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4-12-10 | 《经济日报》

政治问题 科技解决?



一场占领运动,令青年政策成为社会议题。教育局就通识科课程改革向学校发出的咨询文件,也论及青年参与政治事务的身份与责任。其实社会事务,人人有责,不只青年,所有公民在政策厘订的过程中,也可发挥一定角色。以往我们还可推说公共政策讨论耗时费神,但如今信息科技发达,分析信息、监察政府、甚至参与政府管治的门坎大为降低,政府也可藉信息科技,让政策更加贴近民情。

用信息监察政府

以香港组织Code for Hong Kong为例,其成立目的,是希望利用科技带来的数据分析、图象化、互动等特质,协助市民接收到更多社会议题信息,令讨论更­基于事实及理性,从而达到更有效监察政府的目的。[1]而在台湾的另一类似组织,零时政府(g0v.tw),亦以致力促进信息透明化为己任,认为协助公民更深入、快速了解政府运作,可更有效监督政府。[2]

科技如何增加市民对议题的认识?其一是提供信息,协助公众了解政策议题。例如在新界东北发展计划上,Code for Hong Kong有感主流传媒的报道过于集中在集会冲突及议会内纷争,大众并不容易深入了解计划的具体内容,于是推出《新界东北地图》网站,协助市民讨论。网站由程序开发人员以及具规划知识人士制作,内容包括古洞北、粉岭北和落马州河套区每个分区的基本资料,如面积、规划人口、土地用途分布、公私营房屋比例,以及环评报告中提及的古洞砒霜分布等。[3]

零时政府则为了协助民众更深入理解台湾政府如何运用公帑,推出「中央政府总预算可视化」,以鸟瞰图、变化图及国债钟等互动方式展示台湾各政府部门的预算。让一般人也能轻易了解税款有多少分别运用在国防、社会保险、教育、科学等范畴上。[4]

此外,为方便人们了解台湾政坛的政治献金,打破台湾监察院未能以数码化方式提供相关信息的限制,零时政府推出了「开放政治献金」项目,发动群众打印相关数据后,将其转化为适合计算机或电子产品查阅及处理的格式。[5]

传播及表达信息只是初阶,科技还可以协助分析信息。Code for Hong Kong和零时政府都推出了项目协助用家对政策、群众代议士以及民情作分析。Code for Hong Kong之「预算案计算器」,可协助市民分析过往和最新的财政预算案有何改变。程序把过往一年及最新政府财政预算案内的措施融入其算式中,用者只需输入数据,即可知道自己的电费、差饷、薪俸税、免税额等方面在过去及最新预算措施下的数额以及有何不同,而用者亦可透过计算器进一步了解财政预算案之措施。[6]

对于代议士的分析,Code for Hong Kong的「立法会投票光谱」,可帮助分析议员的政治取态及有否「归边」。方法是根据立法会提供的投票结果数据,分析议员一年半以来近千次投票的取向是赞成、反对或其他,找出投票倾向相近的议员,以及哪些议员较为独立,其投票倾向和议会中「泛民」及「建制」两个对立派别都不相近。[7]

零时政府则推出「立委投票指南」,分析台湾立法委员的投票取态,让用家可以了解哪一个民众代表在投票时缺席[8]、投票取态没有跟随所属政党的意见[9],以至各党立法委员收受捐赠金额与其投票表现的关连等信息。[10]

为了分析大众对议题的看法,Code for Hong Kong推出新闻系统pol.is/hk,归纳用家对各个新闻议题的看法,以及对他人看法是赞同还是反对,再以图像方式表达用家立场与他人之分别,以及是否接近多数意见,藉此让大众知道有甚么抱不同立场之群体,以及他们的分歧之处,协助群众较易达成共识。[11]

科技不但令民众有「智」,也给予民众「声」,作出「表态」。如pol.is/hk可让用者对新闻议题发表看法、提交新闻信息,还可以投票表达其对某新闻的重视,把该新闻「推」上较前位置[12],吸引他人注意,这给予用户引导社会应当关注的议题的能力。前面提及由零时政府推出的「中央政府总预算可视化」,则可以让用家表达对各项预算是否了解,以及其金额应该增加或减少,还是删除该预算项目。[13]

落手落脚,参与管治

香港的Code for Hong Kong及台湾的零时政府,冀以科技促进信息流通以至为群众提供表达意见渠道,从而加强公民监察政府的力量,惟始终未能突破公民只是在体制外给予体制内压力的限制。

虽然都是以科技推动公民参与的组织,但与Code for Hong Kong及零时政府冀藉改变民众,以达到改变当权者,「由下而上」「求变」的情况略有不同,美国的Code for America透过与政府机构合作,提供软件开发人员、设计员及硏究员,以开发新软件、提供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以应对一些社会问题,借此鼓励及让民众有能力可以在小区中发挥主动角色。[14]因此,其所达成的一些项目「官民合作」色彩较强烈,作用亦不止为公众提供信息,更能进一步将市民意见带进政府之施政,甚至达到「官民共治」。

「官民共治」的例子之一是政府让民众参与空置物业的调查并给予意见,以决定[AL1] 某物业应要维修还是拆卸。美国城市南湾(South Bend)空置物业为患,政府在2013年2月宣布要在一千日内处理一千间空置物业。Code for America人员欲协助政府达成目标,但发现政府评核人员检查物业时将评核资料写在纸上,之后又需另找人处理数据,遂认为要有一个收集数据及评估物业的更佳方法,更要动用「群众力量」。[15]

他们推出CityVoice,其运作方式是在空置物业上设立牌子,列明该物业编号以及电话号码,民众致电后要参加调查,说自己希望某物业应予维修还是拆卸,然后可留言解释自己的意见。这些「民意」加上其他信息,能让政府决定对某一空置物业应如何处理。[16]至2014年11月14日止,计划共收到308个来电,对151项物业表达了意见。[17]由于南湾政府在2014年的财政预算中只获批约150万美元用作拆卸用途,而拆除一间屋的成本约4,800美元,故市民之意见对政府善用有限资源,了解哪些空置物业有必要拆除十分有用。[18]

Code for America推动的「官民共治」项目还包括让民众「落手落脚」做本由政府负责的事务。例如当地下雪后,积雪往往覆盖街上消防龙头,致其难以使用,影响消防员的救援工作,但若全由政府人员清除积雪又怕费时失事,Code for America于是在美国波士顿(Boston)推出Adopt-A-Hydrant网上程序,吸引群众清除消防龙头积雪。[19]用家在手机或计算机上透过程序「领养」消防龙头,以示自己将负起下雪后维护消防龙头的「责任」。用家可为消防龙头命名,而若其他用家未能及时「负责」,更可「偷取」他们消防龙头的拥有权。[20]

以科技令公众能「落场」参与管治的例子,在香港也有。由科技界人士推出的「树印2.0」软件让用户报告怀疑健康欠佳的树木,用户上载树木照片,然后为树木作评估,最后点示树木的全球定位位置,而报告由软件提供组织转交政府相关部门作跟进。[21]

让公众实际参与的民主

民众提供空置物业及危险树木信息、保养消防龙头,都是由民众做一些原属政府人员负责的工作,某程度上让民众实质参与了政府的施政。此「官民共治」境界之理念与「参与民主理论」类近。《参与和民主理论》(Participation and Democratic Theory)一书作者、政治学者卡罗尔.帕特曼(Carole Pateman)指出,「参与民主理论」是关于如何令社会及政治生活更有民主成份,提供机会让个人不单在政治制度上,甚至在自身日常生活「有份话事」,令民主制度更民主。[22]

她再指出,尽管周遭皆言民主,然而西方社会公众对存在已久的制度的信心正不断消减,选民不满,政府越不受信任,而公民与政府及政治精英间出现鸿沟。公民更多参与,可增加政权认受性。[23]

Code for America所作的,也许正正是希望令公民在日常生活事项上有更多参与。《福布斯》指出,Code for America的意念在于令人获得信息,从而获得自由,亦能改善民主制度,使其更具公民参与成份。Code for America之创办人及行政总裁珍妮弗‧波卡(Jennifer Pahlka)便声言,其组织提供一个令人们重新视自己为公民的机会。[24]

现时香港就「一人一票」的代议式民主政制争议不断,而即使有共识,也要待2017年才有成果。何况无论政制如何改动,借助科技加强政府的问责及认受性,并增进公众对日常生活事务的「管治权」,对社会总有禆益。当然,官民共治的前提,离不开公民的主动参与。这方面,科技始终无法代劳。

  

1 「Code for Hong Kong:用程序改变香港」。取自Code4HK Blog网站:http://blog.code4.hk/hackathon/2014/06/16/code4hk-用程序改变香港/,最后更新2014年6月16日。
2 「零时政府宣言」。取自零时政府网站:http://g0v.tw/zh-TW/manifesto.html,查询日期2014年11月12日。
3 「《新界东北地图》─请用数据来说服我 」。取自Code4HK Blog网站:http://blog.code4.hk/opendata/2014/07/17/northeastmap/,最后更新2014年7月17日。
4 「中央政府总预算」。取自零时政府中央政府总预算网站:http://budget.g0v.tw/budget,查询日期2014年11月14日。
5 「零时政府促成了哪些项目」。取自零时政府网站:http://g0v.tw/zh-TW/projects.html,查询日期2014年11月12日。
6 「财政预算案2014-15计算器」。取自Code for Hong Kong网站:http://budget.code4.hk/#/section1,查询日期2014年11月14日。
7 「立法会投票光谱:开放数据分析 」。取自Code4HK Blog网站:http://blog.code4.hk/open%20data/2014/04/26/legco-votes-analysis,最后更新2014年4月26日。
8 「投票表决缺席次数」。取自立委投票指南网站:http://vote.ly.g0v.tw/legislator/notvote/,最后更新2014年8月12日。
9 「脱党投票次数」。取自立委投票指南网站:http://vote.ly.g0v.tw/legislator/conscience_vote/,最后更新2014年8月12日。
10 「第八届政治献金」。取自立委投票指南网站:http://vote.ly.g0v.tw/legislator/report/political_contributions/in_party/vote/%E4%B8%AD%E5%9C%8B%E5%9C%8B%E6%B0%91%E9%BB%A8/,最后更新2014年8月12日。
11 「图像化民意 - pol.is/hk 简介及使用教学 」。取自Code4HK Blog网站:http://blog.code4.hk/tutorial/2014/10/07/pol-is-hk-tutorial/,最后更新2014年10月7日。
12 同11。
13 同4。
14 "Who We Are," Code for America, http://www.codeforamerica.org/about, accessed November 12, 2014.
15 "South Bend," Code for America, http://www.codeforamerica.org/governments/southbend, accessed November 12, 2014.
16 同15。
17 "Activity," CityVoice, http://www.southbendvoices.com/feedback, accessed November 14, 2014.
18 Christian Sheckler, "City Looks for Feedback on Vacant Houses," South Bend Tribune, December 5, 2013, http://www.southbendtribune.com/news/local/article_05808590-29c9-11e3-a58f-0019bb30f31a.html.
19 "Adopt-a-Hydrant," Code for America, http://www.codeforamerica.org/apps/adopt-a-hydrant/, accessed November 13, 2014.
20 "Adopt a Hydrant: How a Social App Changed Snowstorm Response", AccuWeather.com, http://www.accuweather.com/en/weather-news/adopt-a-hydrant-snowstorms/19897879, last modified March 2, 2014.
21 邓淑明,「做个『识树惜树』IT人」。取自互联网专业协会网站:http://www.iproa.org/enewsletter/offline.html?start=5,最后更新2011年9月19日。
22 Carole Pateman,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Revisited,"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10(1) (2012), p.10.
23 Carole Pateman,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Revisited," Perspectives on Politics 10(1) (2012), p.15.
24 Quentin Hardy, "Names You Need to Know: Code For America," Forbes, May 17, 2011, http://www.forbes.com/sites/quentinhardy/2011/05/17/names-you-need-to-know-code-for-am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