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06-01 | 《经济日报 》

数码鸿沟 穷学生跨不过



有说生于2000年后的一代,都是由数码科技伴随成长的「数码原住民」。本地社企「有机上网」之创办人黄岳永早前接受访问时便指,时下家景富裕的小朋友,一出生就有「电子奶嘴」,只有一岁便懂得拿手机在YouTube看迪士尼动画《冰雪奇缘》。 [1]然而,并非所有新生代都能如此轻易受惠于数码科技,在黄岳永分享的另一个故事中,一名家景穷困的屯门女孩,为了做15分钟PowerPoint简报,要到图书馆或朋友家中苦候四小时,才能使用电脑。 [2]

数码科技未必是「穷人福音」,互联网也不一定是向上流动的阶梯,因为梯子不是免费,电脑以及上网服务都需钱。黄岳永指若不消除这道「数码鸿沟」,贫富悬殊只会更激烈:在财富差距之余,还会形成知识的不平等。 [3]

现今教育重视资讯科技

资讯科技与教育现今密不可分,各地政府亦予以重视。教育局在去年发表的相关咨询文件指出,过往十数年全球科技发展迅速,影响社会各层面,而亚洲其他地方都有推出有关资讯科技教育的策略和计划,如新加坡已先后推出三个「资讯及通讯科技教育发展策略」,日本于2010年推出「创建未来教育计划」(Renovating Education of the Future Project),而南韩就在2012年推出「SMART教育计划」。 [4] 

至于香港,政府自1998/99学年起投放了逾90亿港元,推行三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以及其他电子学习措施,策略方向包括投资于学校的资讯科技基础建设、提供专业训练以提升教师运用资讯科技能力,以及提供学习资源帮助学生和老师在学与教时适当运用资讯科技。 [5]

该份名为《第四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的咨询文件,于去年5月公布,策略核心是透过发挥资讯科技的潜能,提升学与教的互动,助学生学会学习,并加强学生的自主学习、创意、协作及解难能力等。 [6]而在《2014数码21资讯科技策略》咨询文件中,政府也指出科技教育已从一门纯粹学科变为学习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部份,政府更有意教导新一代学生如何编制程式,让其学会解决问题、培养逻辑及创意思维。 [7] 

硬件鸿沟有收窄迹象

以上策略反映政府已注意到资讯科技为学生带来的学习机会。不过,仅仅如此并不足够。因为,假如贫穷学生根本不能负担使用电脑或上网的费用,资讯科技只会为贫富学生之间制造新的鸿沟,划出另一条起跑线,这些学习机会,便终究不是属于贫穷学生的。

无疑,政府近年已推出多项措施,资助贫苦学生在家中使用电脑及上网。其中在2010/11学年推出的上网费现金津贴计划,便让有子女就读中小学,且符合资格领取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计划(下简称「综援」)下与就学有关的津贴的家庭,可获每年1,300元的全额上网津贴;至于其他有中小学生的家庭,如通过学生资助处(下简称「学资处」)的入息审查,也可获全额或半额上网费津贴。 [8]在2014/15学年,有约15万个家庭成功申请学资处的上网费津贴。 [9]

除了上网费津贴外,政府在2011年7月亦有推出名为「一家一网e学习」的五年计划,为低收入家庭学生提供合适和便宜的电脑和上网服务,并为学生和家长提供技术支援和培训服务,对象为透过综援及学资处领取上网费津贴的家庭。当时估计首年有30万户受惠,涉及41万名学生,其后四年再额外有8.2万户家庭和11.2万名学生受惠。 [10]不过,这个计划的受惠人数不似预期,至2014年3月,只有99,014户家庭参加了计划,当中约有34,689户使用了计划提供的服务,只相等于约一成合资格家庭,而售出的电脑以及上网服务数目均不足一万。 [11]

但值得高兴的是,自2010年及2011年分别推出了上述两项计划后,低收入家庭学生使用互联网的比率,已由2010年的87%增至2014年的96.4%,接近主流社群家庭学生的比率。 [12]贫穷家庭与一般家庭的「数码鸿沟」似有所收窄。 

家庭背景影响资讯科技学习成效

不过,人人都「一机在手」,又是否意味大家使用资讯科技学习的成效「平起平坐」?似乎没有那么简单。电脑和互联网是死的,能否将其活用就看用家。有硏究指出,家庭社会经济地位不同,学生使用电脑及上网之习惯亦有分别,造成学习成效的差距。

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在今年3月发表进行了两年的「数码鸿沟与资讯科技教育」硏究的结果。硏究人员为22名中小学生作案例硏究,了解他们运用资讯科技的情况。当中五名学生被归纳为能够积极有效地使用资讯科技的「产出型使用者」,能在学习和娱乐两者间取得平衡,而他们均来自社经地位较高的家庭。 [13]再者,他们的家长有丰富的资讯科技使用经验,运用资讯科技能力优秀,会给予子女充足和有效的支持及指导,及作为其行为模范,帮助子女好好运用资讯科技。 [14]

相反,在22人当中有七人被归纳为「挣扎型使用者」,在家中使用资讯科技时,所有或大部份时间皆用作社交生活与娱乐。对他们来说,学习并非资讯科技之优先用途,他们运用资讯科技时,亦出现不同程度的失控,例如有学生的家长说子女的时间都用在打机,而且夜睡,又有学生说自己只要一开电脑便不断使用,甚至通宵至早上六时。这些学生来自一般或社经地位较低的家庭,家长较少甚至没有使用资讯科技的经验,只掌握很基本的(甚至完全没有)运用资讯科技能力。学生在没有家长监控下,虽然可以自由使用资讯科技,却得不到足够的支持及指导。 [15] 

一人一机 ≠ 机会平等 

由以上可见,家庭背景以及家长对资讯科技的了解,都会影响到学生如何运用资讯科技。运用方法不同,学到的知識亦不一样,所造成的知识差异,又可能影响社会流动。美国亦有论者提出类似观点。美国哈佛大学的公共政策学者罗伯特.普特南(Robert Putnam)在其今年发表的新书《Our Kids: The American Dream in Crisis》指出,互联网对于美国贫穷儿童之前途帮助有限。 [16]

他认为社交科技及流动科技对于促进社会流动的作用接近零,例证之一,是其书中所记述的儿童,虽然大多拥有智能电话,但最贫穷的儿童使用电话时显得「不经思索」;而来自社会较高阶层的年轻人及其父母,会较多将互联网用于工作、教育、政治和社交接触和搜集新闻的用途,而较少用于娱乐及消闲。普特南认为富有的美国人运用互联网的方式有助于「向上流」,而较穷、所受教育较少的美国人则无此效用。 [17]

普特南进一步指出,家景较佳的儿童在现实中的其他优势,也可延伸到网上。以社交圈子为例,较富有儿童在网络世界,同样可接触较多能帮助他们学习及事业的人,因此他认为,年轻人拥有可以让他们接触任何人的科技,并不等于他们可以真的平等地获取知识和机会,缩减贫富阶层间的机会鸿沟(opportunity gap),反而可能将它拉阔。 [18] 

收窄差距还是要靠家 

从以上的论述可见,单单给予儿童和青少年一部电脑,而未能确保他们能用得其所,发挥向上流动的作用可以相当有限。鼓励他们善用资讯科技,固然重要,教导家长及儿童照顾者如祖父母等,使其有能力帮助儿童使用资讯科技,亦是必须。

有被香港大学的硏究列为「挣扎型使用者」的儿童之家长,说自己不能为子女订下使用资讯科技的规矩,因为他们不懂。 [19]另外,虽然深水埗有小学有平板电脑供学生借回家使用,但家长反应不太踊跃,原因是既怕子女用坏了赔不起,又怕不知子女用电脑作正经事还是玩乐。学校因而安排家长在校上兴趣班,接触平板电脑,尽量加强他们信心,让他们接受学生进行电子学习。 [20]

物件齐备,人心也要准备的道理,教育局亦懂。由2007/08学年推行至今的第三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就聚焦于适当运用资讯科技,而教育局亦有鼓励家长有效的推动子女在家中进行电子学习。在教育局网站内,有关资讯科技教育下的家长服务及课程的部份,指出该局为了提升家长的资讯知识和协助他们在家中指导子女使用资讯科技学习,会联同香港教育城、志愿机构及其他政府部门,为家长提供这方面的支援,但「有关详情,将会在稍后时间公布」云云,网页显示其修订日期为2012年3月[21],即三年前。

三年前,已有研究显示互联网使用习惯如何影响学生的学习表现。如表一所见,根据2012年时的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的资料,不论是香港还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的学生,在平日校外时间完全不使用互联网或很长时间使用互联网,在PISA有关阅读、数学和科学的测试的分数,均明显低于平均分。[22]

PISA的结果显示学生恰当使用互联网的重要性。三年过去,现在已是2015年,究竟是教育局为家长提供支援的相关网页未有适时更新?还是这些详情尚未公布?在这至少三年间,教育局有没有为家长提供充分支援?如果有,成效如何?需要社会正视。

指望将来,如前文提到,教育局的第四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的重点,是推动学生学会学习,而箇​​中关键是使用者如何运用资讯科技。无论是为配合教育局的策略方针,还是因应文中各项硏究所得的结果,未来的措施应该更注重促进学生善用资讯科技,收窄「数码鸿沟」。

 

 

1 〈香港精神大使放下名利助弱势〉,《星岛日报》,2015年3月26日,A18页。
2 〈社企创业:有机上网助穷人〉,《信报财经月刊》,2014年7月1日,P128至131页。
3 同2。
4 《第四个资讯科技教育策略:发挥IT潜能释放学习能量全方位策略咨询文件》,教育局,2014年5月,第1页。
5 同4,第2页。
6 同4。
7 《智慧香港智优生活2014数码21资讯科技策略公众咨询文件》,商务及经济发展局,2013年9月,第9至10页。
8 「财务委员会讨论文件:2010年5月28日」,教育局及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2010年5月28日,第1至4页。
9 「上网费津贴计划统计撮要」。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学生资助处,http://www.wfsfaa.gov.hk/ sfo/tc/statistics/sia.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5月6日。
10 「上网学习支援计划七月推出(附图)」。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106/27/P201106270122.htm,最后更新2011年6月27日。
11 「数码共融进度报告(2015)」,商务及经济发展局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立法会CB(4) 590/13-14(05)号文件,2015年4月,第15页。
12  同11,第6页。
13 「香港数码世代与教育数码鸿沟」,香港大学教育学院,2015年3月24日,http://web.edu.hku.hk/f/page/2827/Press-Release_Chi_20150324.pdf。
14 「香港数码世代与教育数码鸿沟:公共政策硏究资助计划『数码鸿沟与资讯科技教育』硏究结果发布会」,香港大学教育学院,2015年3月24日,http://web.edu. hku.hk/f/page/2827/PPT_Chi_revised.pdf,第34及35页。
15  同14,第44及46页。
16  Jeremy Olshan, "Rich kids use the Internet to get ahead, and poor kids use it 'mindlessly'", MarketWatch, March 21, 2015, http: //www.marketwatch.com/story/why-the-internet-did-zero-to-help-poor-american-kids-2015-03-17.
17  同16。
18  同16。
19  同14,第46页。
20  〈小学开家长班冀减数码​​鸿沟学生两人一机推电子教学〉,《星岛日报》,2014年12月2日,F01页。
21  「家长服务及课程」。取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教育局网站:http://www.edb.gov.hk/tc/edu-system/primary-secondary/applicable-to-primary-secondary/it-in-edu/parental-services.html< /a>,最后更新日期2012年3月15日。
22  "Database - PISA 2012: Interactive Data Selection - Results" 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http:// pisa2012.acer.edu.au, accessed April 9, 2015; "PISA 2012 Results: What Students Know and Can Do: Student Performance in M​​athematics, Reading and Science (Volume I, Revised edition, February 2014)," PISA, OECD Publishing , February 2014, http://dx.doi.org/10.1787/9789264201118-en, p.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