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5-04-25 | 《经济日报》

亚投行热 香港自处之道



上月,英国表示加入由中国牵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后引发连锁效应,南韩、澳洲和多个西方国家不顾美国「抵制」和外交压力,赶在窗口关闭前递交申请。如今中美博弈暂告一段落,但亚投行热仍然持续。

成立亚投行,是为配合中国政府提出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建设,为沿线国家基建提供融资支持。[1]目前亚投行仍在筹建阶段,预计六月正式成立,年底前投入运作。港府去年12月向中央表明加入亚投行意愿,但由于其创始成员均为主权国家,本港能否或以何种名义加入有待揭盅。

像亚投行这样的国际金融机构,本港并非第一次参与,此前一直以「中国香港」[2]名义,参与世界贸易组织、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亚洲开发银行(ADB,「亚银」)等国际机构,今次不加入亚投行的可能性确实很小。

区内另一机构「亚银」,其投资重点同样为区内基建,香港加入亚银近半世纪,曾利用亚银贷款兴建本地公屋,亦提供捐款参与区内扶贫。参考本港在亚银的经验和表现,会对「如何善用亚投行入场券」这一问题,有些启发。

金融外交 扩国际影响力

讨论这一问题前,先略为说明亚投行的成立动机,简单而言,当中既牵涉大国外交角力,亦有经贸层面考虑。近年世界经济重心东移,美国宣布「重返亚太」战略,并积极启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TPP)谈判,亚太地区成为大国争逐政经主导权的前线。亚投行作为政府间的区域多边金融组织,将与世界银行(「世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亚银形成竞争。

这三个机构一直由美国和日本主导,美国在其中的投票权分别是16.22%、16.75%和12.75%,日本为7.51%、6.23%和12.84%,中国只占4.85%[3]、3.81%[4]和5.47%[5](表一)。世银和IMF,美国有一票否决权;日本则垄断了亚银行长一职。一直以来,中国似乎都在扮演配角。

对于中国的未来,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曾说,「中国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被世界接受,而非作为西方社会的荣誉会员」。为争取区内更大话语权,另起炉灶,筹建「亚投行」成为中国外交政策新工具。

除整合区域经贸和扩大国际影响力外,中国经济增长减慢,投资亚洲基建亦有助输出国内制造业的过剩产能。此外,亚投行融资规模初步定在1,000亿美元,成立时先有500亿美元,中国出资最多50%,其中相当一部分将来自外汇储备。[6]中国过去累积的庞大外汇储备,部分将得以释放。另有消息指,亚投行初期营运将以美元结算,成熟后会鼓励使用人民币,长远而言将有利人民币国际化。

投资基建 钱从何来

对于亚太区本身,区内很多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资金缺口巨大,因此亚投行的核心工作便是为区内基建注入资金。据亚银估算,2020年前亚洲地区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高达每年7,500亿美元。[7]而亚银每年仅有约130亿美元的新贷款,亚洲基建面临融资难题。[8]数据显示,接受亚银成员捐款的「亚洲开发基金」,过去多次出现资金缺口。

如2013年的第11轮捐款,美国及部分欧洲国家均以财困,或期望亚洲区内成员作更大承担为由,捐款比例少于先前一次,令目标捐款总额出现11.7亿美元的缺口,占原本目标总额的两成。[9] 亚投行的建立,能否满足区内基建融资需求,尚待观察。但部分成员国财政紧拙,「脚踏多只船」难免令人担心会出现融资困难。

加入亚银 捐1.15亿美元 包8.9亿美元工程

不过若能顺利推进,将为打造「超级中国」提供无限想象空间。而其身后「一带一路」的战略布局,意味着全球权力秩序的重大变迁。对于香港,利弊得失何在,坊间不乏讨论。有评论认为香港不会输出基建项目,除了在金融、顾问等方面提供服务[10],难以从亚投行获得实利。[11]

本港一向积极参与国际金融事务,参考在亚银的表现,加入亚投行是否如此悲观?香港于1969年加入亚银,至2013年底,持股比率为0.5%。香港过往曾八次向亚洲开发基金捐款,累积金额达1.15亿美元[12];另外,港企从亚银共投得8.9亿美元的货物、工程、顾问服务等采购合约。[13]

除此以外,香港曾作为受助方,申请亚银低息贷款。1970年代,香港先后获得亚银共约1亿美元的贷款,用于本地房屋和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沙田禾輋邨、沙角邨的公屋兴建,以及污水处理厂、乐安排海水化淡厂等基建项目。其后,由于人均国民收入总值超过亚银的发展援助上限,1999年香港正式由受助方变成援助方。[14]

扶贫责任 输出工程及顾问服务

从账面上看,香港参与亚银并非无利可图,不过更重要的是,与亚投行不同,亚银更具扶贫性质,目的是提供极低利率贷款或资助,改善最贫困成员国的道路、水电、卫生设施等基建项目,以及推动教育、医疗、金融等领域的发展。亚银成员捐款属自愿性质,香港承担捐款是为协助区内消灭贫穷,另贷款活动的净收入则会被用作支付亚银工作的经费。[15]

虽然本港未因捐款获得直接经济收入,但香港企业则可在参与亚银赞助的项目时获得加分。[16]至2013年底,港企共投得8.9亿美元项目合约,其中货物、工程采购类金额约7.9亿美元,约1亿美元来自顾问服务。

对比与本港持股比率(0.5%)相近的成员,瑞士持股0.6%,获得8.1亿美元的采购合约;新加坡持股0.3%,获得合约价值13.2亿美元,胜过本港。[17]不过,持股比率占1.1%的台湾,截至2013年底拿下5.2亿美元的项目采购合约,只及本港约六成(表二)。当地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员会主任委员认为,台湾表现不甚理想的原因之一,是台湾未在亚银派设常驻团队,无法在第一时间掌握商机。[18]

香港:「沉默的会员」

相较台湾,港企是否早着先机?从投标表现看,香港企业算是中规中矩。虽然本港不时借调人员往亚银办事处,但在实际管制架构中却没有太大话语权。由于亚银董事会的成员资格取决于持股量,香港的持股比率(0.5%)及投票权比率(0.7%)均偏低[19],因此在亚银的董事会中,与其他10名成员组成成员组,由澳洲董事作代表。就亚洲开发基金运作的监察,香港的角色较为迂回,只能经澳洲董事,向董事会及亚银管理层提出意见。

亚洲开发基金的检讨报告曾批评个别国家的援助计划不甚理想,亚银对个别项目的贷款项目存在施工问题,如贷款签署或招标过程的延误,有关程序官僚,削弱了贷款效力。但就这些问题的监察,香港主要透过代表香港的澳洲董事代为执行。筹建中的亚投行由中国牵头,投票权、管治安排等或按成员投资比例分配,到时香港如何提升自身利益,值得留意。

商机处处?以伊斯兰金融为例

由参与亚银的经验可见,香港部分出于道义责任,支持区内扶贫工作。亚投行的定位并非扶贫,因此讨论焦点在于如何在金融等领域发挥更大影响力。当局表示,香港的融资及资产管理专业人才及多种类的金融产品,可为亚投行在项目融资、投资、财务管理及外汇管理等方面的运作提供支持。在筹建期间,亚投行也可借助本港经验,制订投资及融资政策。[20]

如涉足多年的伊斯兰金融,便可在一带一路的推进中有用武之地。区内有不少伊斯兰国家,因此涉及传统金融和伊斯兰金融的融通。2007年时港府提出发展伊斯兰金融产品,虽然部分国家起步更早,但由于香港是市场上少数拥有最高信贷评级的经济体系,而高信贷评级的伊斯兰债券十分短缺[21],去年下半年,当局首次发行10亿美元的伊斯兰债券[22],投资者反应热烈。

但在内地,有评论指,目前只有宁夏回族自治区在筹建伊斯兰金融体系,准备发行内地首只伊斯兰债券。该地区经济发展滞后,要服务庞大的市场并不容易。[23]因此经验和人才方面,香港略胜一筹。

居安思危 培育人才

居安亦须思危,上文提及,亚投行为亚洲基建融资,长远可能是为人民币国际化铺路。有分析指,英德等国之所以不顾美国反对,仍申请加入亚投行,是因伦敦、法兰克福和巴黎均计划拓展欧洲人民币离岸业务。[24]

近年離岸人民币活动急速增长,2010至2013年,人民币在全球外汇交易市场的交易份额,由0.9%跃升至2.2%。[25]「饼」愈做愈大,香港作为主要人民币离岸中心,龙头地位暂较难撼动,但亦须认识到其他地区正迎头赶上。

香港的比较优势在于连接内地及全球市场,不过新加坡、伦敦等离岸人民币市场近年发展迅速。多年前已有评论担忧香港能否保持人民币业务第一的地位,因为未来一旦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并开始像美元、欧元等其他货币一样交易,部分期货交易可能会转移至伦敦,而人民币投资可能转移到新加坡这一亚洲资产管理中心。[26]

另在金融人才方面,香港虽为国际金融中心,但金融发展局年初发表报告指,本港金融服务业几乎所有界别、工种都明显出现人才短缺,私人银行、保险业界尤其严重,资产管理、财务顾问、财富管理的人力供求亦有落差。

话说回来,作为国际枢纽,香港在融资和资产管理方面仍较具经验和制度优势,「一带一路」推动的新一轮经贸和专业服务需求,将有利香港连接更大市场和国际空间,与区内城市互惠互利。但打铁还需自身硬,即使手握亚投行入场券,仍须自问,香港准备好了吗?

 

 

1 「『一带一路』奠定中国对外战略发展基调」,取自光明网网站:http://news.gmw.cn/2014-12/24/content_14274242.htm,2014年12月24日。
2 香港非独立主权国,因此在金融等领域以「中国香港」的名义,单独与世界各国、国际组织发展关系,或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成员的身分,参加以国家为单位的国际组织。来源:参考《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及「参与多边组织及国际论坛」,金融管理局,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6月30日。
3 “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Subscriptions and Voting Power of Member Countries,” World Bank, last modified April 6, 2015.
4 “IMF Members' Quotas and Voting Power, and IMF Board of Governors,”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last modified April 9, 2015, http://www.imf.org/external/np/sec/memdir/members.aspx#3.
5 “Regional Members,” Asia Development Bank, last modified December 31, 2014, http://www.adb.org/about/members.
6 冯禹丁,〈搭上亚投行的「末班车」〉,《南方周末》,2015年4月9日。
7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Operational Plan 2012–2020,” Asia Development Bank, September 2012.
8 Don Rodney Ong Junio,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n Idea Whose Time Has Come?” The Diplomat, December 04, 2014, http://thediplomat.com/2014/12/asian-infrastructure-investment-bank-an-idea-whose-time-has-come/.
9 「亚洲开发银行 — 香港向亚洲开发基金第十次补充资金活动提供捐款」,立法会财经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1)358/12-13(07)号文件,2013年1月7日。
10 〈苏伟文:香港加入亚投行料只为「沉默的会员」〉,RTHK,2015年4月3日。
11 王永平,〈亚投行确立中国强势地位〉,《AM730》,2015年4月9日。
12 包括亚洲开发基金(Asian Development Fund)的1.09亿美元,及技术援助特别基金(Technical Assistance Special Fund)的623万美元。
13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Hong Kong, China Fact Sheet,” Asia Development Bank, Last modified December 31, 2013.
14 「亚洲开发银行 — 香港向亚洲开发基金第九次补充资金活动提供捐款」,立法会参考数据摘要,2008年12月。
15 「财务委员会讨论文件 FCR(2010-11)5」,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10年4月。
16 同14。
17 同5。
18 〈参与亚银50年 只包5亿美元工程〉。取自联合财经网(台湾)网站: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03&art_id=822704,2015年4月8日。
19 同13。
20 「审核2015-16年度开支预算 答复编号FSTB(FS)048」,《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开支预算 管制人员的答复》,第4节FSTB(FS) - 第68页。
21 「审核2015-16年度开支预算 答复编号FSTB(FS)018」,《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开支预算 管制人员的答复》,第4节FSTB(FS) - 第20页。
22 「香港特区政府首次发售伊斯兰债券」,香港金融管理局,2014年9月11日。
23 「拓伊斯兰金融 抓一带一路机遇」。取自香港经济日报网站:http://www.hket.com/eti/article/c023da1d-0028-44b6-854d-9447bbaec106-084523,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4日。
24 「欧抢进亚投行 陆前官员离间有功」。取自联合新闻网(台湾)网站:http://udn.com/news/story/7896/811565-%E6%AD%90%E6%90%B6%E9%80%B2%E4%BA%9E%E6%8A%95%E8%A1%8C-%E9%99%B8%E5%89%8D%E5%AE%98%E5%93%A1%E9%9B%A2%E9%96%93%E6%9C%89%E5%8A%9F,2015年4月1日。
25 “Triennial Central Bank Survey Foreign exchange turnover in April 2013: preliminary global results,”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September 2013.
26 「香港人民币业务仍具优势」。取自FT中文网: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53711?full=y,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