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5-04-01 | 《经济日报》

愚人节,派不派胶?



今年四月一日愚人节,也是本港第二阶段胶袋征费的实施首天。新规例将禁止本港所有零售点免费派发胶袋。不过,有些物品却可获豁免收费[1],原则在于物品的「气密」之道:气密包装物品要征费,非气密包装则不用。[2]

「气密」的定义,是食物包装会否漏气或漏汁。举例说,购买密封薯片却想要胶袋,便要付上至少五毫子港元;但购买非密封包装的水果,索取胶袋则不用付费。环保署助理署长进一步解释部分豁免食物,例如会出现倒汗水的冷冻食品、盒装寿司、餐厅外卖饭盒等等,基于卫生考虑,也可获得豁免,要胶袋不用钱。[3]

可是,在此新措施下,同一款樽装汽水,冷冻的不用征收胶袋费,放在室温的却要收取。现时不少同款食品的包装可谓花样百出,市民及零售商会否难以分辨,令大家渡过一个难忘的「胶袋愚人节」?

新胶袋征费 有待过渡

现时到超级市场购物,「五毫子」胶袋费对公众而言,相信已不陌生,因为首阶段胶袋征费推行至今,不经不觉已有五年多。2009年7月7日,政府正式实施「塑料购物袋环保征费计划」,是本港首个向消费者强制性征收胶袋费的计划,首阶段只涵盖全港约3,000多间登记零售店[4],并主要是连锁式的超级市场、便利店、个人健康及美容产品零售店等。[5]

至今踏入第二阶段胶袋征费,计划将全面扩阔至所有零售点及胶袋种类,如不论是否有作携带用途的设计,都须要收费。据政府统计资料,截至2014年9月,全港共有约6.6万个零售机构单位[6],换言之扩大的比例,由之前占全港零售机构单位的不足一成,至现时全面覆盖。就前文所述的「气密」胶袋分辨问题,则有待市民逐步了解新收费模式,加上政府加强公众教育宣传,提高环保意识,令过渡阶段能进行得较为顺畅。

胶袋与垃圾

除了胶袋征费,政府亦拟在今年上半年推出垃圾征费建议文件,两者皆配合本港环境局在2013年提出的「资源循环蓝图」废物管理目标的一部分。[7]有本地报道指,料是次将建议家居用户的垃圾月费,以三人家庭为例,由早前评估的30元调低至20元,但工商类的垃圾年费则可能数以亿元计[8],两者的收费模式仍有待公布。

垃圾征费在社会已讨论多时,对于家居用户的收费模式,可大致将意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就用户来说,倾向赞成以垃圾随袋「按量收费」的模式,即是用家「用几多,俾几多」。此做法的理据并不难理解,就是用者自付,是较为公平的原则,避免垃圾量较少的用户需要为用量较多者负责。

第二类意见则倾向「按幢收费」,即是按整幢大厦的垃圾弃置量收费,再由该幢大厦的住户平均摊分,此意见大致从收费的管理角度作出考虑。据传媒报道,物业管理公司及业主立案法团,甚至房屋署,倾向此类收费方式的原因在于管理的户数太多,如公屋动辄是8,000至一万伙;此外有人或将垃圾弃置在邨外的垃圾桶了事,避过收费,令人难以管理;或有人硬是把垃圾弃置在别人的家门前或走廊,就算有专人查证这些行为,但有关收集证据的过程漫长。[9]因此,「按幢收费」再平均摊分是较为容易管理的做法。

智经亦曾就「按量收费」撰文表示,推行时要解决的问题并不少,其他衍生问题还包括抛垃圾和非法倾倒废物等。以纽约市为例,2000年代初曾考虑有关垃圾征费,但最终因市内有六成人口住在多层多户式大厦内,难以逐户按量收费,结果决定搁置计划。[10]香港亦面对类近情况,如本港有八成多的住户居住在高于10层的多户式大厦,另有约6%的住户居住在没有正规物业管理的楼宇,当中包括旧区的单幢楼宇及分布在新界各区的三万幢村屋。[11]因此,至今垃圾征费在港应如何推行,仍是棘手问题。

「我在台北学到的垃圾功课」

对比台湾,当地是少数能够采取垃圾随袋按量收费的地区,有关措施的成功甚至成为台湾与美国外交的一则小故事。2007年,一位曾在台湾留学的美国女生以「我在台北学到的『垃圾功课』」 (What I Picked up about Trash in Taipei)撰文,表示她到达台湾后,第一件学会的事是如何「倒垃圾」:首先到便利店买专用垃圾袋,装入垃圾后,再到巷口等候播放贝多芬创作的「给艾丽斯」(Für Elise)一曲的垃圾车。[12]

结果,文章获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后来更成为台湾总统马英九向造访当地的美国官员为之津津乐道的小故事。2014年,马英九透过facebook表示,他向当时访台的美国环保署署长吉娜‧麦卡锡 (Gina McCarthy)提及该文章,并进一步解释台湾的垃圾征费措施,获对方赞赏,并表示在美国仅少数小区能做到这样的措施。[13]

返回本港,港府2012年有关垃圾征费的咨询文件亦曾讨论如台湾及南韩等地的例子。但香港的情况始终不能同日而语,从各业界及市民往后的反应,可见本港社会仍未就此达成共识,更反映如台湾的地区,市民对于环保责任的意识或接纳程度与本港的分别。

各式各样的环保工作如箭在弦,新胶袋征费有待过渡,另就垃圾征费,如最终家居到底是采用「按量」还是「按幢」的收费模式,目前亦难以作出定论。新一轮全面胶袋征费可视作对市民的环保意识进一步的考验,预料属过渡性质。但垃圾征费最终能否通过,将是另一项艰巨挑战,其中将取决于各界市民对于环保工作的意识有否进一步提高从而凝聚共识,以及政府能否以灵活的方式推出既能准确按量收费,又不致带来昂贵的监管成本方案。

 

 

1 「出售食品和非食品的零售商」。取自香港环境保护署网站:http://www.epd.gov.hk/epd/psb_charging/tc/exemption_arrangements/retailers_selling_foodstuff_and_non-foodstuff_product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2月25日。
2 潘柏林、倪清江,〈同一食物 征费与否视乎包装 新胶袋税4月实施 商户难分「气密」定义〉,《苹果日报》,2015年2月23日,A08页。
3 同2。
4 「第一章 首阶段计划初见成效」,《关于扩大塑料购物袋环保征费计划公众咨询文件》,环境局,2011年5月。
5 「第三章 应否全面推行胶袋征费的考虑」,《关于扩大塑料购物袋环保征费计划公众咨询文件》,环境局,2011年5月。
6 「表017:按行业主类划分的机构单位数目、就业人数及职位空缺数目(公务员除外)」。取自香港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452_tc.jsp?tableID=017&ID=0&productType=8,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2月19日。
7 「行动蓝图:2013-2022」,《香港资源循环蓝图2013-2022》,香港环境局,2013年5月。
8 王嘉嘉、林晓晴,〈【独家】垃圾费较预期平 3口家料20元〉,香港经济日报,2015年3月9日,A25页。
9 〈房署拒「随袋按量」 环境局头痛〉,《香港经济日报》,2015年3月9日,A25页。
10 「由征费到减废」。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php?id=53,查询日期2015年3月19日。
11 同10。
12 Julia Ross, “What I Picked Up About Trash in Taipei,” The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2, 2007,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7/11/29/AR2007112901887.html.
13 黄名玺,〈总统分享垃圾政策 麦卡锡折服〉,《台湾英文新闻》,2014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