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5-04-29 | 《经济日报》

反客为主



内地公安部近日收紧深圳「一签多行」措施,改为签发「一周一行」,手持新签注的深圳居民进出香港次数受到限制。公安部表示政策调整的原因之一,是赴港旅游人数与香港旅游承载能力的矛盾日益显现。 [1]

若一地的旅客太多,的确可能超出其承受能力;该地方亦可能为了迎合旅客需要,而改变原有的社区面貌。旅客是「客」,到他人家中「作客」,传统观念上不应「喧宾夺主」,为主人家带来不便。旅客花钱花精力到远方旅行,自是受该处现况吸引。不过个别旅客无心,众力却能改变目的地的社会样貌,带来「士绅化」(gentrification)之后果,尤其是当旅客所求,与本地人相近,成为介乎一般旅客与本地人的「另类旅客」。

「士绅化」一词乃英国马克思主义社会学家卢斯·格拉斯(Ruth Glass)在1964年提出,用以形容当时英国伦敦一处没落社区获得他人「拯救」,花钱修缮旧屋,改善社区环境,但却令原有蓝领居民难以负担在该区生活。 [2]「士绅化」指旧有社区获外来投资后,与原有住民收入不对称的新商店及住户进入该区,令在该区生活的开支上升,迫使原有较贫穷的住民离开,改变社区面貌。

伦敦东部:旅客朝圣

英国米德尔塞克斯大学的高级讲师Rachel Granger便探讨「访客」如何改变伦敦东部地区,造成「士绅化」现象。她认为到伦敦的「访客」有传统以度假为目的的旅客,亦有享受接触市内各种人士、寻找自我及希望认识新朋友的旅客– 她举例指澳洲青年便以移居伦敦为尚。此外,「外来者」还包括梦想能在一个世上最具名气的城市工作,享受伦敦生活的人。故此,她认为伦敦的旅游业所包括的客群不止一般旅客,还包括这些来伦敦作短期逗留,在此生活及工作的人。 [3]

她再指出,位处伦敦东部的Hoxton及Shoreditch的废置货仓获视觉艺术家进驻,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成为年轻英国艺术家的孕育地,商业画廊渐多,货仓亦转作展览用途,并吸引到媒体关注。该两处以及邻近地区以画廊、酒吧及美食而深受非主流「文青」(Hipsters)欢迎,成为「潮」地,现在更吸引了一批个性无拘无束的旅客,慕名「朝圣」。游客跟随「文青」及名人,光顾他们都光顾的酒吧及咖啡店、欣赏同样的街头艺术、从相同商店购物,以至住在相同的酒店等,以求享受同样的潮尚生活。 [4]

爱你变害你?

以上旅游模式打破了过往日常生活以及旅游的划分,因为地区中的「日常生活」可被定位为吸引旅客的因素。在这情况下,旅客所「消费」的是「地方」,并为那些地区带来重大改变。因为众多外来者慕名而至,可能令该处土地用途产生改变,从而逼走「原住潮民」。

Rachel Granger指位处或邻近上述「潮地」的物业价格急升,价格比起整体伦敦市的更高。她分析后指这与「人口流动」及「持有他​​国护照的居民」两项元素有正面关系,当中物业价格与「北美及澳洲住户」这一因素的关连尤其强烈。她的结论便是Hoxton及Shoreditch等伦敦东部地区可能出现了由富有的国际游客以及专业人士引起的「士绅化」。 [5]

柏林:「潮」气吸客

由旅游而生的「士绅化」现象不止见于伦敦东部。从上世纪威玛时代(Weimar era)的享乐派对,至围墙倒下后电子音乐流行,而成为欧洲夜生活之都,德国柏林向来「潮」气勃勃。柏林前市长更以「穷但性感」作该市的招牌,吸引喜欢参加派对的年轻游客。他亦在2004年受访时称,旅游业的发展为首要任务。 [6]此后,柏林的游客急增,过夜人次由2004年的1,300万增至2013年时破纪录的2,700万人次。 [7]在2011年时,旅游业为柏林带来103亿欧元收入。 [8]

柏林的名气引来如上述伦敦东部提及的「前卫」旅客:喜欢在目的地停留较久,流连公园及酒吧,享受「又平又潮」的生活。这些旅客介乎于传统旅客及本地人,因而可大大改变城市的文化。一方面他们可为地区带来更多特色及注入活力,另边厢,由于他们多来自比柏林更富庶的地区,地主对他们「关照有加」,收费较贵,带动租金上升。 [9]

柏林的名气亦吸引到国际房地产投资者,以该城市「潮」气作招徕。一套讲述柏林「士绅化」的纪录片中,便有一名来自挪威、在该市购入了超过2,000栋建筑的大地主以市内风行的街头涂鸦,来说服富有意大利买家购入住所。另外,一些从前可负担及较「潮」的社区,如新克尔恩(Neukölln),亦被来自爱尔兰、挪威以及美国的买家「扫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教授Jamie Peck指出,当一个城市的收入与国际房地产买家所付出的价格差距越大,当地人便越会成为服务富有外地人经济的一份子。 [10]

「光复」柏林?

柏林太「潮」,旅客「爱如潮水」,不过当地人对热情旅客的反应却可能是「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有人怪罪在市内通宵狂欢的另类游客,认为他们带来噪音以及租金上升问题,亦有画廊贴出「对不起,来自美国的非主流『文青』不得内进」的告示。不满旅客的人士「能文能武」,在2012年时,有参加商务会议的外来投资者被上百名示威者袭击,又有新开的酒店被反对「士绅化」人士毁坏。 [11]

对旅客的不满,亦演变成政治议题。 2011年2月,当地绿党(Green Party)举行活动,希望居民及官员能共同讨​​论游客对当地的影响,并打出旗号「求救,游客来了!」(”Help, The Tourists Are Coming!&rdquo ;),吸引超过120人出席。 [12]同年有约6,000人在新克尔恩游行,抗议该区租金飞涨。 [13]

内地旅客,香港旅游重中之重?

在香港,亦有人认为旅客破坏本地人的生活而示威。不过,香港情况与伦敦东部及柏林不同,现时本地的主要旅客为意在购物的内地人,追求本地生活并非其来港主要目的;而且旅客中不过夜的不少,并非作较久停留。两类旅客有别,然而同样可能改变社区样貌。

从表一可见,根据旅游发展局(旅发局)数字,2001年至2014年,访港旅客人次、内地旅客占全部旅客的比率,及内地客中不过夜旅客的比率,都显著上升。自2003年,内地旅客占全部旅客的比率多于一半;2011年,不过夜内地客人次首次超过过夜者。 2014年,内地旅客占全部旅客人次多于四份三,而内地客中近六成是不过夜,达2,800万人次。 [14]

过夜与不过夜的内地旅客有什么分别?如表二所见,据旅发局2013年报告,相对不过夜的内地旅客,过夜者较多购买较名贵的货品,如电器及珠宝首饰,不过夜的就较多买个人护理用品。

另外,如表三所见,近年两者的人均消费不断上升,但不过夜内地旅客的人均消费远较过夜客为低,两者在2013年时人均消费分别为2,721港元和8,937港元;然而若以过夜旅客平均每晚消费(2,629港元)计,却略低于不过夜旅客的人均消费水平(2,721港元)。

迎合旅客,改变面貌

内地旅客不论过夜还是不过夜,人数益多,又越来越「豪爽」,在此情况下,本地商铺自然「投其所好」。立法会硏究指出,由2004年至2013年,售卖化妆品及个人护理用品的零售商店数目增加了15倍,其他售卖内地旅客心头好的商店亦增加不少。 [15]

相对而言,不太受这批旅客「青睐」的商店就似乎遭人冷落,甚至可能因不敌竞争而消失。表二显示,在2013年内地过夜及不过夜旅客当中,分别只有3%及1%有买书籍及杂志,而此前过去十年间,售卖书报及文具的商铺数目就下降了25.4%。 [16]

此外,与之前提及的伦敦东部及柏林类似,旅客增加的同时,土地亦增值,在香港就反映在商店租金上。差饷物业估价署的「私人零售业楼宇租金指数」由2004年至2014年增加了86.42%。 [17]

高力国际有关香港2011年第3季零售物业市场的报告指出,能把握旅客机遇的零售商,相比非以旅客为主要客源的零售商更有竞争力,而且差距越来越大。做旅客生意的商店,如时装店、化妆品店及珠宝店垄断了主要街道,其他商店就被迫移至次要街道,甚至非传统购物区[18]或楼上铺。虽然书店减少,也有行业本身的问题,铺租飙升也有其他因素所致,但多少能够反映旅客对香港零售业面貌有所影响。

旅客与港人相争

另一方面,即使旅客与本地人有相同需求,亦可能为香港社区带来影响。 2009年,中央准许深圳户籍居民申请1年多次访港的「个人游」签注(「一签多行」),进一步方便他们来香港旅游。立法会硏究显示,在2013年,不过夜的「个人游」旅客中,以「一签多行」方式来港的比例为62.4%。 [19]

旅客可以更频繁来港,甚至可以借此多买日常用品或进行日常消费,与上述到伦敦东部及柏林的另类旅客所追求的日常生活体验,十分相似。按情理,买日常用品开支不大,这些旅客可能多选择在就近地区购物,如北区。

以上论点,可证诸政策二十一于2013年发表的一份硏究。在800名到访北区的自由行旅客当中,逾九成受访者表示并非首次来港。其中,有23.9%人士表示曾到访11至50次,近两成表示经常来港,难以计算次数。此外,有近半旅客一个月内会一次或多次来港购物,15.9%更是每周一至多次。另有47.5%人会经常花钱在日常必需品。 [20]

「一签多行」对商铺租金的影响

「一签多行」有否令到邻近深圳地区的租金进一步上升?若以香港18区每区每一铺位的平均应课差饷租值,粗略推算每区店铺​​的租金,从表四可见,自2003年自由行实施[21]至2009年,邻近内地的北区和元朗的每一铺位的平均应课差饷租值升幅,在各区分别排第17及第18位。 「一签多行」在2009年推出,该年至2015年,两区升幅分别排第3及第5。以此推算,似乎「一签多行」确有令这两区的租金比起全港其他地区升得更多。

由于「一签多行」的旅客以日常用品为「扫货」目标,需求与当地人一样,理应不会出现旧有店铺被逼走的问题。然而政策二十一的硏究显示,北区受访居民中,有八成以上认为自由行旅客及水货客推高区内物价及令到商品短缺,只有7%对他们有正面印象,有11.2%在过去一年更曾与他们发生冲突。 [22]

「一周一行」 权宜之计

为了减少本地居民对旅客的怨气,在今年二月时有意见认为「一签多行」令水货客增加,政府应检讨,但同时应扩大自由行城市数目,增加过夜旅客。 [23]新调整的「一周一行」政策,对于提出上述意见的人,可算「成功争取」了一半诉求。

骤看下,内地过夜旅客比不过夜旅客消费较多,值得吸引。不过,参考表三,过夜旅客每晚的人均消费,却低于不过夜者;若以为过夜旅客相对较少引来本地人怨气,从伦敦东部及柏林的例子可见,住得太久的旅客亦可能为当地带来影响。若增加过夜旅客,酒店数目亦须加以配合,到时或会牵涉到珍贵土地应予本地居民还是旅客的争议。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现时本地人对旅客却更似是「乐与怒」并存,「一周一行」是否能平息部分「怨气」,找回改变了的社区面貌?

 

 

1 「公安机关即日起向深圳市居民签发赴香港『一周一行』签注」。取自新华网网站:http://news.xinhuanet.com/gangao/2015-04/13/c_111494439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13日。
2 Robert Bevan, "From Ruth Glass to Spike Lee: 50 years of gentrification," The Guardian, February 27, 2014, http:/ /www.theguardian.com/cities/2014/feb/27/ruth-glass-spike-lee-gentrification-50-years.
3 Rachel Granger, "Re-Gentrification and Cultural Change of East London," Academia.edu, https://www.academia.edu/10701044/Re-Gentrification_and_Cultural_Change_of_East_London, accessed March 11, 2015.
4 同3。
5 同3。
6 Thomas Rogers, "The Life and Death of a 'Cool' City: Which metropolis will Berlin's tourist hordes descend on next?" New Republic , September 12, 2014, http://www.newrepublic.com/article/119394/new-berlin-rise-and-fall-cool-cities.
7 同6。
8 Sophie Duvernoy, "Tourist-bashing turns ugly in Berlin," Reuters, September 13, 2012, http://www.reuters. com/article/2012/09/13/us-germany-berlin-tourists-idUSBRE88C0ZT20120913.
9 同6。
10 同6。
11 同8。
12 Helen Pidd, "Without tourists, Berlin is stuffed. But try telling that to the angry natives," The Guardian, May 9, 2011 , 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1/may/09/berliners-angry-over-tourists.
13 Oliver Stallwood, "How Berlin is fighting back against growing anti-tourist feeling in the city," The Guardian, December 4, 2012, http://www.theguardian.com/travel/2012/dec/04/berlin-fights-anti -hipster-tourism-abuse.
14 「2015年1月份访港旅客统计」。取自香港旅业网网站:http://securepartnernet.hktb.com/filemanager/intranet/dept_info/private_20/paper/VAS2002/VAS2015/VAS_01_2015_0.pdf,查询日期2015年3月12日。
15 「硏究简报第6期:『个人游』计划」,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硏究组,2014年5月,http://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314rb06-individual-visit-scheme-20140507-c.pdf,第9页。
16 同15。
17 「私人零售业楼宇─ 租金及售价指数(自1978年起)」。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差饷物业估价署网站:http://www.rvd.gov.hk/doc/en/statistics/his_data_12.xls,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6日。 2014年租金指数为临时数字。
18 "3Q 2011 Research & Forecast Report: Hong Kong Retail Market," Colliers International, 2011, p. 4.
19 「硏究简报第6期:『个人游』计划」,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硏究组,2014年5月,http:/ /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314rb06-individual-visit-scheme-20140507-c.pdf,第2及3页。
20 「自由行旅客和水货客对北区的影响及自由行于北区未来发展的方向的硏究:第二部分- 自由行于北区未来发展的方向」,政策二十一有限公司,2013年2月,http://www.districtcouncils.gov.hk/north/doc/tc/dc_meetings_doc/n_2013_040_ch.pdf,第7、9至10页。
21 「硏究简报第6期:『个人游』计划」,立法会秘书处资料硏究组,2014年5月,http://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1314rb06-individual-visit-scheme-20140507-c.pdf,第1页。
22 「自由行旅客和水货客对北区的影响及自由行于北区未来发展的方向的硏究:第一部分- 自由行旅客和水货客对北区的影响」,政策二十一有限公司,2013年2月,http://www.districtcouncils.gov.hk/north/doc/tc/dc_meetings_doc/n_2013_040_ch.pdf,第18至19及21页。
23 〈港与中央商讨收紧自由行梁振英:城市不宜增〉,《星岛日报》,2015年2月25日, A0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