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5-02-12 | 《经济日报》

后占中时代(二):银发力量年年增 将教日月换新天



占领运动发生后,年轻人的社会参与备受注目,特首亦表示会就参与占领运动青年的多项要求以及青年向上流动的问题,委托扶贫委员会下的专责小组作全面检视。[1]

但另一方面,在运动尾声时民主党进行的领导层换届选举,虽然有年轻党员角逐主席一职,但结果仍是由时任主席连任[2],被指新世代未能接班;运动期间,由前特首董建华成立的智库组织,80多名的顾问平均达55岁,被形容为偏高。[3]

以上两例,似是逆年轻人崛起及求变的潮流而行,不过参考银发族的选民数目、投票率以及人口结构的预期变化,银发族才是日后最能影响政局的群体。银发政治,才是香港的未来。

银发族投票率高

与1998年时相比,现时香港的银发族选民人数增加不少,61岁及以上的已登记选民,由当时的538,192人,上升至2014年的981,489人,增幅达82.37%,其占全体选民的比重,亦由19.25%提升至27.98%。[4]

至于银发族选民是否较其他年龄层更踊跃投票,不同的议会选举有不同现象。相较整体投票率,在过往五届立法会选举中,61岁及以上登记选民的投票率,时而略高,时而略低,差距为0.13至3.26个百分点不等。在立法会选举,银发族选民虽说不上是投票踊跃的一群,却也难言是政治冷感的一代。

但在区议会选举,在过去十多年,银发选民一直较其他选民更愿意走进票站。在过往四次区议会选举中,他们的投票率每次也高于整体数字,差距亦较立法会选举大,达3.87至6.74个百分点。

 

以上所言,是从官方投票率出发,即已登记选民的投票比例,只能反映年长选民对投票的参与度。但如果登记为选民的长者本来极低,那么即使官方投票率多高,参与投票的长者人数,也只会占长者人口的极小部分。因此,若要全面分析银发族的投票参与度,计算整个年龄层(将未有登记为选民的银发族也纳入计算)中有投票的比率,亦即其「投票比率」,更为合适。

从图三可见,以这种「投票比率」计算,上述的分析仍大致有效,而且更能突显银发族的投票「热情」,皆因不止区议会,连立法会选举中银发族的「投票比率」,都高于整体数字,其差距更有扩大迹象,由1998年的1.23个百分点,拉阔至2012年的6.29个百分点。

61至70岁选民 有心亦有力

银发族当中,又以61至70岁的投票率较高。如图二所示,在立法会选举时,61至70岁组别的投票率,往往较71岁及以上组别高十个百分点以上,区议会的分别较细,但至少也有接近五个百分点差距。以「投票比率」计算(图四),分析结果也大致相若。

银发族中较年轻的一辈较活跃投票,在个别国家也有出现,德国、瑞典和日本70岁及以上的投票率,同样低于较年轻的银发族。[5]这种现象,或许可以用银发族的健康状况来解释:年纪越大,行动不便以及患上疾病机会较高,投票成本大,影响了投票意欲。专门研究老龄化社会中世代政治(generational politics)的学者Achim Goerres观察欧洲长者投票的情况,便得出长者健康状况较差会减低投票意欲的结论。[6]

世界长者,热切投票

回说香港,以「投票比率」计,61至70岁的人口,不只较其他银发族活跃于议会投票,他们在最近两届立法会选举以及最近一届区议会选举中,更是最踊跃投票的群体。[7]

银发族投票率高,非香港独有。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援自变量据,显示在其绝大多数的成员国,55岁以上人士的投票率皆高于16至35岁人士,而在日本,这个差异达到25个百份点,在英国更有35个百份点以上的分别。[8]

银发族投票率较高亦非近期现象,在千禧以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选举中,德国及瑞典60至70岁的银发族,以及美国65岁及以上选民之投票率,就算不是各年龄层中最高,也属于较积极投票的一批。[9]

Achim Goerres认为,长者比起年轻人更乐于投票,是因为长者把投票变为了一种习惯,亦因更深刻的感受到来自社会规范的驱动力。[10]他解释,在自由民主社会,投票是一种社会规范,很多人会认同投票是「应尽之义」;随年纪渐长,人们投身于社会的程度越高,会认为其身处环境有更多人抱着「有票要投」的观念,这意味人越老,会觉得有更多人希望自己投票,而受到这种「社会压力及期盼」,人们前往投票。[11]

不过,本港长者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才开始频密地感受和参与议会政治,以及间接或直接选举[12],今天的银发族,未必有Achim Goerres所指的长期投票经验。以上论点放诸现时香港,未必完全合适。但政府及不少社会人士均鼓励人们登记做选民及投票,以尽公民责任,可以预期,香港未来的银发族会更加惯于投票。

各派拉拢银发

香港银发族人数众多,投票率亦较其他年龄阶层高,一众政党若能从中「拉拢」支持者,自然有助胜算。难怪有党派特别倾注心机,组织长者,助他们登记为选民。[13]到选举投票日时,更有候选人支持者安排车辆接送长者前往票站[14],亦有候选人安排义工,用轮椅推长者前往在斜坡上的票站。[15]

当然,「接载」长者行为亦会引起疑虑,过往也有政党指控一些不法团体安排大量车辆接长者前往投票站,「威迫利诱」他们投票予指定候选人,故要求选举事务处为安老院舍安排接送年长选民投票,并禁止非社福机构的组织提供接送服务。[16]

长者参与政治,岂止投票

如其他人一样,银发族要发挥政治影响力,不止投票一途。在2012年的「国际长者日」,有团体发动大游行,要求政府落实制订全民退休保障时间表及路线图,过千名的游行人士当中,逾半数为长者,当中更有近百名长者虽行动不便,仍坐着轮椅参与。[17]另据报章报道,不少长者参与了在2014年8月举行的反「占中」游行[18],亦有报道指占领运动中有不少长者坚持留守,包括曾因参与2014年7月预演「占中」而被捕的九旬黄伯。[19]尽管有以上事例,但游行及抗议活动往往要消耗大量体力,对于身体状况欠佳的长者,以这种方式表达意见毕竟比较困难。

不以行动表达,可否以言文反映意见?这取决于银发族的教育程度和政府的咨询方式是否便利长者。以政府统计处提供的数字计算,在2011年,香港有44.2%的60岁及以上长者没有完成小学教育[20],另香港社会服务联会(下称「社联」)以及长者服务专责委员会(下称「长专会」)在2008年指,政府就重要文件进行广泛咨询时,多以文字、咨询会或简介会解释条文,并征求回应文件。社联及长专会认为,这些咨询方式对学历及语文水平较高的长者才有效,因此建议政府采取一些容易接触长者的途径,让长者较易明白政策概念及内容,并鼓励长者反映意见,甚至可订立标准,利用长者团体及服务单位网络,向若干百分比的长者人口收集意见。[21]

「帮老出声」

除了亲自发声,也可以寄望有人为其发声。放眼建制内的咨询机构,长者的代表性是否足够?在2009年3月时,在有提供个人年龄资料的5,494名获政府委任的咨询及法定组织的非官方成员当中,有960名,即17.5%,是60岁及以上。[22]根据政府统计处的资料,在2009年年中,60岁以上人士占香港人口的17.7%[23],可见当时咨询会成员中的长者比例,大致上反映了全香港的长者比例。不过,社联以及长专会仍建议政府在各级咨询组织委任某一百分比的长者,安老事务委员会则应增加透明度,并设特定渠道,供长者发表意见,并在制订重大政策及建议前,广泛咨询长者团体意见。[24]

不论本港还是外国,均有组织「帮老出声」及协助他们理解政策,如香港「长者政策监察联席」会评论与长者关注议题相关的政策,监察政府各部门及立法会议员表现,收集长者意见,以及与官员、议员及安老事务委员会见面,作长者与建制的桥梁。[25]

然而,就政治影响力、规模以至资源而言,银发族组织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在美国,「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2012年时的会员人数达3,700万,有13亿美元预算,而该组织在当时开展了至少八个月的活动,举行辩论、卖广告、进行问卷调查以及在全国各地举行了超过4,000场集会,动员其支持者反对政界在减少政府赤字时向社会保障及医疗保障「开刀」。[26]

世界是银发的

香港的银发族组织会否发展至如AARP般的规模,难以预计,但以香港的人口结构趋势推论,银发族的政治影响力越来越大,该无悬念。按照统计处提供有关香港人口推算的数字,今年60岁及以上长者,将占全港人口21.7%[27],到2041年时,比率将达36.3%。[28]此外,与现时银发族不同,受惠于早年的普及教育,未来银发族的学历必然较高,亦有较长时间接触选举及投票文化,可以预期他们会积极参与政治,人多且志诚,左右政治大局也不足为奇。

银发族强势,与长者切身有关的议题可能会成为政府施政及政党的「重中之重」,银发政治才是香港未来政治的「新常态」,「为长者服务」,取其支持,才是选战的「硬道理」。会否因而产生资源倾斜、一度被重视的青年声音被忽略等问题,其隐含的「世代之争」矛头又是否有方法化解,需另文讨论。

 

 

1 张一华,〈特首要求扶贫会助青少年向上流 冯检基批评:牛头唔搭马嘴〉,《星岛日报》,2014年11月30日,A12页。
2〈民主党求变 选举现激争 「新世代」未能接班 刘慧卿连任主席〉,《信报》,2014年12月15日,A12页。
3〈马云富二代旧部入局 平均55岁 董:欢迎任何人 愿意同泛民倾〉,《明报》,2014年11月11日,A6页。
4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 主要统计数字 (2001年版) 」,政府统计处,2001年8月13日,p. 75;「立法会二十二题:合资格登记为选民的人数 附图一c」。取自政府新闻处: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411/26/P201411250796_0796_138039.pdf,最后更新2014年11月26日。
5 “Politics and Aging Fact Sheet,” AARP, http://assets.aarp.org/www.aarp.org_/articles/international/AARP_graphs_1.pdf, accessed December 11, 2014.
6 Achim Goerres, "Why are Older People More Likely to Vote? The Impact of Ageing on Electoral Turnout in Europe,"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9(1) (2007), p. 90.
7「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立法会选举及区议会选举已登记选民及投票人士数目」。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FileManager/EN/Content_1149/T09_02.xls,最后更新2014年7月31日。
8 “Voting, Society at a Glance 2011: OECD Social Indicators,” OECD Publishing, April 12, 2011.
9 同5。
10 同6。
11 Achim Goerres, "Why are Older People More Likely to Vote? The Impact of Ageing on Electoral Turnout in Europe,"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s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9(1) (2007), p. 94.
12 「香港社会调查回顾 (八)政治硏究」。取自中大社会系网站:http://www.cuhk.edu.hk/soc/socionexus/resources/hksoc/hksurvey/c-08.htm#,查询日期2014年12月16日。
13 陈玉峰,〈年长选民增21% 泛民敲警号 建制派资源丰 有系统为老弱登记〉,《香港经济日报》,2011年9月8日,A26页。
14〈梁美芬支持者载长者投票〉,《明报》,2012年9月10日,A8页。
15 周展鸿,梁杏怡,〈票站迁上长命斜 难为长者 候选人轮椅接送 否认贿选〉,《明报》,2011年11月6日,A2页。
16 「维护政治权利」。取自人民力量网站:http://www.peoplepower.hk/tc/article/%E7%B6%AD%E8%AD%B7%E6%94%BF%E6%B2%BB%E6%AC%8A%E5%88%A9/26/26/,查询日期2014年12月16日。
17 黎浩良,〈列入扶贫政策 被轰「断错症」 长者游行 争取全民退休保障〉,《成报》,2012年11月19日,A2页。
18 文森,〈长者护后代 捱酷热行出来〉,《文汇报》,2014年8月20日,A6页。
19〈婆婆坚持留守 女生流泪〉,《新报》,2014年12月12日,A4页。
20「2011年按性别、年龄组别及教育程度(最高完成程度)划分的十五岁及以上人口 (B109)」。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idds.census2011.gov.hk/Main_tables/Batch_02/B109.XLSX,最后更新2014年7月31日。
21 「《香港高龄化行动方案》讨论文件」,香港社会服务联会,2008年4月,第13-14页。
22 「立法会八题:长者参与社会及公共事务」。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905/13/P200905130124.htm,最后更新2009年5月13日。
23 「表002: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人口」,政府统计处,最后更新2014年8月12日。
24 「《香港高龄化行动方案》讨论文件」,香港社会服务联会,2008年4月,第13页。
25 「工作范围」。取自长者政策监察联席网站:http://webcontent.hkcss.org.hk/el/aea/work.htm,查询日期2014年12月16日。
26 Michael A. Fletcher and Zachary A. Goldfarb, "AARP uses its power to oppose Social Security, Medicare benefit cuts for retirees," The Washington Post, November 17, 2012.
27 「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政府统计处,2012年7月,第10页。
28 「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政府统计处,2012年7月,第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