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04-06 | 《星岛日报》

什么颜色,真是重要



一条连身裙的颜色究竟是「黑、蓝」还是「白、金」,早前引发了网络上的一场讨论,本地杂志《100毛》更借机以「颜色重要咩?」为题,带出少数族裔在港生活的难处。当中的受访者,印度裔艺人乔宝宝,曾因太太无法申请香港户藉而苦恼,过去亦有人问他:「点解仲要stay喺香港,唔返去自己嘅国家?」

问乔宝宝为何「唔返去自己嘅国家」,多少反映了提问者认为乔宝宝不以香港为家。然而从现实例子到统计数据,我们也不难找到少数族裔自觉「家是香港」的证据。去年占中运动期间,反对「占中」的香港巴基斯坦商会成员,手持「我爱香港」及支持政府与警察的横额,游行至警察总部[1];而支持「占中」的印巴青年,则拉起支持学生运动的横额走遍金钟及旺角占领区,又谓「家乡在佐敦」、「我们都是香港人」。[2]

再看统计数据,如表一所见,若不计算外佣,居住在香港之少数族裔人士,亦即非华裔人士[3],人数从2001年的16.4万,增至2011年的19.7万;同一时期,他们占香港人口的比率,也由2.5%升至2.9%。这些少数族裔不似过客:在2001年,在香港住满十年的少数族裔,占少数族裔人口32.7%,而在2006及2011年,这比率升至多于一半。[4]在这个以华人为主的地方,其他种裔能否融入,此地华人又是否视他们如「家人」,愈来愈值得关心。

近十万少数族裔不谙粤语

与人建立关系,沟通是重点,而沟通的基本在于有共同语言。平等机会委员会(下简称「平机会」)的硏究指出,妨碍南亚裔及华人群体的交往的一个因素,就是缺乏共通语言。[5]如表二所见,在2011年,印度尼西亚人及泰国人较多能说广东话,但白种人、日本、印度、尼泊尔及菲律宾人,均有多于一半不懂。

英语是香港法定语言之一,但如果以为懂得英语便可与华人沟通,恐怕会产生美丽误会。平机会的硏究指出,有南亚裔人士相信香港的华人大多能说英语,故认为华人不愿跟他们谈话,是不友善的表现。[6]但如表二所见,香港其实有多于一半的华人不懂英语,因此部分华人不愿与少数族裔谈话,更大的可能是这些华人根本力有不逮。

而在香港面对最大言语障碍的,是广东话及英语皆不懂说的人。在2011年时,全港有约98,091的少数族裔不谙广东话,当中有8,034人连英语也不懂[7],这些人如何融入社会,极需关注。

华人业主 亲疏有别

以对话促进了解,还需先有机会相见。表三列出了2011年时各个区议会地区中,华人与其他种族占居住人口的比率。不计算外佣,华人及非华人两者的所占比率差距相对较少的是中西区、湾仔区及离岛区,皆有至少一成居住人口为非华人,油尖旺区则有8.5%。不过要留意的是,这些地区人口较少,由约13万人至29万人不等,而香港人口最多的观塘区和沙田区,人口达60万以上[8],区内每100人只有约一人是非华人。以此论之,大多数华人在居住地区都鲜有机会接触到非华人。

即使有机会同区,甚至成为邻居,华人又是否乐意接纳?统计处在2008年6月至8月进行有关「种族接纳」的住户统计调查(下简称「『种族接纳』调查」)[9],结果显示虽然大部份华人都接纳与不同族裔人士为邻,不过,有些族裔比起其他族裔更受欢迎。数据显示,接受南亚族裔为邻的华人比率为81.5%,与接受与华人为邻相比,低约17.8个百分点,与接受与白人为邻相比,亦相距14.2个百分点。[10]

亲疏有别,在业主与租客间的关系更为明显。在上述调查中,当受访华人被问及假如身为业主时,表示会接纳白种人为租客的,较接纳华人租客的比率至少低了9.4个百分点,接纳南亚裔及阿拉伯裔者的比率,更只有63%,较接纳华人租客相差35个百分点。[11]

不受华人欢迎,少数族裔只能聚居于某些地区。以2011年为例,有42.23%尼泊尔人生活在油尖旺区,约27.62%生活在元朗。印度尼西亚人、印度人、日本人及巴基斯坦人中,亦有不少是居于油尖旺。[12]同乡聚居,乐观地看可以互相照应,不过另一方面,这又可能会进一步减少华人与非华人的交流机会,造成种族隔阂的恶性循环。

共融措施使用量远超预期

香港以华人为主,要在此地立足发展,少数族裔不可能不与华人接触。政府亦有为此推行措施,如拨款支持非牟利机构开设六间少数族裔人士支持服务中心以及两间分中心[13],提供学习班、课后辅导班、辅导及转介服务及各类融和活动如就业工作坊等。[14]中心开设在湾仔、观塘、屯门、元朗及油尖旺等地区,是非华人的聚居地,算是具针对性[15],而参考2013年的数字,所有中心的服务人次都多于政府定下的每年目标,其中东涌中心服务的人次,更接近原先目标的四倍。[16]

为协助言语不通少数族裔,政府又委聘了其中一间支持中心「融汇─少数族裔人士支持服务中心」(下简称「融汇」),提供传译和翻译等服务。由2010至2012年,「融汇」电话传译及查询、即场传译、视译及实时传译的使用次数,都有所上升。[17]

支持服务的使用量超乎预期,反映措施多少能够协助少数族裔。不过平机会的硏究指,非政府组织提供的活动,多把文化相同的人放在一起,鲜有活动设计给华人及南亚裔人士一同参与。[18]长远而言,社会仍需思考如何更根本地拆除种族间的藩篱。

中文欠佳 难找工作

另一个可让少数族裔融入社会的渠道,是工作。根据2011年各个少数族裔的人口及工作人口数字,印度尼西亚人及菲律宾人就业的比率极高,相信是受外佣因素左右,非外佣者有工作的比率无法得知。但值得注意的族裔,相信是巴基斯坦,因为其中15岁或以上者,只有41.05%有工作,45至64岁的群组的就业率,更只有33.47%。[19]

平机会的硏究指出,找工作是南亚裔人士面对的主要困难之一,而中文程度不足是一个因素,因为即使往劳工处找工作,其中一些重要的数据如工作职务及责任等,均以中文列出,为少数族裔带来很大困难。[20]劳工处去年表示,会继续把所有空缺职位的主要数据译成中英文,而若有空缺职位只求略懂阅读及书写中文,就会把职位数据译成英文,亦会继续在所有就业中心设立专门协助少数族裔求职者的柜枱。[21]

即使解决了语言障碍,华人雇主是否接纳少数族裔又是另一回事。据统计处的「种族接纳」调查,被访华人若作为雇主,也会「族裔有别」。近两成被访者表示不接受聘用符合职位要求的南亚裔求职者,而接纳阿拉伯裔及南亚的族裔者,较接纳华人低超过20个百分点。[22]在平机会的硏究中,更有南亚裔人士被访者表示与雇主通电话后获邀面试,见面后对方却以各种借口拒绝聘用。[23]

学校高墙不可攀

要达致种族共融,最有效的方法也许是从自小教导及培养。例如营造环境,让不同种族学生共同学习。不过香港融乐会指出,许多招收了少数族裔学生的学校,都令华裔生却步,而校内少数族裔人数愈多,则愈受少数族裔家庭欢迎,长久之下,少数族裔反变大多数。[24]在2011/12及2012/13学年,部分中小学的非华语生,占校内学生总数超过95%。[25]统计处的「种族接纳」调查亦显示,受访华人若身为家长,99.1%会接受以华人学生为主的名校,但以南亚裔学生为主的名校,只有56.2%的华人接纳,以阿拉伯裔学生为主的名校,更只得55.5%华人接纳。[26]

校园的种族隔阂,除可归因于家长意愿,亦与教育政策有关。在2004年之前,若学生在中学统一派位阶段表明母语并非中文,只能选择有第三语言课程,并会收取非华语生的学校──而这些学校少于十间。当局当年解释,这是为了照顾非华语生的特别语言需要,但认同真正融合的要求,故自2004/05派位年度起修订了派位措施,让非华语生选读主流学校,亦可继续申请入读传统上取录了较多非华语生的中学。[27]

以上改变打破了中学的种族墙壁,但其后的一些政策,还是有建立种族墙壁的效果。如自2006/07学年起,教育局为一些取录了一定数目的非华语生,并愿与当局合作的学校,提供特别津贴及专业支持服务。[28]局方其后表示,集中支持这些「指定学校」(designated school),可协助它们累积教育非华语学生的经验,发展相关专业知识,然后再与其他取录了非华语生的学校分享。[29]

不过有强烈意见认为,少数族裔的家长为子女选择「指定学校」,只是由于主流学校欠缺有效的语言支持,亦没有另类中文课程或评核准则。[30]后来教育局亦同意,「指定学校」令部份人误解非华语学生只能入读这些学校,又指有学校因顾虑「指定学校」的标签,而不愿接受教育局的津贴。[31]局方遂于2013/14学年修订拨款措施,让所有取录10名或以上非华语学生的学校,均获额外经常拨款。[32]此制度转变能否让学生在一个真真正正共融交流的环境学习,有待观察。

要让本地的少数族裔真正有「家」的感觉,是一个双向过程。除了他们自身努力融入社会,华人亦应尝试多理解多接纳。政府在2014年时表示将预算用335万港元与香港电台合力制作电视特辑及推行学校外展计划,帮助公众了解少数族裔的文化及习俗,打破隔膜。[33]从取得信息到愿意亲身接触、沟通,最终达至接纳及各族共融,是一个漫长过程,而路途虽然可能蜿蜒曲折、又会遇上幽谷高山,不过还是值得大家克服困难一步一步走下去,到达海阔天空的平原。

 

 

1 王珈莉,〈巴基斯坦商会狠批「占中」祸港〉,《香港商报》,2014年11月1日,A04页。
2 钱玮琪,〈留守两周集会领唱《海阔天空》 印巴青年:家乡在佐敦〉,《明报》,2014年10月12日,A12页。
3 政府统计处谓少数族裔人士「指非华裔人士」。数据源:「香港2011年人口普查主题性报告:少数族裔人士」,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政府统计处,2012年12月,第118页。
4 「网上互动数据发布服务」。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统计处,http://itable.censtatd.gov.hk/UI/Report/Report.aspx?lang=zh-HK,查询日期2015年2月10日。
5 「有关南亚裔人士对种族之间接触及歧视经验的研究」,平等机会委员会,2012年,http://www.eoc.org.hk/EOC/Upload/UserFiles/File/ResearchReport/201203/Race_cFull%20Report.pdf,第i至ii页。
6 同5,第ii页。
7 同4。
8 同4。
9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报告书 - 第三十九号报告书:种族接纳」,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政府统计处,2009年6月9日,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11302392009XXXXB0100.pdf,第1页。
10 同9,第36页。
11 同9,第35页。
12 同4。
13 「少数族裔人士支持服务中心」。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民政事务总署种族关系组网站:http://www.had.gov.hk/rru/tc_chi/programmes/programmes_comm_sscem.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月19日。
14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HAB131)」。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hab-c.pdf,第219页。
15 同13。
16 同14。
17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HAB381)」。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hab-c.pdf,第875至876页。
18 同5,第iv页。
19 同4。
20 同5,第8页。
21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LWB(L)148)」。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lwb-l-c.pdf,第332页。
22 同9,第33页。
23 同20。
24 「共融校园」。取自香港融乐会网站:http://www.unison.org.hk/IntegratingInSchools.php,查询日期2015年1月29日。
25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三至一四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EDB150)」。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fc/fc/w_q/edb-c.pdf,第428至430页。
26 同9,第30页。
27 「中学学位分配办法下有关少数族裔儿童的安排」,立法会教育事宜委员会,立法会CB(2)2786/03-04(02)号文件,2004年6月,第1至2页。
28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EDB142)」。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edb-c.pdf,第546页。
29 「立法会十六题:取录非华语学生的学校获提供的资源」。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812/03/P200812030203.htm,最后更新:2008年12月3日。
30 「人人有书读:少数族裔教育工作小组报告」,平等机会委员会,2011年3月,http://www.eoc.org.hk/eoc/Upload/UserFiles/File/EducationReportC.pdf,第6及7页。
31 「加强为非华语学生提供教育支持的进展」,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4)852/12-13(05)号文件,2013年7月,第1及2页。
32 同28。
33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四至一五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复 (答复编号﹕CMAB049」。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fc/fc/w_q/cmab-c.pdf,第7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