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5-02-18 | 《经济日报》

后占中时代(三):银发族话事 青年真系冇say ?



去年占领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运动的重要人物、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在《纽约时报》撰文,题为「重夺香港未来」。该文指出大部份占领者是年轻人,他们关心政治,不同于追求安稳生活,重视稳定工作多于政治的上一辈,又指年轻一代最后必可重夺民主,因为「时间在他们一方」。[1]用上「时间」这一概念,为占领运动增添一份「世代之争」的意味。

银发选票力量,未来属于长者

年轻人的人生路长,长一辈则相对是「有限公司」,从这点看,胜利当然终归属今天的年轻人。不过,如果世代之间真的壁垒分明,必须一战,根据本系列前两篇文章,无论从人口结构变化以及两代间投票意欲的差异分析,未来将会一面倒属于银发族。至少在选战擂台,现时年轻一辈的胜算微乎其微。到他们胜出之时,很可能已不再年轻。

香港人口越趋老龄化,如表一所示,以每四年一届算,预计未来举行立法会选举的年份中,18至30岁的年轻人人口将大约维持在约104万至126万之间,61岁或以上的银发族,则会由2016年约155万人不断攀升,到2040年时人口会比现在多接近一倍,至约294万人。

年轻人数目不但少,投票意欲也远逊银发族。根据政府提供的选举登记人数及投票人数推算,18至30岁人士在过往五届立法会的「投票率」平均是45.0%,61岁或以上则为49.5%[2],两代间似乎差异不大,但若以投票人数占所属年龄层的人口总数计算,则年轻人的「投票比率」只有20.1%,银发族则有32.4%。[3]

由于未来人口数目以及投票比率差异,如表二所见,年轻人与银发族的预测投票人数之差异将不断扩大[4],由2016年相差约25万人,到2040年将会相距约70万人。以这种方法推算,虽然世界归根结底属于现在的年轻人,但到时他们可能已是银发一族,时间,始终在银发族一方。

世代各有求,年轻要权,长者曰利?

年轻人与银发族在选战中强弱悬殊不是问题,但如果两代人的政见及对政府资源运用取态有异,便会形成确切的「世代之争」,亦令人关注社会资源分配会否倾斜。

香港中文大学的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在2014年10月中旬,即占领运动发生期间进行电话调查,发觉年纪越轻,越支持占领运动,当中15至24岁受访者有62.1%支持,但60岁或以上的支持率只有29.6%;另外,年纪较轻,有71.7%的15至24岁受访者认为立法会应该否决2017年行政长官的普选方案,60岁或以上的受访者,则有31.1%认为要否决方案,较认为要通过的比率(40.5%)还要低。[5]

以上可见,本地年轻及银发族对政制议题的立场迥异。有评论直言,占领运动本质上是世代之争,鼓励年轻一代组织起来,登记做选民,以求在未来选举「争取更多代表新世代的议席」,因为「绝大部分选票仍然掌握在上一代手中」[6],将选举视作政见不同之两代间的决战地。

年轻人及银发族的角力,并不限于政制议题,还可包括政府资源如何分配。在美国,《纽约时报》在2011年就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进行数十个访问,发现了当地的「世代冲突」:年轻选民希望削减政府开支,年长选民则希望退休人士的福利维持不变[7]

故此,两代人在选举中牵涉的可能不止是价值观、意识形态之争,更可能涉及「真金白银」的利益。理论上,在民主选举制度下,候选人要争取支持,需要提出获大多数选民支持的政策。如果银发族多票,政客又投其所好,增加退休金以及医疗等与长者相关的开支,年轻一代的利益便可能受损。

当然,以上设想可能流于武断,忽略社会上有不少「顾全大局」的选民,而不同世代也可有同样要求。再者,不同年龄层对个别议题有不同取态,有时可能只是基于贫富、阶级等其他背景的差异,未必与「世代之争」有关。

不过,若要全盘推翻「世代之争」的存在,同样难免一厢情愿。人口统计学学者Warren C. Sanderson及Sergei Scherbov在一篇有关选民老龄化的文章中指出,国家人口若较老龄化,则用在社会服务上,尤其与协助长者有关之开支会较高。从美国的民意调查中,也可看出越年长的受访者,越会要求政府增加开支,尤其是用于协助他们的开支。另一方面,人口老龄化,会令有份交税进贡政府库房的人数比率下跌,而从政府资源获益,如获得退休金及医疗照顾服务中的人数比率,则会上升,令国家出现从政府开支获益的投票者人数,接近或超越「注资」给政府的投票者。[8]

今天日本,明日香港?

长者昔日时也是年轻人,对社会有贡献,有交税,老来受照顾,能享安乐退休生活,是合理期望,亦是每代人的愿景。不过,在老龄化社会,若大部分的长者均选择退休享福,期望政府照料,社会资源便会捉襟见肘,活在这种环境中的年轻一代,或有「生不逢时」之感。皆因前面提及的选民老龄化带来的实际问题,可能是跨世代的「我请客,你付钱」现象,「前人享乐,后人当灾」,日本是其中例子。

与香港的情况类近,日本同样正值选民老龄化,年轻选民的投票率也明显落后于银发族。日本总务省数据显示,在2013年举行的第23次参议院选举中,20至24岁的投票率为31.2%,25至29岁是35.4%,但60至64岁的投票率则达65.5%,65至69岁的是70.0%,70至74岁为70.9%,而75至79岁则有66.4%;第22次参议院选举的投票率情况也相似,前面提到的两个年轻年龄组别分别只有33.7%及38.5%,长者的四个年龄组别,则全数高于70 %。[9]由此可见,日本年轻人的投票率,大约只及长者的一半。

在选民老龄化方面,日本65岁或以上长者在1991年时只占合资格投票人口的21%,预计到2025年时比率将升至33%,到2050时更将达40%[10],若投票率趋势不变,到2030年,投票者的平均年龄将达60岁。[11]有硏究当地选举的硏究员指出,由于长者对选举的影响力较大,故此政客只会争取长者喜欢的政策;亦有当地大学教授指,现时政圈中没有人能代表新一代;另有评论指,由于长者选民多,使日本政客将一些必要的改革束之高阁,国家靠不停发债以维持高开支,代价却是令未来一代的负担更重。[12]

据比较政治学及国际关系学者Yasuo Takao引用日本政府内阁以2002年的数字计算,若日本的社会保障制度不变,当年60岁或以上的人士,一生在税款及社会保障事项贡献了131万美元,但从社会保障及政府的开支中,他们可获得182万美元,「净赚」51万美元;当年40岁以下的人士则相反,30至39岁人士会「净蚀」6.8万美元,20至29岁会「净蚀」12.7万美元。[13]

此外,根据厚生劳动省在2006年5月的估算,当年每人应为社会保障付出5,900美元,但最后每人只需付出5,200美元,当中差额由政府借贷「解决」,到2015年时,预计每人对社会保障的付出将升至至少8,300美元,届时若要国民协助解决政府债务,则每人要付出更多。[14]后人种树,前人乘凉,再次印证选举上的「世代之争」,可以影响世代间的财富分配。

从现实出发,政府开支多于收入,将负担交给未来一代人的景况不可能无限持续;从道理上而言,美国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在其名著《正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中指出,跨世代资源分配的公义,是每一代人应「推己及人」,觉得自己从上一代应得到什么,就应留下相等的给下一代,以此得出一个公义的跨代「储蓄计划」。[15]从现实及道理出发,开支不应长期侧重长者,但长者在选举中拥有强大力量,乃不争事实。为免资源倾斜,一些制度设计上的建议应运而生。

给未来世代一票

其中一个建议,是给予儿童投票权,或曰「德莫尼投票法」(Demeny Voting),以提出者人口学家保罗•德梅尼(Paul Demeny)命名。德梅尼提出此建议的缘由,是他在探讨欧洲生育率下降的现象时,观察到在民主社会中,人口老龄化加上儿童没有投票权,可导致银发族选民将公共开支转移到以自己为重心,部分开支更有时由借贷负担,产生恶性循环。

故此德莫尼认为,给儿童一票,可以解决政治上的不平衡。而就算不从人口结构角度出发,从逻辑及公义上,儿童也应有「票」。因为儿童将多活数十年,公共资源运用,他们应有权发声。至于幼儿如何有能力投票之问题,他提议可交由母亲代年幼子女作主。[16]

「儿童有票」之建议看似纸上谈兵,但已有国家认真探讨其可行性。2003年,德国有一群议员要求取消合法投票年龄限制,由父母替初生至12岁的儿童投票,12岁或以上的,经过正式申请后可取消父母的「代投权」,自己选票自己投。[17]在2008年,当地再有一群议员要求让「儿童有票」,而当时儿童公民为数1,400万,约占当地公民人数的百分之二十。[18]在2013年,当地的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部长(Minister of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亦建议给儿童一「票」,由父母监督或代儿童投票,但遇上反对声音,谓构思虽好,然而投票是个人选择,宪法上不容第三者「代劳」。[19]

在匈牙利,2011年也有政党在赢得大选后提出要立法赋予儿童投票权,让母亲「代投」,不过为了释除此举可能令当地罗姆人(Roma)家庭投票影响力过大的疑虑,法案提议家庭中只有一名儿童有投票权。[20]

除了划一给所有儿童及青年投票权,降低合法投票年龄亦是一个平衡世代力量差异的方法。在英国,工党领袖文立彬(Ed Miliband)在过去的工党大会中宣称若工党执政,会将当地投票年龄由18岁降至16岁,自由民主党及前苏格兰首席部长阿历士‧萨蒙德(Alex Salmond)等,均提出同样建议。[21]

更具代表意义的是,在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中,16岁以及17岁年轻人首次能够投票,「命运自主」,而这批「首投族」,有超过40%在议题上的取向与父母不同。[22]由此事可见,世代之间对政治以至地方前途问题上,取态可以南辕北辙,若未来果真属年轻人,也许应给予年轻一代更大发言权。

香港若把投票年龄降至16岁又将如何呢?从表三可见,青少年与长者两代的人数差距虽然会收窄,但到后期,两代人口相距仍将多于150万人,「长者话事」的基本政治格局不变。但话说回头,一时的社会分裂,是否纯粹源于世代差异,始终值得怀疑。正如占领运动期间,不少互相unfriend的朋友,其实也年纪相若。后占领时代,需要修补的不只是世代之间的裂缝,还有谋求共识的渠道。

 

 

 

1 Joshua Wong Chi-Fung, "Taking Back Hong Kong's Future," The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9, 2014, http://www.nytimes.com/2014/10/30/opinion/joshua-wong-taking-back-hong-kongs-future.html?_r=0.
2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 主要统计数字 (2001年版) 」,政府统计处,2001年8月13日,p. 75;「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 主要统计数字 (2008年版)」,政府统计处,2008年7月31日,p. 139;「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立法会选举及区议会选举已登记选民及投票人士数目」。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FileManager/EN/Content_1149/T09_02.xls,最后更新2014年7月31日。
3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 主要统计数字 (2001年版) 」,政府统计处,2001年8月13日,p. 75;「香港的女性及男性 - 主要统计数字 (2008年版)」,政府统计处,2008年7月31日,p. 139;「按年龄组别及性别划分的立法会选举及区议会选举已登记选民及投票人士数目」。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FileManager/EN/Content_1149/T09_02.xls,最后更新2014年7月31日;「人口估计」。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o150_tc.jsp,查询日期2014年12月19日。
4 由于15至17岁没有投票权,所以年轻人的预计投票人数已是高估了。
5 「『香港民意与政治发展』调查结果」。取自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网站:http://www.com.cuhk.edu.hk/ccpos/images/news/20141022.pdf,最后更新2014年10月22日。
6 郑经翰,〈占中须面对现实 不争朝夕〉,《信报》,2014年11月21日,A24页。
7 Kirk Johnson, "Between Young and Old, a Political Collision," The New York Times, June 3, 2011, http://www.nytimes.com/2011/06/04/us/politics/04elders.html?pagewanted=all&_r=0.
8 Warren C. Sanderson and Sergei Scherbov, "A Near Electoral Majority of Pensioners: Prospects and Policies,"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33(3) (2007), p. 543-544.
9 「第23回参议院议员通常选挙における年齢别投票状况」。取自日本総务省网站:http://www.soumu.go.jp/main_content/000251402.pdf,查询日期2014年2月3日。
10 Yasuo Takao, "Aging and Political Particpation in Japan: The Dankai Generation in a Political Swing," Asian Survey 49(5) (2009), p.855.
11 Reiji Yoshida, "Older voter glut helps politicians avoid long-range problems," The Japan Times, December 14, 2012,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2/12/14/national/older-voter-glut-helps-politicians-avoid-long-range-problems/#.VJpcOKoAA.
12 同11。
13 Yasuo Takao, "Aging and Political Particpation in Japan: The Dankai Generation in a Political Swing," Asian Survey 49(5) (2009), p.866.
14 同13。
15 John Rawls, The Theory of Justice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Th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p. 255-256.
16 Chrystia Freeland, "Giving the Young a Bigger Say," The New York Times, March 7, 2013, http://www.nytimes.com/2013/03/08/world/americas/08iht-letter08.html.
17 Nick Amies, "Germany Ponders 'Family Vote'" DW, September 4, 2003, http://www.dw.de/germany-ponders-family-vote/a-962669.
18 "Germany Ponders Giving Children the Right to Vote," DW, July 9, 2008, http://www.dw.de/germany-ponders-giving-children-the-right-to-vote/a-3470938-1.
19 "Minister: 'Give children the vote'" The Local de, January 4, 2013, http://www.thelocal.de/20130104/47129.
20 Leigh Phillips, "Hungarian mothers may get extra votes for their children in elections," The Guardian, April 17, 2011,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1/apr/17/hungary-mothers-get-extra-votes.
21 Vanessa Barford, "Should 16-year-olds get the vote following referendum?" BBC, September 23, 2014, http://www.bbc.com/news/uk-29327912.
22 同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