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咨询文件及报告 | 2015-03-12

智经研究中心就自愿医保计划咨询文件提交意见书



香港的医疗服务一向以高水平见称,有赖一个稳妥和完善的医疗系统。可是,人口老龄化以及医疗成本不断上升,为香港医疗系统带来巨大的挑战,当中尤以公营医疗系统首当其冲。

智经建议的三支柱医疗架构

智经研究中心(智经)向来关注香港医疗系统的长远发展,于过去数年曾就医疗融资及基层医疗发展等问题作专题研究。2007年,智经发表一份有关《香港未来医疗发展和融资》研究报告,认为改变使用者行为是香港医疗制度之关键所在,并提出三支柱医疗架构:第一支柱服务与现行提供的服务相若,继续作为香港巿民的医疗安全网,其服务范围和质量不低于现时的水平,政府则会继续大幅补贴一些循证为本或对病人有益的必须医疗服务。

针对一些不想依赖第一支柱医疗服务的使用者,第二支柱服务为他们提供一系列的额外选择,鼓励他们更着重预防保健和健康生活行为。第二支柱的重点是加强预防保健医疗服务,并确保年老人士仍可享用优质医疗服务。为推动共同承担和改变个人行为,智经建议政府应补贴第二支柱服务约一半的成本,而有关服务可由公营或私营机构提供。

第三支柱服务则指政府不予补贴的私营服务,如个人生活保康服务、美容疗程等。

自愿医保计划 提供更多选择

智经认为能够为巿民提供多一个选择,迎合巿场的不同需求,理念是正确的。智经建议的第二支柱医疗服务,其实与自愿医保计划理念类同,透过政府提供补贴,鼓励巿民对个人健康和福祉作更大的承担,所以智经认为自愿医保计划方向正确。

回应咨询文件的八项事宜

  • 智经就自愿医保计划咨询文件列明的八项要点,提出以下意见,期望政府采纳。
  • 智经支持就个人住院保险引入规管机制,并确保这些产品必须符合政府订明的「最低要求」。现有的团体住院保险金额较少,很多时候都不适用,未能提供适切的支持。
  • 智经认同建议的12项「最低要求」,唯对「承保投保前已有病症」和「最低保障限额」两项有所保留。就第三项的「承保投保前已有病症」,智经认为三年的标准等候期过长,对于某些病人,如糖尿病病患者,或会欠缺吸引力,建议政府进一步咨询专业人士和专科医生的意见。关于第八项「最低保障限额」,智经认为限额的设定或会局限了服务使用者选择合适医生的空间。为了让使用者可自由选择,令资源用得其所,我们建议政府考虑向使用者提供补贴,让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医生,自行支付额外医疗费用。
  • 为避免出现双重标准,智经反对团体住院无须符合「最低要求」这项建议。我们认为无论个人或团体住院保险,厘定的方针必须一致,才能建立一个公平公正、有效稳健的医疗系统。
  • 智经同意团体住院保险提供「转换选项」和「自愿补充计划」安排的建议。
  • 智经十分支持设立由政府提供财政支持的高风险池,因为特别高危的疾病保费高昂,必须由政府提供补贴,才能为高风险人士提供有效保障。
  • 智经原则上支持政府对符合条件的保单持有人及雇员提供税项扣除的建议,但认为应提供具弹性的税项扣除安排,例如为年轻人提供较高的税项扣除措施,才能吸引年轻人参与自愿医保计划。
  • 智经同意让现有个人住院保险保单的持有人在保单届满时,可选择把保单转为自愿医保计划保单的建议,以及为现有但不符合「最低要求」的保单提供豁免安排。
  • 智经十分支持在食物及卫生局辖下设立规管机构,以监管自愿医保计划的推行和运作,以及设立索偿纠纷调解机制,解决在自愿医保计划下的索偿纠纷。智经认为完善的监管制度能提升巿民信心,从而鼓励巿民积极参与自愿医保计划。

 

其他建议

此外,智经亦曾在2010年递交的医疗改革第二阶段咨询意见书中,提议于计划中加设以家庭为本的保单配套,并向有意参与计划的家庭提供如保费折扣等诱因。随着人口老龄化和抚养比率的改变,年青夫妇供养子女及父母的经济负担将会增加。计划可透过家庭成员间的风险摊分,适度减低供款人的保费支出。若计划的设计得宜,其中的储蓄成份将有助年青夫妇未雨绸缪,及早为家庭长远的医疗开支作储备。

总结

自愿医保计划开辟新的渠道,平衡公私营医疗系统,让巿民可以善用公私营医疗服务和资源,各适其所,理念正确。但是,要解决长远的医疗服务需求,加强及改善基层医疗服务,仍是医疗改革的关键。政府可积极考虑推广基层医疗在公私营合作,例如给予私家医生机会以半义务的性质参与公营医疗的服务,藉此鼓励一部份的病人将来接受私营医疗的服务;以及建立一个私家医生的网络,透过互相分享经验,让私家医生了解接受公营医疗服务的病人的期望,也让公立医生认识私家医生如何看顾病人,同时透过参加网络的医生,为有需要的病人安排转介接受某些公营医疗或住院服务,确保资源能够用得其所。

根据政府统计处2013年的统计数字,香港女性和男性平均预期寿命分别为86.7岁及81.1岁,成为长寿之都。人口老龄化为香港的医疗系统带来严峻的考验,医疗方面的需求和开支不断攀升。唯有重整公私营医疗系统的资源,才能纾解医疗服务的压力。当然,最重要是政府提供完善的监管,提升质素和透明度,令使用者有信心和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