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4-09-22 | 《星岛日报》

有工,真系唔做?



上期智经透过分析本港的贝弗里奇曲线(Beveridge Curve,下称BC),发现就业环境在过去十年大为改善,但对比1980和1990年代,「人搵工」和「工搵人」皆更为困难,令人担心香港劳动市场出现结构性问题。

2003年后劳动市场配对效率下降

回顾曲线走向,由1980年代中至1990年代中,香港失业率极低,职位空缺大致被当时的劳动人口消化。到1997年主权回归中国,香港受亚洲金融风暴、科网泡沫爆破和沙士打击,失业率连番上升,职位空缺率亦一度低见不足1%,但BC始终靠近坐标内侧,反映「人搵工」和「工搵人」的效率尚算维持。

沙士过后,内地与香港于同年6月签订《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并落实自由行政策,引进内地的购买力,刺激本地消费。

自由行的错?

自由行为香港经济复苏带来动力,并创造大量就业机会。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行业的就业人数,从2003年的417,759人,增加至2013年的545,497人,上升三成[1],高于同期政府统计处所有选定行业的就业人口增长(22.1%)。

但与之并行的,是劳动市场的结构性转向。在同样的失业率下,2003年后的职位空缺率,显著高于从前,BC 外移似成定局,直至现在,劳动市场的配对效率,仍然不及2003年前的状态。

当然,自由行政策未必是促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但个别产业(如服务业)带动经济急速增长,会否造成产业发展倾斜,并抽走其他行业的劳动力,值得当局进一步研究。

未能适应新经济?

除了产业倾斜以外,资讯及传播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ICT)的发展,也可能导致BC外移。这种说法骤看有违常理,因为ICT变革,理论上可促进劳动市场资讯流通,令人更易找到工作,雇主也更易找人,其结果应该是BC内移,而非背道而驰。

但事实的另一面是,ICT在改善劳动市场资讯流通的同时,也令产业生态、工作环境产生变化,企业对雇员的技能要求因而转变。现时一个电脑软件,已能于两天内分析57万份文件,甚至可取代法律从业员的资料搜集及整合的工作。[2]当类似的白领工种被ICT取代,从业员又未及转型,劳动市场的配对效率便可能下降。

另外,科技发展令工作与私人生活的界线日益模糊、社会对个人人际网络重视,以及弹性工作地点和工时的普及,正改变我们的工作形态。电讯设备制造商爱立信的一项研究预计,自由职业(freelance)将成为重要的工作模式。[3]在这转变过程中,也可能出现搵工难,搵人亦难的局面。

2011年起职位空缺率连升 失业率不再下调

提出自由行经济和科技发展对劳动市场的潜在影响,旨在丰富讨论。BC外移的真正原因,仍有待验证。但社会必须正视BC近年的变化,因为除此之外,自2011年起,BC一直呈垂直上升之势,代表劳动市场需求旺盛,失业率却未再改善。若情况持续,劳动市场的配对效率可能会再度下降。以这种现象,似乎已在建造行业出现。

智经从政府统计处1982至2013年「按行业主类划分的就业人数及职位空缺数目」的12月数字,计算出个别行业的职位空缺率。[4]再参考政府统计处「按以前从事行业划分的失业率」[5],得出个别行业的BC。

从建造业的BC可见,在1997年至2003年间,建造业的失业率从甚低的2.9%,升至19%,职位空缺率则一直寻底,多少反映该时期的地产市道。2003年后,地产市道逐渐回复畅旺,建造业的失业率亦不断改善,但职位空缺率始终维持在极低水平,在2010年之前,皆不到0.1%。

香港没有空缺,部分工人选择外流澳门。据金管局2007年报告,当时本港不少失业工人到外埠就业,如澳门在开放博彩业后至2006年底,就吸引了约1.2万名本港居民前往工作,当中八成从事建造业。[6]

其实前特首曾荫权于2007年推出十大基建计划后,有关职位空缺已逐渐增加,令建造业的职位空缺率由该年的0.03%回升至去年的1.65%,但过去三年,建造业失业率仍分别达5.6%,4.9%和5.1%,显著高于全港失业率。更甚者,本地建造业劳工外流至澳门的数量,近两年亦见上升,由2011年和2012年的约1,300人,增至今年的4,700人。[7]人留不住工,工也留不住人,建造业的困境,但愿不是预示香港整体劳动市场的未来。

隐蔽社会

产业结构变迁、技能错配、劳动力供需失衡,都可能令BC外移。至于呈垂直状态,是否有其他解释?

和香港情况类似的是,美国在2008年后的复苏初期,失业率同样没有随职位空缺率攀升而下跌。有评论猜测,这是由于求职人士的社会关系网断裂,以往能通过家庭或朋友关系轻易获得的就业机会,如今变得难以出现。[8]这种说法并不完全站得住脚,因为如前所述,求职网站及社交媒体的涌现,能补充大部份传统社会关系的功能,甚至能加强配对效率,令人更易求职。

亦有分析以「越穷越见鬼」(negative duration dependence),即失业越久,越难找到工作,解释美国的结构性失业问题;而一大班无工开亦不主动求职的人口,也可能是劳动市场配对效率欠佳的原因。[9]

在香港,几年前已出现学历偏高的「隐蔽中年」[10],月前更有报道指,有隐蔽青年一隐廿年,变成隐蔽中年。[11]这些隐蔽中年,可能正是「越穷越见鬼」,或是未有主动求职的劳动人口。隐蔽中年在香港尚算新课题,目前亦无数据显示此批人士的数目。有工,真系唔做,究竟是一个只有蠢材才看不出的经济问题,还是一个隐蔽社会形成的先兆,要由相关专家解答──希望这些专家,并非正在寻找下一份工作。

 

 

1 「按行业主类划分的机构单位数目、就业人数及职位空缺数目(公务员除外)」,政府统计处,2014年6月20日。
2  “Creative Destruction at Work”, Project Syndicate, July 15, 2014.
3  Next Generation Working Life: From Workplace to Exchange Place, Ericsson, 2013.
4  职位空缺率=职位空缺数目/(职位空缺数目+就业人数),计算时未包括公务员数字,并排除一人从事多份工作的可能。
5  由于政府统计处曾就香港标准行业分类作出修订,2008年前后的行业分类可能不尽相同,因此经整理的职位空缺和失业数字可能存在误差。另外,数字不包括首次求职人士及重新加入劳动人口的失业人士。
6 「香港就业人数增长的来源」,《香港金融管理局季报》,2007年9月。
7 “Building workers flock to Macau,”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ep 5, 2014.
8  Shane Ferro, “Here’s why it’s so hard to land a job,” Reuters, June 25, 2014, http://blogs.reuters.com/data-dive/2014/06/25/heres-why-its-so-hard-to-land-a-job/.
9 「贝弗曲线往外移 米路愈等愈不至」,《信报财经新闻》,2014年8月1日。
10「隐蔽中年 多高学历男士 受挫怕踏足社会 平均『归隐』3年」,《香港经济日报》,2005年9月12日。
11「探射灯:政府『零支援』宅男隐足20年」,《东方日报》,2014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