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4-12-01 | 《星岛日报》

「共居」新时代 长者「爱‧回家」



长命百岁不是梦。据政府统计数字,港人平均寿命愈来愈长,27年后女性平均寿命高达90.8岁,男性则有84.4岁,届时较日本人更长寿。[1]但活得长久,是否代表能够安享晚年?

现时香港仍有大量需要照顾的长者未能「上车」入住院舍。据审计署刚发表的报告,截至今年8月底,本港现时约有3.1万名长者仍在中央轮候册上轮候资助护理安老院或护养院宿位,平均轮候时间分别达36及32个月。轮候经年,在2013/14年度有5,700名长者轮候至离世仍未获配宿位,较2010年之前的每年4,000至4,500人严重。[2]

独居长者接近12万人

即使许多长者身体仍然安康,暂未需要别人贴身照料,但日常生活总需互相照应。与家人同住的,这方面的烦恼或许较少,问题是香港的独居长者数目有上升之势。据政府统计处数字,在2011年,香港有119,376名65岁及以上的独居长者,较2001年的84,767,上升了40.8%。独居长者占长者总数的比例,亦由2001年的11%,增加至2011年的13%。[3]

独居长者比例升,非香港独有。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Eric Klinenberg在2012年的著作《Going Solo》中,探讨在美国冒起的独居文化,便指出美国目前每三名65岁以上长者中,便有一人独居;在日本的高龄人口中,每十名男性长者便有一人独居,女性长者则每五名有一人独居。[4]独居可以独乐乐,Klinenberg却指,现况是独居长者需要适应连串问题,如身体机能衰退、失去伴侣等。[5]在香港,有76%的女性独居长者经已丧偶。[6]

长寿而孑然一身,生活如何开心?强调共享生活及个人空间兼备的「共居」(Co-housing)概念,对于具自理能力但没有子女照料的长者而言,可会是出路之一?

「共居」非共住 强调社群参与

这里的共居,并非单纯的同屋共住,也不是电影《七十二家房客》中一班租客的同舟共济,其概念始于1960年代丹麦一群年轻专业人士为追求城市以外的生活而聚居一处,并分担各家庭的育儿需要。[7]在香港,两年前也有五个家庭在长洲合租村屋,资源共享,实践共居概念。[8]

共居发展至不同地方,可随当地文化演变,以日本为例,当地有人因为希望重拾渐趋疏离的邻舍关系,建立「邻居以上,家人未满」的共居社群。[9]如位于东京Kankan Mori的一座12层建筑,当中有28个住户,共36人,年龄介乎零至80岁。他们会定期一起预备膳食、合作打理共享空间,建立相互照顾生活。[10]

由此可见,共居较一般的共住更强调社群参与。美国的研究机构AARP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Center for Housing Policy认为,共居社群的原则大致有四个,包括由住户参与设计过程、共享房屋及共同拥有的设施与土地、鼓励互动的外型设计(如独立住户包围共享房屋),以及协同小区管理。[11]

将概念实践,美国的共居组织Cohousing Associ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提出,建立共居社群的步骤包括由共居居民共同建立「我们想社群是如何?」目标,然后一起找住址、一起设计并找建筑师作咨询等,[12]因应民众对共居的需要,近年亦有机构冒起,提供以上服务。

助长者改善生活及自我认同

共居模式多变,鍳于人口高龄化,护理服务供不应求,外国遂有研究探讨将共居概念引伸到长者相互照顾的可能性。据美国AARP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Center for Housing Policy数据显示,粗略估计美国现有约115个共居社群,分布于23个州份,大部分属跨代共居社群,当中三个属50岁或55岁或以上人士共居。[13]

有研究分析美国维珍尼亚州的「ElderSpirit Community (ESC)」共居计划后,认为共居能让长者照料自己与他人,同时拥有独处空间。该研究指出,受访者更能肯定自我价值,做事更有效率,而无论个人状况如何,他们也能感到其他共居社群成员的重视。[14]

长者要受惠于共居概念,不一定要找其他长者,也可以找年轻人。据《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一名已届95岁、居于美国的长者业主,便因为觉得与其他长者生活倍感孤独,于是选择减租吸引两名较为年轻的同伴,跨代共居,获减免租金的年轻人,则会为她开车及购物。[15]

香港模式与现时问题

回顾本港,政府过去也曾推出多项为长者而设的住宅计划,但设计和管理方式,与共居不尽相同,更似是「安居」计划,其中只有俗称「公屋劏房」的「长者租住公屋单位」(下称「长者公屋」),在共享设施及部分生活空间设计,较为接近共居模式。

自1987年起,房委会为长者租户设计了一系列的长者公屋,合资格的长者,可透过「高龄单身人士」优先配屋计划或「共享颐年」优先配屋计划,获配这些单位。其中「共享颐年」优先配屋计划,正是为愿意与其他高龄人士共住的长者而设。[16]一般而言,每间长者公屋会安排三名租客入住,共享厨房、客厅及厕所。[17]

不过,由于「长者租住公屋单位」不受长者欢迎,入住率低,房委会在2000年决定不再兴建,而改为兴建供长者独立居住的小型单位。[18]到2006年,房屋署又把若干的长者公屋冻结,不予出租,然后将单位收回,改建为一般公屋。[19]但今年有传媒报道,「公屋劏房」的空置数目,仍有近2,700间,其中两成空置达十年。[20]

而2006年由房协推出的「三代同堂长幼共融居住计划」,顾名思义,是分配予有直属三代关系而符合家庭入息限额的申请人在同一屋邨内租用两个单位。但推出七年,房协却在去年暂停计划申请,理由是近年无新公屋落成,令可拨予计划的单位减少。[21]据房委会数字,截至今年6月底,公屋轮候册已录得约25.6万宗申请,[22]但本年度可供编配公屋仅2.48万个。[23]

「长者安居乐住屋计划」下的乐颐居及彩颐居,共提供576个长者单位及100个护老院舍床位,屋苑内结集居住、康乐设施及医疗护理。[24]计划似乎十分成功,单位长期全数租出,每年迁出率只有约4%,远低于原来估算。[25]但十年过去,彩颐居在过去三年录得逾1,900万元亏损,[26]优质配套服务背后,收支无法平衡。

还有去年由房协推出的「乐融轩」,是首个结合私楼与长者屋的混合计划,单幢式物业共提供214个出售单位及60个出租长者单位[27]。计划颇受欢迎,由去年底开售至今已近沽清,但入场费不菲,210多个单位售价介乎649万至1,017万元,60个长者租住单位每户月租逾万元。[28]

「共居」在港是否可行?

「公屋劏房」不受欢迎;「三代同堂」被叫停;「乐融轩」入场费又不少。本港能否参考共居模式,以改善未来长者屋的发展和探讨民间自发共居社群的可行性?

美国的共居小区多样,有些只接受退休人员,因有人偏好清静;有些则较活泼,接受陌生年轻居民入住。[29]以上社群多由个人或民间团体自发,再逐步扩充发展。本港也可探索民间自发共居的可能。

在香港,「公屋劏房」问题丛生的原因之一,是有长者与陌生人共住时产生摩擦。政府未来若考虑采用共居概念,在前期单位编配阶段,可增加「同屋主」的参与性,减低他们入住后才出现摩擦的机会。又可参考共居的「协同管理」,由住户主导设施安排及日常管理等,以减轻所需涵盖的服务开支。

当然,由政府牵头,多少偏离了由民间自发的共居概念。但其实共居概念亦可应用在有「一楼在手」、晚年未必有子女继承,但又不想参与「逆按揭」计划的长者。香港的独居长者中,有28%住在自置物业[30],即是超过三万人。若有办法协助当中有意共居的长者找到同伴,不只有助提升长者生活质素,对营造小区共融的文化,相信也有一定贡献。

 

1「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取自香港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1120015052012XXXXB0100.pdf,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审计署署长报告书<第六十三号报告书>(二零一四年十月)」。取自香港审计署网站:http://www.aud.gov.hk/chi/pubpr_arpt/rpt_63.htm,最后修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3 「2011年居于单人住户的人口的概况」。取自香港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70_tc.jsp?productCode=FA100266,最后修订日期2013年3月15日。
4 Eric Klinenberg, Going Solo, (New York: The Penguin Press, 2012), 157-184.
5 同4。
6 同3。
7 Graham Norwood, "Co-housing: a lifestyle with community spirit built into the foundations," The Guardian, February 24, 2013, http://www.theguardian.com/money/2013/feb/24/co-housing-lifestyle-community.
8 黎凯欣,〈新共居时代〉,《U magazine》,2014年7月25日,L008-017页。
9 “The New style of Communal living in Tokyo,“ Foreign Press Center/Japan, http://fpcj.jp/en/assistance-en/tours_notice-en/p=6863/, accessed October 16, 2014.
10 同9。
11 “Fact Sheet: Cohousing for Older Adults,” AARP Public Policy Institute, http://www.aarp.org/home-garden/housing/info-03-2010/fs175.html, accessed October 16, 2014.
12 “Creating Cohousing,” The Cohousing Associ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http://www.cohousing.org/creating, accessed October 16, 2014.
13 同11。
14 “Elder Co-Hous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Three Case Studies,” ElderSpirit Community, http://www.elderspirit.net/media/ElderSpirit%20Community%20Article%20Anne%20Glass.doc, accessed October 16, 2014.
15 「美国兴起跨代共居,小区养老不孤独」。取自纽约时报中文网网站:http://cn.tmagazine.com/real-estate/20130827/c27cohousing/zh-hant/,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16 「审计署署长报告书<第四十七号报告书>(二零零六年十月)」。取自香港审计署网站:http://www.aud.gov.hk/chi/pubpr_arpt/rpt_47.htm,最后修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17 「审计署署长报告书<第六十一号报告书>(二零一三年十月)」。取自香港审计署网站:http://www.aud.gov.hk/chi/pubpr_arpt/rpt_61.htm,最后修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18 同16。
19 同17。
20 「公屋劏房无人住 房署捱轰」。取自苹果日报网站: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breaking/20140606/52554581,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1 谭美芳,〈三代同堂分户 房协叫停捱轰〉,《东方日报》,2013年6月26日,A25页。
22 「公屋申请数目和平均轮候时间」。取自香港房屋委员会网站:http://www.housingauthority.gov.hk/tc/about-us/publications-and-statistics/prh-applications-average-waiting-time/,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3 「房委会批准二○一四╱一五年度公屋编配计划及天利苑管理费」。取自香港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7/23/P201407230747.htm,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4 「『长者安居乐』住屋计划」。取自香港房屋协会网站:http://www.hkhs.com/chi/business/senior.asp,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5 〈老人家『斗长命』两屋苑蚀200万〉,《文汇报》,2012年2月8日,A01页。
26 〈房协收回彩颐居长者屋管理权 蚀1900万料加管理费外判设施省成本〉,《明报》,2014年9月3日,A10页。
27 「长幼共融 相邻乐聚」。取自香港房屋协会乐融轩网站:http://harmonyplace.com.hk/tc/index.php?s=about,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28 〈鼓励长幼共融 可有更多选择〉,《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11月20日,A40页。
29 「美国兴起跨代共居,小区养老不孤独」。取自纽约时报中文网网站:http://cn.tmagazine.com/real-estate/20130827/c27cohousing/zh-hant/,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30 同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