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5-02-27 | 《经济日报》

全球排名跌 物流业樽颈有待突破



近年本港物流业备受土地及劳动力供应紧绌等问题困扰,更要面对内地、新加坡等地的竞争力相继提升。据世界银行数字,香港物流业的表现由2012年全球排名第2位,大跌至去年第15位。[1]特首在早前发表的《施政报告》中,也未似以往提及巩固本港「国际及区域物流中心」的地位,而是以「航运中心」取代,难免令人猜度本港物流业的定位会否改变。

去年底,政府以成本效益为由,宣布搁置兴建青衣西南部十号货柜码头。[2]以往有不少文章指出,物流业要持续发展,高增值物流是一大方向。如今兴建新货柜码头无期,高增值之路,可以如何走下去?

码头处理能力到顶?

物流活动跨越海、陆、空运输,以及仓库和速递服务,不止包括海运,但海运及河运向来占据主导地位,因此港口业务的持续增长对整体物流业相当重要。港口的处理能力,也需要配合货运量。

以葵青货柜码头为例,2013年吞吐量为1,712万个标准货柜(TEUs)[3],若以其现时的2,170万个标准货柜的处理能力计算[4],现有九个码头的实际负荷,已近八成。特别是近年葵青码头处理河运货柜的吞吐量增加,挤塞情况愈趋严重。当局早前委托顾问公司估算葵青码头泊位处理能力时,以营运商提供的资料及顾问本身经验为基础,指若不提升处理能力,码头使用率将于2028年前后饱和。[5]

政府叫停十号货柜码头的兴建,看似与提升处理能力背道而驰。当局的解释,一是由于本港港口现时预测的吞吐量增长较以往缓慢,预计在2015至2030年间,货柜吞吐量会以平均每年1.5%的速度增长,改善现有设施已能应付。二是从财务上看,发展新码头的开支预算达609亿元,但未来50年评估期内预计的经济收益,并不足以弥补这高昂的投资成本。[6]

未来15年 港口吞吐量增速放缓

撇除财政考虑,若仅看增长速度,现实是否如预期悲观?当局预计至2030年,本港港口总货柜吞吐量将增加至3,150万个标准货柜,升幅为每年1.5%,显著低于过去十年(2001-2011)3.2%的年均增长率。[7]

当局的评估并非没有根据,因为在2011至2013年,本港货柜吞吐量已连续两年下跌,2013年较前一年减少3.3%,只及吞吐量居世界首位的上海港的三分之二。综观2013年排名全球前十的货柜港口,香港更是唯一一处吞吐量按年下跌的城市。[8]

仓库空间供不应求?

港口表现令人失望,仓储服务的挑战更为迫切。当局一直鼓励业界提供高增值的第三方物流服务[9],近年也有不少国际知名品牌在本港设立亚洲区域分销中心,利用香港高效率的运输网络,把货物分发到各分销点。[10]但有调查发现,本港仓库空置率自2011年以来一直徘徊于1%,去年年中更降至0.4%,几近饱和。[11]

另据差饷物业估价署的数字,至2013年底,全港共有356万平方米的私人货仓,为物流业提供贮存设施,少于2012年的357万平方米。仓储服务需求旺盛,供应却不升反降,令人担忧。当局指,本港的物流设施主要建于工业用地上。[12]但据调查,2004至2013年政府拍卖的工业地皮只得四幅,逊于新增住宅(110幅)及商业(14幅)用地。[13]加上近年活化工厦计划如火如荼,原有的货仓供应更是买少见少。

物流服务与贸易零售息息相关,2013年时约一半的仓库空间为与零售相关的租户占用,但若以零售业销售情况在2004至2013年增长超过1.5倍[14]为参考,同期仓库供应仅上升5%[15],仓储空间的增速不及本地零售业的畅旺表现。不过换个角度,过去几年电子商贸的兴起改变了传统零售业的经营模式,入货及散货的来去匆匆,或许也纾缓了业界的仓储需求。

物流专用地是否短缺,不同的数字和猜测带来不同答案。然而不争的事实是,土地及仓库租金成本高踞不下,2010至2013年,本港仓库租金上升了32%[16],如今有斜路连接的货仓(Ramp Access Warehouse)月租,高达每平方呎13.7美元[17]。此外,市场上大部分租约属短期租约,令营运商难以制定长远发展计划。再加上人力资源短缺,相较四大支柱的其他行业,物流业近年的整体表现相形见绌,2002至2012年的增加价值占本地生产总值比重,甚至由4.4%跌至3.3%。[18]

珠三角的宏图大计

作为外向型经济体,本港物流服务面向内地和海外市场,其中港口服务主要来自华南市场及国际转运业务,并以前者为主要服务范围。但过去数年,本港在华南市场的表现差强人意。2001至2011年与华南地区相关吞吐量的年均增幅仅为1.2%。政府预计未来15年,华南市场吞吐量的年均增幅更将出现倒退(-0.2%)。[19]

虽然近年华南地区货源增长,带动物流发展,但邻近港口的竞争也愈趋激烈。其中珠三角地区的发展,更是一日千里。仅适合远洋货柜船停靠的泊位数量,2001至2011年就增长了1.4倍。若比较其间华南地区实际货物量变化[20],经本港港口处理的年均变化率出现负增长(-0.4%),远逊于深圳及广州分别达15.9%和46.6%的年均增幅。[21]

此外,广东省去年底发布的《推进珠江三角洲地区物流一体化行动计划(2014-2020年)》文件中,提出目标到2015年,将珠三角建成三小时物流经济圈;2017年,物流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0%以上;到2020年,基本建成影响华南乃至世界的现代物流体系。[22]这些目标最终能否实现,乃未知之数,但多少能窥见当地发展物流业的野心。

国际转运 预料成增长主要动力

回说香港,在国际转运方面,基于内地沿海航行权的限制规例,香港一向颇具竞争力。由于内地《国际海运条例》并不允许外国籍船舶从事内地港口之间的船舶运输业务,因此在内地运输货物时,外国船舶须先选择境外中转,之后才能回流到内地港口。沿海航行权的限制,不仅关乎经济利益,还与一国的主权和领土安全相关,美国、荷兰等国都有类似规定。

香港并不受条例规限,因此在国际转运业务方面有较大竞争力。政府预计未来15年的增长动力也主要来自转运业务,货柜吞吐量年均增长率将为4%。不过有报道指,内地部门在几年前曾有意放宽相关法规,允许外国船舶从事内地港口间的货物运输,惟至今未有实现。[23]有关报道未必准确,但由此可见,本港转口港的「优势」,其实相当受内地政策影响,只要政策转变,现时挂靠在本港的外国船舶,便可能转移到内地港口。

物流运输 改善关键在港口

过去数年,物流业一直面对两大困境,分别为物流设施不足,以及土地和人力成本高昂。虽然部分基建的落成有助业界发展,但成效如何尚待观察。如在陆路和航空货物运输方面,港珠澳大桥将于未来两年启用,届时珠三角西部与本港陆路拖运成本及运输时间均会减少;机场第三个空运货站于2013年投入使用,应有助提升机场货运量。机场管理局亦正着手规划发展机场岛南货运区预留做货运用途的土地。

不过就本港物流运输方式而言,陆路货运和空运不算主流,仅占本港整体货运量不到一成。加上原本使用陆运的货物如今逐渐改用河运,令陆运需求较以往更少,因此改善的关键,仍在以河运和海运为主的港口服务。政府表示会改善现有设施的处理能力,如于葵青货柜码头提供更多驳船泊位;提升昂船洲公众货物装卸区的营运效率;容许内河码头处理远洋轮船等等。政府相信若这些措施均能落实,在2030年前,本港港口的处理能力仍能满足需求。[24]以上措施虽不及邻近港口提出的愿景来得宏大,但若未来15年本港港口吞吐量增幅放缓的推测准确,港府采取的措施也算是恰如其分。

至于人手不足的问题,物流业界表示行内低技术员工和专业人才都出现短缺,除加强本地人员培训外,或许可以参考上海的例子。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批出上海洋山港兴建第4期工程,冀加快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工程总投资额近130亿元人民币,约本港十号码头预计造价(609亿港元)的26%。

更值得关注的是,与传统码头不同,该项目旨在建造全自动化的货柜码头,整个港区从船舶装卸到集装箱卡车,将由云端操作和系统自动调度,无需司机操控。项目预计2017年建成,届时上海港的年吞吐量将突破4,000万个标准货柜[25],相当于本港港口2013年吞吐量[26]的两倍。以「无」人码头应对人手不足,是值得香港思考的一条出路。

本港的物流业发展似乎有众多不安因素,但并不代表业界只能坐困愁城。从经营角度,全球电子商贸的发展愈见成熟,物流业者的眼光将不再限于行业本身,利用大数据(Big Data)将人流、资金流、讯息流及物流进行系统化整合,都会改变未来的竞争格局。本港物流业是否出现超低增长的「新常态」,谁也说不准。

 

 

1 “Logistics Performance Index,” The World Bank, http://lpi.worldbank.org/international/global/2014, last accessed February 10, 2015.
2 「搁置建10号码头 业界失望」,《苹果日报》,2014年12月30日,B04页。
3 「香港港口运输统计摘要」,运输及房屋局,2014年12月。
4 《香港港口发展策略2030研究 行政摘要》,BMT Asia Pacific,2014年10月。
5 同4。
6 「『香港港口发展策略2030研究』及「『青衣西南部十号货柜码头初步可行性研究』」结果公布,政府新闻网,2014年12月1日。
7 同4。
8 「香港港口运输统计摘要」,运输及房屋局,2014年12月。
9 服务提供商在香港进行存货管理、标签、包装等高增值服务,再将货物适时适量地分发到其他国家或地区,行内称之为「第三方物流」。
10 「坐上高增值快车 香港物流业的未来」,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2月6日。
11 “Hong Kong Logistics: Retailers Expose the Lack of Warehouse Facilities,” CBRE, August 2014.
12 「立法会经济发展事务委员会 在葵青区发展物流羣组」,运输及房屋局,立法会CB(1)2529/10-11(03)号文件,2011年6月20日。
13 同13。
14 各年《零售业销货额按月统计调查报告》,政府统计处。
15 同11。
16 同11。
17 “Occupiers facing challenges from tight supply,” Colliers International, 3Q 2014.
18 「香港经济的四个主要行业及其他选定行业」,《香港统计月刊》,政府统计处,2014年4月。
19 同4。
20 按标准货柜计算的实际货物量,而非港口的吞吐量。
21 同4。
22 「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推进珠江三角洲地区物流一体化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通知」,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2014年11月7日。
23 「沿海运输权令中国港口失去大量中转货源」。取自新浪网网站: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00519/07553326788.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0年5月19日。
24 同4。
25 「沪启动洋山港四期建设」,《文汇报》,2014年12月25日,B02页。
26 2013年时吞吐量为2,235万个标准货柜。来源:《香港港口运输统计摘要》,运输及房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