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4-08-28 | 《经济日报》

开学了,校巴去哪儿?



对不少人而言,校巴满载记忆,学生时代多少友谊、趣事,均以校巴作为场景。然而今时今日,能否找到校巴接载莘莘学子上学去,已成为每个新学年的考验。

近年校巴服务短缺,服务费上升,困扰家长和学校。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教联)6月发表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234间受访学校中,有92.9%表示最近一次为校巴服务招标时,服务供应商的报价有所上升,平均加幅为15.5%,其中有15%学校指加幅达30%或以上。另外,撇除采用公开招标的学校,每间学校平均邀请八间公司承办校巴服务,但平均只收到一间公司报价,更有35间学校出现「零投标」。[1]

一巴难求,成因众多,需求增加是一个可能。在2013/14学年,就读幼稚园和小学的学生人数,分别较对上一个学年上升3.1%和1.1%。[2]不过,即使需求没有增加,校巴服务供应收缩,已足够令学校及家长头痛。

校车服务分三类 问题源于非专营公共巴士减少

现时香港的校车服务分三类,分别为学校私家小巴(俗称「保母车」,载客16人或以下)、由学校或办学团体自行营运的学校私家巴士,以及非专营公共巴士(载客17人或以上)。[3]其中保母车以及学校私家巴士只能接载学童,非专营公共巴士则能向运输署申请多种批注,除可用作校巴,亦能为屋苑居民及旅客等提供服务。[4]

三类校车服务中,以保母车的营运最具弹性,可接载不同学校学生,而且一般由家长自行选择服务商;学校私家巴士则专属校方,由校方统一招标,仅服务一校学生,与外判服务相类。从2009年至2014年7月,保母车数量由1,112辆,增加59.1%至1,769辆,学校私家巴士则由73辆减至71辆。[5]

从数字可见,保母车的供应未见收缩,学校私家巴士的供应也没有大减。反而在同一时期,领有学生服务批注的非专营公共巴士的数量,自3,973辆下跌至3,419辆,减少了13.9%。[6]可见所谓的校巴供应收缩,主要是指非专营公共巴士。

虽说保母车数量大增,可以缓和需求。不过,保母车最多只能载客16人,难以代替可承载数十人的非专营公共巴士。所以,即使三类校车的总量在2009年至2014年7月间增加了2%,实际的可载客量,可能不升反降。

接载旅客利润更丰 校车服务成敝履 

造成一车难求、服务费飙升的,还有其他原因。首先,小学学制由半日制转为全日制后,校巴公司丧失了一轮营业机会[7],搵食空间大减。另一边厢,经营校巴服务需要投入不少资金,包括保险费、聘用保母跟车、油费及定期维修检查等费用。年前传媒报道校巴保险费大幅上升一至三倍,年费由二万多元加至六万元[8],加上现时每年有过百名校巴司机退休,而万多元的薪金,已难吸引年青一代接班。[9]人工、油费、泊车费等节节上升,曾有业内人士估计,2012年一部校巴每月的营运成本,约为二至三万元。[10]

经营空间减少,各㮔成本上涨,成为校巴服务供应减少、价格上升的「完美风暴」。根据教联的问卷调查,2012年、2013年及2014年的校巴承办商报价,平均加幅均超过一成,分别为11.4%[11]、26.3%[12]及15.5%[13]

报价连年上升,但与非专营公共巴士其他可以经营的业务比较,校车服务的利润,未必可观。非专营公共巴士除学生服务以外,能同时申请其他七种批注,为游客、酒店、雇员、国际乘客提供境内及跨境服务,业务远较保母车多元化。[14]

近年访港旅客人次不断增加,旅客对旅游巴需求日高,接载游客的利润水涨船高。据传媒报道,在2012年,校巴司机每接载一名学生,一个月大约能收取200至300元;而载一位内地游客,单日已可获100元,收费相差以十倍计。[15]收入差距太大,接载游客又毋须付出聘请保母等额外成本[16],利之所在,非专营公共巴士的营运者和司机,或者更愿意服务游客。

牌照数目设上限 牌价屡创新高

那是否代表原本接载学生的非专营公共巴士,都会转为接载游客?未必。根据运输署发布的「已登记非专营公共巴士数目」,虽然领有学生服务批注的非专营公共巴士,自2004年的4,270辆,跌至2014年3月的3,445辆,但领有国际乘客服务批注的非专营公共巴士数目,只由743辆增至1,168辆。[17]

此外,合约式出租服务批注、酒店服务批注或游览服务批注的非专营公共巴士数目,在这段期间均告减少,当中领合约式出租服务批注的数目,更由6,510辆跌至5,466辆,减少1,044辆。[18]流失了的校车服务,没有完全过户至旅客服务。更甚者,与2004年的高峰期相比,已登记非专营公共巴士的数目,已由7212辆轻微减少至2014年3月的7051辆。十年之间,非专营公共巴士的总供应量不升反降,究其原因,或与现行的规管架构有关。

2004年,政府检讨非专营巴士营运的规管架构和发牌制度后,认为需要加强控制当年供过于求,以及经营未经批准服务的问题,决定冻结客运营业证申请,使数目徘徊在7000辆左右,并鼓励市场自行转让牌照。[19]

此后,相关车辆的牌价逐渐上升。据传媒报道,领有合约式出租服务批注巴士的牌价,自2012年的200万元升至去年的320万元[20]。潜在回报理想,甚至吸引投资者成立「巴士车行」,以便牌照交易。[21]据一间「巴士车行」的资料,现时香港旅巴牌照卖出价已达372万元。[22]换句话说,即使一众车主不提供任何载客服务,单是将手上的牌照转售,已能获得可观回报。

保母车引发安全问题 家长倚赖新科技走位

牌价屡创新高,有报道指,有牌照拥有人将校巴牌照卖出获利后,再买入小巴改装成保母车,继续经营校车服务。但如前所述,保母车的可载客量较少,亦不如由学校招标的校巴般有固定路线。此外,有保母车为求提升营运效率,安排学童中途转乘另一保母车,令人担心学童安全。[23]

有见及此,已有部分家长于网上平台自行组合保母车路线[24],以免子女要中途转车;亦有公司组成车队,并开发手机应用程式,让家长输入上落车地点,再由系统配对包括100多个地点的点对点校车服务,以杜绝中途转车。这些公司又会为保母车安装定位追踪系统,又以拍卡装置记录学生的上落车时间,让家长随时查阅校车及子女所在位置。[25]

在香港,父母双双外出工作实属等闲。校车服务为其分担接送子女的工作,但游客需求增长和炒卖牌照造成的困局,令家长不得不付高价埋单,甚至「有钱都买唔到」。要满足校巴需求,良方似乎不在家长手中。政府和业界,未知能否提供解决方案?

 

1 「『校巴招标情况』问卷调查(2014)」,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2014年6月5日。
2 「按教育程度划分的学生人数」,取自香港政府教育局:http://www.edb.gov.hk/tc/about-edb/publications-stat/figures/enrol-by-level.html, 2014年8月20日。
3 「立法会六题:校巴服务供应」,政府新闻公报,2014年7月2日。
4  同3。
5 「立法会十八题:校巴服务供应」,政府新闻公报,2013年10月9日;「立法会六题:校巴服务供应」,政府新闻公报,2014年7月2日。
6  同5。
7 「司机退休潮加剧校巴荒 收入低难觅新血」,《星岛日报》,2014年7月5日。
8 「保费狂加校巴酿结业潮」,《东方日报》,2012年7月9日。
9 「最低工资加速式微」,《大公报》,2014年7月5日。
10「新学年校巴大幅加价五成」,《星岛日报》,2012年7月21日。
11「『校巴招标情况』问卷调查(2012)」,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2012年5月29日。
12「『校巴招标情况』问卷调查(2013)」,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2013年6月17日。
13「『校巴招标情况』问卷调查(2014)」,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2014年6月5日。
14 同3。
15「利润差10倍 宁改载旅客」,《文汇报》,2012年5月30日。
16「学童乘搭校车的安全指引–供司机遵守」,运输署,2013年6月。
17「已登记非专营公共巴士数目」,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www.t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297/pdf_%28chinese%29chart%20of%20nfb%20no%201998%20to%20mar2014.pdf, 2014年8月14日。
18 同17。
19「检讨规管非专营巴士营运工作小组报告」,交通咨询委员会,2004年7月。
20「炒风炽热 旅巴牌价飙至320万」,《东方日报》,2013年3月18日。
21 取自金恩巴士车行:http://www.bus-psl.com, 2014年8月21日。
22 同21。
23「保母车中转站学童逼捐车罅」,《太阳报》,2013年11月13日。
24「征保母车」,取自教育王国讨论区网站:http://www.edu-kingdom.com/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717
25「全港首创学童校巴App面世」,Hong Kong I.T. News,2014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