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15-06-22 | 《星岛日报》

自己的电自己发,发电发财非发梦?



环境局就香港电力市场的未来发展而进行的《电力市场未来发展公众咨询》(下称「《电力市场咨询》」),将于本月底完结。在咨询文件中,政府提出到2020年时,本地燃气发电将占燃料组合约50%,而从大亚湾核电站输入的核电约占25%,余下为煤以及可再生能源。 [1]

现时咨询期尚未完结,不过,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上月的调查(下称「世界自然基金会调查」),有83.1%受访者同意,政府需要逐步以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发电,以解决气候变化及空气污染问题。 [2]

可再生能源的概念相当吸引,然而,消费者委员会在2014年12月发表《探索新路向— 香港电力市场研究报告》(下称「《消委会研究》」),指出政府以及电力公司都认为以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空间有限,或者只能占电力供应的1至3%。 [3]

如此说来,可再生能源是否无得做?未必。在某些国家,也可以做得好尽。德国政府就计划至2025年时,有40%至45%电力由可再生能源产生,2035年为55%至60%,至2050年更增加至八成。 [4]在2013年,欧盟新增的发电能力中,可再生能源占72%;在2014年初,已至少有144个国家订立了运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 [5]

再生能源,难靠两电

究竟是什么因素,令香港无法订出如上述国家的宏大目标?一直以来,香港电力由两家私人电力公司提供。 《电力市场咨询》指,多年来有意见认为要为电力市场引入竞争,让用户有更多选择。 [6]《消委会研究》则指出,开放电力生产的市场,引入竞争,对本港的主要益处为提供可再生能源的选择。 [7]

参考两电在以输出发电量计的燃料组合,可见燃油以及再生能源在2009、2010、2011年的燃料组合比重为零,2012年时亦只得2%。 [8]香港电灯的南丫发电厂太阳能发电系统,在2013年完全扩展后的发电容量为1兆瓦[9],而中华电力在香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系统在晨曦岛,岛上装有627块太阳能板及两台风车,产电量为200千瓦[10];不过对比至2013年年底时,两电总装机的12,645兆瓦容量[11],以上可再生能源设施的发电能力微不足道,确无法赖以提升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比例。

香港面积细小,土地珍贵,拨出地方建立大型的再生能源设备,有一定困难。本土生产貌似不行,求诸外力又如何?内地近年大力推动再生能源发电,虽然港府2014年的燃料组合方案咨询中,有回应者认为应加强本地与内地的联网,有助引入新供电源,但该咨询大部份人就对在现阶段从内地输电有保留。 [12]此路亦不通,香港是否无计可施?

太阳能,「能太能

其实以「天时」计,香港并非完全不适合利用再生能源。以太阳能为例,香港一年从太阳照射所得能量,为每平方米1,350千瓦时,高于世界平均数;只有每平方米950千瓦时的德国[13],在2014年6月9日,已成功以太阳能满足超过一半电力需求。 [14]

香港理工大学曾进行有关太阳能光伏在香港的发展情况的硏究(下称「理大硏究」),认为香港楼宇密度高、土地资源有限,适合利用「建筑整合太阳能」(Building-integrated photovoltaic system)发电。这种系统将太阳能光伏与建筑物的天台、外墙、玻璃窗结合,好处包括不占土地、电力生产现成即用,可减少能源损益、替代建筑物料等。 [15]该硏究在考虑建筑及太阳照射因素后,计算全香港合适设置太阳能光伏组件的屋顶,总面积为37.4平方公里,而由这些组件生产出的电力,达到2011年全港用电量的14.2%。 [16]

自己的电自己发

香港无法更多用可再生能源,似乎非不能也,只是受土地不足制肘,可再生能源更适合以小型、分散的方式生产,在保护环境的同时「自己发电自己用」。大埔那打素医院便获得医院管理局1,300万港元资助,在2016年7月起透过自设的系统,用新界东北堆填区的沼气发电。沼气的四成能量将作为医院冷气机的四份之一电力,另有四成则用作烧水和消毒的蒸汽,预计每年可借此减少约2,000吨碳排放,占医院整体排放量的12 %。 [17]

另一个自己生产电力的例子,则是政府跟香港建造业议会合作发展,位于九龙东的香港首个零碳建筑「零碳天地」[18],其太阳能光伏板每年产生约8.7万度电,亦有以生物燃油发电,年产14.3万度电力,合共产生的电力不但足以自给,还能供应多出的电力给公共电网。 [19]

此外,政府鼓励其建筑物采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包括制定「政府工程和装置采用能源效益和可再生能源科技」工务技术通告,要求新建及现有政府建筑在进行主要改装工程时,须在设计上考虑采用包括太阳能发电的可再生能源技术;建筑覆盖范围大于1,000平方米的,则要考虑附近建筑物的遮光效果,尽量采用太阳能发电。另外,没有空调设施的新建学校及教育建筑物,在财政及技术许可下,其电力要至少有0.5%由可再生能源产生,其他的新建政府建筑物亦须在合理情况下,尽量用可再生能源技术。 [20]

个别人士亦可以「自己发电」。政府为了鼓励更多私人楼宇及机构应用可再生能源,自2008年起为私人物业安装之可再生能源发电设施,提供为期五年的设备资本开支税务优惠。采用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较普遍方法,是在大厦屋顶安装光代发电板[21],以太阳能发电。

不过可再生能源的一个缺点是不稳定,故不能倚靠作唯一电源,还需有渠道取得其他电力供应,以备不时之需。为了协助将这些可再生能源发电设施驳至电网,《管制计划协议》规定电力公司必须为这些设施的用户提供划一的后备电源安排。至2015年3月止,两家电力公司已和超过200名客户订下接驳安排。 [22]

这个数量,难言满意。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代价高。有报章在2015年5月时指,有大澳居民原本计划在屋顶加装四块太阳能发电板发电,却发现安装费达20万港元,要约46年才可回本,因为价钱偏高,故要再考虑是否安装。 [23]

此外,「建筑整合太阳能」发电虽然不占地方,可能适合香港,但大楼外墙、天台等可以用​​来安装广告标志,若转用作发电用途,就要放弃广告收益。另外,理大硏究的数据显示,虽然以太阳能光伏组件的价格计,内地比起香港便宜一些,德国、美国的和香港的价格一样,但难处在于安装费用的分别。香港的安装费为内地的4.34倍,为德国的2.57倍。 [24]该硏究建议可以引入竞争机制,如容许内地的太阳能光伏公司及工人来香港安装这些系统,以降低安装费。 [25]

人人可做发电商?

另一个可以降低成本,吸引更多人安装可再生能源系统的方法,是引入上网电价(Feed-in tariff)。 《电力市场咨询》谓上网电价制度,是海外地区鼓励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应用的方法之一。根据此制度,可再生能源生产者可就其生产以及输往电网的电力向电力公司收费,吸引楼宇业主投资太阳能光伏发电板等可再生能源发电设施。 [26]世界自然基金会调查显示,有53.3%受访者表示若电力公司答应购买社区自行生产的电力,会考虑安装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自行发电。 [27]

上网电价的要素包括,由电力公司向可再生能源生产者给予的以每千瓦时电量计算的现金款额,代价由电力公司的客户付出。金额通常可确保生产者能获得合理的项目回报,但金额可能渐渐下调,以令公司有诱因去降低技术成本;一个通常达15、20或25年的长期购电合约,为生产者提供长期保障,让其放心投资;以及以法律规定电力公司需要将这些可再生能源项目接驳上电网,并通常会规定电力公司优先采购可再生能源作为其电源。 [28]

隔邻澳门已订立了上网电价制度,以进一步推动太阳能光伏并网发电的应用。收购电力的合同长达20年[29],而按照系统安装容量的大小,上网电价有所不同。少于10千瓦,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澳门币4.8元,等于10至100千瓦,澳门币4.3元,多于100千瓦的,澳门币3.9元。 [30]

不过,上网电价不乏争议,因为当中额外成本要由电力用户承担,也可能对贫穷用户不公平。因为有能力投资在可再生能源设备者,可赚取收益,但贫穷户就只有份负担较高昂的电费。在德国,电力用户为可再生能源所付出的额外代价在2015年为每千瓦时0.0617欧元。 [31]在2014年,德国一般住户缴交的电费平均为每千瓦时0.2913欧元,当中的0.0624欧元是用来支付可再生能源的补贴[32],约占电费的21.42%。这个「环境附加费」由2000年开始收取,连升了14年,而有段时期德国的电费为全欧盟第二贵。在2012至2013年,附加费更增加了近50%。 [33]

上述情况,逼使德国政府在去年8月推出改革,控制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34],包括改变现行上网电价的做法,加强市场竞争,要将来大部份新加入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者在市场上售电,而他们可另外获得溢价,为每月平均市价以及法律订下的可再生能源回报之间的差额;政府又为每年由各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力订下增量指标,若某年产量达标或超出指标,翌年的上网电价就会下降。 [35]

上网电价带出的,其实是一个老问题,即暂时来说,追求可再生能源须额外付钞。智经在5月时参加了由思汇政策研究所举办的「能源研讨会20:可再生能源及电力市场改革」,会上电力公司代表声言要它们更多使用可再生能源,没有问题,但要先问公众是否准备好为此「埋单找数」。要荷包受损,还是让环境受损,快将完结的电力市场咨询,可能正是市民「机不可失」的抉择时间。

 

 

1 《电力市场未来发展公众咨询》,香港特别行政区环境局,2015年3月,第48页。
2 「『可再生能源意见调查』结果」,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2015年5月,http://awsassets.wwfhk.panda.org/downloads/repolling_result_20150525_2.pdf.
< span style="font-size: 10px;"> 3 "Searching for New Directions: A Study of Hong Kong Electricity Market," Consumer Council, December 2014, p. vii.
4 "Act on the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Renewable Energy Sources Act - RES Act 2014)" Section 1, http://www.bmwi.de/English/Redaktion/Pdf /renewable-energy-sources-act-eeg-2014,property=pdf,bereich=bmwi​​2012,sprache=en,rwb=true.pdf, p. 6.
5 "Renewables 2014: Global Status Report," REN21, 2014, p. 14.
6同1,第16页。
7 同3,p. iv.
8 「财务委员会审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答覆编号﹕ENB387)」。取自立法会网站:http://www.legco. gov.hk/yr14-15/chinese/fc/fc/w_q/enb-c.pdf,第710页。
9 「太阳能发电系统」。取自港灯电力投资网站:http://www.hkelectric.com/web/AboutUs/SolarPowerSystem/ Index_zh.htm,最后更新2015年3月4日。
10 「立法会二十二题:可再生能源」。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310/23/P201310230299.htm,最后更新2013年10月23日。
11 同1,第6页。
12 同1,第46页。
13 Ir. Dr. Lu Lin, Vivien, "Status, Obstacles and Prospects of solar photovoltaic development in Hong Kong," Renewable Energy Research Group ,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May 20, 2014, http://weather.cityu.edu.hk/SEE/symposium/02%20Dr%20Vivien%20Lu-Technological%20Hurdles%20to%20Renewable%20Energy.pdf, p. 17.
14 John Vidal, “UK and Germany break solar power records,” The Guardian, June 23, 2014, 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4/jun/23/uk -and-germany-break-solar-power-records.
15 同13,p. 7.
16 同13,p. 28-29.
17 〈大埔那打素自行沼气发电减碳排放年省200万〉,《明报》,2015年1月19日,A08页。
18 「主席的话」。取自零碳天地网站:http://zcb.hkcic.org/Chi/CorporateInformation/chairman.aspx,查询日期2015年5月13日。
19 「可再生能源」。取自零碳天地网站:http://zcb.hkcic.org/Chi/Features/renewenergy.aspx,查询日期2015年5月13日。
20 「立法会十三题:香港电力市场」。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501/21/P201501210440.htm,最后更新2015年1月21日。
21 同1,第51页。
22 同21。
23 鲍旻珊,〈84%人倡开放电网拓可再生能源〉,《文汇报》,2015年5月26日,A10页。
24 同13,p. 22.
25 同13,p. 33.
26 同1,第52页。
27 同2。
28 "Issue Brief: Feed-in Tariffs," Environmental and Energy Study Institute, March 2010, http://www.eesi.org/files/feedintariff_033110.pdf, p. 1-2.
29 「04/02/2015政府订定太阳能上网电价推动光伏发展」。取自澳门特别行政区能源业发展办公室网站:http://www.gdse.gov.mo /gdse_big/newsDetails.asp?newsIndex=439,查询日期2015年5月14日。
30 「表一:按20年收购期,不同太阳能光伏并网系统安装容量的上网电价」。取自能源业发展办公室网站:http://www.gdse.gov.mo/src/ upload/photo/news040215_t.jpg,查询日期2015年5月14日。
31 "German green power surcharge to ease 1.1 percent in 2015: sources," Reuters, October 14, 2014,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4/10/14/us-germany-energy- idUSKCN0I31F720141014.
32 "German electricity price is half taxes and fees," Deutsche Welle, August 13, 2014, http://www.dw.de/german-electricity-price-is -half-taxes-and-fees/a-17849142.
33 William Pentland, "Germany's Renewable Energy Surcharge Declines," Forbes, October 16, 2014, http://www.forbes.com/sites/williampentland/2014/10/16/germanys-renewable-energy-surcharge-declines-as-subsidy-reforms-take-effect.
34 同33。
35 Kerstine Appunn, "Comparing old and new: Changes to Germany's Renewable Energy Act," Clean Energy Wire, http://www.cleanenergywire.org/factsheets/comparing-old-and-new-changes -germanys-renewable-energy-act, last modified October 7,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