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3-04-16

小店扶贫 善心「待用」



喝咖啡也能做
善事?可以的。

今年年初,社交媒体上开始流传一段以咖啡扶贫的故事。在外国的咖啡店,一些顾客买了自己需要的咖啡后,会多点一杯,或者更多,让付不起钱的人走进店内,也能免费喝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这种善行,据说源于意大利。那款特别落单的咖啡,称为 Sospeso,有人译作 Suspended Coffee,中文叫「待用咖啡」。

以上的故事,感动了不少人,包括香港的咖啡店营运者。最近,位于红磡置富都会商场的咖啡店 GoInside,便参考了「待用咖啡」的概念,在店内发售「待用热咖啡」和「待用热汤连面包」礼券,顾客购买后,可选择自行将礼券送予有需要的人,也可让咖啡店转交自发组织「平等.分享.行动」派发。这次试验似乎颇受欢迎,礼券发售前三日,咖啡店已在其 facebook 专页内表示,有不少热心人前往支持。

扶贫范儿

观乎初步反应,「待用咖啡」的概念值得其他有意扶贫的小商户参考。智经现正进行研究,探讨商界在扶贫工作可以担当的角色。初步归纳,现时商界扶贫的工作,可以分为三大类,包括捐款、直接参与,以及与政府或非政府社会服务机构合作。各种方式,各有好处,也各有不足。捐款够直接,但往往欠缺持续性;直接参与,主导权和灵活性较大,然而企业未必具备相关社会服务的经验和专业知识;与政府或非政府社会服务机构合作,执行时有其他机构代劳,问题是企业可能只可担当支援角色,在策划、推行、监管等工作上,均缺乏主导权。

以上经本地化的「待用咖啡」概念,不属于这三个类别,商户既拥有直接参与的主导权和灵活性,同时可跟社会服务机构或民间自发组织合作,减少执行上的困难。若有更多商界尝试,「待用」概念有望成为商界扶贫的新方向。事实上,传媒多番报道,在深水埗免费向有需要人士派饭的北河烧腊饭店,也有饭券的安排,足见这概念正在香港萌芽。

在外国,「待用咖啡」已经开枝散叶,并出现「变种」。美国、澳洲和欧洲多国,已有很多咖啡店将概念移植,推出切合当地文化的「待用咖啡」。据报道,现时保加利亚有超过150间咖啡店投入这股热潮,让客人为有需要人士预购饮品。[1]在英国,大型连锁咖啡店 Starbucks 本月初宣布与慈善团体 Oasis 合作,由 Oasis代为派发客人买下的「待用咖啡」,Starbucks并会将顾客购买「待用咖啡」的同等金额,捐予 Oasis。[2]于美国的芝加哥,据报已有酒吧推出「待用啤酒」。[3]彼岸台湾,也有面摊提供「待用面」。[4]

难题待解

热潮方兴未艾,其扶贫成效,仍需观察,当中有不少难题,有待解决:

1. 穷人未必认识「待用咖啡」概念
虽说「待用咖啡」的故事在网上热传,但部分穷人,例如连电脑也不懂操作的贫穷长者,未必会认识「待用咖啡」的概念。倘若不知道相关概念,即使有免费咖啡,他们也不会懂得走进咖啡店。连锁店的知度名较高,不一定有这个问题,至于小商户,则要花多一点工夫教育和宣传。

2. 认识「待用咖啡」概念,也未必会入咖啡店
经商户和社区人士热心宣传,认识待用概念的人,相信会增加,正如北河烧腊饭店的免费饭,也能派到有需要的人士手上。然而,送赠物品的若非贫穷人士平常经过的地区小店,而是平均消费较高的商场,贫穷人士未必愿意前往。

3. 成本效益
贫苦大众领取的待用物品,对他们是否有用,是另一个问题。经济学有一个概念,称为「无谓的福利损失」(deadweight welfare loss),简单地说,就是提供福利的成本,多于享受福利者所得的好处。应用到待用物品的例子上,即热心人士捐赠的物品若非贫苦人士所需,便有失扶贫的意义。例如在欧洲,「待用咖啡」可为穷人在冬天带来温暖,但在气候较为温暖的香港,效用便没有那么大。部分GoInside 的顾客也怀疑,待用礼券未必可以有效帮助穷人,甚至沦为中产玩意。[5]GoInside提供「待用热汤连面包」礼券,顾及本地穷人基本需要,有意效法的商户,可以参考。

4. 欺诈行为
香港有很多热心小商户,但难免有害群之马,商户员工也有机会中饱私囊。缺乏外来者的监察,如何确保捐助者的善款帮助有需要人士,需要小心安排。另一方面,商户如何做,才能避免部分纯贪小便宜的人滥用待用物品,同样需要关注。现时,本地商户选择以礼券方式杜绝以上欺诈行为,行政上会麻烦一点,但值得学习。只是长远而言,又难保有商户借慈善之名促销,实无扶贫之意,削弱公众以待用物品扶贫的信心。以上种种,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商界扶贫新方向

「待用咖啡」的概念要在香港落地生根,必须面对以上难题。纵然如此,「待用咖啡」确为商界扶贫带来新的视野。以往小商户受资金及人力所限,想扶贫也不知从何入手,「待用咖啡」正好示范了扶贫工作的可行方向。

1. 弹性操作
小商户参与其他机构主办的扶贫项目,需要较多的对外联络,部分项目还要达到某些指标。简单如答应捐款,也要承诺捐出特定银码。「待用咖啡」的扶贫模式,只需小店老板坐言起行,不用提交甚么计划书,或与其他组织商讨合作,而且一切随缘乐助,商户没有达标压力,毋须「跑数」,顾客也可因应各自的能力决定捐助银码。能否弹性操作,是中小企扶贫的重要考虑条件。

2. 社区为本
待用物品未必是受惠者的急需品,但可让弱势者感受来自社区的支持。的确,小商户和待用物品的捐助者未必如社福机构般专业,所赠物品也不一定如食品银行般度身订造,但当施助者是日常见面的街坊,有关店铺又是每天会经过的小商户,受助者感到的社区支持,是专业人士难以给予的。此外,小商户与区内客人早已建立一定互信,执行计划的时候,可以减少宣传和监察的成本,店铺老板也较易辨别区内需要帮助的人,避免街坊的善心被滥用。其他中小企扶贫的方案,也可从社区为本入手。

3. Trial and Error
全港性的大型扶贫项目,因不能承受失败的风险,实验新理念的时候便不能那么大胆。反之,个别商户自行试验,不论成败,也不会太影响其他人的扶贫工作,商户之间也可就成败经验互相参考,摸索可行的模式。中小企的其他扶贫方案,该保持这种容许 trial and error 的特性。

4. 公众参与
以往我们会认为,中小企的扶贫工作,规模较小,难以吸引公众参与。「待用咖啡」却做了一次示范,先由小商户提供平台,供小市民参与扶贫,再经社交媒体一传十,十传百,成为跨国潮流的扶贫方式。日后中小企的扶贫工作,可发掘更多与公众互动的可能,不只是募捐和宣传,个别项目的监察和检讨,也可通过社区内的联系,以及社交媒体的讯息交流,让公众有更多的参与。

5. 企业得益
扶贫工作讲求付出,「待用咖啡」的扶贫模式,还提供了商户得益的可能。撇除宣传效果和商户声誉提升,只要有足够数目的顾客购买待用物品,商户的新增利润,其实有望抵销扶贫工作的行政支出。从这个方向发展不同的扶贫方案,可以鼓励更多以为自己没财力扶贫的商户,为弱势社群出一分力。

「待用咖啡」的成功,让我们知道扶助弱势社群有更多的可能。智经正进行的研究,也希望透过汲取商界过往参与扶助弱势社群工作的经验,继续探讨商业机构如何打破惯例,利用本身的资源协助弱势社群纾困,构思一些商界可行的扶贫计划或项目,以协助改善民生,并维持香港长远的竞争力。

下次到小型咖啡室,不妨向店主点一杯 Sospeso,或许上面那段咖啡扶贫的故事,可以多启发一个有心人。

 

1. “Italian-style coffee philanthropy takes hold in Bulgaria.” Bangkok Post. 26 March 2013.
2. “Starbucks joins scheme to help homeless: Buy a ‘suspended coffee’ and it’s banked for someone who needs it’. The Independent. 4 April 2013.
3. “Suspended Coffee? How About Suspended Beer?” Dallas Observer. 3 April 2013.
4. 「『好心人付钱』待用面助弱势」,《台湾苹果日报》,2013年4月12日。
5. 「小店推待用咖啡券 食者质疑不实际」,《说.在线》新闻网》(http://jmc.hksyu.edu/shuo/?p=12221),2013年4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