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03-28 | 《经济日报》

减收学费不治本 副学位定位待厘清



在早前的「青年高峰会议」上,特首梁振英重提本港自资课程累积大量盈余,呼吁院校减学费回馈学生。[1]教育局上月向立法会提交的文件显示,过去五个学年,教资会资助院校的自资课程盈余[2]超过46亿元。[3]另据传媒披露,资助学校辖下的自资院校[4],累积盈余高达42亿元。[5]「水浸」之说,甚嚣尘上。但事实的另一面是,近年不少自资院校因应未来适龄学生人口下跌,纷纷削减学额,甚至停办或转型,副学位市场似乎正渐萎缩。一方面「水浸」,另一方面经营艰难,自资院校何去何从,副学位的政策定位又该如何?

财政「水浸」源自副学位?

据教育局文件,各资助院校在本部、社区学院及其他自资学院开办的自资课程,绝大部分获得盈余。[6]传媒早前也列出自资院校42亿元的多年累积盈余,其中以香港中文大学最多,达15.01亿元。[7]自资课程的营运状况是否真的如此乐观?

中大解释,该15亿盈余是向社会筹款支持中大书院制的营运储备,并非自资院校盈余。香港理工大学也称,传媒披露的7.33亿元盈余,包括理大辖下「唯港荟」酒店、理大科技及顾问有限公司,以及香港专上学院和专业及持续教育学院录得的累积营运盈余,并要预留资金日后偿还政府贷款。[8]

传媒的报道是否夸大了自资院校的盈利?以香港教育学院为例,报道称教院附属公司至去年6月的结余为2,380万元,累积盈余高达1亿元。[9]然而据教院2013/14年度年报陈述,教院的非教资会资助项目录得7,400万元盈余,但其附属机构持续专业教育学院却出现约100万元赤字,年内总收入只有250万元,较上一年度骤减逾七成。教院表示,持续专业教育学院正缩减业务,收支少于往年。[10]另据教育局向立法会提交的数字,教院社区学院[11]自2009/10学年以来已累积亏损1,400万元。(表一)[12]事实上,报道列出的数字为累积盈余,而不少院校开办自资课程,长达十数年。

此外,教育局所指的46亿元自资部门盈余中,约七成收入是来自资助院校本部开设的自资课程,通常以研究院修课课程为主。只分别有16%和13%的收入为社区学院和其他自资部门贡献,这些部门主要开办副学位(包括副学士和高级文凭)课程。由此推断,即使自资副学位取得盈利,亦只会占自资部门收入盈余的一小部分。事实上,上一学年岭大持续进修学院和中大专业进修学院,就分别录得700万元和1,100万元亏蚀。而副学位市场日渐萎缩,未来要靠副学位吸金,想必愈加困难。

盈余用得其所?

特首提及的财政盈余,其实早些年已引起社会关注。2012年一份立法会数据显示,2008/09学年至2010/11学年,八大资助院校开办自资课程录得的盈余按年递增,三年期内盈余总额超过20亿,其中城大占约三成。[13]

按教资会要求,资助院校须为其公帑资助及自资课程备存独立账目,确保不会以教资会资源补贴自资活动。如某年度录得盈余,院校会拨入储备,再用于教与学的活动、课程发展、学生奖学金、研究活动,以及维修、更换及改善教与学设施等用途,惠及学生。[14]城大当年解释,辖下专上学院的财政独立于城大,学校盈余一直用于学生支持、提升教学质量以及改善校园设施,余下部分则拨入储备基金内。[15]而据教资会2013年检讨报告,八大院校自资活动所得盈余,主要用于基本建设工程、职员培训、学生奖学金及研究等,未发现运用不当。

自资规模壮大

不过,无论院校是否「水浸」严重,财政储备是否用得其所,如果我们仅将视线放在自资院校的营运状况,或许会模糊讨论的焦点。因为自资院校名义上为自负盈亏,实则受惠于当局土地和资金方面的「优惠」政策,规模日渐壮大;而另一边厢,副学位课程学费高昂且连年增加,部分学生须借贷升学,未毕业便「债台高筑」。尽享「优惠」政策的院校,不管有否大额盈余,始终会被寄望为副学位学生减轻学费负担。

2000年代以来,当局推出多项措施支持自资专上教育发展,包括批出11幅土地及6所空置校舍予自资院校、以象征式租金提供空置政府物业,以至批出约70亿元免息贷款供兴建校舍及开办课程。在此背景下,自资课程学生人数由2001/02学年的9,163人猛增8.2倍,至2012/13学年的8.4万人,当中多数报读副学位课程。[16]本港专上教育普及率也由2000/01学年约33%,增加至2005/06学年约66%。[17]

但另一方面,自资课程学费大幅增加遭人诟病。智经去年发表的青年向上流动报告发现,自资副学位课程学费中位数由2008/09学年的4.38万元上升9.4%,至2012/13学年的4.79万元。[18]教资会财务工作小组在2013年发表检讨报告,指从学生人数及学费收入来看,教资会资助院校自资部门的规模已超越资助部门。[19]

自资规模壮大,自资副学位课程的质素保证、监管及社会认受性,却备受质疑。智经报告指,学费大增,正反映在无统一的监察机制情况下,自资副学位课程缺乏监管,难以保障学生权利。此外,目前资助院校的自资课程是由大学校长会成立的联校素质检讨委员会负责质素保证,有自我监察甚至利益冲突之嫌。[20]而课程的审批权,也只限于课程设计,并不包括行政管理、收生人数和设施是否符合标准等──这些都是雇主对聘请副学位毕业生存有顾虑的部分原因。[21]

学额供不应求? 「双轨年」假象

出现以上种种批评,自资副学位学额仍似乎供不应求。尤其是2010/11至2012/13学年,不少院校的副学位课程均超额收生。

根据教育局提供的全港29间自资院校数字,2010/11学年约三分之一院校超额收生,副学位整体学额共26,692人,实际收生人数却为28,361人,超出学额供应6.3%。2011/12学年出现类似情况。2012/13学年的供求大致平衡,收生率为99.1%。(表二)

 

若只观察提供自资课程的公帑资助院校,情况更为严重。2010/11至2012/13学年多数超额收生,尤其在2012/13学年,副学位实际收生人数,较预期多3,238人,收生率达115.3%。[22](表三)

由于2012年大学开始实行新学制,该年首届中学文凭试和最后一届高级程度会考合共约10万名考生同时毕业,资助和自资专上院校共提供7万多个专上课程学额[23],其中3万个为自资副学位。整体而言,学额足以满足合资格毕业生需求。

但有批评指,当年部分自资学院预见未来升学人口减少,或面对市场萎缩,而趁双轨年「滥收」学生,却准备不足。[24]另外,虽然数字反映该年入读副学位课程的学生人数甚多,但不代表莘莘学子对副学位课程趋之若鹜。因为新学制下,有学生眼见升学竞争之大,一边报读副学位,一边却另觅出路,第二年是否在学不得而知。因此,仅以当年报读人数说明副学位学额供不应求,会失诸武断。而超额收生的另一种解释,或许是院校担心取录学生后到头来不入学,因而尽收学生,从而出现供不应求。

副学位热渐退

如今「双轨年」效应淡化,「副学位热」亦似减退。2013/14学年,29间自资院校副学位课程的实际收生人数较学额供应低约三成,资助院校自资副学位的实际收生情况更不乐观,收生率大减至62.4%。[25]早前嘉诺撒圣心商学书院及三育书院,亦因收生不足相继停办自资课程。

「自资专上教育信息平台」(Concourse)数据显示[26],全部自资院校中,近三分之一将在2015/16学年削减副学位学额,恒生管理学院更计划停办副学位课程。[27] 

其实,院校改变办学策略不难理解。据智经研究报告,2010年至2022年,副学位人力资源将持续供过于求,加上未来适龄学生人口下跌,副学位在经历了2000年代的不断扩展后进入「寒冬期」。近年自资院校已陆续削减或停办副学士和高级文凭课程,部分转办自资学士课程,力争升格为私立大学。

自资学士冒起

目前,资助及自资学士学位提供约2万个学额,但仍有不少符合大学最低要求的考生未能升读。有院校减少副学位学额,转往发展自资学士学位,可以理解。事实上,教院多年前已决定于2011年起淡出自资副学位课程[28],该课程亦将于2016学年起停止招生。香港能仁专上学院计划削减一个副学士课程,并将于今年9月陆续推出自资学位课程,希望转型发展成为私立大学。培正专业书院亦透露未来不再开办副学位课程,并打算筹办专业培训课程。[29]

城大专上学院(「城专」)的「卖盘」风波,则牵涉自资院校转型的另一种方式。去年城大宣布将属下提供自资副学位的专上学院,与澳洲卧龙岗大学结盟,希望引入国际大学助城专开办新课程,长远升格为私立大学。有城专学生表示不满,担心转让后影响课程质素及证书颁授。虽然校方其后承诺在未来五年过渡期内,课程、学费、学历等均维持不变,但有学生指,过渡期后学历证书若由海外大学颁发,学生或需要以个人身份提交学历进行评审,学历的认受性成疑。[30]

教资会早在2010年《展望香港高等教育体系》报告中建议,教资会资助院校营办的社区学院(以开办副学位课程为主)在三年内完全脱离所属院校。[31]如今四年过去,无论营运盈亏,自资院校均积极拓展自资学士学位市场,或是与海外院校结盟,转型为私立大学。顿成鸡肋的副学位课程,即使院校减收学费,未来的政策定位,毕业生何去何从,仍亟待更清晰的说明。

 

 

1 〈特首:以舆论释出土地增房屋供应〉,《成报》,2015年3月8日,A08页。
2 注:包括教资会资助的院校本部、辖下社区学院及其他自负盈亏教育部门开办的自资课程。
3 「立法会一题:专上院校开办的自资课程」,政府新闻处,2015年2月11日。
4 注:包括教资会资助的七间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未开设自资学院。
5 〈大学自资院校被劝减学费 施政报告:部分严重「水浸」〉,《明报》,2015年1月15日,A26页。
6 同3。
7 注:截至2013年6月数字。
8 〈院校重申无大额盈余〉,《大公报》,2015年1月16日,A08页。
9 同5。
10 《香港教育学院2013 - 2014年报》,香港教育学院,2014年9月26日。
11 香港教育学院社区学院只计算颁授资历的自资课程盈余。
12 同3。
13 「资料摘要 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院校开办自资课程所带来的盈余」,立法会秘书处,立法会IN22/11-12号文件,2012年4月16日。
14 「自资专上教育界别」,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694/11-12(08)号文件,2012年4月20日。
15 「有关自资专上教育界别的补充资料」,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950/11-12(01)号文件,2012年5月8日。
16 「自资全日制经评审专上课程学生数字(2001/02学年至 2012/13学年)」,经评审专上课程数据网,2013年8月30日。
17 《激发原动力 开拓新思维 助青年 闯出一片天》,智经研究中心,2014年11月25日。
18 同17。
19 《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财务工作小组报告2013》,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
20 目前,教资会、教资会资助院校和香港学术及职业资历评审局已组成工作小组,并加入教育局代表作为观察员,负责筹划有关课程的校外核证和检视的运作模式和机制。此外,自资专上教育委员会委托顾问进行研究,建议一套供本地自资专上教育界别自愿遵从的管治及质素保证良好作业守则。当中分成三个部分,分别为院校管治及管理、课程设计及推行和员工、其他资源及学生支持。当局预期在2015年首季完成草拟守则。
21 同17。
22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综合文件名:EDB-1-c1.doc。
23 「立法会十三题:中学毕业生升学途径」,政府新闻处,2012年11月21日。
24 〈趁双轨年狂收生 设施不够用 理大属下学院隐瞒超收700人〉,《苹果日报》,2012年11月5日,A06页。
25 「自资全日制经评审专上课程学生数字(2001/02学年至 2012/13学年)」,经评审专上课程数据网,2013年8月30日。
26 截至2014年10月31日数字。
27 「非联招专上院校 2015/16 学年计划收生人数」。取自自资专上教育信息平台网站:http://www.cspe.edu.hk/PDFs/Planned%20intake%20CHI.pdf,最后查询日期2015年1月22日。
28 同5。
29 〈副学位市场出现大萎缩 院校改策略 转办自资学士课程〉,《星岛日报》,2014年12月22日,A17页。
30 黄靖婷,〈城专澳大学结盟 拟河套建校舍〉,《香港经济日报》,2014年11月22日。
31 《展望香港高等教育体系》,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2010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