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5-08-07 | 《经济日报》

世代之争 没完没了?



根据政府统计处的最新数据,香港15岁至19岁青年的失业率,在今年4月至6月攀升至17.7%,接近两年最高[1],再次敲响青年就业市场的警号。去年的占领运动,亦吸引了大批青年参与。这些经济、政治等因素,触发了各种讨论,其中一种面向,是讨论上述这些现象究竟是反映我们的社会出了问题,还是青年人出了问题?新世代是青出于蓝,还是一代不如一代?类似的世代之争讨论,在近年的香港仿佛没完没了。


资料来源:香港政府统计处

经济与政治因素交集,令青年人成为社会焦点,并非香港独有。以英国为例,近年当地经济低迷,也曾触发大型学生示威,反对政府削减公共开支等问题;英国政府亦推出文件,为青年的未来订下宏愿,并希望跨部门配合有关政策安排。此情此景,港人可会感觉似曾相识?

英国经济表现疲弱青年前途不明朗

英国政府在2010年通过大学可由2012/13学年开始,将全年学费增加至9,000英镑,较过去水平高约两倍。措施公布后,旋即惹来学生走上伦敦街头示威抗议,有报道指参加人数逾2.5万名,沿途有人焚烧公共设施,又有警车损毁,示威并蔓延至剑桥和曼彻斯特等地区。 [2]

当地市民的不满情绪,未有逐步平息。 2011年8月,一名黑人青年被警察枪杀,激起民愤并引发连场骚乱,多个地区出现焚烧建筑物及车辆。 [3]是次事件不但触发种族争议,还将潜藏于市民对当地经济疲弱、学费的负担加重,不少青年沦为失业大军,前途陷入一片迷蒙的心情,一并挖出。同年11月,英国再度爆发学生示威,游行队伍由伦敦大学所在的布鲁姆斯伯里出发,警方出动逾4,000名警员防备;是次示威主要围绕反对政府削减公共开支和学费大幅提高。 [4]

连串事件令人渐趋关注青年的情况,也促使当地政府回应青年的诉求。 2010至2011年,英国教育部发表了「积极为青年谋福祉」(Positive for Youth)的多份文件,提出应制订一个长远方向,回应青年的需要,并提出需要跨部门合作,在教育、卫生、治安及房屋等各方面,照顾最有需要的青年,以助他们建立归属感,正向意志或所需要的支援网络等。 [5]

矛盾爆发后续 青年政策出台

2008年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不少欧美地区首当其冲,如英国等地的经济相继陷入低迷,青年失业率愈来愈高,后续的影响仍延绵至今。可惜的是,当地政府对于上述情况及背后所反映的经济与民生等问题,依然未有对治良方。据英国国会的文件显示,2015年2月至4月,当地有约74万名年龄介乎16岁至24岁的青年失业,有关年龄组别的失业率为16.1%,与上一个季度大致相同。 [6]另有指现时英国16岁至24岁组别的青年较容易落入失业大军之列,较其他年龄组别人口为高。[7]青年失业等问题,至今仍是当地政府的未解之题。

英国当地面对经济低迷与政府开支紧缩等问题,促使青年对政府的施政出现反弹的情绪。香港与英国面对的情况并不相同,如近年相继发生的国教风波和占领运动,均吸引青年群组注视,而这些议题皆主要围绕教育与香港的政​​制发展前景。

两地青年的状况不同,却同样引起政府高度关注。举例说,「积极为青年谋福祉」的文件推出后,不少与青年相关的政策相继出炉,如将跨部门制定青年政策与策略的责任,由英国教育部转交至内阁事务部,并提出后者有法定义务与地方当局或部门,组织与青年进行战略沟通。 [8]

香港:创多元化的升学和就业机会

而面对社会与政治参与程度愈趋活跃的青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在2013年的施政报告中提及,政策应聚焦青年的发展机会,提倡让青年在升学和就业方面有各种发展机会,政策亦应照顾不同背景的年青人。 [9]

同年,香港政​​府的策略发展委员会提交立法会的文件指,不少委员认为需要优先讨论青年议题,综合及讨论了包括教育、工作和事业发展机会、房屋,以及社会流动性四个范畴。

此文件亦提出各方面的建议方向,如教育制度可加入什么新措施,以改善青年人就业和发展事业的机会、如何令本地经济多元化,以提供更多事业发展的机会,促进社会流动性、怎样协助年纪渐长的青年人建立自己的家,以及政府可如何利用社交媒体与青年人有效沟通。 [10]

今年的施政报告宣布成立金额达三亿元的青年发展基金,目的为青年创造机会,作多方发展,并以资金配对的形式,由非政府机构协助青年人创业。 [11]另外,青年事务委员会等架构,亦冀协助将更多的青年声音带入政府。

是青年问题 还是问题青年 ?

青年事务愈来愈受关注,社会各方期盼青年成为未来栋梁,却又担心他们渐趋激进,不利社会发展。在这背景下,世界各地政府均十分重视青年工作。除了上文提及的香港和英国,在策略发展委员会的研究中,澳洲、德国、日本、台湾、美国纽约州和新加坡等经济体系,均有制订青年政策,其目标和愿景,皆是「为青年人创造机会,培养他们成为有技能、体魄强健,以及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12]

政府意愿良好,民间的反应如何,才是重点。再以英国为例,对于「积极为青年谋福祉」的文件,有质疑指出文件反映政府仍是以狭隘的思维去理解青年的问题,例如文件的论调在于,只要青年能够适切地装备自己、让他们建立了自信心,并塑造了坚忍和决心等品格,便能够在各种困难处境之中脱颖而出;而如学校、家庭或其他模式的支援网络,则可在有需要的时候介入,引导青年走向正面的人生方向。 [13]

评论者认为有关论调将新世代青年所需面对的难题,归纳成青年个人能力与品格培养的解决方向,仿佛逃避了一些结构性问题,例如资源分配制度、贫富差距、种族歧视。 [14]

上述的质疑是否成立,另作别论。坊间为何有此反应,才值得深思。究竟各地政府所面对的难题,是「问题青年」,还是社会的「深层次矛盾」?无法分清各种问题的性质,世代之争恐怕难有化解之日。

「最反叛的学生,人心也是肉做的。」被誉为全港最受欢迎大学校长的沈祖尧早前到中学出席讲座,形容时下有学生纵使在传媒面前表现较激动,但只要让他们感觉到关心,他们都会动容。 [15]尝试从年轻人的角度去想、去分析、去关心,对时下问题的理解,或会截然不同,所得到的回应,也可能意想不到。

 

 

1 临时数字。 「表011: 按性别及年龄划分的失业率」,政府统计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http://www.censtatd.gov.hk/showtableexcel2.jsp?tableID=011&charsetID=2,最后更新:2015年7月20日。
2 "Burning with anger: London streets in flames again as 25,000 go on rampage in new student fees riot," DailyMail, December 15, 2010 , http://www.dailymail .co.uk/news/article-1332484/TUITION-FEES-PROTEST-London-streets-flames-25k-rampage.html.
3 "Mark Duggan death: Timeline of events," BBC, January 2014, http:// www.bbc.com/news/uk-england-london-14842416.
4 〈英大示威反紧缩加学费「将伦敦变成愤怒之海」〉,《明报》,2011年11月10日,A21页。
5 "Policy paper- Positive for Youth: a new approach to cross-government policy for young people aged 13 to 19," The UK Government ,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positive-for-youth-a-new-approach-to-cross-government-policy-for-young-people-aged-13-to -19, accessed July 21, 2015.
6 "Briefing Paper - Youth Unemployment Statistics,"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 June 17, 2015.
7 Daniel Boffey, "Youth unemployment rate is worst for 20 years, compared with overall figure," The Guardian, February 22 , 2015, http://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5/feb /22/youth-unemployment-jobless-figure.
8 "Cabinet Office to take on responsibility for cross-government youth policy ," Cabinet Office, 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Nick Hurd and Edward Timpson MP, 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cabinet-office-to-take-on-responsibility-for-cross-government-youth-policy, accessed July 21, 2015.
9 「二零一三年施政报告- 稳中求变务实为民」,香港特别行政区,2013年1月。
10 「青年人的教育、就业和发展机会」,策略发展委员会,2013年9月14日,CSD/1/2013 。
11 「二零一五年施政报告- 重法治掌机遇作抉择」,香港特别行政区,2015年1月。
12 中央政策组:《青年人的教育、就业和发展机会》,2013年,为2013年9月14日策略发展委员会会议提供的讨论文件,文件编号:CSD/1/2013。
13 Bernard Davies, “Youth work in a changing policy landscape: the view from England,” Youth & Policy 110 (2013) , 6-32.
14 同13.
15 〈沈祖尧:最反叛学生人心也肉做〉,《明报》,2015年6月23日,A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