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创新及科技发展 | 2015-01-17 | 《经济日报》

新年新挑战:科网初创无童话



互联网时代的「新经济」,降低了创业门坎和成本制肘,催生不少教人振奋的创业故事。两名年轻港人研发的智能咖啡机Arist,通过群众集资平台Kickstarter筹得84.5万美元,成为该网站集资最多的港人,是新近例子。[1]直到现在,科网世界仍似是创业者的造梦乐园。

但另一方面,所谓的科网「新经济」已经「新」了多年。旧的门坎跨过了,新的难关迎在眼前。行内秩序逐渐成型、先行者占据市场、后起之秀的跟风和超越,都告诉我们世界在变。科网start-up的童话世界,大门是否经已关上?

小企业难壮大

企业要壮大,向来不易。智经月前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1991至2011年间,本港中小企[2]数目增加了三分之一,至34万间,占所有企业的比例超过98%。[3]但增长集中于小型企业。1至9人的小型企业,数目上升了38.3%,令其占所有企业的比例升至87.9%;10至19人及20至49人的中型企业,分别只有11.3%及5%的增长。[4]可见在本港人口和财富双双增长、市场需求上升的同时,成功将规模扩展至10人及以上的企业并不常见。

上述数字,并不排除较小企业在尚未壮大时已被更大的企业并购,也未考虑遭市场淘汰的企业数目。[5]但不争的事实是,企业由初创到壮大,有着难以冲破的关口。

新世界有新的歌利亚 也有新的戴维

其中一个原因,是即使科网世界机会处处,但不少范畴早已出现「老行尊」,初创企业要占一席位,非如早年般轻易。以酒店订房应用程序HotelQuickly(HQ)为例,成立两年以来,主打「临急订房」,让急需住宿的商旅人士透过手机应用程序,预订当天或第二天的酒店房间,平均价格甚至比酒店网站便宜。有报道称,亚太区酒店平均每晚的房间空置率达25%,即使在48小时内减价,也很难租出,类似HQ的「临急订房」应用程序,正好为酒店「清货」。[6]

HQ的商业模式早在欧美流行,其中手机程序Hotel Tonight的用户人数更以千万计。HQ的创办人有见相关服务未有在亚太区出现,于是开发了类似的手机程序,覆盖港澳、台湾等100多个城市的酒店。[7]

然而网上旅游订房服务发展多年,几经整合,Expedia旗下的Hotels.com和trivago,以及隶属Priceline的Agoda.com和Booking.com,占据着业内山头。HQ想复制欧美市场的成功故事,先要面对这些具影响力的先行者。HQ创办人之一Christian Mischler曾指,创立之初与两间新加坡酒店达成业务协议,但另一订房网站Agoda随即将这两间酒店从其网站移除。[8]另有报道指,有订房网站曾向酒店施压,要求他们终止与HQ的业务合作。[9]

市场龙头在前,好的创业概念亦往往会引来市场跟风,尤其在科网世界,抄袭争议屡见不鲜,前文提及的港产智能咖啡机,由于设计及操作方式在网上集资平台公开[10],其创办人也表示担心出现翻版。

网上租车混战

过去几年风行全球的网上电召汽车市场,便是初创企业「腹背受敌」的最好例子。如全球网上电召汽车服务的领导者Uber,2009年成立至今,已将业务延伸至全球超过200个城市[11],其急速扩张的进程颠覆了传统的士服务模式,却也引起世界各地仿效。

智经粗略估计,短短两三年,香港已有约十间类似的新创企业。如获阿里巴巴注资的内地电召的士公司「快的Taxi」,去年9月攻入香港,三个月后已有逾七成使用Call车App的的士司机安装「快的」。[12]成立不到两年的「本地姜」电召客货车应用程序平台GoGoVan,去年更先后获得新加坡和内地公司投资,目前业务已扩展至新加坡,并计划进军亚洲及全球市场。加上专攻的士市场的HKTaxi、飞的、Chok的、Taxiwise等,一众召车应用程序甫面世,便如置身战国时代。

创业不息 创新不止

竞争者众,汰弱留强是自然定律。Taxiwise推出后不久,便被另一本土初创公司Ikky收购。后者本计划打造集餐厅、的士、求诊等服务一体的网上预订平台[13],但收购半年后至今,仍未正式推出市场。[14]至于其他本地的士App,有用家表示服务质素参差,试过几次透过某App召唤的士,却无任何回应。因竞争激烈,另一间较早进入本港的巴西电召公司Easy Taxi,早前更透露正在裁减人手,缩小在本港的营运规模。[15]

「新经济」战况激烈,「旧经济」也不会坐以待毙。在法国,考虑到的士司机生计受到威胁,当地政府宣布今年一月起禁止Uber提供私家车共乘服务Uberpop[16],而早前该服务也在西班牙、荷兰、印度等多国遭到封杀。

要生存下来,唯有不断创新,并保持产品及服务的独特性。如「快的」去年年中在内地推出针对中高档商务专车的「一号专车」,并计划向金融、航空、酒店、会展等领域的企业专车服务拓展。「Chok的」则独创「Chok过海」,乘客毋需寻找过海的士站排队;「Chok的」又提供「Hea Chok」服务,为愿意等候司机较长时间的乘客而设,让司机接单更具弹性。[17]

从以上例子可见,新一年科网世界的创业故事,情节将更见曲折。故事主人翁既要挑战先行者,也要应付汹涌而至的后浪。「旧经济」的反扑,同样不能忽视。以创新应万变,是在创业丛林的生存法则,身处2015年,不会获得厚待。

 

 

1 独眼香江,〈港人创智能咖啡机 全球筹近660万投产〉,《信报》,2014年12月18日,A20页。
2 即聘用100名或以下员工的制造业公司,或聘用50名或以下员工的非制造业公司。
3 《激发原动力 开拓新思维 助青年 闯出一片天》,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11月,81-83页。
4 同3。
5 同3。
6 温紫榆,〈代订房间折扣大曾遭抵制 订房新App熬过封杀〉,《明报》,2014年12月8日,B12页。
7 HotelQuickly website: http://www.hotelquickly.com/, last accessed December 30, 2014.
8 Susan Cunningham, “HotelQuickly Corners Last-Minute Booking In East Asia,” Forbes, May 12, 2014, http://www.forbes.com/sites/susancunningham/2014/12/05/hotelquickly-corners-last-minute-booking-in-east-asia/2/.
9 同6。
10 “Arist: Brews Coffee Like The Best Baristas Anytime Anywhere,” Kickstarter, https://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236195807/arist-brews-coffee-like-the-best-baristas-anytime, last accessed December 30, 2014.
11 Uber website: https://www.uber.com/about, last accessed December 30, 2014.
12 梁伟聪,〈「快的」请你免费搭的士〉,《文汇报》,2014年12月3日,B03页。
13 Josh Horwitz, “Hong Kong taxi-booking startup Taxiwise gets acquired,” Tech in Asia, https://www.techinasia.com/hong-kong-taxi-booking-startup-taxiwise-gets-acquired/, May 1, 2014.
14 IKKY website: http://www.ikky.com/, last accessed December 30, 2014.
15 Josh Horwitz, “EasyTaxi runs out of gas in Hong Kong, Indonesia, and India,” Tech in Asia, https://www.techinasia.com/hong-kong-taxi-booking-startup-taxiwise-gets-acquired/, December 18, 2014.
16 “France says UberPop to be banned as irate taxi drivers stall traffic,” Reuters, December 15, 2014,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12/15/us-france-uber-idUSKBN0JT0NP20141215.
17 Chok Taxi, http://www.choktaxi.hk/#!about-us/c1yws, last accessed December 30,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