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02-09 | 《星岛日报》

吸引外来人才系列三:引入蓝领 需考虑生活配套



大半生劳碌,换来三餐温饱。香港最新的失业率约3.3%[1],几乎全民就业,但仍有工无人开。本地劳工短缺,为外地劳工带来寻觅温饱的希望。政府去年的人口咨询文件指出,私营市场有近7.8万个职位空缺,部分行业人手不足[2],增加外援,是其中一个解决方案。

外劳离乡背井,填补各地劳工市场短缺,但2013年新加坡爆发当地自立国以来第二次骚乱,揭示廉价外劳所隐藏的社会面貌,令人重新关注外劳的生活状态以及潜在的社会代价。

有工无人开  增加劳动外援

目前香港欠缺劳工的行业包括建造业、零售及饮食业、护理服务业等。[3]以上行业被通称为「3D行业」,意思是Dangerous(危险)、Dirty(肮脏)、Difficult(困难),难以吸引新人入行[4],输入外劳因而被视为其中一种出路。

以建造业为例,去年4月,政府容许属于「人力清单」内的26个工种简化输入外劳程序,务求将输入外劳的申请时间缩短至六个月内,至今已有两宗申请获批,共输入177名外劳;另有18宗申请正等候审批,涉及1,061名外劳。[5]早前发表的施政报告亦建议进一步放寛有关限制,容许输入的技术工人先后在不同的公营工程项目工作。[6]

目前本港外勞數目不多,政府2013年發表的人口政策諮詢文件顯示,2012年外傭人數為312,000人,佔本港總勞動人口7%,另直至2012年底,香港只有2,415名输入工人,占总劳动人口的0.1%。

本地人与外劳不和 触发狮城骚乱

两者加起来仍不及本地总劳动人口一成,但如果要吸引更多外地蓝领来港工作,本港社会是否已准备好应付可能由此而生的社会矛盾?香港的生活环境,又是否适合远道而来的蓝领谋生?过去两年,新加坡先后出现的巴士司机集体罢工及数百名南亚外劳骚乱,被指是由外劳被长期剥削并与本地人之间的矛盾所触发。当中细节,值得香港检讨外劳政策时参考。

2013年12月,新加坡发生自立国以来第二场大型骚乱,400多名南亚裔外劳因一名印度外劳在交通意外遭私人巴士撞倒死亡而上街,骚乱期间至少39人受伤,另有25辆车被砸烂烧毁,包括16架警车。[8]爆发骚乱的小印度区,住有大量来自印度、孟加拉国等地的外劳,有报道指,当地有民众担心廉价劳工的待遇长期被剥削,日后可能爆发更多骚乱。[9]

事发前一年,即2012年11月,新加坡亦发生26年来首次罢工事件,逾百名中国籍巴士司机因不满同工不同酬而集体罢工[10],当地政府最后将20多人遣返中国,另有四人因涉嫌共谋教唆其他中国籍司机集体罢工被控。[11]

新加坡外劳占当地总劳动人口约三成[12],当中不少收入微薄。以建造业工人为例,截至去年6月,当地有32.1万外劳获发工作准许[13],其中以中国、印度及孟加拉国等地为主,但他们的合约条款苛刻,每月收入仅数百新加坡元,并被中介公司征收多种费用,以致负债累累[14],生活条件恶劣,外劳不满日积月累。

外劳涌入,亦令新加坡人担心饭碗被抢,再加上如公共交通工具上挤迫及塞车等问题,令当地人及外劳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为纾缓矛盾,新加坡去年起实施新的人力资源政策,如提高部分劳工的最低工资门坎,减低企业聘请外劳的意欲。

16万外劳 澳门「迫爆」

去年公布外劳人数近16万的澳门,同样引起当地人对交通配套及衣食住行津贴安排的关注。以澳门大学在横琴的新校区为例,途经该校区及银河地盘的巴士,车厢不时挤满本地生与外劳,有意见认为外劳涌入已影响当地人生活,当中的社会成本,却要由市民承担。[15]

当地外劳的生活亦不见好受,有报道指,有建筑外劳月薪约1.1万澳门元,另额外获500元食宿及交通津贴,为悭钱,受访的那名外劳与人合租唐楼单位,月租达5,000元;开支压力外,他又要承受当地人的厌恶,坐巴士时受尽白眼。有人批评当地请来外劳填补空缺,却只给他们500元作生活津贴,其余衣食住行一概不理。[16]

过去数年澳门因配合各种基建项目而增加输入外劳,却回避不了相应的社会问题,如居所及公共交通配套不足。本港同样有多项大型基建准备上马,若最终要输入建筑业外劳,需要多加参考澳门的情况。另一方面,本港的外劳比例不算很高,新加坡与外劳相关的连串冲突,短期内相信不会在香港发生,但长远而言,外劳在香港的生活问题,仍然值得正视。

若增外劳 需加强配套安排

面对未来劳工需求,目前本地不少讨论仍集中在应否输入外劳、容许什么行业及人数来港,以至如何简化外劳来港的申请程序,但外劳日常生活的需要及带来的挑战,社会又该如何招架?

智经研究中心曾撰文提出,城市空间的破落,如市中心的居住空间流失,会令外劳难找落脚点,难以对香港社会作贡献,连带低下阶层往上流及香港吸纳外劳的能力也可能受损。[17]前文提及的各种外劳情况与衍生的挑战,是每个有意加强输入外劳的政府需要面对的问题,若未获正视,或会成为社会动荡的触发点。若香港计划输入更多外劳,还看政府如何加强配套措施,在各取所需之余,避免社会矛盾。

 

 

1 「表006:劳动人口、失业及就业不足统计数字」。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200_tc.jsp?tableID=006&ID=0&productType=8,最近修订日期2015年1月19日。
2 「人口政策咨询文件」。取自集思港益人口政策公众参与活动网站:http://www.hkpopulation.gov.hk/public_engagement/pdf/PEEPP_chi_lowres.pdf,查询日期2015年1月29日。
3 同2。
4 施永青,〈不输入外劳 港人得付代价〉,《am730》,2013年12月17日,A16页。
5 〈议员质疑劳处强批两宗输外劳〉,《明报》,2015年1月29日,A14页。
6 《二零一五年施政报告》,2015年1月14日。
7 「入境处事务处二零一三年年报」。取自入境事务处网站:http://www.immd.gov.hk/publications/a_report_2013/tc/foreword/vision.html,查询日期2015年1月29日。
8 〈星洲外劳暴动 44年来首次「小印度」巴士撞死印裔工人〉,《星岛日报》,2013年12月10日,A32页。
9 「新加坡大量输入外劳争议不断」,2013年12月9日,取自有线新闻网站: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study/videoPlay.php?video_id=12171234 ,查询日期2015年1月29日。
10 〈星逾百中国巴士司机罢工 不满薪酬低于马来西亚籍同事〉,《星岛日报》,2012年11月27日,A27页。
11 李静仪、刘丽仪、魏瑜嶙、苏文琪、杨丹旭,〈29名司机遣送费相信由SMRT负责〉,《联合早报 (新加坡)》,2012年12月2日,11页。
12 同2。
13 “Foreign Workforce Numbers, “ Ministry of Manpower, Singapore Government, http://www.mom.gov.sg/statistics-publications/others/statistics/Pages/ForeignWorkforceNumbers.aspx,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25, 2014.
14 「新闻智库:新加坡骚乱与外劳问题日期」。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87398,查询日期2015年1月29日。
15 〈社会配套不足 外劳潜伏危机〉,《信报财经新闻》,2014年8月18日,A16页。
16 叶竞科,〈争搭公交扯贵租金20万外劳逼爆濠江直击8人蜗居生活〉,《东周刊》,2014年9月10日,A048-050页。
17 「破落旧城 草根向上流动的空间」。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php?id=110,查询日期2015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