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3-05-18 | 《信报》

产业结构的难题与机遇



近年香港的产业结构渐趋集中,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服务业占本地生产总值的比率,由1986 年的69%,升至2011 年的93.2%,制造业则由占本地生产总值比率22.5%跌至1.6%。

有意见认为,香港属于城市型经济,集中资源发展擅长的行业,并在CEPA 框架下将之延伸至内地,对经济发展更为有利。另一方面,有说产业单一会令工种减少,不利社会流动。特首梁振英在施政报告中,也提出要制定全面的产业政策,发展多元产业。

人口及土地政策

要达致产业多元,需要面对不少挑战。以人口政策为例,一些国家如日本、新加坡及英国,近年都要因应人口结构转变及产业需求而向外招揽人才,反观香港过往的人口政策,似乎未能配合产业结构转型。2001 年推出的「输入内地专业人才计划」,期望吸引2000 名资讯科技及金融服务业专才,但最终只有275名内地人士成功申请。

政府最近成立的「人口政策督导委员会」,将研究利用香港以外的来源补足本地劳动力。智经期望可有更具体及长远的政策出台。除了输入外来专才,政府亦可考虑提供诱因,吸引人才回流,但宜同时计算住屋、教育、运输等配套的承受能力,以至本地居民的接受程度,避免人口过分膨胀,令社会不胜负荷。

我们也不能忽略培育本地人才的难题。以培育创新科技人才为例,香港的大专院校虽有提供相关课程,但供应与需求似乎存在落差。科网泡沫期间人人争读,泡沫爆破后又出现有科无人读。由此可见,调节学额供应造就产业发展,未必能够配合市场供求变化。面对这个难题,推动以学生需求主导的教育政策,值得考虑,例如提供较具弹性、能及时应付市场需求的网上持续进修平台。

土地政策也是需要关注的一环。现时的土地供应,难以配合个别产业增长。以物流业为例,政府建议在青衣西南发展的物流枢杻,以及在小蚝涌兴建的物流园,最快要到2019 年才能完工,实难满足发展需求。另一方面,香港的土地资源向来紧绌,近年土地价格又因美国多轮量化宽松而飞升,令问题更显严重。今届政府锐意建立土地储备,除了满足房屋需求外,如何推动长远产业发展,亦该一并考虑。

CEPA与科技

纵面对种种困难,但眼前不乏机遇,例如在CEPA 的框架下,促进香港服务业界在珠三角的发展。在这方面,政府应落实与内地签署的各项经贸协议,将「先行先试」范围延伸到泛珠三角,并积极与内地相关部门协商,拓展两地专业服务的合作。

科技进步也为香港带来更多可能。互联网和智能电话等技术的普及,已为香港创造不少新兴行业。

近年被称为「Internet 2.0」的3D 打印技术兴起,也为香港的制造业带来希望。虽然名为「打印」,但3D 打印并非什么印刷技术,而是一种制造技术。这种制造技术有点像「砌积木」,以多种物料砌出立体制品。

跟传统像雕刻般雕出不同形状物品的制造技术相比,3D 打印更加节省物料,与传统制造技术结合使用,又可造出更为细致的产品。近年3D 打印技术愈趋成熟,日后人们可能只须在网上订购一部3D 打印机,就可为客人度身订造所需产品,毋须开设大型工厂。若科技真的能走到这一步,香港不应错过这个令制造业复兴,产业多元发展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