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5-01-07 | 《经济日报》

新年新挑战:奔跑吧薪金



一年之始,摆在老板和打工仔眼前的新挑战,莫过于来年的加薪幅度。今年5月,应该也是香港调整最低工资水平之时。观察本港过去20年的薪金变化,给打工仔的喜讯似乎不多,今年又会否例外?

过去20年加薪幅度低于经济增长

据政府统计处数字,1994年至2013年间就业人士平均薪金上升了1.03倍(表一),与1994年至2013年间本地生产总值(GDP)增长率[1]相若,甚至略高于人均GDP的七成增幅。然而若扣除物价变动,实际薪金增长[2]仅为44.5%,不及人均GDP[3]的实质增幅(59.7%)。

再比较1994年至2003年和2004年至2013年的实质薪金(扣除通胀因素)增长,前者年均增长率为3.0%,较后者高两个百分点,可见就业人士近十年的实质薪金增长逊于从前,部分行业,如制造业,社会及个人服务业的实质薪金指数,更是低于十年前(表二表三)。

打工仔加薪情况令人失望,本港贫富差距之大同样教人忧虑。据瑞信(Credit Suisse)去年10月发表的报告,本港最富有的10%人,掌握着77.5%的财富,高于2007年的69.3%及2000年的65.6%,差距之大高踞全球第三。[4]富者愈富,低收入人士和个别行业从业员的生计,却使人担心。

据传媒报道,最低工资委员会已就新的法定最低工资水平向行政长官提交报告,建议将最低时薪由30元加至32.5元,增幅达8.3%。具体调整多少,仍有待政府公布。但无论结果如何,相信亦会引起劳资双方争议。

本港设立工资下限的目的,是在防止工资过低、减少低薪职位流失、维持本港经济发展及竞争力等重要考虑中,取得适当平衡。[5]平衡不易,难度亦可能与日俱增,因为放眼亚洲,不少地区的政府「干预」薪酬调整,已不再限于保障基层员工,香港政府日后或许也要面对类似要求。

中国内地:制定企业工资指导线 调控收入分配

月前广东省发布2014年的企业工资指导线,便建议该省企业来年加薪3%至14%,基线为9%──即经营效益达同行平均水平的企业,可为员工加薪9%。[6]广东省的企业工资指导线,在内地多数省市均有制定,分为基线、上线(警戒线)和下线。据早年经济发展调控目标,各地政府会向企业发布年度工资增长水平的建议。建议不具约束性,但员工可据此与企业展开工资集体协商,企业亦可以此作为调整工资的参考依据。

至去年10月初,内地已有21个省市公布2014年企业工资指导线。今年基线低于去年,平均为12.4%。[7]广东省9%的基线为21个省市中最低,不过当地经济效益较好,员工薪金偏低的企业,可适当提高增长幅度,加薪下线为3%,最高则不可超过14%的警戒线。广东省又针对部分行业设定加薪区间,制造业(9%至11%)和建造业(10%至12%)最高,金融业(4%至6%)最低。[8]

广东省的做法,主要是根据中国国务院去年发布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的通知》要求,至2015年,各地最低工资须达当地城镇从业人员平均工资的40%以上。自2011年,全国多数地区最低工资标准以年均13%为上调目标。[9]

广东当局在文件中表明,调薪令旨在引导提升低收入劳工薪金水平,并限制垄断性行业和企业加薪。若这些企业的工资水平达当地上年度平均工资三倍以上,原则上不应加薪,[10]以平衡社会现有的财富不均。

新加坡的失败经验

内地的工资指导线制度,能否解决低收入问题而又不打击经济,尚待时间考验。不过该制度并非「中国特色」。早在1972年,新加坡政府及劳资三方组成顾问机构新加坡全国工资理事会(National Wages Council,下称「工资会」),其主要职责之一,便是根据每年劳工市场状况,发表与工资相关的政策建议。如受1973年石油危机影响,新加坡国内能源和食品价格高涨,通胀率一度高达30%,令国民生活苦不堪言。工资会遂于1974年建议企业调高工资,平均加幅为25%。[11]

但该次经验显示,订定加薪的具体幅度存在明显弊端。因为1974年的加薪建议,被指令新加坡生产成本增加,劳动生产率却没有相应提升。惟工资会未有「松手」,于1979年再次提出大幅加薪,旨在促使企业有效利用劳动力,助新加坡完成产业升级。有研究认为,此举令当地实际工资和总劳动成本超过生产率的增长,导致新加坡出口渐失竞争力。[12]

工资大幅增长,出口工业和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降低,也被认为是引发1985年新加坡经济衰退的主要因素。[13]工资会似乎意识到有形之手的负面效果,1986年开始实行更灵活的工资政策,每年发布与经济和企业本身经营状况挂钩的「加薪指导原则」(wage guidelines)。

在2014/15年度的加薪指导原则文件中,工资会再次强调加薪应取决于国家经济和生产力的增长。由于本年度新加坡经济增长预期为2%至4%,工资会建议企业可适度加薪。[14]

补贴企业加薪 冀助提升生产力

除了公布加薪指导原则,新加坡政府于2013年推出为期三年的「加薪补贴计划」(Wage Credit Scheme),耗资36亿新加坡元,资助额高达员工加薪额的40%(政府机构及外国企业被排除在外),计算方法为「40% × 2013年度的总月加薪 × 2013年缴交公积金的月数」。其中,2013年度的总月加薪,是指2013年的总月薪与2012年比较后增加的部分。而总月薪的计算方式,则为雇主该年支付给雇员需要缴交公积金的总工资(包括底薪、津贴、佣金和花红),除以缴交公积金的月数。[15]该计划的受助对象为薪金低于4,000新元的本地员工,2012年,新加坡全职员工的月收入中位数为3,480新元[16],推行顺利的话,应有不少雇员因此受惠。

其实早在2009年,新加坡政府已推出「雇佣补贴计划」(Jobs Credit Scheme),协助企业支付本地员工工资,令140万名本地员工在经历金融海啸后仍可保住饭碗。[17]与之不同,这次新加坡政府推出加薪补贴计划的目的,是鼓励企业提高生产力,与员工分享经济增长成果。[18]

台湾:你加薪 我减税

与新加坡类似,台湾也有以减税鼓励企业加薪的措施。2014年6月,台湾行政院通过俗称「加薪条款」的《中小企业发展条例》修订,指明中小企业若为基层员工加薪,加薪中的三成可用作扣减企业营利事业所得税(简称「营所税」,近似香港的公司利得税)。举例来说,假设某员工年薪500万新台币,加薪幅度为5%(25万新台币),修法后,企业可节省税额为7.5万(25万 × 30% × 17%(营所税税率)),近1.3万新台币。

台湾中小企业约130万间,占全部企业97.7%。[19]当地薪金增长长年呆滞,台湾经济部预计,新政策可带动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加薪,令超过250万员工受惠。[20]条例订明,受惠对象应为经理级以下员工,希望藉政府减税,鼓励中小企业加薪并提升就业率。但有当地立法委员批评指,基层员工受惠有限,因为若按最低工资加薪3%计算,基层员工每月仅能加薪600新台币(约为港币150元),实质成效不大。[21]

全民加薪 人有我须有?

本港没有全民加薪政策,但针对个别行业或群组,政府也曾推出不少补助项目。如为吸引新人加入建造业,与建造业议会合作推出的「Build升」培训计划,便向学员发放每月最高8,000港元的培训津贴。「展翅青见计划」、「中年就业计划」、「残疾人士在职培训计划」、「就业展才能计划」等,则透过向雇主提供工资补助金或培训津贴,鼓励他们聘用离校青少年、中年失业人士或残障人士。[22]

上世纪至今,本港经济和勞工市场结构转型,就业人士的收入差距持续扩大,社会的焦点亦不再限于基层劳工政策。上述各地政府辅助全民加薪的政策,能否令社会各阶层的财富健康增长,仍是未知之数。是否值得香港参考,亦有待讨论。但本港部分工种的收入长期落后于整体经济增长,乃不争事实。对于这些工种的从业员来说,挑战不只在于某一两年的加薪幅度,更是整个行业的前景。

 

 

1 按当时市价计算,1994年至2013年间GDP增长一倍。
2 实际薪金变化是参考各年的就业人士「实质平均薪金指数」,「实质平均薪金指数」是从名义指数中,以综合消费物价指数扣除通胀的影响而得出,显示雇员所得收入金额购买力的转变。来源:政府统计处。
3 实际GDP变动是参考各年以2012年环比物量计算得出的本地生产总值,其变动反映在扣除价格变动的影响后,不同期间所生产或购买的货品及服务的物量变动。来源:政府统计处。
4 “Global Wealth Report, p33,” Credit Suisse, October 2014, https://publications.credit-suisse.com/tasks/render/file/?fileID=60931FDE-A2D2-F568-B041B58C5EA591A4.
5「法定最低工资:雇主及雇员参考指引」,劳工处,2013年4月修订。
6「关于公布广东省2014年企业工资指导线的通知」,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2014年9月30日。
7「21省份公布2014年工资指导线 平均涨幅下调」。取自中国新闻网网站:http://www.chinanews.com/gn/2014/10-10/6660508.shtml,2014年10月10日。
8「广东颁布2014年企业工资指导线」,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2014年10月9日。
9「国务院关于批转促进就业规划(2011-2015年)的通知」,中国国务院,2012年1月24日。
10「广东颁布2014年企业工资指导线」,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2014年10月9日。
11 Sng Hui Ying and Chia Wai Mun, Crisis Management and Public Policy: Singapore's Approach to Economic Resilience (Singapore: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2011), 3-17.
12 吕小平,「新加坡的工资政策」。取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网站:http://goo.gl/Yoyez8,1991年4月1日。
13 同12。
14“National Wages Council (NWC) Guidelines 2014/2015,” National Wages Council Singapore, May 30, 2014, http://mom.gov.sg/newsroom/Pages/PressReleasesDetail.aspx?listid=570.
15 “Quick Guide on First Wage Credit Scheme Payout 2014 (Chinese),” Inland Revenue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goo.gl/7pPBFR, last modified November 3, 2014.
16 “Gross Monthly Income From Work,” Ministry of Manpower Singapore, May 30, 2014, http://stats.mom.gov.sg/Pages/Income-Summary-Table.aspx.
17 “Jobs Credit Scheme has ceased with the final payment in Jun 2010,” Inland Revenue Authority of Singapore, accessed October 23, 2014, http://www.iras.gov.sg/irashome/jobscredit.aspx.
18 “Budget Speech 2009,” Minister for Finance Singapore, January 22, 2009.
19「行政院会通过『中小企业发展条例』第36条之2修正草案」,中华民国行政院,2014年6月12日。
20「政府减税促中小企业加薪」,中华民国行政院,2014年7月31日。
21「加薪抵税初审通过 月薪5万以下员工受惠」。取自联合财经网网站: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48&art_id=405501,2014年10月7日。
22「政府补助及再培训」。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网站:http://www.gov.hk/tc/residents/employment/retraining/,2014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