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5-02-13 | 《信报》

青年北上•不上



后占领时代,青年政策成为社会焦点,特首在最新发表的施政报告,也有一章专门谈论青少年教育和发展,其中提出进一步将香港与内地中小学缔结成姊妹学校,使其数目倍增至600所[1]的建议,更引起坊间讨论。学生组织学民思潮反对建议,认为是将「洗脑教育」重新包装推出,忧虑教育变成政治工具。[2]教育局则指姊妹学校计划行之有年,并非针对近期政治形势而推行。

让学生北上与同辈多加交流,增进对祖国的了解,是延续特首一向提倡的「北上」政策方向。其亦于2013年首届青年专业论坛上,已指出青年不应只囿于香港,呼吁他们北上发展创业,把握内地发展的机遇。[3]要减少青年人对有关政策的抗拒,需要知道青年点谂。智经近日就本地青年往内地就业态度发表的意见调查,为青年就业的研究提供更多数据,希望深化相关政策讨论。

北上政策从何而来?

特首的「北上」政策理念,除了把握内地市场的巨大潜力,其实亦可视为对香港社会流动性问题的一个解决方向。2009年,时任行政会议召集人的梁振英于报章撰文,讨论香港社会流动性的问题。他指出1940至50年代出生,1970年代开始工作的一批香港人,受惠于当时经济高速发展、回归中国前由移民潮所造就的发展机会,以及政、商、学界本地化,得以成功「上位」,至今主导着社会的政经命脉及舆论思潮。梁文继而指出当年独有的社经背景不复存在,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又追不上经济增长,生活质素无从改善。[4]

沿用其当时的分析框架,协助青年北上开拓新机,可视为特首解决香港社会流动性不足的一种「蓝海策略」,即透过开发新市场(内地)避免恶性竞争(无法上流)。政策成败的关键,在于到底内地是否真有上流机遇?还有一个根本问题,就是青年如何看北上就业?

谁的「中国机会」?

香港的社会流动性随时代改变,其实强调内地发展机遇的「中国机会论」亦不断转化。社会学学者吕大乐曾撰文指出,自1980年代起,在内地工作的港人的职业及年龄结构已经产生转变,从当初以制造业、蓝领工作及高层工作并行,转变至2010年超过80%属经理及行政级人员等高层人员;年龄方面,北上工作港人年龄中位数,自1998年的39岁,上升至2010年的49岁。他由此推断,「中国机会」对于低学历、从事低技术工作的人而言并无关系,亦非特别开放予青年人。[5]

青年人对「中国机会论」的理解,似乎也跟实况吻合。根据智经的意见调查。教育程度为大学以上的青年,有38%愿意北上就业,比例高于大专非学士(33.8%)及中学程度(23.7%)的青年;调查又显示,月入较高的受访者更愿意北上,月入二万元以上,有40.1%愿意北上,月入一万元以下,则只有20.1%。[6]

青年要什么?

「中国机会」转变是结构性因素,但知道青年「谂紧咩」,有助调整政策方向。智经的意见调查发现,有33.2%的青年愿意北上就业,但这些愿意北上的受访者中,只有14.9%有具体行动。

那背后的原因呢?青年愿意北上的原因中,有87.2%与内地经济层面有关;只有0.8%与内地政治层面有关。至于不愿北上的原因中,50.9%与内地社会层面有关;与内地政治层面有关的,则有29.6%。[7]被问及如果他们北上就业时,最大的困难会是什么,最多受访者选择「对内地法规认识不足」,占36.7%。其次为「对内地就业环境不熟识」(23.3%)。[8]

综上所述,对内地政经环境的了解,决定了青年北上的意愿,亦决定政策推行是否成功。如果政策方向希望鼓励更多青年北上,能否协助其加深对内地工作环境的了解相当重要。

短期实习了解国情

上述施政报告所提出的姊妹学校计划,可以理解是一个了解内地环境的机会。计划行之有年,自2004年已经推行,至今共有300间学校与内地学校缔结成姊妹学校。[9]而早在1998年,香港教育学院亦已推荐教师到深圳多所学校进行交流。[10]

与内地学校交流获得的经验,是否有助解决上述对内地了解不足的问题?参考教育工作者联合会「赣港姊妹学校缔结计划」的简介文件,姊妹学校计划是一种交流活动,为两地学校的师生家长提供交流的机会,如观课、文化考察及互访等等。[11]这对交流教学经验或有裨益,但未必能加深学生对内地社会情况的了解。

此外,姊妹学校计划仅涵盖中小学,若要装备即将投身社会的青年,现行的政策并不足够。智经建议政府先为有意愿北上但无准备的青年,透过政策配套增加他们体验内地工作环境的机会,例如提供短期企业实习机会,让这些青年能亲身了解,为北上作好准备。[12]

冲出亚洲

除北望内地,不少时下青年的目光已经冲出亚洲。据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的分析,外闯的香港青年[13]中,近40%的工作地点为内地以外[14];而港府自2001年推出,让青年申请到海外工作的「工作假期计划」,亦受青年欢迎,至今已经有5万人获批签证。[15]政策在强调把握内地机遇的同时,支持青年走得更远,定能切合更多年轻人的需要。今年施政报告的施政纲领中,劳工及福利局也表示将加强推广「工作假期计划」,并将与更多经济体系签定「工作假期计划」协议,让本地青年放眼世界。

青年是香港未来发展的骨干,装备他们以迎接日后的发展相当重要。鼓励有志青年出外闯荡,不是坏事。但首先,我们须知道他们想要的是甚么,其他地方又需要怎样的青年。

 

 

1 《二零一五年施政报告》,2015年1月14日。
2 〈担心洗脑 学民反对扩北上交流计划〉,《苹果日报》,2015年1月18日,A05页。
3 「梁振英勉香港青年北上展拳脚」,取自大公报网站:http://news.takungpao.com.hk/hkol/topnews/2013-08/1805827.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8月4日。
4 〈今天香港社会的阶层流动性是愿望不是现实〉,《明报》,2009年12月4日,A16页。
5 〈这么近,那么远——机会结构之转变与期望的落差〉,《明报》,2013年9月20日,B06页。
6 《香港青年往内地就业态度意见调查》,智经研究中心,2015年1月。
7 同6。
8 同6。
9 「姊妹学校计划正面睇」,取自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tc/about-edb/press/cleartheair/20150113.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月13日。
10 梁洁芬、卢兆兴,《珠江三角洲发展与港澳之融合》,(香港: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2014),页214。
11 「赣港姊妹学校缔结计划」,取自香港教育工作者联合会网站: http://www.hkfew.org.hk/upload/article/20140526/0526sisterschool_kindergarten.pdf ,查询日期2015年1月22日。
12 同6。
13 这里将青年定义为20至29岁。
14 〈港青内向 拒绝北上?〉,《信报财经新闻》,2015年1月20日,A15页。
15 「2015年施政报告劳工及福利局的政策措施」,立法会人力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651/14-15(03)号文件,2015年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