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07-13 | 《星岛日报》

新世纪杀人网络 张润衡事件的反思



台湾的粉尘爆炸事件,在香港演变成一场对八仙岭山火生还者张润衡的网络指控,包括质疑他到台湾探访伤者家属的时机、动机,乃至于追究他是否当年八仙岭山火的元凶,最终迫使张润衡开记者会澄清,并辞去香港灼伤互助会的副主席一职。今次事件,反映了社交媒体时代的群众监察力和网民「重组案情」的细致、迅速,却同时令人反思,网络间短时间流传大量没有事实根据的尖刻批评,对当事人的伤害可有多大?

廿二世纪杀人网络,不只是荷里活电影的中文译名,更可能是现实写照。今年4月,有「新宅男女神」之称的24岁台湾女艺人杨又颖疑不堪网络欺凌,在家中自杀身亡,留下遗书抱怨网民的尖酸谩骂。 [1]她的哥哥其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希望众人别成为网路言语霸凌的共犯。 [2]

虚拟身份变化万千,使用者犹有隐形金钟罩护身,发言时无所忌讳,一轮键盘演变成多重战场。网络欺凌事件屡见不鲜,台湾有「杨又颖事件」,香港也有「特别的朗诵技巧」。

朗诵短片被上载网络群情困扰少年

去年初,一段「特别的朗诵技巧」短片令一无名少年一夜成名。事缘该少年中学时期参加校际朗诵节的短片,忽然被上载至不同的网络专页及讨论区,并在短时间内获得逾百万点击,有网民嘲弄他在演说时的动作浮夸,也有人留言围攻;网络间同时出现恶搞他的facebook专页,获近万个赞好,有人甚至假冒他的身分在网上发公开信,声称感谢大众的热烈支持,他一切安好。

该少年其后接受传媒访问,澄清公开信非由他撰写,并表示事情发生的初期,他有少少困扰及压力,又躲起来抄写古诗「一片冰心在玉壶」自勉,数天后决定不再阅读网民留言。 [3]

网络提供各种平台予人交换资讯及意见,使用者不时唇枪舌剑,如何划分什么属于欺凌?据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私隐公署」)的诠释,网络欺凌一般指涉及利用电邮、网页上的图像或文字讯息、透过网志、聊天室、讨论区、在线游戏网络、流动电话或其他通讯科技平台而对他人作出的欺凌行为,包括骚扰、抹黑、披露他人在现实世界的身份、诬陷、假冒他人、欺诈及排斥他人的行为。 [4]

互联网交流日益普及,令网络欺凌问题渐受关注。香港政府曾在立法会回应有关网络欺凌的问题,指香港目前未有法例定义或规管网络欺凌,私隐公署会处理涉及在互联网以侮辱性言词、文字或图片等方式骚扰他人,并可能违反《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私隠条例」)的投诉,警方则没有备存与网络欺凌行为相关的统计数字。 [5]

台湾以公然侮辱罪规管

香港目前并未有规管网络欺凌的法例,但假如相关言论涉及诽谤、刑事恐吓及侵犯知识产权等,则可以透过不同法例作举证或规管。 [6]台湾也未有特定监管网络欺凌的法例,而除了涉及诽谤或恐吓等可能与网络欺凌相关的行为,台湾当地还设立了「公然侮辱罪」的条例。

香港人对此较为耳熟能详的事例,相信是2012年香港一名立法会议员到台湾考察时与人发生冲突,两度以广东话向对方讲粗口,被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以公然侮辱罪起诉,一年半后当地法院作出罪成判决,判囚三十日,或依法以三万元新台币罚款作代替。 [7]

至于在网络上如何才算干犯公然侮辱罪,可参考以下例子。假设有男生将前度女朋友的照片移花接木至AV女优全裸照片,并上载至会员人数达数万人的著名网站贴图区中,事后又有不少同班同学发现,议论纷纷,令女生感到非常羞辱与难堪,该男生已有可能触犯有关法例。因男生上载至有关贴图区,已符合多数人可共见共闻的「公然」状态;发现此事的同学对男女生议论不已,在理智的第三人眼中遭到名誉的贬损,也有机会构成「侮辱」。 [8]

除了公然侮辱罪,近年台湾有关网络欺凌的事例还包括2011年新北市一名姓王的国中女学生因不满另一名姓杨女同学向她泼水开玩笑,在部落客贴文抱怨,惹来对方贴文反击,获其好友及其他学校学生共约30多名人士留言声讨姓王女生,如「不要脸」、「这么丑,当妓女也没人要」。结果,姓王女生的母亲发现女儿情绪不稳定及脱发,细问下得悉女儿遭到网络欺凌,向学校反映不果,遂状告30多人诽谤,最终与涉案人等庭外和解,姓杨女生亦愿意道歉。 [9]

香港曾提修例惹白色恐怖疑云

在香港,涉及在互联网以侮辱性言词、文字或图片等方式骚扰他人并可能违反私隠条例的投诉,私隐公署均会处理。在2009年至2011年间,政府亦曾提出检讨及修订私隠条例,2010年的咨询报告中建议,将披露未经资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的个人资料,以从中取利或作恶意用途的行为,定为罪行,而「作恶意用途」的界定则为「目的在于使其本人或他人获益,或意图导致他人蒙受损失,包括对感情的伤害」。 [10]

可是,有关建议令人担心「作恶意用途」的定义​​过于寛阔和主观,而当中「感情伤害」的定义模糊。同时有人忧虑政府借修订私隐条例,雷厉风行规管网上言论,随时掀起诉讼潮,对互联网造成白色恐怖。 [11]

其后在2011年的报告中,政府建议将「作恶意用途」的建议定义为:目的在于使其本人或他人获得金钱利益或其他财物方面的利益;或意图导致资料当事人蒙受金钱或其他财物方面的损失,或心理上受伤害。 [12]

因此,原本的「获益」和「损失」在新修订下,具体地界定为金钱利益(损失)或其他财物方面的利益(损失);并以「心理上受伤害」取代「对感情的伤害」,因这定义涵盖的范围较狭窄,并较可能需要依靠专家来证明某人的心理是否受创。

教育公众 缔造健康网络文化

有关条例的修订,或有助改善涉及不当披露个人资料的网络欺凌。另外香港目前没有立法规管网络欺凌的原因之一,与言论自由等涉及广泛利益的考虑有关。因为贸然提出立法监管网络欺凌,或会限制网络使用的自由,结果适得其反。

由网络使用者自律,辅以公众教育和营造健康的网络文化,看来是较直接和理想的方法,避免下一个受害者出现。曾与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闹出不伦关系的莱温斯基,今年初出席TED演讲时,形容自己是首个蒙受网络欺凌的受害者。当年白宫爆出丑闻后,她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抨击,但网络欺凌一词,在十多年前并未出现。 [13]

今非昔比,网络世代助人寻求真相的同时,也令人更易沦为被欺凌的对象,或如莱温斯基接续的呼吁,人们应认清现时冒起一种以羞辱别人为己乐的网络文化主张,停止网络欺凌。

 

 

1 童清峰,〈台湾网络霸凌触犯刑法〉,《亚洲周刊》,2015年6月7日,P029页。
2 许国桢,〈圆杨又颖遗愿兄推动反匿名霸凌〉,《自由时报》,2015年4月24日,A12页。
3 「朗诵男生:一片冰心在玉壶网民欺凌没生气连累恩师难」。取自明报网站:http://life.mingpao.com/cfm/dailynews3b .cfm?File=20140119/nalgc/gca1.txt,查询日期2015年6月19日。
4 《网络欺凌你要知! 》,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2014年10月。
5 「立法会十二题:网络欺凌」。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212/19/P201212190357.htm,查询日期2015年6月19日。
6 《网络欺凌你要知! 》,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2014年10月。
7 陈一雄,〈港议员来台爆粗口判拘役确定〉,《台湾时报》,2014年4月1日;〈黄毓民辱冯炜光台判囚30日〉,《明报》,2013年6月22日,A08页。
8 「案例(1 )网路上不得公然侮辱他人」。取自台湾教育部资讯及科技教育司网站:http://www.edu.tw/pages/detail.aspx?Node=3141&Page=10240&Index=9&WID=3ee9c9ee-f44e-44f0-A431-c300341d9f77,查询日期2015年6月17日。
9 张钦,〈网上遭公干女怒告35同学〉,《台湾苹果日报》,2011年8月9日, A9页。
10 《检讨〈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的公众咨询报告》,政制及内地事务局,2010年10月。
11 张一华,〈网民起底负刑责业界指「感情损失」难定义〉,《星岛日报》,2010年10月19日,A06页。
12 《检讨〈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的进一步公众讨论报告》,政制及内地事务局,2011年4月。
13 "'Who never made a mistake at 22?': Monica Lewinsky reclaims spotlight with anti-bullying talk,"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rch 20, 2015, http://www.scmp.com/news/world/article/1743383/who-never- made-mistake-22-monica-lewinsky-reclaims-spotlight-anti?utm_source=wisers&utm_medium=intranet&utm_campaign=syndication_campa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