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4-12-08 | 《星岛日报》

一句「我愿意」婚庆不容易



临近年尾,又是结婚摆酒请饮的旺季。时下结婚可谓要多讲究有多讲究,动辄上山下海,「出外景」拍摄pre-wedding婚照,酒席排场豪华细致,甚至求婚也「花臣」多多,近日广州一名男士豪掷千金购买99部iphone 6并砌成心型图案向对象求婚,便成为一时热话。[1]

一生人一次的幻梦,带动婚嫁业商机。另一方面,港人迟婚风气盛,不时有政府官员鼓励市民早日成家立室,生儿育女,以应付未来人力需求。「拉埋天窗」的成本高企,政府这个红娘易做吗?

结婚消费成本四年涨三成

今年11月,网上资讯平台生活易发表2014年结婚消费调查,成功访问约1,800名准备在今年至2016年结婚的准新人,发现今年平均结婚消费总开支估计高达31.2万港元,较2010年的24.4万元,上涨约三成,创历年调查的新高。[2]

调查亦指,筹备婚礼的四大开支,包括婚宴酒席、戒指及首饰、蜜月旅行和婚纱摄影,平均消费分别约为16万元、5.1万元、3.8万元和2.3万元,共占近九成总消费开支。[3]

丰俭本由人,但现今不少人不惜大洒千金,换取一夜豪华光环。追溯美国「白色婚礼」的历史,自19世纪后半期起,婚礼赠品与铺张式的庆祝,随市场经济的冒起而变成结婚「传统」,珠宝和银器商亦成功制造出新人礼物的需求,促使结婚消费商品化的形成,至今仍大行其道。[4]

现代人趋迟婚

结婚消费与财政负担愈演愈烈,另一方面,有调查发现经济能力是青年不想结婚的原因之一。家计会每五年进行一次的青少年与性研究调查,对上一次为2011年,以家访形式成功访问了约1,200名18至27岁青年,在表示不想结婚的受访者中,主要原因是找不到合适对象,另有两成七男性忧虑经济能力不足。[5]

忧虑与不婚意愿,遂见于人口趋势的变动。过去数年,本港初婚年龄愈推愈高,反映港人倾向愈来愈迟婚,生育率与劳动人口亦继而受影响。

据政府统计处今年年中的人口数字显示,2009年至2013年的五年间,登记结婚数目每年维持在五万宗以上;同一份数据亦显示,本港初婚年龄中位岁数,男性由2009年的31岁略升至2013年的31.2岁,女性则由28.5岁上升至29.1岁。[6]据另一份统计处今年出版的文件显示,推算未来2016年至2041年本港总和生育率仅徘徊在1.15至1.19的水平,较届时的日本、英国及澳洲低。[7]

政府去年推出的人口咨询文件,曾提出如何营造有利环境助市民成家立室及生儿育女,当中提及迟婚缩短生育时间,又引述家计会2012年一份调查指,逾半有意生育两名子女的受访妇女中,实际只育有1.2 名子女,个中原因是妇女延至30 岁后才开始生育,令她们没有足够时间生育。[8]

官方红娘不易做

面对迟婚甚至不婚,个人的结婚决定已因生育率与劳动人口需要,变成不少发达经济体的政策关注,甚至有政府决定充当红娘,撮合姻缘,意在协助市民建立家庭并提高生育率。例如新加坡政府设立的「社交发展网络」部门,两年前推出「爱的礼物 (love gifts)」,资助使用者参与经政府审批的婚姻中介机构活动;同年又推出为期五星期的约会节,举办包括极速约会、打保龄球、跳舞等社交活动。[9]

过去数年,台湾及南韩亦不甘示弱,去年台湾新北市政府举办四场未婚联谊,年届20岁至49岁的单身人士可参加乘坐猫空缆车和享用浪漫聚餐等联谊活动;南韩政府卫生及福利部亦在2010年推出单身男女联谊活动。[10]不过,外界对以上政府主导活动反应不一,有人大力支持,也有人担心是对单身者施压。

建立俭婚文化

爱很简单,讲「我愿意」也不甚困难,但要将婚姻与人口政策挂钩,毕竟不容易。轰轰烈烈不如平静,或许抛开生儿育女与政策的盘算,思考婚礼能否办得简约而不失隆重,会更切合时下需要。

香港早于1930年代曾出现「俭婚」的倡议。《香港第一》一书形容,时任香港大学中文系教授的中国著名学者许地山,在1936年以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名义发表宣言,介绍集体婚礼起源与好处,并表示是次参与香港集体婚礼的每对新人只需付出两元,主办单位青年会则负责提供结婚所需如礼堂布置、结婚证书、观礼请帖、拍照及其他费用,最终11对新人获准参加是次经政府特别批准的婚礼,创出简约婚姻的先河。[11]

婚庆有商机 可促进旅游业

由个别机构负责主要开支的集体俭婚,至今并不常见于香港,而且尽管婚庆成本高,但舍得花钱的始终大有人在,婚礼市场仍然有价有市。前文提及的生活易2014年结婚消费调查,以调查所得的各类结婚平均消费开支,结合政府统计数字指去年共有5.5万宗注册结婚,推算今年香港整个结婚消费市场总值估计约172亿港元。[12]

过去香港政府曾推出旅游计划,冀宣传香港成浪漫蜜月之选,吸纳内地蜜月团来港。如2000年,香港旅游发展局联合华东及华南地区多个省市等旅游业界推出「玫瑰婚典」旅程,安排内地旅客来港渡蜜月;[13]2004年,旅游发展局与杭州市青年联合会合办活动,62对来自杭州的新人在尖沙咀星光大道举行结婚典礼,并在港逗留四天,继而于游轮举行婚宴,再到澳门游览;[14]2005年,旅游发展局配合「缤纷冬日节」于内地宣传,进一步打造香港「浪漫之都」的形象。[15]

除了旅游计划,本地婚庆业还因2006年政府实施的婚姻监礼人制度而有所改变。此制度的修订,是授权婚姻监礼人可在任何时间及在任何位于香港的地方(婚姻登记处及特许礼拜场所除外)主持婚礼。[16]换言之,准新人可选择由婚姻监礼人提供的服务,而无需前往婚姻登记处,证婚服务因此有更多选择。[17]有婚礼统筹公司负责人认为,该制度令婚礼统筹行业渐渐兴起,开设包括筹办婚礼及担任司仪等一条龙服务。[18]

竞争对手环伺

邻近地区如澳门及东莞,亦相继发展婚庆业。如澳门旅游局在2012年推出「婚礼旅游奖励计划」,每宗申请如有50名或以上外地宾客的规模,并在澳门最少连续住宿两晚酒店,每位外地宾客最高可获300元澳门币资助。[19]另外,东莞市凤岗镇的「婚庆文化创意园」亦在2012年获内地政府批准为4A级婚庆主题景区,有集团投资逾亿元在内建设清明上河图、皇家古堡等景观,并有婚庆主题酒店及商场等等,凤岗镇同时出资作宣传经费。[20]内地其他城市亦渐见类近婚庆文化产业园的出现。

在互联网上,内地更早已攻入本港婚庆市场。如近年「淘婚族」的出现,愈来愈多港人转投内地淘宝网采购喜帖或来宾回礼等等,淘宝网去年便特别按香港用户需要而专设「淘返嚟结婚」婚庆用品频道及「淘回家」家居频道。[21]这些按专属地区用户而设的各类淘宝专页,暂只有香港、台湾及东南亚三个市场拥有。[22]港人对婚嫁用品的需求由此可见端倪,亦反映淘宝网如何迎合港人的「淘婚族」潮流。

有人欢喜有人愁,部分本地的传统婚庆公司,便因为网络「生力军」涌现,步入式微。香港婚礼管理协会会长曾向传媒表示,2013年至少有250间婚庆商户结业。[23]要迎合新世代新人喜好,取得商机,是本地婚庆业界的一大挑战。至于即将出席婚宴的宾客,也要面对「人情通胀」的挑战。办一场婚庆活动,的确没那么简单。

 

 

1 Andrew Trotman, "Man spends £50,000 on iPhone 6s to propose to girlfriend - she says no," The Telegraph, November 11, 2014, http://www.telegraph.co.uk/finance/china-business/11221970/Man-spends-50000-on-iPhone-6s-to-propose-to-girlfriend-she-says-no.html.
2 「生活易公布《2014年全港结婚消费调查》结果」。取自生活易网站:http://www.esdlife.com/about_us/chi/press/press20141117.asp,查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3 同2。 
4 Barbara Penner, “’A Vision of Love and Luxury’ The Commercialization of Nineteenth-Century American Weddings,” Winterthur Portfolio, 39(1) (2004): 1-20.
5 林宝怡,〈逾五成青年不想结婚生育 比率创20年高 人口老化严重〉,《星岛日报》,2012年6月27日,A13页。
6 「人口估计」。取自香港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50_tc.jsp?tableID=004&ID=0&productType=8,最后修订日期2014年10月7日。
7 「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取自香港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1120015052012XXXXB0100.pdf,查询日期2014年10月16日。
8 「人口政策咨询文件」。取自集思港益人口政策公众参与活动网站: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查询日期2014年11月6日。
9 "Singapore offers love vouchers to promote dating," NY Daily News, December 17, 2012, http://www.nydailynews.com/life-style/singapore-offers-love-vouchers-promote-dating-article-1.1222047.
10 〈减少不婚 政府当红娘帮到吗?〉,《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8月12日,A30页。
11 陈财喜,彭淑敏,区志坚,《香港第一》,(中华书局(香港)出版有限公司: 2012),页76-77。
12 「生活易公布《2014年全港结婚消费调查》结果」。取自生活易网站:http://www.esdlife.com/about_us/chi/press/press20141117.asp,查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13 〈旅发局办冬日集体婚礼〉,《文汇报》,2002年12月21日,A14页。
14 何慧凝,〈62杭州新人维港畔成亲〉,《星岛日报》,2004年10月20日,A12页。
15 冯颖欣,〈蜜月团涌入 打造浪漫之都〉,《香港经济日报》,2005年11月30日,A19页。
16 「婚姻监礼人计划」。取自香港入境事务处网站:http://www.immd.gov.hk/tc/civil-celebrants/commencement-of-marriage.html
17 「婚姻监礼人计划」,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449/06-07(03)号文件,2007年4月3日。
18 〈龙年嫁娶大旺 婚礼司仪加价〉,《明报》,2012年1月3日,A16页。
19 「多个澳门旅游激励计划促市场多元化」。取自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旅游局网站:http://industry.macautourism.gov.mo/cn/pressroom/index.php?page_id=172&sp=16&id=2515,查询日期2014年11月20日。
20 冷运军,〈东莞凤岗:客侨文化构建现代产业名镇〉,《香港商报》,2012年11月8日,AA23页。
21 〈淘宝推香港婚庆频道〉,《信报财经新闻》,2013年8月13日,A08页。
22 Elaine Yau, "Spree for all",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rch 14, 2014, CITY5.
23 〈婚庆商铺掀结业潮〉,《东方日报》,2014年1月2日,A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