本地食品的主要来源地,而内地人对粮食的需求,相信会随人口增长和经济改善而持续上升,需求增加,即使供港食品的数量能够保持稳定,价格也可能大幅提升。近年内地供港肉价增加不少,正是一例。面对这些情况,探索在城市内耕作,不应该只是一场试验。

缺乏农地 往上发展

放眼世界,在城市耕作,其实是应付全球粮食需求上升的一个方案。据联合国预测,全球人口将于2050年增至91亿。面对人口增长,届时全球农产量需要较现时提高70%,需要更多耕地。现在人类用来耕作的土地,面积相当于一个南美洲,30年后,需要多10亿公顷的土地,等于多一个巴西。

要满足耕地需求,除了开发土地,向高空发展也是一个可能。往上发展,不仅是将耕作带到高楼大厦,把某一、两个单位当作温室,更进一步,可以是把一个单位,甚至整座大厦发展为垂直农场。香港正在试验的,是将菜苗放在一层层的架上种植,在外国,甚至有人提出建造一座垂直农场大厦。

垂直农场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微生物学及生态学学者 Dickson Despommier,在1999年已经提出在城市兴建农场大厦。他在2010年出版的著作中,详细阐释了他的主张。[1]他指出,极端天气愈趋频繁,台风、洪水、虫害等环境因素,为传统耕作的产量带来不稳。另外,农场为确保产料所使用的肥料、除草剂及杀虫剂,又会污染泥土和地下水,预计25年后,美国加州南部的农地就会因为污染问题而不能耕种,造成农业收益损失将超过300亿美元。污水排到河流和海洋,也会造成大量海洋生物死亡。

因应农地需求增加和农地耕作所产生的种种问题,他提出在城市发展垂直农场,以水耕法取代传统的户外土壤耕种,这不但有助应付农地需求,又可减少环境因素对农作物的威胁。而在室内耕作,只要做好卫生设施,也不用担心虫害和细菌感染,免却使用农药。

Despommier 的构思,技术上可行,但仍有成本考虑。例如在大厦之内提供均匀的光照,殊不简单。如要使用天然光,日照要充足,附近也不能有太多建筑物,若不用天然光,就要以电力照明。虽然运输成本下降、减少使用农药,以及节约水源的耕作方法等,可以减轻一定使费,但未必可以弥补多出的开支。

理念实践

无论如何,现实中已有人实践这个构想。在瑞典,现时就正在兴建一座54米高的农场大厦,让农作物靠在大厦幕墙种植。预计2014年落成后,每年农产量可供35万人食用。由于可以使用附近发电厂的热能和将大厦内的有机垃圾转化为生物能源,大厦的耗电量有望减少30%至50%。兴建该座大厦的公司,还计划把垂直农场带到上海和新加坡。[2]

在香港,要兴建一座垂直农场恐怕相当遥远。不过随政府引入水耕技术,在城市内种菜已有一定眉目。说不定,工厂大厦会成为香港再发展农产业的起点。

 

1 Dickson Despmmier (2010). The Vertical Farm: Feeding the World in the 21st Century.
2 The Future of Agriculture May Be Up.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5 Octobe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