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4-09-17 | 《经济日报》

大学第一课:记得找数



开学数星期,上万名初升大专的学生,仍在适应新的生活,包括别于以往的学习模式,以及将伴随多年的学生债务。

大学学费不菲,学生申请贷款支付学习开支,已属常态。截至今年8月底,学生资助办事处(下称「学资处」)在2013/14学年向大专学生发放的贷款达18.5亿元。据香港青年协会(下称「青协」)统计,去年借取学生贷款而未还清的账户,累积超过20万个。[1]

学债累累,令人担心毕业生的还款状况。过去两个学年,合共有513名学生贷款人申请破产,涉及2,548万元贷款;而这两个年度的拖欠还款个案,亦分别有1.57万及1.35万宗,涉款2.5亿及2.2亿元。[2]「走数」与「拖数」,不能轻看,因为这不但会破坏负债毕业生的未来规划,参考一些研究,这甚至会打击一地的竞争力。香港需防患于未然。

2.9万学生免入息审查借贷 人均借款4.7万元

学资处向全日制大专生的资助或贷款计划,主要分为五项,包括「资助专上课程学生资助计划」、「专上学生资助计划」、「全日制大专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专上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及「扩展的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涵盖政府资助课程,自资课程及持续进修课程。[3]

申请首两项计划,须经入息审查。在「资助专上课程学生资助计划」下,2013/14学年[4]有8,700人获发贷款,人均金额为3万元;经「专上学生资助计划」获发贷款的,则有7,400人,平均贷款额为3.1万元。其余三项贷款计划,毋须入息审查,平均发放4.7万元贷款予近2.9万名学生。[5]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的人均借款,较需要入息审查的资助计划,高一半以上。

经审查贷款 中产家庭难受惠

经入息审查的资助计划,年息1%,还款压力较小,但设有严谨的入息及资产限额。若要获得全额助学金和贷款,家庭月收入须低于34,193元,每名家庭成员拥有的资产净额,亦不得高于229,000元。[6]据统计处数字,本港家庭住户每月入息中位数为2.3万元[7],基层家庭的学生申请学贷,不易超出限制。但已置业的中产家庭,则较难通过资产要求。现时全港一半以上家庭拥有自置居所[8],这些所谓「资产」,不少仍需偿还按揭贷款,要这些家庭缴付大学学费,压力不见得比基层家庭小。

浮动利率借贷有加息风险

若无法通过入息审查,学生只能申请利率较高的免入息审查贷款。免入息审查贷款利率的计算方法,是将发钞银行的平均最优惠贷款利率减3.688%,再加风险调整系数。[9]以这条公式计算,目前的年息为1.395%,略高于须入息审查的贷款。此外,免入息审查贷款会于发放日开始计算利息,经入息审查的贷款,则于毕业后才开始计息,这种差别,也使免入息审查货款的还款额更高。

具体比较两者的还款负担,假设一名学生于今年9月修读资助课程,每年的42,100元学费,若以免入息审查贷款支付,以年息1.395%及15年还款期计算,2018年毕业后,每月需还款1,070.1元。若该名学生通过入息审查,获「资助专上课程学生资助计划」[10]批出同样数额的贷款,每月还款额则为1,007.9元。[11]

两类贷款的还款负担看似相差无几,但要注意,能够通过入息审查每年取得逾4万元贷款的学生,不少也合资格取得近乎全额的免还款助学金,未必需要尽借4万多元,因此,两者的实际还款负担差距可以更大。

再者,联汇制度下,香港息率受美国牵引,现时美元低息,免入息审查贷款的浮动年利率甚至低于通胀率。但到美国加息,香港跟随,还款负担便会增加。香港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最优惠贷款利率便曾高于10%。[12]

风险调整系数0% ≠ 零代价

现时免入息审查贷款的低利率,还有赖政府于2012/13学年将的风险调整系数调整为零,令利率一下子减少了一点五个百分点。参考政府文件,当局早年将系数设定为1.5%,原意是抵销因借款人拖欠还款而蒙受的公帑损失。若拖欠情况改善,系数可下调甚至取消。[13]及后,学资处就「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检讨」进行公众咨询时称,考虑到2012年会实行一系列措施减少拖欠还款,建议将风险调整系数调低至0%,三年后再作检讨。这建议后来获立法会财务委员会通过。[14]

上述的减少拖欠还款措施包括:将免入息审查贷款的标准还款期,由10年延长至 15 年[15];两项须经入息审查的贷款利率,也由2.5%下调至1%,标准还款期亦由5年延长至15年;当局亦在学资处网站宣传、改善追讨欠款流程,以及循法律途径向欠款人提出申索,以打击拖欠还款,并防止学生过度借贷。此外,今年施政报告宣布,将容许学生贷款人在完成学业后一年才开始还款的安排恒常化,希望进一步减轻还款负担。

不过,用以上方式将风险调整系数下调至0%,不等于零代价。首先,延长还款期意味学生将更长时间负债,总还款额亦会提高。另外,因贷款利率降低而少收的利息,属变相的政府补贴,即以公帑抵销部分学生债务的风险。这一切,都是「零风险系数」的代价。

拖欠还款个案10年增3.5倍 涉款2.4亿元

放寛贷款条件,亦可能增加「走数」、「拖数」的风险。虽然,过去两个学年的学生贷款拖欠还款[16]比率,已由2009/10学年的12.45%跌至10%以下。[17]但与2003/04年3,612个拖欠还款个案相比[18],2013/14学年(截至2014年1月31日)的拖欠个案,其实已增加了3.5倍,至16,157个[19];占贷款还款账户的整体比率,也由3.48%[20]跃升至9.84%[21]

至今年1月底,有关的拖欠款额为2.4亿元,其中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的欠款达1.9亿元,占整体欠款近八成。[22]「专上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和「扩展的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的拖欠问题,尤为严重。这两项计划分别针对学费更高的自资副学位、高级文凭或学位课程,以及指定兼读制及全日制专上和持续进修及专业教育课程。

为了追讨欠款,当局的相关财政开支连年上升,已由2008/09学年的960万元[23],增至上学年的2,430万元[24],五年间增加了1.5倍,预计本学年将突破2,600万元。[25]

自资课程学费增 学贷需求高

拖欠个案上升的一个可能原因,是过去十几年专上教育普及,尤其是学费较高的自资课程涌现,推高了贷款需求。其中获批自资课程免审查贷款人数,由2009/10学年8,066升至超过1.2万,增幅五成。

自资课程的学费较资助课程高出一截,近年升幅更是令人咋舌。过去三年,29所院校的自资学士及副学位课程学费,平均加幅达一至三成。[26]香港公开大学早前便宣布,部分课程收费将由每年5.5万至6.2万元,增至高达11.18万元。[27]

与此同时,部分公帑资助课程面临停办。早前香港理工大学宣布,于下年起将逐步停办全部由政府资助的高级文凭课程,涉及逾千学额。将来有意就读相关课程的学生,只能报读其他院校,或是学费较高的自资课程。据报,现时理大的自资高级文凭课程每年学费最少50,400万元,较资助课程的31,575元贵约六成。[28]

部分学生修读年期较长,亦会增加他们的学费负担。以自资副学位为例,虽然修读两年后可报读大学四年制课程的三年级,或是两年制的衔接学位课程(Top-up Degree)。但由于政府资助的衔接学位学额有限,部分学生或要被编入四年制大学的二年级,修读年期延长,学费负担加重。若报读自资衔接课程,花费亦会更高。

学生负债可动摇社会经济

学习支出上升,但如果学生毕业后的入息相应增加,还款负担尚未至于加重。问题是,近年部分毕业生的收入升幅,根本追不上贷款额增长。参考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的全日制课程毕业生数据,副学位课程毕业生的平均年薪由2009/10学年的15.7万元升至2012/13学年的18万元,学士学位毕业生则由17.2万升至19.9万元[29],两者的升幅(14.6%和15.7%),均略低于同期政府资助课程的人均贷款额增长(16.5%)。

另据教育局自资专上教育资讯平台公布的自资课程资料,2012/13学年该等课程的毕业生,年均薪酬介乎116,375至201,068元不等,平均月薪约1.1万元。[30]以同年「专上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下发放的人均贷款额5万元计算,3年课程,15年还款期,利息1.395%,每月须还款949.4元[31],超过月薪的8%,负担不轻。

学贷负担大,不只涉及个人财务和公共财政,还可能桎梏社会发展。在学贷债务飙升的美国,有研究发现,1989至2010年间,由于学费增加及高等教育普及,当地研究生和学士生的人均贷款债务分别增加了3倍和1.6倍[32],致使学生债务成为仅次于住房按揭的第二大债务负担。[33]有研究认为,背负学债削弱了当地毕业生融资创业的能力;为了还款,学生毕业后也不倾向从事起薪点较低,但有益社会的工作;亦有迹象显示,学生债务推迟了新一代的买楼计划。[34]

这些连锁效应,也可能于香港发生。去年青协访问一些曾借取大专学生贷款的毕业生,发现当中不少人寻找工作的首要目标,是获得稳定的收入,而非发展兴趣或所长。而为偿还贷款,甚至有学生搁置事业发展或人生计划。[35]政府提供贷款资助的原意,是希望创造均等的教育机会,减轻就学压力;但对部分学生而言,代价是事业或生活方式转变的无奈,影响所及,需要政策制定者正视。

 

 

1 《借贷渡学——青年的生活需要与财政压力研究》(香港:香港青年协会,2013),页1。
2 「大专生贷款拖数 呃资助情况恶化」,《文汇报》,2014年9月8日,A25页。
3 「各项资助计划:专上及大专程度」。取自学生资助办事处网站:http://www.sfaa.gov.hk/tc/schemes/pst.htm,2014年8月29日。
4  截至2014年7月31日数字。
5 「统计数字」。取自学生资助办事处网站:http://www.sfaa.gov.hk/tc/statistics/index.htm,2014年8月29日。
6 「资助专上课程学生资助计划」。取自学生资助办事处网站:http://www.sfaa.gov.hk/tc/schemes/tsfs.htm#2,2014年8月29日。
7 《综合住户统计调查按季统计报告 2014年4月至6月》(香港:政府统计处,2014),页7。
8 「表005:家庭住户统计数字」。取自政府统计处,修订日期2014年8月18日。
9 「全日制大专学生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取自学生资助办事处网站:http://www.sfaa.gov.hk/tc/schemes/nls.htm,2014年8月29日。
10  注:最高的贷款额用以支付生活支出。所有学生均有相同的最高贷款额。于2014/15学年的最高贷款额为$42,520。http://www.sfaa.gov.hk/tc/schemes/tsfs.htm
11  注:据学资处电子通计算。https://e-link.sfaa.gov.hk/EBILLPRD/jsp_public/ens/ens0101.jsp?language=zh_TW
12 「新闻背后:P按利率曾高达20厘」,《文汇报》,2011年5月18日。
13 「教育事务委员会 立法会秘书处为2010年3月18日会议拟备的背景资料简介 学生资助办事处」(香港:立法会秘书处,2010),立法会CB(2)1085/09-10(02)号文件。
14  同9。
15 「免入息审查贷款计划改善措施」。取自学生资助办事处网站:http://www.sfaa.gov.hk/pdf/common/news/NLS_Chi.pdf,2014年8月29日。
16  注:学资处将连续拖欠偿还两期或以上的季度分期还款,六期或以上的按月分期还款的个案会被视为拖欠还款个案。若出现经济困难,或希望继续升学等,可获批延期还款,这一部分未被计算在内。
17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综合档案名称:EDB-2-c1.docx》(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2014),页906-908。
18《财务委员会审核二OO五至O六年度开支预算 管制人员的答复 综合档案名称:名称: EMB-c1.doc》(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2005),答复编号:EMB141。
19 同17。
20 同18。
21 同17。
22 同21。
23《财务委员会审核二OO八至O九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2008),答复编号:EDB184。
24《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综合档案名称:EDB-2-c1.docx》(香港:立法会财务委员会,2014),页875-877。
25 同21。
26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会就自资专上教育的管治及规管提供的意见书」。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panels/ed/papers/ed0318cb4-491-2-c.pdf,2014年8月29日。
27 杜洁心,「公大4资助课程 加费6至8成」,《香港经济日报》,2014年8月19日,A22页。
28 冯晋研,「理大『转型』下学年停办高级文凭」,《文汇报》,2014年8月27日,A14页。
29「按修课程度及主要学科类别划分的已全职工作的教资会资助的全日制课程毕业生的平均年薪, 2006/07 至 2012/13」,取自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统计数字,2014年7月。
30 取自自资专上教育资讯平台网站:http://www.cspe.edu.hk/content/Institution-List,2014年9月2日。
31 注:据学资处电子通计算。
32 Beth Akers, Matthew M. Chingos, “Is a Student Loan Crisis on the Horizon?” Brown Center on Education Policy, accessed June 24, 2014, http://www.brookings.edu/research/reports/2014/06/24-student-loan-crisis-akers-chingos.
33 “Durbin On Student Loan Debt,” WICS Newschannel, August 25, 2014. Accessed August 29, 2014. http://www.wics.com/news/top-stories/stories/vid_18761.shtml.
34 Phyllis Korkki, “The Ripple Effects of Rising Student Debt,” International New York Times, May 24, 2014. Accessed August 29, 2014. http://www.nytimes.com/2014/05/25/business/the-ripple-effects-of-rising-student-debt.html?_r=0.
35《借贷渡学——青年的生活需要与财政压力研究》(香港:香港青年协会,2013),页6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