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3-04-24

失落之后 中途出家



大学毕业,很多年轻人都会投身职场。早前智经时事分析指出,香港的年轻人跟世界各地一样,投身职场初期,均要面对青少年失业率高企,就业困难的问题。[1]失落过后,有人选择离开原来的专业,另谋发展。早前有报道指,一位电子计算理学系的大学毕业生,任职程式员一年后,有感 IT工种前景欠佳,有意投身月薪可达3万元的扎铁行列。[2] 毕业后「中途出家」转换专业的人,向来屡见不鲜。早在1990年代,大学资助委员会的调查便显示,在接受持续专业教育的学生中,有46%单身人士及30%已婚人士有计划转职。[3]

转职的过程,需要学习新的知识,由是产生持续进修的需要。OECD曾经建议缩减传统高等教育的「前期投资」,并把专上教育平均地延伸为终身教育。香港教育体制下包括两个相互联系的系统,分别是传统教育和持续教育。而持续教育的范围比正规教育更广,因此持续教育逐渐发展成为终身教育体制的主流[4],也关乎一个城市的竞争力。但有批评认为,在各项教育政策中,持续教育是容易被忽视的一环,社会支援并不足够。

香港持续进修概况

根据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的「香港持续教育需求调查」,香港市民(18至64岁)的持续教育参与率,由 2002 年的18%上升至 2009 年的28%。在 2009 年,香港约有139万人接受持续教育,较 2007 年增加了约16万。调查分析,持续教育率的攀升,有赖政府透过各种赞助和计划,例如持续进修基金、个人进修开支税额扣除、及免入息审查贷款等。[5]

历史上看,政府推出的持续进修计划以产业发展为导向,主要针对就业需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工业北移,制造业方面,从事管理、设计、推销、市场营运及贸易财务工作的雇员比例激增,同时从事生产工作的雇员人数递减。而服务业中低增值力的工作开始被高增值力的工作取代,例如法律服务、会计、顾问、工程及建筑服务、测量、融资服务等。在这个转型期,对再培训的需求极大。1992年,政府设立雇员再培训局,以急需转型的数千名制造业失业工人为服务对象。[6]

2002年,为帮助社会人士终身学习,配合知识型经济发展,政府设立持续进修基金,首次拨款50亿,09年再注资12亿元,合共62亿元,为18至65岁人士提供持续教育资助。涵盖课程包括金融服务、物流、商业服务、旅游、语文、设计、创意工业以及工作间的人际及个人才能,以及资历架构的「能力标准说明」下新增的行业范畴,如美容业、中式饮食业、珠宝业等共上千项认可课程。到2012年12月底共发放33.3亿元。

但有调查指,本港逾六成受访者在修读课程时未享受任何修读课程的学费资助。因为许多进修课程学费昂贵,所以申请者往往在报读一至两个课程后就耗尽津贴。[7]如香港专上教育学院的商业文凭课程学费31,720元,香港浸会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开办的会计学衔接学士学位课程须花费63,000元,所有课程都要通过评核以及出席率达到75%或以上方可领取基金津贴。而且津贴额度在学费不断高涨之下仍停留在最高1万元或课程学费的八成。2011年,7,353个受资助课程中,约3成(2,249个)学费在1万元以上。[8]具体课程涨幅未见统计,但2013至14年度自资专上院校整体加幅为0.6%至25%不等,如教育学院社会工作高级文凭课程2年全期学费更由93,600元暴涨至117,000元,升幅高达25%。[9]对于刚刚毕业领取1万元人工的毕业生,想要继续进修,甚至考取资格证书转行成为专业人士需承受一定的经济压力,继而影响其求学的意欲。

香港有调查发现,在未有参与进修培训的受访者中,40.9%的人归咎工时太长,其它原因包括学费昂贵(19.7%),没有职业培训需要(16.7%)及要照顾家人(16.7%)。大多数从事「金融、保险、地产及商用服务业」、「建造业」、「保安、物业管理」者平均每日工作10至12小时。雇员难有时间持续进修参与学习。而且只有少数雇主提供有薪培训假期及容许雇员于工作时间内进修。[10]

企业支援

建构「学习型社会」,不能单靠政府,也需企业积极配合。这方面,外国有不少经验值得参考,加拿大的魁北克省(Québec),就在1995年提出法案,规定员工工资总额超过100万加元的公司,必须每年拨出其中至少1%用于雇员培训。[11]

即使没有法例规定,也有企业自发投资在员工培训之上。根据一项在2009年发表的调查,美国有87%的受访机构,有为雇员提供学费津贴。[12]此外,1955年全球第一所企业大学(Corporate University)——通用电气Crotonville学院在美国诞生,通过实战模拟,案例研讨,互动教学培养企业人才。在当时,这被认为是终身教育的新型模式。美国的企业大学,亦由1988年的400间增至2001年的2,000间。全球500强公司中,已有40%开办了企业大学。

院校及企业合作

本港所有商业单位中98%为中小企,共约30万家。立法规定所有雇主提供学费资助,或是期望本地雇主开办企业大学,现时仍不太实际。但长远可考虑鼓励培养企业资助持续进修的文化以及适度提供配套措施,如订立有薪培训假期等。另外,企业和院校也可积极推动企业和院校合作,推出符合市场需求的持续进修课程,让学生更易掌握当前市场所需的技术,减少花了数万元的学费,却学不到实用技能的风险。

全球各地也不乏企业与院校合作推动持续教育的例子。如2003年英国Sussex University与American Express便携手推出计划,向完成一定兼职工作以及学术功课的申请者,颁发Information Technology for E-Commerce或者Human-Centred Computer Systems的硕士学位。

当然政府部门在这方面的积极推动也有利于持续教育的发展。如英国的行业技能委员会(Sector Skills Councils)其中一项任务,就是举办会议、工作坊及合作项目,鼓励教育机构与企业的共同参与。荷兰政府曾由教育部及社会事务部联手牵头,推出Project Learning and Working项目,承诺在2007年通过21,000个中低级专业教育计划用来培训全国雇员。[13]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学辖下香港专上学院,也有推出企业实习教育,为学生提供机会在机构实习。

持续教育2.0

至于学费昂贵影响进修意欲的问题,近年在美国引起不少反思。在美国,四年制私立大学在2011年一年的平均学费高达3.3万美元。[14]每个学生需要为教师授课支付每小时100美元[15],学费也在不断增加,现在大学毕业十年后偿还学生贷款超过2万元的人,是1990年的2倍。[16]而且据官方数字,2010年美国劳动人口共有4,170万人拥有大学学位,但需要具备大学学历的职位只有2,860个。以上数字,虽然只是属于传统的大学学位课程,但对于一个初出社会后希望进修的人来说,同样适用。

面对这个问题,借新科技发展廉价的持续进修课程,是一个可行的方向。美国企业研究所主席Arthur Brooks曾经撰文指,传统高等教育行业已从各方面表现出泡沫即将破裂的迹象,依靠网络或远程教育等替代模式,正是人们期待的一种创新。网络公开课或远程教学为负担不起高昂大学学费或没有固定时间进修的求学者提供了解决办法。Arthur Brooks以自己在美国虚拟学院Thomas Edison State College进修的经验为例,指该校没有驻校要求,并承认学生在任何一所经过认证的美国大学或学院的函授课程所获得的学分,学费为1万美元。

目前,8所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中有6所开设了网络课程,全球几十家名校也都加入了远程教育行列。爱丁堡大学在推出6门公开课的第一周就吸引了30万人。网络课程平台Coursera成立一年注册学生就达到了330万人,开设包括工程学、医科、数学、商科等300多个课程。Coursera的操作模式可谓双赢。一方面由商业机构赞助,提供免费网上课程,同时和某些大学合作,学员花费低于100美金便可获得这些学校的课程文凭。去年十二月Coursera更推出了职业配对计划,作为中间人为学员找寻合适的工作职位。

无疑远程教育的形式可以满足学生渴望获得学位的需要,但有批评认为网络学位的认可程度不及传统课堂教学,除非能向雇主证明它们在提升学生人力资本方面能够做到和传统大学一样好。[17]无论网络教学是泡沫抑或革命,可以肯定的是它为持续教育或者终身教育提供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综合来说,迈向知识型经济,劳工市场需要的人才种类又不断变化,传统教育在培训工作技能的角色,已较从前淡化。社会必须建立完善的持续进修系统,才能应付市场需求。这不应单靠政府规划,企业和院校,也能发展更多让在职人士获取新知的机会。年轻人亦毋须过分担心自己「拣错科」,毕竟大学教育并非纯粹的职业培训,工作技能以外,尚有很多需要学习的知识。再者,即使选对了专业,日后也有增进知识的需要。学无止境,由古至今也是这个道理。

 

1 「失落的一代 失落的时代」,《智经时事分析》, 2013年4月12日。
2 「加人工有保证 理大生弃IT转行扎铁」,《苹果日报》,2013年4月14日。
3 《香港大学资助委员会报告》,1996年10月。
4 「香港持续教育及终身学习概况」,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2010年2月。
5  同4。
6  同3。
7 「关于持续进修与职业培训之意见问卷调查」,香港天主教劳工事务委员会,调查于2008 年 1 月至 3 月期间进行。
8 「持续进修基金:一年巡近300次」,《明报》,2011年09月16日。
9 「自资院校加学费高达25%」,《大公报》,2013年3月4日。
10 同7。
11 法案原名为An Act to foster the development of manpower training,2007年修订。
12 ‘Best Practices for Maximizing a Key Talent Investment”, Bersin and Associates, January 2009.
13 Introductory Note. Continuing Education Workshop. European Forum on cooperation between Higher Education and the Business Community, 28-29 February 2008.
14 ‘My Valuable, Cheap College Degree’. The New York Times. 6 February 2013.
15 「网络公开课不是灵药」,《FT中文网》,2013年3月19日。
16 ‘The Crisis of Middle-Class America’, Financial Times, 30 June 2010.
17 同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