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05-18 | 《星岛日报》

学海无涯,快乐是岸?



内地新播电视剧集《虎妈猫爸》,女主角在女儿要上学时发现孩子落后于人,遂化身「虎妈」雷厉风行管教女儿,却与丈夫产生「路线之争」:两人对孩子教育的指导思想不同,令幸福的婚姻生活陷入危机。剧中一句「谁说过快乐就好」[1],带出学习是否要快乐的恒久问题。

在对岸,台湾有老师给予中二学生一个以「假如古人有脸书」为题目的功课,要学生选择已过世的名人,搜集资料后,在工作纸上以制作facebook专页的形式,写下内容。结果学生的功课中出现宋朝苏东坡在赤壁打卡,发帖《念奴娇》后,三国时代的诸葛亮、曹操「回到未来」留言讨论等奇趣事情。 [2]

以上事例反映两岸都着重学生学习的心境。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古时已如此,学生学习的心境在现今全球都追求「终身学习」下,更为重要。

校本评核的作用

在香港,学生的读书心态亦一直受各方重视:大则推行教育改革,细则提出和完善中学文凭考试的校本评核。校本评核即在日常教与学的过程中,由老师评核学生表现,分数将计入中学文凭考试成绩。 [3]香港考试及评核局指校本评核可以减少对公开考试成绩的依赖,以及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鼓励他们自主学习。 [4]

然而,上月教育局公布,由今年9月中四年级开始,包括中史、历史、经济、地理等共七个选修科目将不实施校本评核,而另有三个科目的校本评核会进一步简化。 [5]有学校支持这个修改,云虽然校本评核设计原意「最理想、最完美」,但现实中却有师生感压力,故应改善。 [6]

校本评核可避免「鸡蛋全放在一篮子」,减少「一试定生死」带来的沉重压力。不过换一个角度看,又可能意味将考试压力扩展至日常学习,学生无时无刻都要神经绷紧,处于备战状态。 2013年,「明爱关注新高中学制青年小组」的调查就发现在受访的1,450名来自15间中学的中五学生中,有九成受访者认为校本评核增加他们的读书压力。 [7]

现时共有12个科目推行校本评核,包括核心科目中国语文、英国语文及通识教育,以及物理、生物、化学等选修科目。当中,中英文的评核内容都包括阅读及选修单元。学生在中文科以语文作业、文字报告或口头汇报等方式让老师了解其学习所得,而英文科就要求学生以个人演讲以及小组讨论形式分享心得。至于通识教育就要求学生完成一个独立专题硏习,包括要自己拟订题目、找资料及加以整理和分析。 [8]

因应外界对校本评核的意见,教育局除了最近作调整,在2013年就表示有三个科目不会推行校本评核,另外有九科的校本评核延至2019年的文凭试才进行,以及精简11科之评核安排[9];翌年,教育局公布新学制中期检讨首批建议,当中便提及通识教育科的独立专题探究,建议采用具规范的探究方法及提供清晰指引、修订评核大纲及精简程序,如考生只须交一份报告定稿作评核[10],亦间接反映学生「自主学习」之余仍须他人作合适指导,以及要减少学生「交货」的压力。

学习无止境

校本评核在实际推行上虽遇上不少挑战,但其著重减轻学生压力以及鼓励学生学习的原意值得推崇。学习时的心境,不只是一时主观感受的问题,还涉及能否培养持之以恒和终身学习的态度;亦不只是学生个人的问题,更是过去香港教育改革的重点之一。

教育统筹委员会在2000年9月发表的《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议》(下简称「《教改建议》」)指出,不论是世界还是香港,皆由工业型经济转变为知识型经济,工作需要较高水平知识,而这些知识又需要不断更新,故要令大多数人能够「终身学习,全人发展」。[11]

在基础教育方面要培养教与学的新文化,由强调知识的灌输转为着重学生如何「学会学习」。 [12]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下简称「经合组织」)亦在2014年指出教育制度需要培育学生有新思维,可以吸收及过滤新资讯,以及能够将资讯与固有知识以创新形式结合,即「教育系统需要​​帮助学生学会如何学习」。[13]

学乐并重

不过,要学生学会学习,就同时要令学生享受学习。经合组织指出,无论学生有多聪颖、教师有多努力、各地投入了多少资源于教育,重要的还是学生需要身心皆在课堂,要有学习新事物的动力及相信他们可以成功,才可将潜能化为技能。这些亦是影响学生将来的生活是否圆满,是否有能力应付挑战,及能否充分把握人生路上各种机遇的因素。评价教育体制时,亦应考量其能否发挥学生由科目知识以至心理、行为及道德等多方面的潜能。[14]

香港的教育改革亦对学生的心态有着墨。 《教​​改建议》谓,教育首要达到的目标是培养学生「乐于学习、善于沟通、勇于承担、敢于创新」,而具体手段之一是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如善用校内及公共图书馆资源、适当辅导学生找寻阅读资源及如何从阅读中作思考及分析、鼓励家长与学生一起阅读等。 [15]

香港学生是否「乐于学习」?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下简称「PISA」)的数据或许可作启示。该计划每隔三年进行,接受评估的学生皆是15岁,以衡量学生在接受强迫教育后,有否获得融入现代社会所需的知识及技能。 [16]

PISA的数据反映香港学生普遍享受校园生活。如表一所见,有约85.75%的受访学生同意或十分同意自己在学校过得开心,跟邻近地区的学生相比,比率接近,亦高于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比率。

快乐与成果

常言谓「成功需苦干」,不过PISA的结果反映愉快学习不是空话,愉快跟学习更非对立,可以兼得。如表二所见,在PISA的数学、阅读及科学测试中,「同意」自己在学校过得开心的,平均分为各组学生中最高,「十分不同意」的平均分则为各组中最低。

PISA亦有就学生对数学科的态度进行探讨。如表三所见,香港学生对数学科感兴趣以及表现出期待上课等「好感」的比率只是接近一半。结果亦显示出越是「有心」于数学的人,其在数学上的分数也越高,印证出学习的投入感与学习的成效具有正面关系。

香港学生的抗逆力

除了快乐和投入感,学生在其他方面的学习态度又是如何呢?所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毅力以及面对困难时会否坚持下去很重要。 PISA问及各地学生在面对困难时,是否形容自己会轻易放弃。如表四所见,香港学生认为这「完全不像或不太像自己」的比率,尽管接近或较高于部分邻近地区的,亦高于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学生,但只有约六成。

此外,当香港学生被问及是否会拖延解决难题,结果就相对失色。如表五所见,认为拖延是「完全不像或不太像自己」的比率,不足四成,接近经合组织成员国学生,但明显低于新加坡及台北学生。

不单是国际的测试,今年三月,本地硏究亦显示本地学生面对困难及压力等逆境的情况值得关注。硏究结果指出在就读将军澳、观塘以及黄大仙区16所中学的受访学生中,有约5.5%受访者会经常焦虑,而相比没有经常出现焦虑症状的受访者,更多人感到功课压力大、不满自己学业成绩以及自认成绩不及他人。 [17]

PISA的结果,以及刚提到有关香港学生焦虑的情况,都显示有必要关注学生面对挑战、困难及压力的能力以及所获得的支援。教育局在这方面对一般学生的支援计划就包括在小学推行「成长的天空」计划,以活动形式由教师教授小四至小六学生一些有关抗逆力的基本知识及技巧,以及借「香港学生资料表格」识别有需要的小四学生,提供介入式辅助课程,强化其面对逆境的能力[18];另与警务处、消防处、香港海关等纪律部队合作,为中学生提供纪律及团队训练,增加其自信、团队精神及抗逆能力的「多元智能跃进计划」等。 [19]

而针对需进一步专业协助的学生,教育局推行「校本教育心理服务」,由每名教育心理学家为六至十所中小学提供服务,除直接处理学生个案外,亦为教师及家长提供咨询服务及专业支援。不过,由于现时教育心理学家人数有限,在2013/14学年时,只有579所公营中小学接受了此服务,覆盖率只约七成,教育局已建议大学增加教育心理学家的培训学额,争取在2016/17学年时令上述服务能覆盖全港。 [20]

「乐」习新常态

虽然近年各方都着重关注学生学习的心境,培养学习兴趣,但竞争压力及快乐学习之间的拉锯仍不时可见。 《虎妈猫爸》内的虎妈虽然行为夸张,但亦是影射现实社会上一些父母望子女成龙的急切心态;有补习社广告强调「你不爱竞争?但竞争会找上你!」,配上一副小女孩哭泣的脸孔,这种鼓励父母催谷孩子「机不可失」、小朋友「一定要得」的做法,更是完全与愉快学习精神格格不入。

政府当局的一些做法,也未能免俗,如《教改建议》中推广阅读风气的参考要点有提及鼓励学生与同学分享阅读心得和感受[21],但现时这活动却化成英文科校本考核的一部份,是否歪曲原意,无助培养学生阅读兴趣,值得思考。

如何在考核学生能力以及培养学习兴趣中取得平衡,是恒久难题。可幸PISA的数据显示,成绩和快乐学习可以兼得,不过相反,亦会兼失。追求学生寒窗「苦」读的心态应属过去,关注学生能否热心「乐」习,才应是未来教育的「新常态」。

 

 

1 「虎妈猫爸(2015)」。取自豆瓣电影网站: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25840401/,查询日期2015年5月5日。
2 沉师青,〈为古人设fb 这份功课够创意〉,《经济日报》,2015年4月28日,A42页。
3 「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校本评核简介」,香港考试及评核局,2013年10月,第1页。
4 「校本评核—简介」。取自香港考试及评核局网页:http://www.hkeaa.edu.hk/tc/sba /introduction/,查询日期2015年5月5日。
5 「教育局公布『新学制中期检讨及前瞻』有关校本评核的修订」。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504/17/P201504160800.htm,最后更新2015年4月17日。
6 彭美芳,〈新高中7学科免校本评核〉,《苹果日报》,2015年4月18日,A07页。
7 〈校本评核似「跑数」 学生压力大〉,《东方日报》,2013年7月11日,A25页。
8 同3,第1及2页。
9 「教育局通函第48/2013号:新高中课程及评估的检讨建议」,教育局,2013年4月30日,http://334.edb.hkedcity.net/doc/chi/CM_on_Recommendations.pdf,第3页。
10 「新学制中期检讨首批建议公布」。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404/15/P201404150547.htm,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4月15日。
11 《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议》,教育统筹委员会,2000年9月,第24至26页。
12 同11,第52页。
13 "PISA 2012 Results: Ready to Learn: Students' Engagement, Drive and Self-beliefs (Volume III)," PISA, OECD Publishing , April 2014, p. 34.
14 同13, p. 30.
15 同11,第27页、附录II第2页。
16 "PISA 2012 Results: What Students Know and Can Do: Student Performance in M​​athematics, Reading and Science (Volume I, Revised edition, February 2014)," PISA, OECD Publishing, February 2014, http://dx.doi.org/10.1787/9789264201118-en< /a>, p. 24.
17 「『中学生焦虑及抑郁情绪与个人家庭及学校之相关因素』硏究发布会(2015)」,基督教家庭服务中心,2015年3月25日,http://www.cfsc.org.hk/cmsimg/doc/20150325%20YM%20Press%20Con%20Powerpoint%20-%20alt%20text.pdf,第5、 13及14页。
18 「成长的天空计划(小学)简介」。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teacher/student-guidance-discipline-services/projects-services/understanding-adolescent- project-primary/introduction%20(amended%20version)_0708.doc,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9日。
19 「『多元智能跃进计划』简介及申请细则」。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attachment/tc/teacher/student-guidance-discipline-services/projects-services/enhanced-smart-teen-project/ estp-ESTP-intro.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18日。
20 「立法会十题:教育心理学家」。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405/14/P20140514040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5月14日。
21 同11,附录II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