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5-02-27 | 《信报》

规管医学美容 须厘清法律条文



一名医学美容集团的顾客,两年多前怀疑接受打针疗程后死亡,涉事的集团董事、医生和实验室助理,早前被控误杀。

女为悦己者容,近年本港发生连串医学美容事故,令人愈来愈关注有关服务的安全及规管问题。不过,港府去年底推出的私营医疗规管的咨询文件,提出需要立例规管如医疗集团的本地私营医疗机构及高风险的医疗程序等,却未有详细论及本港可以如何规管医学美容。

究其原因之一,是现时本港规管私营医疗机构的法例早已不合时宜,若不改变,要进一步监管医学美容,将面对不少困难。

1990年代冒起 争议逐渐浮面

以前的私家医生,大多是以其个人名义挂牌,不像近年兴起,以集团名义挂牌的诊所。本港的医疗集团在1990年代后期迅速发展,集团不一定由医生拥有,但大部分都有医生担任管理团高层,以牟利的方式经营,并大多承接雇主或保险公司的合约。[1]

在1990年代末至2000年代初期,本港医疗市场面对各方挑战,例如部分本地医科毕业生未能被医院管理局吸纳为公营体系的医生、本港两大医学院因而逐年削减收生人数、私营医疗市场出现各种新的竞争等,[2]医疗集团在当时可谓是公营体系之外医科毕业生的另一出路。

医疗集团日趋普及,其服务引起的争议亦渐多,如2005年曾出现的水货流感针[3],另外,在2002至2005年间,消费者委员会每年收到有关医疗集团的投诉,增加四倍,当中涉及推销形式、收费争议及服务质素等。[4]因此到2006年,卫生署成立了工作小组研究医疗集团的规管事宜。

卫生署在完成调查后,同年向政府建议加强对医科生的医学操守和本港医疗法例的教育,以减低资历较浅的医生或被雇主错误引导进行不恰当行为的忧虑、跟进委任医务总监的建议,并为私营医疗单位制定法定注册制度。[5]

医疗事故凸显法例过时

医疗集团冒起,但现行法例似乎未能为医疗集团的顾客提供足够保障,2012年至去年发生的医学美容事故,更将有关私营医疗机构规管问题形浮于面。2012年10月发生「DR毒针」事件,一名年约46岁女士疑在打「美容针」后出现败血症,同月死亡;去年6月,一名年约32岁的舞蹈导师疑在美容中心进行抽脂疗程后昏迷,终告不治;数月后再有年约21岁女士疑在抽脂后情况危殆。[6]

以上三宗事故,由于肇事地点均在私人医疗机构或诊所,规管并不容易。因为目前的法例,并没有清晰条文监管进行高风险医疗程序的日间医疗机构,遑论如何区分高风险或低风险的程序。如是次政府的咨询文件所提及,「现时任何持有执业证书的医生都可以在非住院的情况下,使用他/她认为合适的方法及形式,提供和施行高风险医疗程序。」[7]换言之,这些程序的质素,相当依赖医生的职业操守及自律精神。

至于现有的《医院、护养院及留产院注册条例》(第165章)及《诊疗所条例》(第343章),分别在1936年及1963年颁布,使用至今已至少50年,但此制度只就私家医院、护养院及留产院定出规管架构,其他私营医疗机构包括医疗集团及个人或由多名医生合营的日间医疗中心和诊所,并不在有关规管之列。因此是次文件提出,有必要订立新法例,清楚地将拟受规管的私营医疗机构界定为不同类别、订明相关牌照规定、授予执行新例的规管当局适当权力,并将机构管治及质素保证等措施成为法定要求。[8]当有关新法例生效时,将取代第165章及343章。[9]

提供医学美容服务 须否专科资格?

三宗事故亦带出另一个问题,是就算有关疗程是由医生进行,但因目前对这些医学美容服务是否需要由拥有专科资格,而非所有持牌的医生均可进行,并未有清晰要求。香港医院药剂师学会会长便曾举例,医治感冒的医生或皮肤专科医生皆可以施行抽脂程序。[10]究竟从事医学美容的医生,是否必须具备专业资格?如需要专业资格,相关专科的培训内容和认证架构又该如何设定?是次咨询文件未有触及,只提到卫生署在2013年已向美容业及医疗专业发出须知,提醒从业员注意某些美容程序,只应由注册医生或牙医施行。

现时本地大学的医科生毕业后,须再接受不少于六年受监督的培训,并通过专科考核试,才能获取相关的专科资格,而在获得专科学院的认可后,还要根据医生注册条例通过医委会的评核,才能注册成为专科医生。[11]医学美容科技日新月异,未来若要加强规管,可考虑采用相近的认证方法。而接受培训的医生,须完成由经评审的专业机构,如香港医学专科学院,提供的训练课程,以确保培训内容的质素。

近年医学美容事故接连出现,社会各界对规管有关机构的重要性,分歧相信不大,但规管细节仍存有很大争议。个别的检控程序和是次私营医疗规管咨询完成后,有关的讨论仍需延续下去。

 

 


1 「对”保健组织”的规管」,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2006年7月10日,立法会CB(2)2654/05-06(02)号文件。
2 〈30实习医生加入失业大军〉,《东方日报》,2002年7月15日,A20页。
3 〈医疗集团投诉3年升4倍〉,《明报》,2006年2月10日,A13页。
4 「消费者委员会就『保健组织的规管』提交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的意见书(2006年03月30日)」,取自消费者委员会网站:http://www.consumer.org.hk/website/ws_chi/competition_issues/policy_position/2006033001.html,查询日期:2015年2月11日。
5 「对”保健组织”的规管」,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2006年7月10日,立法会CB(2)2654/05-06(02)号文件。
6 〈政府规管叹慢板 医学美容事故频生〉,《东方日报》,2014年10月14日,A21页。
7 《私营医疗机构规管咨询文件》,食物及卫生局,2014年12月。
8 同7。
9 同7。
10 〈嘉嘉抽脂亡 男友轰港府「唔着紧」〉,《苹果日报》,2014年10月9日,A08页。
11 "Requirements," Hong Kong Academy of Medicine, http://www.hkam.org.hk/HKAMWEB/pages_3_46.html, accessed February 11, 2015.;「【新闻智库】医生专科资格」。取自now新闻网站: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109437,查询日期2015年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