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5-06-11 | 《经济日报 》

节能计算「新常态」



气候变化,人人有责,其中一个最直接的做法,是节约能源,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政府在2015年5月公布「香港都市节能蓝图2015~2025+」(下简称「节能蓝图」),正好探讨这个议题。想节能,除了叫市民「悭尐」,如何定义「悭尐」的工夫,一点也不能悭。

「能源强度」改善不等同整体耗电量减少

「节能蓝图」提出以2005年作基准年,在2025年之前将香港的「能源强度」减少40%。 [1]政府有此宏愿,跟香港作为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签订宣言要在未来减低「能源强度」息息相关:其中一个目标是各成员经济体会以2005年为基准年,在2030年以前降低「能源强度」至少25%。香港至2012年为止,「实际最终能源强度」已降了约20%,而根据推算,在2015-16年以前,香港的「能源强度」将可降低25%,即提早15年达标,故政府认为应考虑为香港设定更积极进取的目标。 [2]

亚太经合组织的另一个目标,是组织经济体整体以2005年为基准,在2035年以前,减低45%「总能源强度」。本港政府将此理解为香港应于2035年以前将能源消耗减少45%,而估算在现有节能措施、人口预测以及较低的经济增长趋势的假设下,香港仅能达标。 [3]以此观,政府现时希望多加把劲,为2025年订立较进取目标,可能与期望更易达致亚太经合组织的2035年目标有关。

「能源强度」减少达四成,骤看是「大跃进」,却未必等同整体能源消耗大幅减少。香港政府在「节能蓝图」指出,在2025年前将能源强度降低四成,等同相比2012年时,减少约6%的实际能源用量[4],正反映出能源强度的增减幅度和实际能源用量的分野。

要理解两者的差异,先要明白「能源强度」不等同「能源需求」。首先,「能源强度」是指每一元的经济生产所用上的能源使用量,即是每经济生产单位的能源需求;「能源需求」则是指电力生产强度以及商业、住宅、工业和运输四个主要能源最终使用行业的能源消耗总值。 「能源强度」的算法,是将「能源需求」除以国内生产总值。 [5]以能源强度作指标,是在讲环保之余,兼重经济发展。

然而,只要国内生产总值增加的比率多于能源需求增加的比率,即使社会比过往消耗更多能源,环境因此更受损,能源强度也会下降;一地之能源强度改善,可以是因为节能,也可以是由于该地方的经济转型至低耗能的产业,而与普遍人是否有节能意识无关。

再看其他地方的节能目标,欧盟计划到2020年减少能源消耗[6],成员可就此各自订下能源效益指标,既有如德国般每年减少「能源强度」 2.1%,亦有如立陶宛般要比起2009年时减少17%的能源使用量,或如芬兰般为2020年的能源使用量设定310百万兆瓦时(Terawatt-hour)的指标。 [7]由此可见,「能源强度」只是国际上其中一项广泛应用的标准,到实际操作时,各地会因应自身情况采用合适的标准。

采用不同计算方式耗电「可加可减」

要准确理解政府的节能目标及成效,也要了解当局使用的计算标准。香港的节能策略,重点在于「政府牵头带动作示范」[8],包括「减低政府建筑物耗电量的目标,以落实政府以身作则的策略」。 [9]「节能蓝图」又指香港就政府建筑物订立了三轮节电目标,包括「以2002-03年的运作环境作为基础,于2003-04年到2006-07年的四年间,减少用电量6%;并以2007-08年运作环境为基础,由2009-10年至2013-14年的五年间,将用电量减少5%。」以及「以2013- 14年的运作环境为基础,在2015-20年间把用电量减少5%」[10],当中的「以运作环境为基础」,可圈可点。

审计署在2008年10月公布对政府用电情况的审查,指出在2003年,政府决定各政策局及部门应以2002-03财政年度为基准年,在2003-04、2004-05 、2005-06及2006-07财政年度把用电量分别减低1.5%、3%、4.5%及6%。之后在2004年年中,机电工程署(下简称「机电署」)在有关政策局及部门用电量的报告指出,政府在2003-04年度的用电量较2002-03年增加了2.5% [11],即未能达标。环境局在同年6月的一份进度报告表示,多座新建政府大楼及设施在2003-04年度投入服务,耗用大量电力。若扣除这些,政府在该年度的用电量较基准年是减少了1.4%。 [12]

机电署在检讨2004-05年度的用电量后,认为需进行「常态化」处理,将用电量调整至与2002-03年度基准年相同的活动水平,以进行有意义的同类比较。及后,该署在2005年10月向节约能源策导委员会提交有关2004-05年度节约能源的进度报告,指根据初步分析,进行「常态化」前的用电量较2002-03年度高出3.1%,但在「常态化」计算下,扣除因增加场地和活动的影响后,就节省了2.3%能源。 [13]节约能源策导委员会同意在往后分析政府用电情况时,应参考因活动变化把用电量「常态化」的处理方法。

在2006年6月机电署提交有关节约能源进度的文件中,政府就由多用了电,变为节省了电。文件指与200​​2-03年度用电量相比,政府在2003-04年度少用了1.4%电、在2004-05年度用电量少了3.6%,以上数字经过「常态化」,按主要用电部门在2002-03年度相同的活动水平及楼面总面积计算。 [14]

在「新常态」下,政府用电量出现了两种计算方法,而当局向立法会提交的进度报告,亦已逐渐改为只提供「常态化」后、较低的数字。例如在2006年3月,环境局在进度报告中表示,以2004-05年度的用电量与2002-03年基准年相比,政府增加了5.4%用电量,主因是提供了新设施及市民更多使用政府服务;若没有这些因素,用电量可减少3.6%。 [15]同年12月,当局向立法会环境事务委员会提交《政府部门的「绿色」措施》文件,就谓「在政府部门的共同努力下,耗电量减幅在推行省电措施头两年已达到3.6%」。 [16]

又如2007年1月,机电署向节约能源策导委员会提交的进度报告指,政府在2005-06年度的用电量较2002-03年度基准年用多了7.1%电力,在扣除活动变化因素后,政府的用电量减了5.6%。 [17]到当年4月,政府向立法会环境事务委员会提交《节约能源》文件,谓「在政府各政策局和部门共同努下,二零零五/零六年度的耗电量已比二零零二/零三年度减少5.6%」。 [18]

小心处理资讯发放有助落实「节能蓝图」

如表一所见,根据审计署的资料,用电量是否以常态化方式计算,大有不同。例如在2006-07年度,未常态化前,政府多用了10.6%电,但在「新常态」下,就得出节省6.9%用电的结果。审计署的建议之一,是政府在日后订定节约能源目标时,要清楚列明评估达标的准则,在向立法会报告节省能源情况时,亦需汇报调整前后节省的用电量,以及调整的理由及准则。 [19]

回到现在的「节能蓝图」,内里提到政府建筑物节电情况:政府目标为2003至07年度,减少6%用电量,实际成果为7%;2009至14年度,目标减少5%用电量,实际成果为9.2%。政府节电,超标完成,当然值得高兴。 [20]然而,用上了某年份的「运作环境为基础」而得出的节电成果,究竟代表什么?政府建筑物会否因为面积增加,用电量增加,但政府因为以往昔的「运作环境为基础」计算,得出其建筑物减少用电的结果?

根据环境局对智经的回覆,由于政府建筑物用电量受楼面面积、使用率等变化的因素影响,故为达致一个具意义的比较,会将某年份的用电量调整至与基准年相同的运作环境。至于政府建筑物的实际用电量,则如表二所见,总用电量由2009-10至2013-14年度显著上升,而2013-14年度对比2007-08年度的用电量多6.3%;若以可比较的运作环境作计算,则如「节能蓝图」所言,有约9.2%的减幅。不过,即使是以比较的运作环境下计算的用电量,亦可以留意到政府建筑物由2010年度起的每年用电量十分接近,似乎用电量近年进入了悭无可悭的樽颈位,能否再悭,智经将另文探讨。

此外,政府在「节能蓝图」中提及自2007年开始,各部门必须公布年度环保表现报告,汇报政策及工作,包括节约能源事宜。然而文件内所提供的网址却为失效,无法前往。 [21]环境局就此回覆智经,指出另外一条有效的网址[22],当中有各部门的环保表现报告,亦有提及它们各自实际采用了什么措施以节省能源。

政府在「节能蓝图」中表示希望以自身作则,鼓励他人跟随;因此在公开交代自身的节能成果资讯时,政府宜更清楚解释数据的计算方式,以及在不同情况下政府的节电成果。再者,各政府部门的节能措施和成效,正好为私人市场节能提供珍贵的参考资讯,妥善发布相关资讯,公众才不会错过以政府作榜样的机会。如何处理珍贵资讯,政府也需要一种「新常态」。

 

 

1 「香港都市节能蓝图2015~2025+」,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环境局,2015年5月,第7页。
2 同1,第64及66页。
3 同2。
4 同1,第70页。
5 同1,第64页。
6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the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Directive 2012/27/EU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5 October 2012 on energy efficiency, amending Directives 2009/125/EC and 2010/30/EU and repealing Directives 2004/8/EC and 2006/32/EC Text with EEA relevance,"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Union, L315/1, November 11, 2012, http://eur-lex .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PDF/?uri=CELEX:32012L0027&from=EN, p. 1.
7 "Energy Efficiency Directive,"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 /ec.europa.eu/energy/en/topics/energy-efficiency/energy-efficiency-directive, last modified May 29, 2015.
8 同1。
9 同1,第63页。
10 同1,第33页。
11 「《审计署署长报告书第五十一号报告书》第5章『政府的用电情况』」,香港审计署,2008年10月23日,第37、38页。
12 同11,第38页。
13 同11,第39页。
14 同11,第39、40页。
15 同11,第40页。
16 「政府部门的『绿色』措施」,环境保护署,立法会CB(1)513/06-07(04)号文件,2006年12月,第3页。
17 同15,第40页。
18 「节约能源」,环境保护署,立法会CB(1) 1374/06-07(04)号文件,2007年4月,第2页。
19 同11,第42、43页。
20 同10。
21 同10。
22 提供的网址为"A Collection of Local and Overseas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Reports," http://www.epd.gov.hk/epd/english/how_help/tool​​s_epr/collect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