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04-12

失落的一代 失落的时代



春天转眼过了一半,很快又到考试季节,再过不久,又会有一批年轻人投身社会,开展另一阶段的生活。这些年轻人未来的生活如何,言之尚早,不过他们职场生涯的第一步,恐怕跟这阵子的天色一样,有点昏暗。根据政府统计处上月公布的数字,香港15至19岁的青少年失业率为12.4%,较整体失业率的3.4%高2.65倍;15至24岁的失业率则为7.4%,高整体失业率1.18倍。

职场起头难

年轻人毋须慨叹生不逢时,青少年失业率高于整体失业率,并非近年才发生。根据统计处的数字[1],15至19岁的劳动人口失业率自1985年至今,一直高于其他年龄组别,就算是20至29岁的年龄组别,失业率多年来也是高于整体失业率。由此可见,职场起头难,由来已久,新一代并不孤单。

青少年就业困难,更是全球普遍现象。经济表现理想如新加坡和南韩,水深火热如近年的美国和欧盟成员国,15至24岁青少年的失业率,至少也高于整体失业率一倍。其中受国家债务危机困扰,2012年第四季失业率达26%的西班牙,青少年失业率更高见55%。[2]

年轻人初投职场,相关技能、经验和人脉有待累积,就业较年长一辈困难,并不出奇,但这不代表香港的状况乐观。无疑,香港近年的整体就业数据理想,即使面对金融海啸打击,失业率在2009年一度高达5.4%,但现时已回落至接近全民就业的水平,不用过于担忧。但如果将青少年失业率与整体失业率比较,我们会发现两者的差距,其实处于全球的较高水平。以2011年为例,香港青少年失业率较整体失业率高1.7倍,较美国(0.9倍)、欧盟(1.2倍)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1倍)都要高,与南韩(1.8倍)、台湾(1.8倍)、新西兰(1.7倍)和英国(1.6倍)相约[3]。相比其他经济体,香港的青少年失业状况,值得关注。

问题恶化

要检视香港青少年的失业状况,可将他们分为15至19岁及20至24岁两个年龄组别。回顾香港历年的就业统计数据[4],15至19岁的失业问题,可说是愈见严峻。1985至1989年间,15至19岁劳动人口的失业率平均高于整体失业率2.81倍;到90年代,这个差距增加至3.27倍;至2000年代,又再升至3.34倍,其中2007年更高达3.95倍,为1985年至今的最高数字。2010和2011年的相关对比(分别是3.73倍和3.65倍)不如2007年那么高,但仍高于2000年代的平均水平。

另外,自政府于2007年宣布推行十二年免费教育,09年又开始实施新高中学制,香港的15至19岁劳动人口参与率,近年持续减少,由07年的14.1%,降至11年的9.5%。20至24岁的劳动人口参与率,近年同样有所下降,由2007年的69.7%,持续降至2010年的61%,到2011年才回升到61.6%。[5]这个现象,可能跟大部分年轻人均选择完成高中学业有关,因为在2001/02至2010/11学年期间,报读研究院、学士学位、副学位、职业训练局中专教育文凭课程及毅进课程的总人数,均一直增加。[6]

虽然20至24岁的年轻人可能拥有较佳学历和工作经验,但他们跟15至19岁劳动人口,同样面对就业愈趋困难的问题。参考历年政府统计处《综合住户统计调查按季统计报告》的数据,2005年第四季20至24岁的劳动人口失业率,较整体失业率高56%,这个比例之后一直上升,到2010年同期,该年龄组别的失业率已较整体失业率高1.62倍。虽然两者差距于2011和2012年有所收窄,但仍较2009年差。由此看来,即使延长学业看似能够纾缓青少年的就业问题,但问题依然存在,而且有恶化迹象。

而那些因种种原因无法延长学业的青少年,在普遍人学历「大跃进」的时代,要在职场谋生,恐怕更为艰难。其实,多读几年书也不保证对求职有利。西班牙政府早前宣布将教育投资缩减40亿美元,并增加学费,延长教师工作时间以及调整师生比例。当地官员表示,西班牙本身教育投资高于欧洲整体水平的28%,但学生成绩在国际测试中的表现却差强人意。西班牙青少年的失业率,较整体失业率高1.12倍。[7]

总括而言,香港青少年当前的就业状况是:跟其他经济体比较,算不上很差;但青少年失业率跟整体失业率差距,却较很多经济体大,而且有愈拉愈阔的隐忧。延长学业或许对青少年就业有点帮助,不过以乎解决不了问题。

German Style

要改善青少年就业率,答案可能在常规教育以外。不止香港,世界各地的政府和民间组织,也在搅尽脑汁,寻找答案。在欧洲,有人提出向金融海啸后经济仍然保持稳定的德国取经。

跟其他欧洲国家比较,德国青少年的失业率多年来保持较低水平。以去年为例,整体失业率为5.6%,跟青少年失业率(7.9%)相去不远,令人羡慕。有意见认为,该国青少年就业机会较高,可以归功于德国自1969年开始推行的职业训练双轨制教育。

在德国,约60%的青少年在中学毕业后会接受双轨制教育 (Dual Training System),每周三至四天在企业实习,接受师徒制培训 (Apprenticeship),一到两天则在学校学习理论课程,为时两到三年,费用由德国的企业、职业学校以及工商总会(可视为官方管理者)共同承担[8]。除职业培训外,德国政府还积极提供扶助青少年创业的政策,符合条件的申请人,可从政府取得10万欧元的担保,在创业初期的两年不用还本付息,向政府为主要股东的柏林投资银行融资。

德国的成功无疑惹人艳羡,然而要将成功复制,并不容易,美国、印度都试过双轨制,却不见得有效。[9]话虽如此,德国的经验至少证明青少年的就业机会,不一定远逊于年长一辈。香港的青少年毋须气馁,社会也可继续探讨改善青少年就业机会的方案。天色,不一定灰暗。

 

1 资料来自历年香港统计月刊按季发表的香港失业人口概况专题文章。
2 Spain unemployment rate hit a record: youth rate at 55%. BBC News. 24 January 2013.
3 「香港的青少年失业情况」,《二零一二年第三季经济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香港经济近况。
4 同1
5 《香港经济趋势》。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香港经济近况。
6 同3
7 With Youth Unemployment At 55 Percent, Spanish Students Take To The Streets, Forbes, 8 February 2013.
8 德国:推行双轨制职业教育,中国城乡金融报,2012年12月11日。
9 Sweden: Highest ratio of youth unemployment, United Nations Regional Information Centre, retrieved on 28 March,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