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3-05-14

全民自保 — 论全民退休保障



近日有立法会议员,以迫使政府落实全民退休保障的时间表为名,于审议财政预算案拨款条例草案时,大打拉布战。政府早前又邀请学者启动关于退休保障的研究。两件事均反映社会对未来退休人士的生活保障,有一定关注。

储蓄与退休

智经在过去的时事分析,已指出面临人口老龄化,社会需要及早准备。[1]其实不止是政府政策,每一个人也有责任未雨绸缪,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究竟绸缪到甚么程度才算足够?今年有调查指,港人需800万元的流动资产才会感到生活安稳,接近1,200万元才能感到生活丰盛。[2] 而根据统计处推算,30年后男女平均寿命约84岁及91岁。[3]假设现时一名25岁的成年人计划在65岁时退休,往后的每月生活开支以现值计为1.2万元,再假设预期通胀率为3%,而现有储蓄和其他投资的投资回报率为4%,要应付退休生活,男性及女性在退休时分别要有826万元(84岁-65岁 = 19年的开支)及1,093万元(91岁–65 岁 = 26年的开支)储蓄。[4]再参考积金局网站的强积金累算权益计算机,假设一个25岁的打工仔月入12,000元,每年加薪3.5%。他和雇主各自拨出5%的强积金供款,按强积金首十年年均5.5%的投资回报率计算,预期到65岁时的累算权益为341万元。按照以上推算,一个收入不高的年轻人,单靠强积金供款,远远无法应付日后的退休生活,更莫说到时是否感觉生活安稳或丰盛。

本地退休保障理念

本港的退休保障制度,参考自世界银行1994年发表的《扭转老年危机》报告中提出的三条支柱模式,包括由政府承担的社会保障制度、强积金制度以及个人自愿储蓄。目前政府投放在医疗和社会福利的资源占政府经常开支四成[5],八成65岁以上长者领取第一支柱下的支援津贴(综援、高龄津贴和伤残津贴)[6],政府这方面的开支由2006年的120亿元增至2013年的200亿元。[7]统计处预计未来30年15至64岁的劳动人口比例将由2012年的74.9%减少至60.8%,同时65岁及以上长者人数增长超过两倍,占总人口接近三分之一。随着人口结构变化,未来社会保障的支出将会增加。

第二支柱强积金制度实施前,仅有33%的工作人口有退休保障,实施后则涵盖85%的劳动人口。但因管理费年均开支达70亿元,加上过去五年接近一半的基金(46.6%)出现平均亏损,备受社会批评。个人自愿储蓄则较有弹性,可根据各自需求,安排不同的储蓄和投资计划。若第三支柱得到加强,变相减轻第一和第二支柱的负担。

储蓄意识

一项覆盖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的1.5万名受访者的调查显示,过半港人表示退休准备不足或完全没有准备,其中9%指完全没有准备,43%指退休准备不足。受访港人认同,最迟应于38岁开始作出理财规划。[8]

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储蓄及退休金不足的问题也存在于美国。数据显示,57%的美国家庭储蓄及投资不到2.5万美元,28%的人担心没有足够的储蓄安度晚年,为23年来最高。[9]1980年代末以来,美国个人储蓄率一直在10%以下,最新统计为2.7%。[10]高消费低储蓄的经济增长模式,被指为07年美国次按危机的元凶。有意见指,高储蓄率可使一个国家在不依赖于外债的情况下,作出大额投资,认为这是中国经济在过去几十年快速增长一大因素。也有观点认为,中国人储蓄占GDP的比率一直维持在50%以上,显示内地经济一直缺乏消费,令全球经济失衡,长远可能阻碍内地经济增长和稳定。[11]

作为外向型经济的香港,在2000至2011年间,GDP由11,918亿元增长59%到18,630亿元,这段时期,占GDP六成以上的个人消费上升了56%,储蓄则增加了33%[12],不及个人消费的增长。不过,与世界各地比较,香港人的储蓄率并不低,十二年来总储蓄率占GDP的百分比徘徊于29%至36%之间,最新数字为29%,高于2011年全球平均的19%,与中高等收入地区的31%相若。值得注意的是,储蓄比率在2008年达致36%的高峰,但2009年骤跌至31%。[13]个人消费开支按年增幅也由2007年的8.6%减至2009年的0.8%。其中一个可能原因,是2008年经济环境转差,市民的可动用资金收缩,导致私人消费和储蓄意欲减低。2008年金融海啸后,香港经济出现十年来首次衰退,2007至2009经济增长分别为6.5%、2.1%和-2.5%。2009年的5.3%失业率,亦属2006年至今的最高数字。

除经济环境,储蓄习惯还会受到地域文化影响。调查显示,亚洲人的储蓄意识普遍较高,台湾(67%)、印度(62%)、香港(60%)有定期储蓄的习惯;欧洲国家如英国(38%)、法国(44%),则较少人拥有这个习惯。巴西、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的定期储蓄比率与欧美国家类似,不是很高。

为未来储备

智经2009年发表的《弹性退休:更佳选择》研究报告指,一般而言,政府面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加税、减少国家退休金、或提高退休年龄。报告同时提倡应教育、创造、和鼓励提供足够收入的储蓄计划。

多国政府亦推出不同政策,鼓励民众储蓄,提早做好退休准备。例如新西兰设有「储蓄退休金计划」(KiwiSaver),国民参加后可获1,000新西兰元奖赏;英国亦一早已采取措施鼓励私人储蓄,如开设免税特别储蓄帐户(Tax-Exempt Special Savings Accounts)、[14]个人持股计划(Personal Equity Plans)及私人养老保险(Personal Pensions)等,以保障长者晚年所需。[15]

理财教育

以政策鼓励储蓄,固然值得考虑。更进一步,社会可以提倡储蓄教育。一度甚为畅销的书籍《富爸爸穷爸爸》以美国为例,指出传统的教育制度一直忽视理财技能的培训,令许多接受过高等教育、收入不错的专业人士,仍要毕生为财务问题困扰。[16]

至于香港,坊间有个别机构会举办一些为小朋友而设的理财课程,汇丰在2008至2010年的一个环球理财教育计划,就以7至11岁的小朋友为对象,教授他们储蓄、消费,以至创业时计算营运支出和收入的知识。[17]话虽如此,教育制度在理财一环始终着墨不多。面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社会应该从教育入手,协助新一代及早养成妥善理财的习惯。退休保障,全民准备,方可事半功倍。

 

 

1  「『老掉牙』的问题 ── 为人口老龄化准备」,智经研究中心,2013年1月21日。
2  「AXA安盛生活指数」,AXA安盛,2013年4月23日。
3  「香港人口推算2012-2041」,政府统计处,2012年7月。
4   以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的「退休需要计算机」计算。
5  「二零一三至一四财政年度财政预算案」,2013年2月27日。
6  「立法会扶贫小组委员会 长者贫穷」讨论文件,勞工及福利局、食物及卫生局、民政事务局、运输及房屋局、民政事务总署、社会福利署,2013年1月。
7  「欧全民退保改革 值得港参照」,《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1月11日。
8   ‘The Future of Retirement – A New Reality (Global Report)’, HSBC, February 2013.
9   ‘Workers Saving Too Little to Retir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9 March 2013.
10 Personal Saving Rate. 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 29 April 2013.
11「中国储蓄率2015年前料降低五个百分点--高盛」,路透中文网,2009年10月16日。
12「表030:本地生产总值、本地生产总值内含平减物价指数及按人口平均计算的本地生产总值」,政府统计处,2013年2月27日。
13 Gross savings (% of GDP). The World Bank, retrieved 8 May 2013.
14 Tax-Exempt Special Savings Accounts和Personal Equity Plans于1999年被 Individual Savings Account计划取代。
15 Banks, Tanner(1999). Household Savings in the UK. The 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
16 Robert Kiyosaki & Sharon Lechter(2000). “Rich Dad Poor Dad”. Warner Books Ed.
17「财富小天地」,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