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5-08-26 | 《经济日报》

未能「共富贵」 港男港女收入差距谈



政府统计处早前发表报告指,本港逾3.8万名较愿意投入职场的女性家务料理者中,薪酬待遇是她们是否参与劳动市场的主要考虑之一。 [1]另一方面,根据官方早前公布的数字,去年本港女性就业人士的月入中位数只及男性的83.3%,且部分行业或职级存在同工不同酬。 [2]

谈论收入平等议题,往往会令人想到贫富差距,以及个别行业或弱势群体的困境,其实两性工作待遇是否不公,同样值得着墨。尤其当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率令劳动力日趋紧绌,在家料理家务的妇女被视为补充劳动人口的重要来源,如果男女同工同酬,或会更易吸引她们投身劳工市场。

女性收入为男性的5/6

进一步讨论这男女收入差距的问题前,首要厘清的是,不同统计会采用不同的概念,如工资、薪金、收入等等。统计处按季发布《工资及薪金总额按季统计报告》,严格区分「工资」(wage)和「薪金总额」(payroll),其中「工资」是计算正常工作时数所支付的款额;雇员因超时工作获得的补贴,加上花红等其他收入,则会被归类为「薪金总额」。 [3]

统计处另一按年发表的《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报告(下称《女性及男性》),则收录包括工资、薪金和相关的津贴在内的所有「就业收入」(employment earnings)[4]。以下的分析,将以就业收入为比较准则。

统计处数字显示,在2001至2014年间,不包括外籍家庭佣工,就业女性的月入中位数较同期男性少15.4%至21.4%。 2014年,就业女性月入中位数为12,500元,较男性的15,000元少16.7%,差距与2001年一致,并没有收窄。再前两年,两者差距曾一度扩阔至21.4%(2012年)及20%(2013年)(图一)。 [5]

经济转差 差距反而收窄?

有趣的是,在这14年间,每当本港经济较差,男女收入差距便会缩小。首先,2003年本港经济因沙士爆发一度陷入低谷,男女的收入差距由2002年的20.8%,降至2003年的18.2%,其后两年均保持同一比例。无独有偶,2007至2008年的金融海啸冲击本港经济,两性收入差距亦由2007年的20.8%,收窄至2008及2009年的16.7%(图一)。

上述现象似乎反映男性在经济倒退时期受到的冲击大于女性。 2003年,男女收入分别较上一年减少8.3%和5.3%;2008年,两者的收入不至于倒退,但在男性收入中位数未有增长的情况下,女性就业收入增加了5.3%,令两者的收入差距缩小。只是后来经济复苏,男女的收入差距再度扩大。 [6]由此看来,本地两性似乎都很能「共患难」,却不太能「共富贵」。

低薪职位 差距更大

不过,如要将经济环境和收入差距拉上直接关系,需要更多证据支持,因为两性的职级、所从事的行业,以至劳动参与率随年龄的变化,都会影响两性的收入。部分高薪职业,如「经理及行政级人员」,2008年的男女收入中位数毫无差距,但去年增至10.9%;「专业人员」的差距则由2008年的3.3%升至去年的15 %,但仍低于整体数字。 [7]与之比较,一些收入较低的职业,例如「工艺及有关人员」、「机台及机器操作员及装配员」等蓝领工种,去年男女收入相差超过三成(表一)。 [8]

女性主导的行业 差距明显

再看以行业划分的收入情况,部分女性就业人数较多的行业,男女收入差距较大,且多年未有改善。当中最惹人关注的是「公共行政、社会及个人服务业」。去年该行业的就业人口中,女性占七成,薪金却较男性低25%,且自2008至2013年,这项数字一直维持在三成上下。另外,去年「进出口贸易及批发」的就业人士中,女性占近一半,但收入只及男性同业的75%(表二)。

个别职业或行业的女性收入低于男性,但也有例外。 2014年,「辅助专业人员」和「文书支援人员」的两性收入相差无几(表一),而「运输、仓库、邮政及速递服务、资讯及通讯」行业的男性收入,更在过去连续七年落后于女性(表二)。不过整体来看,女性薪酬不及男性似乎更为普遍。

教育水平有助收窄差距?

当然,收入差距的存在,未必代表就业环境不公,因为教育水平、工作经验和能力,均会影响收入水平。但统计处数字显示,即使同等学历,男女收入差距仍然存在。以2013年为例,不论是什么教育程度,女性的收入中位数均低于男性两成以上,其中具学位程度的就业人士,男女收入差距更达26.7%。 [9]去年两者差距普遍稍有缩窄,但具学位程度的两性收入仍相差超过两成。 [10]

政府在2013年发表的人口政策咨询文件中,鼓励女性料理家务者和提早退休人士重投职场。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亦在近日发表的网志中指,本港劳动人口将由2018年起逐步萎缩,认为有需要释放妇女劳动力。 [11]但现时两性收入差距明显,即使是女性占据主导的行业,以至接受高等教育,也不一定能扭转女性劣势。在这前提下,要释放女性劳动力,恐怕困难重重。

惩罚母亲?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两性收入差距长期高​​企?参考按年龄划分的就业收入数字,或可找出端倪。就业初期,男性和女性收入差距不算太大,去年20至29岁男女就业人士收入中位数均为12,000元,30至39岁则相差11.7%。但踏入40岁,两者差距变得明显,40至49岁、50至59岁,以至60岁及以上的年龄组别,男女收入均相差超过三成,高于整体16.7%的差距。 [12]

这一现象,或可以社会学上「母亲惩罚」(motherhood penalty)的概念来理解。所谓的「母亲惩罚」,是指职业女性在生儿育女后,由于要将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家庭,收入可能因而较低。另一方面,男性成为父亲后,则可能因为须负上更多赚钱养家的责任,而努力工作以换取更高回报,由此产生「父亲红利」(fatherhood bonus)。两种效应此消彼长,遂形成男女薪酬差别。

以上说法固然存在性别定型,却多少反映现实。 2012年时英国一项就「母亲惩罚」的研究指出,比较年近40岁的全职父母,父亲薪酬平均高于母亲26%。 [13]另外统计处去年5至6月调查的数据显示,香港女性雇员的平均每周工作时数为43.4小时,短于男性雇员的45.9小时。 [14]在解释两性的工时差距时,劳工处曾指这是因为女性照顾家庭的责任较重,且不少从事兼职工作。 [15]

此外,2013年,在30至59岁选择不投身劳工市场的妇女中,81%是料理家务者。 [16]智经曾撰文指出,这些女性在生育子女后选择离职照顾家庭,若几年后重返职场,工作经验自然逊于持续在职场打滚的男性,她们原本从事的行业,生态也可能有变,需重新适应。 [17]这些因素,也会导致女性收入低于同龄男性。

政府民间齐推合理待遇

以上现象并非香港独有。国际劳工组织《2014/15全球工资报告》[18]在调查38个国家的收入状况后发现,即使职场女性的教育程度、工作经验和能力均优于男性,工资仍普遍较男性少4%至36%。 [19]

报告指,除教育水平、工作经验等因素,部分「不可解释」的原因也导致差距存在,如性别歧视、怀孕等。若排除这些影响,仅以生产力、学历等为考量,38个国家中,近一半国家的女性员工薪金应该高于男性。国际劳工组织建议,各地应从政策上消除因产假或家庭责任带来的歧视,提供适切和优质的幼儿服务,弹性的工作安排,及营造家庭友善的工作环境。 [20]

除了改善工作环境,不少地区会通过立法,收窄两性收入差距。如美国在1963年出台的「工资平等法案」(Equal Pay Act),便将当地女性平均时薪由1980年只及男性的64%,上升至目前的81.9%。 [21]为进一步保障男女同酬,美国国会曾就通过「薪酬公平法案」(Paycheck Fairness Act)进行多次辩论,该法案规定,若员工与其他同事交换薪酬资讯,雇主不得报复,以期令薪酬讯息更加透明,促进两性待遇平等。 [22]

英国也有公平法案(Equality Act),要求公司报告两性的薪金差距。英国政府几年前又发起自愿性质的Think, Act, Report运动,参与的民间企业会参考运动订下的目标及架构,从招聘和薪酬安排,推动职场上的性别平等。 2013年年底,已有近300间企业登记加入。 [23]英国男性和女性的时薪差距,亦已由1997年时的17.4%,显著下降至2014年9.4%的历史新低。 [24]

本港劳工法例保障就业人士的基本权利,《性别歧视条例》亦规定不论性别,雇员都能获得平等薪酬。但男女仍是同工不同酬,个别行业或职级的男女收入差距,更看来有所扩大。

诚然,部分造成男女收入差距的原因,未必适合以立法处理,如因照顾家庭而要减少工作时间的职场女性,需要的是能够配合她们家庭责任的工作环境,以至全面优质的幼儿照顾服务。智经今年初发表的研究报告便指出,本港的幼儿服务存在整体服务名额不足、分区资源错配、服务时间和质素未尽完善等问题。 [25]这些看似与打破收入差距没有直接关系的因素,却是让女性安心工作的关键力量。释放女性劳动力,最终还是需要投入更多资源。

 

 

1 《主题性住户统计调查第56号报告书》,政府统计处,2015年7月。
2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2015年版》,政府统计处,2015年7月。
3 《工资及薪金总额按季统计报告》,政府统计处,2015年3月。
4 就雇员来说,收入包括工资和薪金、花红、佣金、小费、房屋津贴、超时工作津贴、勤工津贴及其他现金津贴,但不包括补薪。就雇主和自营作业者而言,收入是指从自己拥有的企业提取作个人及家居用途的款额,或从业务所得的净收入。来源:政府统计处。
5 同2。
6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2014年版》,政府统计处,2014年7月。
7 综合政府统计处2004年至2015年版《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统计数字》。
8 同2。
9 同6。
10 同2。
11 「局长网志:吸引妇女就业须改变职场文化」。取自政府劳工及福利局网站:http://www.lwb.gov.hk/blog/chi /post_02082015.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8月2日。
12 同2。
13 “Dads earn more while mothers earn less,” IPPR (UK), http://www.ippr.org/news-and-media/press-releases/dads -earn-more-whil​​e-mothers-earn-less,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3, 2012.
14 《2014年收入及工时按年统计调查报告》,政府统计处,2015年3月。
15 《标准工时政策研究报告》,劳工处,2012年6月,第103页。
16 「人口老化未雨绸缪」,《研究简报2014-2015年度第1期》,立法会秘书处,2014年11月13日。
17 「挺身而进女性担起半边天」。取自智经研究中心网站:http://www.bauhinia.org/analyses_content.php?id=327< /a>,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5月13日。
18 ILO报告虽然以「工资」(wage)为名,但调查的却是各地收入情况(earnings),即雇主向雇员支付的工作报酬、津贴等。来源:“Global Wage Report 2014/15,”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December 2014, p4.
19 “Gender pay gap widens for higher-earning women,”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http://www.ilo.org/global/about-the-ilo/newsroom/news/WCMS_324651/lang--en/ index.htm, last modified December 5, 2014.
20 “Global Wage Report 2014/15,”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December 2014, p47.
21 Jeffrey Sparshott, “Women Earn 81.9 Cents for Every Dollar a Man Earns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uly 21, 2015, http://blogs.wsj.com/economics /2015/07/21/women-earn-81-9-cents-for-every-dollar-a-man-earns/.
22 “Summary: S.84 — 113th Congress (2013-2014),” United States Congress,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3th-congress/senate-bill/84, last accessed August 4, 2015.
23 “Companies signed up to Think, Act, Report,” UK Government Equalities Office,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 /companies-signed-up-to-think-act-report/companies-signed-up-to-think-act-report, last accessed August 4, 2015.
24 “Annual Survey of Hours and Earnings, 2014 Provisional Results,”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UK), November 19, 2014.
25 《支援家长育儿及就业:全方位发展幼儿服务》,智经研究中心,201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