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3-04-09

一念砂糖 一念地狱



现代人的饮食习惯,离不开丰富糖份。去茶餐厅午饭享用跟餐饮品,到楼上咖啡室吃甜品,深宵时段从雪柜拿出来的汽水,均为我们身体输送大量糖份。据业界统计,现时全球每年的人均耗糖量为23公斤,较20世纪初期的5.1公斤大幅上升350%。[1]亚洲的人均耗糖量虽然远远不及南北美洲和欧洲等地,但与1990年代中期比较,仍然增加了不少。[2]

疾病与死亡

甜 食增添口福,却给身体带来烦恼。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近日收集了114个国家国民含糖饮料摄取量,推算每年全球有18万人死于饮用含糖饮料引发的疾 病。含糖饮料容易导致肥胖,增加患上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癌病的风险。研究据此估计,全球每年有13.3万名糖尿病死者、4.4万名心血管疾病死者以及 6,000名癌病死者,致病原因跟长期饮用含糖饮品有关。单在美国,2010年便有25,000个死亡个案跟饮用含糖饮料扯上关系。[3]

各 种由嗜糖导致死亡的个案中,以患上糖尿病的比重最多。现时全球约有3.71亿人患糖尿病,占了70亿人口的5.3%,预计到2030年,这数字将升至 5.5亿人。现时每年约有480万人,即平均每七秒便有一人死于糖尿病及相关并发症。在香港,糖尿病是十大杀手,因该病致死的人数,占2011年的总死亡 数字的1.1%。由于糖尿病有关的死亡往往由多种并发症导致,估计实际数字较此为多。[4]去年,本港约有54万名20至79岁成年糖尿病患者[5],到2025年香港的糖尿病人数将占总人口12.8%。[6]

经济损失

糖尿病影响个人健康,威胁生命,在社会层面,则牵涉庞大的医疗开支。据国际糖尿联盟估计,2012年全球花了4,710亿美元于糖尿病的相关治疗,其中香港政府因此须负担的人均医疗开支约为2,064美元,即16,000港元。[7]预计到2036年,香港单是用于65岁年长糖尿病患者的公营医疗开支,就会达到35亿元,比现时增加超过一倍。[8]

一 些研究还会将糖尿病带来的社会经济损失量化。其中一种方法,是将疾病的直接和间接开支一并计算。香港中文大学和基督教联合医院的合作报告显示,2004年 本港用于II型糖尿病的相关开支为28.3亿港元,其中24.4亿元是直接医疗费用,政府需要负担90%,另外3.9亿元为间接成本,包括因伤病导致生产 力下降或提早退休带来的经济损失。

减糖运动

针对摄取过量糖份引起的各种问题,欧美多国近年牵起一股减糖热,由政府推动的减糖计划在多个国家实行,方法包括征税、鼓励制造商减少在食品制作过程中加入糖份,甚至禁止售卖含糖饮料。

爱尔兰心脏基金会(Irish Heart Foundation)的研究指出,对含糖饮品征税10%,将令该国过重及肥胖人口减少1.25%(约14,000人)。[9]估算是否准确,有待现实验证。不过法国已于2011年底通过向汽水征税,英国多个医学组织,早前也呼吁政府在新一年财政预算案中对每公升含糖饮品征税20%,上面提到的哈佛研究,作者之一Dariush Mozaffarian亦主张向含糖饮品征收10至20%税。[10]另外,英国卫生部今年1月宣布与食品生产商达成自愿性质遵守的「责任协议」,推动食品减糖运动。

面 对各地对高糖饮食的忧虑,部分跨国企业以行动回应,例如生产葡萄适及利宾纳的英国生产商葛兰素史克,已宣布旗下饮品将减糖8%至10%。雀巢公司与通用磨 坊合资的谷片制造商,也承诺在2015年前为20种受到儿童与青少年欢迎的谷片品牌重新配方,包括为产品平均减糖24%。

减糖运动的成效, 仍需观察。不过以政策手段改变国民饮食习惯,有不少困难。首先,个别国家、城市实施针对性抽税,并不担保可以减少耗糖量。推出全球首个「肥胖税」的丹麦在 实施一年后宣布取消该税项,原因就是发现征税后肥胖率尚未下降,食品价格却已上涨,丹麦国民更跨国购买高热量食品。[11]

抽 税未必可行,以禁售方式减糖,又会衍生过份介入市民饮食习惯的问题。美国纽约市早前提出「汽水禁令」,限制售卖单杯容量大于16盎司的纸杯装汽水。禁令于 今年三月中生效前被高等法院驳回,提出限购令的纽约市长,也被一些人批评奉行「褓姆式的国家主义」(nanny statism)。

本地政策

在 香港,政府及民间近年也注意到高糖饮食带来的问题。食物安全中心在去年底发出了《降低食物中糖和脂肪含量的业界指引》,协助业界生产和推广低糖及低脂食 物。三年前,政府也推行了食品营养资料标签制度,让市民透过营养成份资讯做选择,促使食品生产商推出较健康的食品。智经在制度实施一年后曾做过调查,大部 份受访者(73.2%)认为标签制度能鼓励业界推出更多健康食物。[12]早前有传媒抽查市面上受欢迎的预先包装饮品,也发现大部份的含糖量较2009年调查时少。[13]生产商减糖,未知跟标签制度有多大关系,但肯定的是,饮品减糖可以减轻市民忧虑。

智经一向提倡预防保健及健康生活习惯的理念,亦曾提出多项政策建议,希望帮助市民改善生活习惯,减低患「都市病」的风险,建议包括:[14]

1. 推广循证为本的健康检查及评估

编订按年龄划分的健康检查手册,供市民参考;制定决策准则,为日后推行健康检查或评估计划打下基础;引入健康检查计划,照顾特定的群组及高病发率的患者;向市民提供一次免费或资助的健康评估。

2. 设立更多互动医护服务平台

向私营及非政府机构提供诱因,鼓励将健康评估及体检纳入员工医疗福利,例如设立体检假期、将体检纳入医保,以及提供体检医疗券。

3. 进一步推广健康生活

推 广运动文化,如增加学童在学校及成年人在工作场所的运动,以及提供更多有关健康资讯的电视及电台节目。 再多的减糖运动、健康生活的方案,最终还是需要人的参与。改变生活习惯,到头来靠的还是自己。尤其要放下手中汽水,减少与甜品打交道,对很多爱吃爱喝的香 港人来说,难度颇高。能否健康过活,就看我们能否克服这个没有捷径,历时一生一世的挑战。

 

1 World Sugar Consumption. Sucres & Denrées website. (Retrieved at 28 March 2013).
2 同上
3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Meeting Report (March 19, 2013. 180,000 deaths worldwide may be associated with sugary soft drinks.
4 《健康资讯-糖尿病》,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2013年3月14日。
5 International Diabetes Federation (2012). Diabetes Atlas 2012 update.
6 Diabetes Hongkong (June 2008). Response to the “Your Health, Your Life”. Healthcare Reform Consultation by Hong Kong Food and Health Bureau.
7 International Diabetes Federation (2012). Diabetes Atlas 2012 update.
8 《人口老化的挑战-香港长者受糖尿病影响的趋势》,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香港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会医学系合作研究,2009年5月26日
9 Tax on sugary drinks would cut obesity, Irish Health, March 20, 2013.
10 Call for soft drink sugar tax in Budget, BBC, January 29, 2013.
11 Denmark Scraps Much-Maligned 'Fat Tax' After a Yea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November 11, 2012.
12 《营养资料标签制度意见调查》,智经研究中心,2011年7月4日。
13 《本报抽查10款6款已减糖 政府研推饮品减糖运动》,明报,2013年3月18日。
14 《智经研究中心 政策建议点题》,智经研究中心,2010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