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07-02 | 《经济日报》

孩子唔够「班」暑期冇得悭?



歌手容祖儿早年的歌曲《全身暑假》,形容暑假如何充满乐趣,让人「训身」投入。幻想中,学生过暑假可以自由自在享乐,休养生息;现实中,学生仍会在暑期玩耍,但参加形形式式的暑期班,也成为「新常态」。离开课堂,却离不开学习,离不开「增值」、「竞争」。如果今天要再为《全新暑假》谱词,歌词可能要由形容人们涌往海滩,改为参加补习班、学书法、出外游学,只是原装版本中一句「巴不得我四季放暑假」,不知还是否学生心声?

课程类型层出不穷

时下暑期班多姿多彩,而且紧贴科技潮流,「各有人爱慕,各有着喜好」。香港某慈善团体今夏举办的芸芸暑期班,既有传统的语文班、写作班,较具特色的非州鼓、排排舞等特色课程,也有与近年日本动画《高达创战者》相关的高达Build Fighters模型班。 [1]沙田的一间教育中心,更为4至10岁的小朋友推出电脑程式编写班。负责人谓幼儿并非以真实代码写程式,​​而是以游戏形式,编排内里人物的指令,以训练逻辑及创意。 [2]

外国的一些暑期班,上课更是「坚离地」,不在现实,而是在数码世界。亚马逊(Amazon)旗下的公司TenMarks,今夏推出为小​​学及中学生而设的免费暑假数学课程,透过手机及平板电脑程式,以录像课堂、实时介入等方式,助用家温故知新。程式会为用家进行评估,度身订造课程,并用奖章和证书奖励用家。 [3]从事数位教育开发的科技公司EverFi学习实验室,则推出Verano – Summer Learning计划,采用互动游戏,期望以有趣的方式,逐点向用家传授知识,内容有基本读写及数学,亦包括公民教育及理财等生活技能。 [4]

暑期课程千奇百趣,最爆趣之一,可能是类似Brain Chase的网上暑期学习课程。其揉合科技、外游、环球寻宝元素,好玩刺激奇趣,一次过满足数个愿望。由今年6月22日至7月24日举行的Brain Chase,专为小学生及初中生而设。学童在网上完成各项数学、阅读及写作的挑战后,每周可以取得两个动画录像,内里有相关宝藏埋藏地点的提示,当有人成功猜中地点,就可以享受免费的旅程,到埋藏处掘宝,宝物是一万美元的奖学金。 [5]

所费不菲 穷学生读不起

暑期班如此多姿,可引无数家长竞折腰。去年有调查访问600名香港小学生家长,结果显示九成以上受访者会让子女在暑假学习乐器及外语,有五成半受访者谓会花费1,000至6,000元在子女的暑期活动,更有一成会花费逾万。调查亦指有家长为两岁儿子报读11项暑期活动。 [6]

暑期活动成行成市,促销方式也推陈出新。某补习社的课程就放在团购网站出售,又像百货公司大减价般,以报得越多,悭得越多作招徕。 [7]另有机构在去年投资了十万元,设计网上及手机报名程式,方便「潮爸」「潮妈」报名。 [8]

有人为儿女安排十多个暑期班,也有家长连一个暑期班也负担不起。关注学童发展权利联席去年访问了本港317户家庭共372名学童,当中主要来自低收入家庭,发现有超过五成没有参与暑假活动。有212个受访家庭希望为子女安排心仪的暑期活动,但无法做到,其中的主要障碍,有67.9%表示是活动费。 [9]

暑假无得唞 竞争是王道

虽说暑期班以外,也有其他度过盛夏的方式,但在现今「你不爱竞争? 但竞争会找上你」的风气下,暑期班的功能早不限于让小朋友玩乐,也要加强他们的「竞争力」。某个以3至5岁小朋友为对象的小一入学面试技巧班,就在简介内容中直言「相信很多家长也知道『赢在起跑线』的重要性」,继而介绍课程可令幼儿更了解面试技巧及对考官的礼仪云云,增加​​子女考进心仪小学的机会。 [10]

暑假不忘竞争的想法,令一些家长比起学生更为重视暑期活动,以致「学生未放假,家长先兴奋」。今年5月,沙田一间补习社为中小学生暑期补习班招生,吸引逾700名家长「提早暑假,投奔初夏」,齐齐排队,当中更有人排了16小时。 [11]这些家长当中,有的虽不了解补习社有何过人之处,却因为补习社口碑好而排队;有的虽然听闻补习社会进行地狱式训练,仍帮亲人排队报名。资深教育工作者赵荣德就此回应指香港家长似乎恐惧人有我冇,不理事情对子女是否有用。 [12]

家长认为孩子在竞争中「一定要得」,蜂拥为子女报读补习班,可能令孩子的暑假因过度学习而变「假暑假」。不过,家长想子女在暑假过后成绩「大跃进」,也是「理性、务实」之举。再者,中国古谚有云「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今西方亦有硏究指「暑假可危害学业」,父母又如何忍心子女学习「原地踏步」?

学习不进则退 暑假有害?

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Harris Cooper等学者在1996年时的研究,便指出学生的测验分数在暑假后有所下跌,幅度相等于一个月的学习成果,其中数学运算及串字能力最受影响。另外,该研究发现中产学生在暑假后的阅读测验成绩「有所进账」,低收入家庭学生则呈现倒退[13],幅度为多于两个月阅读成果。 [14]

虽然亦有硏究显示,经济条件较差的学生在暑假后没有退步,但经济条件好坏,却会影响学生在暑假的学习成果:在阅读测试中,经济条件较好的小学生,五年暑假下来累计进账47分,而经济条件较差的,累计仅增加1分。硏究员以「水龙头」理论(faucet theory)形​​容此现象,谓学校有课堂时,所有学生不论经济背景「雨露均沾」,学习成果相若,但当暑假来临,学校「闩水喉」,经济能力较好的学生,阅读能力仍能持续进歩,差的则没有多大改变。 [15]

另外,一直以来有硏究指基层家庭学生学习较为输蚀,如低收入家长教导子女和跟他们阅读及倾谈的次数较少。亦有硏究从家庭成员两年来互动的录音,发现低收入家庭的儿童听到的字数,只及生长在较富庶家庭儿童的一半甚至三份一。 [16]而暑假期间没有课堂,便可能将贫富学生的学习差异放大。

不分贫富 开卷有益

文初提及的TenMarks数学课程,以及EverFi学习实验室的Verano – Summer Learning计划,都希望帮助低收入家庭的学生对抗「暑期退化」。不过要克服这个问题,不一定要靠新式暑期班,一些怀旧方法亦可以:去一转图书馆,读一些图​​书,也有帮助。

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社会学家Stephanie Slates为首的学者,便发现有部分贫穷学生暑假后的阅读及数学不但没有退步,更有所长进,幅度跟社经地位较高的同辈相若。这些学生的家长,相比其他低收入家庭家长,有更多在暑假带子女到图书馆阅读、对子女朗读图书时间较长、较大机会检查家课,而且对子女在学校的操行成绩有较多期望。 [17]

另外,田纳西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ennessee)教育教授Richard Allington等人,在接连三个暑假为学童提供十二本图书,及后发现这些学童在阅读测试中的成绩较高,当中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童,有看图书和没看图书的分数差异较大,意味这个计划对低收入家庭的学童影响尤深。负责研究的学者们认为,此乃低收入家庭的学童本身较少机会接触图书之故。 [18]不过,有意效法的家长应留意,此硏究内儿童所读书本,是由儿童「提名」,未经他人「筛选」。 Richard Allington教授等人觉得,由儿童选择读本,可以令他们自发阅读,更有效防止阅读能力倒退。 [19]

上述的众多硏究,其实都带出一个讯息,子女暑假期间的学习成效,很视乎父母能否付出时间,悉心教育。在暑期班备受追捧的「新常态」下,简简单单的每天跟父母到图书馆看书,到公园玩耍,可能才是小朋友的暑假梦。在白白玩乐的「全fun暑假」和行程编得满满的「全辛暑假」之间,父母和孩子需要懂得拿捏,才能尽情投奔初夏。

 

 

1 「『2015年儿童及青少年暑期课程』章程」,香港明爱青少年及社区服务九龙社区中心,2015年6月2日,http://klncc.caritas.org.hk/private/document/771.pdf,第1及24页。
2 陈颢之、陈倢朗,〈暑期班教4 岁童写程式称练逻辑〉,《明报》,2015年5月25日,A06页。
3 Rick Broida, "Amazon math app aims to slow kids' summer learning loss: Available for Android, iOS and Fire OS, the free TenMarks Summer Math Program normally costs $40," CNET, May 21, 2015, http://www.cnet.com/news/amazon-math-app-aims-to-slow-kids-summer-learning-loss/
4 "When school's out, reading scores go down. Can we fight summer learning loss?" TEDBlog, March 20, 2014, http://blog.ted.com/how-to-combat-summer-learning- loss-everfi-announces-product-that-may-help/
5 Sarah Max, "Hunting for Hidden Treasure, and Summer Lessons With Brain Chase," The New York Times, May 6, 2015, http://www.nytimes.com/2015/05/07/business/smallbusiness/hunting-for-hidden-summer-treasure-and -lessons-with-brain-chase.html?_r=0.
6 周咏雯,〈另类虐儿两岁B读11暑期班包括学多国语言及乐器〉,《苹果日报》,2014年5月10日,A07页。
7 「$248起星河教育张欣欣中文暑期课程/常规英语/数学课程(价值高达$1650)适合小五至小六/中一至中三程度学生」。取自Groupon网站:http://www.groupon.hk/deals/hongkong/all -star-education-centre/720333822,查询日期2015年6月4日。
8 王东亮,〈暑期班「全球最平」争客「买得多减得多」吸引家长〉,《星岛日报》, 2015年5月18日,A20页。
9 「关注学童发展权利联席:争取尽快落实十五年免费教育、检讨学生资助制度意见书」,立法会扶贫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117/14-15(04)号文件,2014年10月15日,第17、18及21页。
10 同1,第52页。
11 谢志辉、文兆麟、洪蔼婷,〈通宵排队700家长争报暑期补习班专家忧地狱式操练适得其反〉,《苹果日报》,2015年5月18日,A01页。
12 同11。
13 Harris Cooper et al., "The Effects of Summer Vacation on Achievement Test Scores: A Narrative and Meta-Analytic Review," Review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66(3) (1996), pp. 261-262, 264-265.
14 Annie Murphy Paul, "Do Kids Really Have 'Summer Learning Loss'?" Time, July 1, 2013, http://ideas.time.com/2013/07/01/do-kids-really-have-summer-learning-loss.
15 Richard L. Allington et al., "Addressing Summer Reading Setback Among Economically Disadvantaged Elementary Students," Reading Psychology 31 (2010), p. 413.
16 Jennifer Sloan McCombs, "Making Summer Count: How Summer Programs Can Boost Children's Learning," RAND Education, 2011, http://www.rand.org/content/dam/rand/pubs/monographs/2011/RAND_MG1120.pdf, p. 22.
17 同14。
18 同15,pp. 419-422.
19 同15,pp. 416,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