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4-11-14 | 《经济日报》

建设「好行」城市 提升发展质素



各区的街头占领运动旷日持久,对日常繁忙的交通带来重大影响,一度有过百条巴士路线须改道或取消[1],部分巴士公司的载客量大跌四成,电车的客量更曾减少五成。[2]

在商业心脏地带设行人专用区

严重副作用背后,占领运动却意外地开拓了市民有关步行空间的想象 。大片被示威者占领的街道变成行人专用区,民众被迫步行前往各地。车辆大减,却令空气变得清新[3],甚至吸引上班族前往午膳。[4]这些景象令人不禁疑问,在一个像香港这样人烟稠密的城市,是否能建设得更加便利行人?

便利行人的城市规划项目,政府早有关注。运输署自2000年起,已于香港各区如铜锣湾、旺角、中环等启动行人环境改善计划,透过各类行人专用区的设置,以改善行人环境及提倡以步行作为一种交通方式。[5]

香港规划师学会在今年发表的研究,亦指出中环空气污染严重,而德辅道中因高楼密集,空气中污染物被高楼形成的「峡谷」困住无法散去,形成所谓的「峡谷效应」(Street Canyon Effect)。而交通挤塞、人车争路令该区不利长者或行动不便者出入,也令交通意外的风险大增。故规划师学会建议政府将毕打街至摩利臣街一段的德辅道中,划为行人及电车专用区。[6]

「好行」与否有标准

建议设置行人专用区,背后关乎「可步行性」(Walkability)的规划概念。有研究对其作出定义是:「人为营造的环境便利行人的程度」。[7]简单来说,就是人们将周遭环境建设得「有几好行」。2007年于美国成立的Walk Score,就尝试将把「可步行性」量化为指标,以行人路数量、步行时间等,衡量一个地方「有几好行」。[8]

建设良好的步行环境,当然不只是单指多建行人路。美国规划师Jeff Speck于其2012年出版的著作《Walkable City》中,提出以有效(Useful)、安全(Safe)、舒适(Comfortable)及有趣(Interesting)四方面,来衡量一个地方的步行环境。[9]「有效」是指大部份生活所需可透过步行满足;「安全」除了指一般理解的道路安全,还包括要令使用者有安全感;「舒适」是指行人路周边的建筑物可以吸引行人流连;「有趣」则指街道上应有不同的人文活动,让人驻足交流。[10]四项原则简单通俗,指出了一个「好行」的城市,并非仅将街头视为人、车流动的空间,也要是一个能令行人与街道建立关系的场所。

纽约街头大改造

以上概念略嫌抽象,从纽约市的实践经验,或许可以得出一个比较完整的图像。纽约市运输部门于2008年推出可持续街道(Sustainable Streets)计划,将市内街道大翻新,其中涵盖街道设计、公共交通工具、单车径等等,连街道长椅亦有专门规划安排。[11]

其中的「街头广场」(NYC Plaza Programme)计划,让当地非牟利机构向政府提出将使用率低的街道改成公共广场,并由其营运管理。[12]市政府会资助广场的建造和设计,详细构思则由非牟利机构与当地居民负责。落成后,场地管理有一定限制,例如不允许以其卖广告图利,出租场地的收入亦只能用于维修。市政府希望透过此举,将一些本来冷清的街头打造成有人气的公共社交空间。

除了营造街道活力,纽约市又致力为长者建立更安全、更易行便利的街道。在Safe Street for Seniors计划中[13],政府划出长者聚居且容易发生交通事故的地区,透过将区内车路收窄、扩阔道路、加长灯位过路时间等措施,成功将市内老人交通伤亡数字降低19%。

政府又以街头作为大型公共活动的场地。例如于每年8月连续三个周六举行夏日街道活动(Summer Streets),将市内约11公里的车路封闭以作公共空间。[14]其间民众可于场内随意流连。在去年,这项活动吸引了30万民众参与。

上述的各类活动,都是吸引市民走上街头、长期留守的措施。措施中,街道的重心不再是汽车,而是在两旁以双脚腿走路的市民。

「好行」有助建立人际网络

将把行路看得这么重要,或有论者认为陈义过高。然而有研究发现,可步行性越高的地区,居民的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指社会网络、人际互信等)便会越丰厚,为Jeff Speck的可步行性理论提供了付诸实行的理据。

2003年的一个美国研究,便透过比较以行人为主及以车辆为主的小区,发现前者住户的社会资本多于后者[15],意思是住在步行网络发达(容易以步行方式解决生活需要,如上班、购物)的小区内的居民,会较为容易与邻居建立关系,彼此信任,对小区也较有归属感。

反观本港,市区的可步行性向来为人垢病。2010年时便有研究指出,本地步行网络系统散乱,又为了迁就汽车需要,牺牲便捷的行人路顺畅,如被迫从地面转上天桥,再转落隧道,才能到达目的地,增加不必要的步行时间之余,更会使行动不便的长者却步。[16]

上月,运输署重新开通尖沙嘴梳士巴利道过路处,是改善上述问题的好例子。自从该过路处于2004年被移除后,市民须「兜大圈」改用地下隧道,才能通往海旁,行走时间由一分钟大增至五分钟。后来在不同组织及市民争取下,该过路处终于重新开通。[17]

但如前所述,一个「好行」的城市,不单单是节省行人步行时间。香港大学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月前指出,能与邻里建立小区网络的独居长者,生活满足度远高于无法建立小区网络的人。[18]中心促请规划者为长者居住的小区,建立更多让其聚脚的地点及设施,如公共庭园。建立更完善的行人网络,或许也是改善独居长者生活质素的良方。香港面临人口老龄化及独居化,能否将步行网络建设得既能保障长者路上安全,又给予他们建立小区网络的机会,是未来的一大挑战。

「好行」与经济发展并行不悖

小区的可步行性与生活质素乃至心理健康尤关,与经济发展亦有一定关系。今年美国有大学对当地30个大城市的可步行性及经济表现作出排名[19],发现办公室及零售地点位于可步行地区的比例越高,城市的每年人均生产总值也倾向越高;区内拥有专上学历的人口比例,亦有较高的倾向。榜首三市的平均每年人均生产总值约60,500美元,相较榜末三市的39,700美元,高出52%;拥有专上学历的人口比例,首三市平均为42.3%,同样远高于尾三市的平均27.3%。[20]

当然,研究展示的只是各项因素相关性,并非表示步行网络与人均产值和学历有因果关系。但研究带出的启示是,经济表现及教育水平较好的城市,同时也可以具备完善的步行网络。就这一点,研究起码告诉我们,要将香港发展为一个更具竞争力的城市,不一定要牺牲行人空间。

香港地少人多,交通挤塞问题无日无之。即便街头占领完结,亦难以根治。始于足下,回归双脚腿,在「交通发达」之上探求其他的城市规划愿景,或许能踏上一条更令人安居乐业的道之路。

1 〈「占中」阻路11天:巴士改道地铁堵〉,《文汇报》,2014年10月8日。
2 〈港铁日多60万客电车客曾减半 九巴:大量失客新巴城巴最多跌40%〉,《明报》,2014年10月25日。
3 〈占中还路于民 空气污染救星〉,《香港经济日报》,2014年10月7日。
4 「金钟自修室化身露天茶座」,取自《852邮报》网站,http://goo.gl/jgGTCX,2014年10月23日。
5 「行人专用区」,取自运输署网站,http://www.td.gov.hk/tc/transport_in_hong_kong/pedestrianisation/pedestrianisation/,2014年10月23日。
6 《建议德辅道中电车及行人专用区》,香港规划师学会,2014年4月。
7 Steve Abley, “Walkability Scoping Paper,” February, 2005.
8 “Walk Score Methodology,” accessed 23 October, 2014, http://www.walkscore.com/methodology.shtml.
9 Jeff Speck, Walkable City: How Downtown Can Save America, One Step at a Time (New York: North Point Press, 2012), 11.
10 同9。
11 “Sustainable Streets,” accessed 24 October, 2014, http://www.nyc.gov/html/dot/html/about/stratplan.shtml.
12 “NYC Plaza Program,” accessed 24 October, 2014, http://www.nyc.gov/html/dot/html/pedestrians/nyc-plaza-program.shtml.
13 “Safe Streets for Seniors,” accessed 24 October, 2014, http://www.nyc.gov/html/dot/html/pedestrians/safeseniors.shtml.
14 “About Summer Streets,” accessed 24 October, 2014, http://www.nyc.gov/html/dot/summerstreets/html/about/about.shtml.
15 Kevin M. Leyden, “Social Capital and the Built Environment: The Importance of Walkable Neighborhoods,”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93(2003): 1546-1551.
16 Michael Audi, Kathryn Byorkman, Alison Couture, Suzanne Najem, “Measurement and Analysis of Walkability in Hong Kong,” Harbour Business Forum, March, 2014.
17『「边度无路行?」尖沙咀梳士巴利道过路处重开』,取自Missing Link网站:http://goo.gl/5DRJzf,2014年10月24日。
18 Samuel Chan, “Urban planners urged to build social living spaces for the elderly to cut suicide rate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1 September, 2014.
19 Christopher B. Leinberger & Patrick Lynch, Foot Traffic Ahead: Ranking Walkable Urbanism in America’s Largest Metros, The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Business, accessed 23 October, 2014, http://www.smartgrowthamerica.org/locus/foot-traffic-ahead/.
20 同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