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3-04-30

循环再造,小心再造垃圾



《饮品玻璃樽生产者责任计划》公众咨询期5月6日截止,政府建议将生产者责任计划推行至玻璃容器,目标吸纳七成废玻璃。根据政府的咨询文件,过去十年被送往堆填区的废玻璃樽维持在每天250公吨左右,相当于500万个750毫升的玻璃樽。但在2011年都市固体废物的主要弃置物中,废玻璃仅占3.1%,仍有相当数量的易腐烂废物(厨余,44.4%)、纸料(21.5%)、塑料(18.8%)等需要处理。[1]

按政府预计,本港现有的三个堆填区将于2018年饱和,香港需为妥善处理废物作好准备,社会亦讨论过不同方案,包括发展回收及循环再造业、推行生产者责任制、污染者自付、扩大或增设堆填区,以及兴建焚化炉。其中发展回收及循环再造业,概念是物尽其用,又能减少社会处理废物的成本,甚至带来经济回报,该属最受欢迎的方案。《饮品玻璃樽生产者责任计划》的公众咨询,也有就此咨询公众意见。根据过往经验,香港在回收及循环再造业均面对不少困难,若要进一步发展,必须正视。

环保产业

环保产业在上届政府提出的六大优势产业中,表现甚为突出,2011年的增加价值为65.15亿元,较2008年上升56%,增幅高于文化创意产业(41.5%)、教育产业(26.3%)、医疗产业(25.4%)、创新科技产业(20.3%)和检测及认证产业(19.3%),也高于本地生产总值的同期增幅(17.5%)。[2]环保产业的就业人数在08至11年间,由31,270人增至38,350人,增幅为22.6%,在六大优势产业中,增幅仅次于教育产业(24.4%),远高于总就业人数的同期增幅(1.9%)。

回收及循环再造业,同属环保产业。从一些间接数据可以估计,香港的回收业近年有一定的发展,循环再造业则裹足不前。

谈回收业的发展,德国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德国在20世纪末制定的废物管理策略,其核心为1991年设立的「延伸生产者责任制」(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这个概念由瑞典学者 Thomas Lindhqvist于1990年提出,主张由生产者承担回收处理的责任,并提供诱因,让生产者设计产品时将环境纳入考量。[3]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逐年增长,垃圾产生量却几乎保持不变。2011年德国的回收率为62%,2008年超过20万人从事垃圾处理工作,营业额超过400亿欧元。[4]一些德国高等学府,更设有获政府资助的垃圾管理专业学科。[5]

德国生产者责任制的概念也被多个地区效法,包括法国、奥地利和香港。港府在2005年12月发表的《都市固体废物管理政策大纲 (2005-2014)》,订立了一套全面的废物管理策略,首先就是要落实生产者责任制。

有回收 无再造

现时全港从事回收行业的公司及机构约500间,当中有4,000名从业员[6],较2004年的3,000人增加三分之一。[7]香港在2011年回收约300万吨可循环再造物料,回收比率达48%[8],较2003年的41%[9]增加7个百分点。获回收的物料,98.5%经出口作循环再造,为香港带来82亿元的出口收入,当中以纸料(28%)、含铁金属(26%)、塑料(25%)及有色金属(21%)为主。有色金属的出口价值较高,每公吨约1.6万元,但其它类别均在每公吨3,000元以下,玻璃的单位价值仅每公吨891元。[10]

获回收的物料,只有1.5%在本地循环再造,较2004年还要低(少于10%[11])。有环保团体指,若长时间以出口为主导,本地回收再造业便难以发展。业界只停留在回收、打扎、出口的低层次运作模式,经济价值不高,创造少量的就业机会。另外,太依赖出口容易受到外围因素影响。如2008年因金融海啸,本港废纸的收购价曾大幅下降65%至每吨700元。[12]

缺经济及环保效益

究竟循环再造业为何一直无法在本地发展?我们可以从玻璃樽回收计划在咨询期间惹来业界争议,略知一二。目前大部份回收的废玻璃樽,都会供应给两家本地制造商生产环保地砖。相较传统地砖,环保砖较轻、吸水值低,更加上一层可去除氮氧化物的二氧化钛,可帮助改善空气质素。不过,业界质疑环保砖成本较高(每块环保砖约4元多,高于传统地砖的2元多),而且只能用作铺路,不能建楼,应用范围狭窄,不符合经济效益。另一方面,环保砖将可循环100万次的废玻璃变成只可循环再用一次,之后便要送往堆填区,不够环保。日本1981年已有机构研发以玻璃砂制的环保砖,但两年后被日本政府禁止制造。[13]此外,玻璃回收属于人手密集型行业,回收前先要做好清洗消毒,一些强化玻璃或混有杂质的玻璃要先经分类,需要大量人手。但有回收商指,业界没有足够人手处理大量的回收物料。[14]

本地无需求

足够的配套设施和市场上有足够的供应和需求,也是推动回收及循环再造业的必要因素。环保署辖下的废物处理设施「环保园」,以相宜租金向业界提供长期土地及配套设施,已投入运作多年。曾有位于新界坪輋的小型回收场,因原本私人场地加租后难以负担,有意迁入环保园,但因环保园要求租户1,000 万元的投资额,及有10年回收经验而却步。[15]已入园租户中,也有些经营不太理想。仁爱堂塑胶资源再生中心于2010年3月开始营运,由政府投资购买器材及兴建厂房,月租为象征式的一元。不过,营运两年每日废物回收量平均约5公吨,只达目标回收量的两成半。[16]

另外,中心回收的废胶樽体积大,每车只能运输0.5至0.8公吨,每公吨营运成本约6,000元,再造后出售价格也仅为成本的一半。截至2012年1月底,中心共收集了1,700公吨废胶,营运成本为1,020万,若真的只能收回一半成本,亏损金额便会高达510万。[17]

其他一些回收物料,特别是玻璃、木材、輪胎及有机物料,同样面对运输费用高昂,但市场价值和需求不高的难题。以厨余处理为例,2011年香港每日有近3,500公吨厨余被弃置到各个堆填区,占堆填废物量四成以上。政府表示会逐步建设回收有机资源的设施,将厨余转化成能源和堆肥产品。过去普遍做法是将厨余运送至养猪场或家禽农场做饲料。但后来因担心沙士、禽流感等疫情所涉及的公共卫生问题,政府在2006年推出《养猪场自愿退还牌照计划》,本港养猪场数目从265个减少至43个[18],令本地饲料需求大大减少,运往内地或其他地区,售价又未必抵得住成本。

继续探讨

尽管本港的循环再造业的生存空间,部份受到物料的价值、人力资源、运输成本、本地市场需求所限,但这不代表整个行业无可作为。不少发达国家,也能从废物中找到合符当地需求的价值。例如在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Göteborg),冬季取暖用的能源,接近是一半来自垃圾焚烧的余热。该国生产的包装材料,近7成来自回收的废物。在瑞典,家庭垃圾经过分类后,只有4%会被送往堆填,其余会用来回收或发电。垃圾焚烧为瑞典20%的分区供暖系统产生热能,受惠家庭达25万户。循环再造业的成功,甚至令瑞典出现「垃圾短缺」,每年须从欧洲其他国家进口80万吨「垃圾」,以满足供暖系统的需求。[19]根据瑞典统计局的数字,2010年瑞典环保产业产值约2,338亿克朗(约354亿美元),比1995年的85亿(约13亿美元),多出26.5倍。就业人数也由2,800人增至7万人,增幅达24倍。

事实上,近年欧洲环保产业发展迅速,产值以每年8%的速度增长,在2011年,产值已经超过3,000亿欧元。2008年,340万人从事该行业,占总就业人口1.5%。2004至08年间,环保业新增了60万个职位。[20]英国一项研究预计,如果该国将家庭和商业垃圾回收率提升一倍至70%,可新增7万个就业机会;若投资10亿英镑于绿色产业基建设施,可减碳400万公吨,创造3,000个职位、300GWh电力以及处理140万公吨的废品。[21]由此可见只要找到合适的市场,循环再造业不只有助善用资源,还会带动经济发展。

近年香港人的环保意识大为提高,也有人提倡「垃圾是错置资源」的概念。现时循环再造业面对的,正是资源会否错置的问题。因为若循环再造的物品欠缺需求,不但行业未见得益,也浪费了回收和循环再造过程中耗费的资源。所以社会在讨论循环再造时,需要小心谨慎,寻找适合香港的模式,避免因环保之名,做了不环保的事。

 

 

1  「香港固体废物监察报告,2011年的统计数字」,环境保护署,2012年10月。
2  「香港经济的四个主要行业及其他选定行业」,《香港统计月刊》,政府统计处,2013年4月。
3    Lindhqvist, Thomas, & Lidgren, Karl. (1990). Modeller för förlängt producentansvar [Models for 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 In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Från vaggan till graven - sex studier av varors miljöpåverkan [From the Cradle to the Grave - six studies of the environmental impact of products] (7-44). Stockholm: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Ds 1991:9).
4    ‘Reporting by Germany on Waste Management’. 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25 November 2009.
5    ‘Programmes to promote environmental skills’. Ecorys Research & Consulting. 30 June 2010.
6  「立法会四题:支援废物回收业的措施」,政府新闻公报,2013年1月30日。
7  《议程第 5 项:为循环再造业创造就业机会》,经济及就业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环境运输及工务局,2004年5月。
8   新加坡回收率是43%,东京23%,德国63%,台北54%,英国35%。政府目标在2015年将香港的回收率提升至55%。(来源:环境局/环境保护署,2011年3月。)
9   同7。
10 同1。
11 同7。
12 「「有回收、无再造」香港回收再造业困局」,绿色力量,2013年2月。
13 「政府倡玻璃樽制砖 业界斥浪费」,《苹果日报》,2013年4月22日。
14  同6。
15 「业主等高价收地 回收场加租1倍」,《明报》,2012年5月2日。
16 「耗逾3亿建园 却无政策配合」,《东方日报》,2012年4月10日。
17 「千万环保园塑胶回收只达目标两成」,《明报》,2012年1月27日。
18 「猪只饲养工作守则」,立法会秘书处,2011年2月10日。
19  ‘Sweden imports waste from European neighbors to fuel waste-to-energy program’. Public Radio International. 26 June 2012.
20  ‘Eco-innovation and national cluster policies in Europe’. Performed by Greenovate! Europe EEIG for the European Cluster Observatory. 1 July 2011.
21  ‘Waste Review should recognize economic value of waste’. Waste Management Wolrd. June 13,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