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3-04-19

占领中环,占领经济?



由法律学者戴耀廷发起的「占领中环」运动,由初提出至今,已有三个月。社会也开始关注一旦占领行动付诸实行,届时香港的运作,特别作为商业中心的中环,会否受到重大影响。早前有政党就「占领中环」进行意见调查,虽然其调查方法受质疑,但当中提出的疑问,包括占领行动会否打击香港经济、损害香港国际形象,以及是否担心冲突场面,正是不少人关注的问题。

由于「占领中环」仍没有具体安排,发起人又曾表示「不等于占领金融中心」[2],因此现时仍难以预计行动对香港日常运作的影响。环顾全球,对上一次大规模的和平占领行动,该是2011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及其引发的全球各地的Occupy Together 活动。从那些活动为当地带来的影响,或可作为参考,评估今次「占领中环」的影响。

占领华尔街

「占领华尔街」由加拿大的反消费主义组织「广告克星」发起,灵感来自2011年发生的阿拉伯之春,目标是要持续占领纽约市金融中心区的华尔街,反抗社会不平等。

参与占领行动的,大部份为年轻人,另有三分之一人年逾35岁,超过45岁的,有五分之一人。[4],这批参与「占领华尔街」的人,收入算高。职业和学历方面,三分之二以上的示威者为专业人士;80%拥有学士学位,当中一半为研究生学历。

""

跟「占领中环」发起人的目标参与者,即年逾40岁的中产比较,「占领华尔街」参与者较为年轻。从收入、职业和学历分析,「占领华尔街」的「中产」为数不少。

•时间轴

2011年9月17日行动开始,大约2,000人聚集于离华尔街几步之遥的Zuccotti Park。

9月19日,华尔街的股票交易市场正常开放。许多大型传媒公司开始报导活动的新闻。晚上抗议者的数量大约在150人左右,而白天人数更多。

10月1日,示威活动蔓延至纽约市以外的多个美国主要城市,包括旧金山、芝加哥、洛杉矶、西雅图、波士顿和丹佛等,纪录片导演Michael Moore和奥斯卡影后Susan Sarandon亦有到场支持。在纽约,有超过5,000人朝Brooklyn Bridge游行,其中数百人行进到人行道和车道上,占领了大桥的一部分,导致交通被阻两小时。警察把人群隔离成两部分,包围了一些人,700多人被捕并被多辆巴士运走。剩下的抗议者晚上在Zuccotti Park聚集。

10月4日,活动组织者开始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包括捷克布拉格、德国法兰克福、加拿大多伦多、澳大利亚墨尔本、日本东京、爱尔兰科克等城市,组织支持活动。

10月15日,示威者在香港发起「占领中环」行动。此时,行动已蔓延至82个国家的951个城市。

11月15日,纽约警方到Zuccotti Park清场,约200人被捕。[6]

11月25、26日,「占领华尔街」运动发起了「全球罢买日」(Buy Nothing Day),号召美国与世界各地民众24小时不要购物,反思整个消费体系的弊端。

2012年9月18日,占领行动一周年当日,纽约警方逮捕了185人抗议者。

•公众反应

2011年11月,美国公共政策民调 (Public Policy Polling) 做了一项全国性调查,发现有33%受访者支持「占领华尔街」行动,45%人反对,另有22%人不确定。2012年1月拉斯穆森报告 (Rasmussen Reports)的民调显示,51%的受访者视示威者触犯公众妨扰,只有39%的人认为抗争行动合理代表民众意见。

•行动影响

有评论认为,「占领华尔街」行动不过是昙花一现。虽然它引起了国内民众对经济不平等和社会向上流动的讨论,但对政府政策,无论是行政补偿 (Executive Compensation) 或教育改革,并没有产生实质影响。行动虽鼓励消费者将财富转移至小型或社区银行,但以失败告终。行动占领地甚至沦为流浪汉寻找食宿的避风塘。也有评论指出,抗争行动的主要问题在于目标不清晰,以及没有明确的领导者。[8]在2011年11月初,加州奥克兰的一群示威者冲入一所大厦,在中心商业区纵火,砸烂窗户。当日有7,000名示威者游行,令全美第五大港奥克兰港一度关闭。[10]

此外,行动令公众更关注社会财富不公。据LexisNexis Academic Database统计,美国报章出现「收入不平等」(「Income Inequality」)的频率在行动开始后明显增多。虽然一年后次数出现下降,但仍高于2011年9月行动开始之前。同时,占领运动 (Occupy Together Movement) 的概念似乎成为一种潮流扩散至全球,其中 Occupy Sandy就吸引了数万人参与因飓风桑迪引起的救灾活动。[12]

行动似乎没有打击美国经济。活动发生于2011年,参考2010、2011和2012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可见到分别有2.4%、1.8%、和2.2%的轻微增长[14]

西班牙15-M运动

除了「占领华尔街」,另一个较具规模的占领运动,为2011年5月15日在西班牙爆发的「15-M运动」,当日数十万民众聚集在马德里的太阳门广场,抗议政府维护富人利益,导致经济不公。西班牙国家电视台(RTVE)估计有650至800万民众参与示威。

这次运动,随后掀起了欧洲大规模反紧缩抗议的序幕,并催生了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15-M运动」至今仍在继续,不过已由太阳门广场转移至一百多个社区的小规模集会。据报道,「15-M运动」由年轻人牵头爆发,这可能跟西班牙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有关。

与「占领华尔街」的公众印象不同,根据民调机构Metroscopia 2011年10月所做的调查,当地73%的受访民众,认为行动正确。西班牙《国家报》的民调也显示,尽管只有20%的人参加过示威,但大多数被访者(63%)均认为占领行动应当继续。[16]今年,西班牙多个城市仍是游行不断。

比较分析

总结美国「占领华尔街」和西班牙的「15-M运动」,前者的参与人数不算太多,对社会秩序的影响较微,占领者一度想阻碍金融区运作,也未能成功。部分行动,的确一度瘫痪公共设施,但很快就能恢复,对美国经济似乎没有重大影响。至于后者,人数众多,参与者又是国家经济疲弱的受害一群,活动对社会运作的影响力明显较大,不过影响未见有持续性。

比较两国的占领活动及后续示威,看来国家当时的经济表现,对行动的号召力、认受性和影响力,起了一定作用。国家经济较差的西班牙,示威的人数较多,而即使社会运作一度受阻,活动仍获得公众支持。反观美国,占领活动并未对社会运作构成重大影响,但公众的支持度较低。

参与者的背景也可能影响活动的性质。「占领华尔街」的参加者,不乏中产,也有相当部分超过35岁,跟以失业年轻人为骨干的西班牙示威活动相比,对社会运作的「破坏力」较弱。

两国的占领行动,带出的影响各有不同,相近的是,占领活动引起了更多人对相关议题的关注,甚或推动政府和私人机构回应,包括政策改动。另外,两国的占领活动,开始时都比较温和,待发酵了一段时间,才出现冲突场面。因此占领行动的持久性,对有否冲突产生,或有影响。不过,香港在2011年底响应「占领华尔街」的「占领中环」行动,也持续了大半年,期间未见重大冲突。该次占领行动,也没有得到公众的持续关注。香港高等法院去年8月裁定汇丰银行可以收回被「占领中环」人士占领的地面业权,到9月11日,多名汇丰职员在香港法院执达吏的陪同下清场,抬走不愿散去的约20名示威者,占领活动便告一段落。1 「李柱铭抛政改方案 先要乔晓阳收回前提」,《苹果日报》,2013年4月11日。
3 Cordero-Guzman (2011). Main Stream Support for a Mainstream Movement. School of Public Affairs, Baruch College.
5 Protesters in ‘day of action’ outside London Stock Exchange, The Times (U.K). 15 October 2011.
7 Occupy Wall Street: A Frenzy That Fizzled, The New York Times, 17 September 2012.
9 Oakland protesters condemn violent clashes. USA Today. 3 November 2011.
11 Milkman,Luce and Lewis. 2013. Changing The Subject: A Bottom-Up Account of Occupy Wall Street in New York City.
13 Source: U.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15 Los Indignados: a movement that is here to stay. Open Democracy. 5 October 2012.
17 Eviction of Occupy Protesters Begins at Site in Hong Kong. The New York Times. 11 Septembe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