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4-12-25 | 《经济日报》

一切从音乐颁奖礼再开始



每逢年尾年头,都是本地流行音乐颁奬礼的旺季。今年不少歌手事先张扬缺席,星光熠熠不再,难免令人缅怀早年巨星云集的年度音乐盛事。

不止颁奖典礼,比起辉煌的八十至九十年代,如今Cantopop的声势,也令人有不复当年之叹,更被临近的南韩、台湾超越。已故创作人黄沾在其2003年发表的博士论文中,以「豪情还剩一襟晚照」来形容香港流行音乐,并称「粤语流行曲没落的趋势,已难望有奇迹出现」。[1]

时光荏苒,早前歌手陈奕迅在一个南韩音乐颁奖礼,以一曲《浮夸》引起网络间一阵反响。在一个K-pop颁奖礼唱出「别遗忘有人在为你声沙」,却也似呼应着当年黄沾的预言。

香港流行曲以方言粤语为主调,成就了本地音乐的独特个性,但也被指规限了其发展。近年普通话市场冒起,更被认为是本地流行音乐市场衰落的原因之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内地乐坛相对封闭,韩流旋风还未席卷全球,令港产文化有风靡亚洲之契机。如今两地流行音乐市场逐渐成型,新生代音乐人涌现,相映之下,粤语金曲似乎被人遗忘。

但另一方面,YouTube点击量超过21亿次的「江南style」能让K-pop走向世界,证明普及音乐文化,语言并非必然障碍。本地组合Robynn & Kendy,起初也是透过YouTube分享音乐,之后加入唱片公司进入主流乐坛。可见互联网的盛行及互动影音等科技元素的注入改变了我们的聆听方式,也正重塑流行音乐面貌。

「行政主导」转向「积极不干预」

回顾本地的音乐生态,长年以唱片公司和传统媒体为主导,音乐人是自学或「师徒制」下的产物。政府政策在当中虽有位置,却不明显。民政事务局前局长何志平曾撰文指,本港采用的文化政策是自由的文化政策,即学界所言的「描述式文化政策」(descriptive policy)。政府对文化的介入,一般限于使用公帑、公共场地进行或受到法例管制的公共文化艺术。[2]

不过现实中,香港的文化政策并不尽然如此。1980年代,当时的行政局开始制订具明确目标的文化艺术政策,并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文化场馆兴建和艺术团体的组建工作。[3]值得注意的是,行政局制订的文化政策,未经广泛咨询,加上其间港英政府进行行政改革,调整文化政策决策和执行部门的职能分工,文化艺术政策,明显带有「行政主导」色彩。[4]

1990年代,政府加强了文化政策研究和咨询,艺术发展局(下称「艺发局」)在回归初期发表的几份政策文件,为文艺发展奠定了一定的政策基础。其后,咨询组织文化委员会为香港勾勒出未来文化艺术蓝图,强调民间参与的角色[5],「行政主导」的文化政策逐渐淡出。

流行音乐元素融入教育

此后,政府就流行音乐文化的相关政策,一般限于资金和场地的提供。至于在教育层面,2000年代,文化委员会倡议艺术教育改革。教育统筹委员会发表了一系列有关「艺术教育学习领域」文件,鼓励德、智、体、群、美全面发展,流行音乐在音乐科的中小学课程结构中,也占一席位。

在高等和专业音乐教育方面,香港演艺学院作为综合性的艺术学院,音乐专业培训较强调乐器演奏和古典音乐的歌唱技巧;音乐人伍乐城创办的伯乐音乐学院,则提供流行音乐文凭课程,包括流行音乐演奏、音乐制作、音乐市场及管理。

现行教育体系虽已包含流行音乐元素,但参考某些亚洲地区的音乐教育,香港仍有很多空间可作新尝试。以南韩为例,当地除了会教学生认识全球流行音乐类型外,2011年时更首次将Big Bang、徐太志等歌手的流行曲编入教材[6],以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南韩的音乐教科书又肩负传承流行音乐文化的责任,不仅介绍南韩与国际间重要音乐节,还结合音乐及历史,讲述南韩流行音乐与社会发展的关系。[7]

台湾艺人周杰伦创作的歌曲「听妈妈的话」、「蜗牛」,也先后被编入台湾和内地的小学教材。台湾当局早前更宣布拨款4,000万新台币,于来年推动流行音乐教育正规化,除将流行歌曲编入小学教材,还鼓励设置相关专业课程,将人才培育制度化。[8]台湾学术机构的音乐授课方向,一直以非流行音乐为主。2012年设有相关课程的机构中,流行音乐占据比例只有6.6%。但月前,南台科技大学宣布将于下学年开设「流行音乐产业系」,为产学合作提供了新的平台。[9]

创作与聆听方式改变 音乐产业待复兴

除了教育,为促进产业多元化,上届政府将文化及创意产业纳入六大优势产业之一。只是近年港产流行音乐的发展,优势未见。据政府统计处资料,2012 年,「电影及录像和音乐」界别的增加价值为36亿元,较2009年上升三分之一,但低于同期整体文化创意产业54.6%的增幅。其占文化创意产业的比重,亦由2009年4.3%跌至2012年3.7%。2009至2012年,「电影及录像和音乐」就业人数的增长(1.4%),同样落后于整体文化创意产业(6.4%)。[10]

2011年,香港唱片及数码音乐收入为三亿港元,在亚洲区位居第八。但其实2007至2011年,本港唱片业收入大减三成。[11]传统唱片工业萎缩,并不是乐迷「背弃」了音乐,而是下载、串流媒体播放等聆听方式,令音乐空间的接触面更加广阔。

此外,过去几年本土成功举办的Clockenflap、文艺复兴音乐节、自由野等几大音乐节,除了主流音乐,更聚集了本土及外地独立乐队的演出。在线和线下,主流和非主流,都是流行曲,只是表演与聆听方式转变,音乐人也需要寻找新的运作模式。

串流媒体崛起 音乐无疆界

苹果公司旗下iTunes的运作模式转型,正是当下音乐市场推陈出新的缩影。今年以来iTunes数码音乐销售下跌至少13%,故此早前苹果耗资30亿美元收购耳机生产商及音乐媒体服务营运商Beats Electronics,计划将串流服务整合至iTunes,在明年重新推出。[12]视频网站YouTube亦染指串流音乐市场,让用户能脱机收听音乐。[13]港人熟悉的KKBOX、MOOV和Spotify,均提供这种以登记订阅为基础的串流音乐服务。

虽然近期美国歌手Taylor Swift宣布新专辑将从Spotify中移除,让不少人对串流音乐市场的前景产生怀疑,但也有音乐人正积极配合唱片工业的变革。早前,爱尔兰乐团U2表示正在跟苹果研发一个新的影音互动音乐格式,预计明年连同新专辑一并推出。[14]内地歌手汪峰今年8月在北京鸟巢的演唱会,亦首次以4K高分辨率技术拍摄,透过网络同步直播,为视频网站「乐视网」带来200多万人民币的额外收益。[15]

由此可见,在串流音乐崛起的浪潮中,Cantopop斜阳落下,未必需要惊慌。配合创新与科技,港产流行音乐也能找到新的希望。创作歌手邓紫棋在月前的一个访问中,表示互联网让听众打破了音乐类型和地域局限,香港不懂韩文的人也会在网上听K-pop。「所以我的歌的受众也不能局限在香港,必须面向全世界」。[16]残喘到看着斜阳还信有突破,是新一代的期盼,也是创作人应有的坚持。

 

 

1 Wong Jum Sum, “The rise and decline of Cantopop” (PhD thesi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03).
2 何志平,「细说香港文化政策」。取自民政事务局网站:http://www.hab.gov.hk/file_manager/tc/documents/whats_new/from_the_desk_of_secretary_for_home_affairs/shaarticles121_20060426_c.pdf,2006年4月26日。
3「香港文化艺术政策回顾 (1950-1997)」。取自香港艺术发展局网站:http://www.hkadc.org.hk/rs/File/info_centre/reports/200007_capolicies_1950-1997.pdf,2000年7月15日。
4 同3。
5 刘靖之,《香港音乐史论—文化政策·音乐教育》(香港:商务印书馆,2014)。
6 “Song ‘Red Sunset Glow’ To Be Printed in Textbook,” KBS, February 24, 2011, http://english.kbs.co.kr/hallyu/entertainment_news_view.html?id=&No=7695&page=159.
7 江昭伦,「台湾何时才能修『流行音乐』这门课?」,中央广播电台,2013年7月28日。
8「中华民国104年度中央政府总预算案 文化部影视及流行音乐产业局单位预算」,文化部影视及流行音乐产业局。
9「南台科大成立流行音乐产业系明年招新生」,取自联合财经网网站: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723&art_id=300201,2014年9月3日。
10《香港统计月刊》,政府统计处,2014年3月,第FB12-13页。
11 “Recording Industry in Numbers – The recorded music market in 2011,” IFPI, 2012 edition, http://www.snepmusique.com/wp-content/uploads/2013/01/RIN-2012-SNEP-copie.pdf.
12 Hannah Karp, “Apple iTunes Sees Big Drop in Music Sal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ctober 24, 2014,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itunes-music-sales-down-more-than-13-this-year-1414166672.
13 Robert Cookson, “YouTube signs with indie labels for music streaming service,” Financial Times, November 11, 2014, http://www.ft.com/intl/cms/s/0/ff6bf816-699a-11e4-8f4f-00144feabdc0.html#axzz3Iq8FSFkI.
14 倪重华,〈4G时代如何点燃数位影音之火?〉,《天下杂志》第558期,2014年10月15日。
15「鸟巢演唱会票房达2500万元 汪峰:拒绝互联网是愚蠢」,取自人民网网站:http://culture.people.com.cn/n/2014/0807/c22219-25420982.html,2014年8月7日。
16〈邓紫棋﹕乐坛要毁灭重来〉,《明报》,2014年10月30日,A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