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康乐文化及艺术 | 2015-06-29 | 《星岛日报》

二次创作「有层次」得防着点?



最近,中国足协推出一系列以「不轻视任何对手」为题的世界杯外围赛宣传海报掀起争议,在对同组香港队的海报中这样写道,「这支球队的人,有黑皮肤,有黄皮肤,有白皮肤,这么有层次的球队,得防着点!」有本港球迷和传媒认为海报言辞轻佻,并质疑含种族歧视意味。 [1]

事隔一日,香港足总在官方Facebook上载设计相似的海报反击,「我哋呢支球队,有黑皮肤,有黄皮肤,有白皮肤,目标都系要为香港出一口气,你系香港人点都要撑!」。 [2]香港足总的瞬即回应获网民狂「Like」,球迷更以行动支持,港足其后主场对阵不丹和马尔代夫的门票都极速售罄。 [3]

流行于网络世界的二次创作型态,多变而「有层次」,除香港足总,民间亦有商业机构改编歌曲作广告宣传。连锁快餐店麦当劳为经典歌曲《相逢何必曾相识》配上新词,改编成《相逢何必曾Big Mac》,并由原唱蒋志光真情唱出「问此刻世上,经典汉堡有几个」,配以1980年代卡拉OK拍摄手法上载Youtube,获网民盛赞「笑到肚饿」。 [4]

而打着「全力以赴,毛牌仲好」旗号,本地杂志《100毛》创办的网台「毛记电视」更是将「恶搞」文化发挥至极。身处数码新时代,二次创作的想象空间可以去到几尽?

回到现实世界,涉及二次创作的《2014年版权(修订)条例草案》正在立法会审议,新修订将以戏仿、评论时事等为目的之作品纳入豁免范围,非时事或非恶搞题材,则可能衍生刑事或民事责任;另有网民担心,若上述草案通过,版权持有人日后会以合约限制他人使用作品[5],因此对草案修订仍有抗拒。表达自由和保护版权该如何分界?

将「恶搞」进行到底

简而言之,将现有作品进行改编,收滑稽、批判或讽刺之效,便大致完成二次创作的过程和使命。早在互联网未算普及之时,本地的二次创作已不时在电视节目或电影中出现,1990年代周星驰多部电影便有恶搞其他作品,综艺节目《欢乐今宵》亦经常以谐趣方式,重演大众似曾相识的情节。当时的二次创作,一般以搞笑及娱乐大众为主。

近年来,政治和社会议题亦成为二次创作的素材,由简单的改文或改图,演变成以动漫、音乐或短片形式出现的「艺术」加工,当中更出现不少集体创作。如去年占领运动期间诞生的改编歌《日日去鸠呜》,或更早前的《活佛Viva》、《忘情释迦舞》等歌曲,均是网民集体完成的作品。近期大热的「等埋发叔」Facebook专页推出不足一日便吸引近万个「Like」。 [6]

而将上述题材和形式混为一体,并较受瞩目的例子,当数新成立的「毛记电视」。其将TVB(「无线电视」)旗下多个节目易名,制作出如以「毛记新闻,事事花生」为口号的《六点半左右新闻报道》、时事专题《星期三港案》、集合改编歌的节目《劲曲金歌》,甚至短剧《犬时代》,均取材时下热话,主攻年轻族群。 [7]

「毛记电视」的恶搞并非独创,播出二十多年的港台节目《头条新闻》,也是以主持人幽默对答或扮演时事人物的方式,揶揄时政。针砭时弊之外,二次创作亦被用作商业宣传。 《相逢何必曾Big Mac》之前,麦当劳去年已跟港视合作,在剧集《警界线》的广告时段,安排广告人物「点Jack」突然出现并与剧中演员互动,广告内容跟足剧情,观众大呼惊喜、有创意。 [8]

懂得以二次创作作即时宣传的又何止商业机构,香港足总改图幽中国足协一默便是近例。另外,早前有艺人在Facebook称因无法忍受眼前食客一对污糟的手而离开食店,惹来全城围剿。随后,发展局在其官方Facebook贴上一双地盘工友的手,写道「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建设香港永远在背后。呢排天气热,各位地盘大佬要小心中暑,饮多啲水」,更表示为保障工人「有汗出、有粮出」,当局建议制订《建造业付款保障条例》,趁机作政策宣传。 [9]

二次创作的「罪与罚」

商家因改编广告成功获得回报,官方亦知晓如何「抽水」作宣传,一众网民挥洒创意之余,作品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然而被调侃的对象或者版权拥有人可能会说「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甚至诉诸法律。

类似的案件时有发生,其中一宗引起全民辩论的侵权案,发生在十年前的内地。当时导演陈凯歌拍摄的电影《无极》被网民胡戈拿来恶搞,改编成一段长达20分钟的搞笑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并在网络疯传。其后陈凯歌声言起诉胡戈,但舆论却一面倒向支持恶搞短片,最终胡戈道歉,但拒认侵权。事后,有网民戏谑称胡戈的恶搞片等于帮《无极》作了二次宣传。

其实,过往有多份研究报告均肯定了二次创作的价值,指出其对原作带来的损害甚微,反而有助文创和经济发展。 2011年,英国教授Ian Hargreaves在一份报告中称,欧盟成员国为包括二次创作在内的范畴作版权豁免,但英国并未跟随,不利推动当地创意行业和经济增长。 [10]英国政府其后决定采纳Hargreaves的建议,而滑稽作品(caricature)、戏仿作品(parody)和模仿作品(pastiche)的豁免于去年10月正式生效。 [11]

要平衡创作表达自由和保障原创者利益一向不容易,就版权条例如何处理二次创作,澳洲和加拿大也已在「公平处理」的框架内,为戏仿作品和讽刺作品订定版权豁免。 [12]本港政府曾在2013年咨询公众,并在去年作出更新。新的《2014年版权(修订)条例草案》目前正经立法会作最后审议。

改例争议

新修订将涉及戏仿、评论时事和引用等用途的作品纳入「公平处理」的豁免「正面清单」内,即若非作商业或牟利用途,二次创作不构成侵权行为。但换一角度,这是否意味着,非时事、非戏仿等其他二次创作,即使目的非牟利,也可能负上法律责任?

条例没有对「时事」一词提供法律定义,但当局认为不应限于特定或近期新闻;若某一事件的发展受公众持续关注,便可算是「时事」,属豁免范围之内。 [13]如有网民曾将谢安琪的《大爱感动》一曲改词以悼念南丫岛海难,其后却遭唱片公司封锁。 [14]新版权条例下,该类作品便可能被视作涉及时事用途而获豁免。

另外,条例草案并未列明私人合约中不能加入限制「二次创作」的条款,若版权拥有人以合约加入该类条款或细则,阻止创作人享受豁免,又该如何处理?普通法概念中,私人合约不得凌驾法律,但同时,契约自由精神又是自由市场经济之关键。 [15]修订条例推行之初,未必有充分的现成案例作参考,现阶段厘清法律上的概念和定义至关重要。

创作有理 传播无罪?

现实情况复杂多变,二次创作发展至今,不少作品由网民兴趣所致集体完成,若出现侵权,要向每一个网民索偿并不容易,于是便可能出现版权拥有人向传播媒介提出诉讼。

早前网媒谜米便收到迪士尼的律师信,要求移除报道「香港释迦牟尼乐园」宣传片的相关新闻,否则采取法律行动。 [16]事关不久前,一班高登讨论区网民以「香港迪士尼乐园」为蓝本,创作出佛教主题的虚拟乐园,更设计米奇老衲、Donald僧、小熊牟尼多个卡通人物,十八铜人巡游等表演节目以至主题曲,迪士尼指谜米有关报道侵犯其版权。

俗话说「宁得罪拉登,莫得罪高登」,迪士尼视传播方谜米为起诉对象,并非创作短片的高登网民,但仍遭批评指其扼杀创意。事实上,本港《版权条例》订明,「如在任何贸易或业务的过程中向公众分发侵权戏仿作品,或向公众分发侵权戏仿作品而达到损害版权拥有人的权利的程度,或须负上刑事责任」。 [17]换言之,谜米作为商业机构,若被认定是向公众分发「侵权戏仿作品」并损害迪士尼的权利,或可成为对方兴讼的理据。

但另一方面,当局指出在实际情况下,分发侵权戏仿作品不大可能会被视为「达到损害版权拥有人的权利的程度」。因为戏仿作品一般而言针对与原作品不同的市场,并不会取代原作品的合法市场。 [18]

魔鬼在细节,二次创作类型多样,本港版权条例草案实施后可能陆续出现各种复杂的情况。不过乐观点看,诙谐仿作又何尝不能与版权拥有人跨界合作,激发愈多创意,制造更多话题?前文提及的《相逢何必曾Big Mac》便是成功例子。再如去年红极一时的虚拟专辑《罪与佛》,其中多首歌曲改编自流行音乐,并加入宗教元素,就连填词人林夕也大赞,表示若成功出碟会买来听。 [19]守护版权人利益固然重要,无限创意同样值得珍惜,二次创作未必要「防着点」;在创作世界里,相逢何必曾相识,携手合作,说不定能碰撞出别样火花。

 

 

1 〈国足海报涉歧视指港队多肤色港教练斥可耻国际足协或介入〉,《苹果日报》,2015年6月10日,A06页。
2 「香港超级联赛Hong Kong Premier League」。取自香港足总官方Facebook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hkleague,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6月月9日。
3 〈世杯外围赛连场爆满全民撑港队〉,《苹果日报》,2015年6月13日,A01页。
4 「相逢何必曾Big Mac」。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AXu3lkK2zE,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6月2日。
5 「『网络廿三条』假民事豁免欺骗网民图蒙混过关」。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0180,2015年1月3日。
6  Emily,〈网民齐齐等埋发叔开fb 专页疯狂改图改歌〉,《明报》,2015年6月19日,A19页。
7 「毛记电视节目重温」。取自毛记电视网站:http://www.tvmost.com.hk/,最后查询日期2015年6月12日。
8 Emily,〈主角遇「点Jack」港视广告获激赞〉,《明报》,2014年12月10日, A18页。
9 「发展局Development Bureau」。取自发展局Facebook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DevelopmentBureau,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6月8日。
10 Hargreaves, I. (2011), Digital Opportunity: A Review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Growth, United Kingdom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
11 “UK reforms enabling private copying, parodying and general quotation of copyrighted material come into force,” Out-Law.com, http://www.out-law.com/en/articles/2014/october/uk-reforms-enabling-private-copying-parodying-and-general-quotation-of-copyrighted-material-come-into -force/, last modified October 2, 2014.
12 《在版权制度下处理戏仿作品咨询文件》,商务及经济发展局,2013年7月11日,第10页。
13 「公平处理条文的应用」,《2014年版权(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立法会CB(4)153/ 14-15(02)号文件,2014年11月。
14 王秋婷,〈改歌一条龙巴打冇赢过〉,《苹果日报》,2015年4月30日,E02页。
15 文伟恩,〈「去网络23 条化」最后一步〉,《信报》,2015年3月6日, A23页。
16 「迪士尼向谜米香港发律师信指『香港释迦牟尼乐园』报导侵权」。取自谜米香港网站:http://news.memehk.com/posts/6291b,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5月12日。
17 《在版权制度下处理戏仿作品咨询文件》,商务及经济发展局,2013年7月11日,第5 -6页。
18 同17。
19 〈《罪与佛》掀热潮林夕想买〉,《苹果日报》,2014年1月26日,A0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