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5-09-18 | 《经济日报》

香港需要多少医生?



本港公营医疗系统向来被指人手不足,截至去年底,任职医院管理局(医管局)的医生有5,502人,较上两年度均有所上升[1] ,但政府认为仍欠340人。 [2]食物及卫生局早前委托香港大学利用数学模型,推算未来医疗人力需求,初步预测显示,香港至2041年仍会欠缺医护人手。 [3]

为改善公营医疗服务,政府成立的医管局检讨督导委员会经过两年时间讨论,今年7月发表检讨报告(下称《检讨报告》)并提出多项建议,当中包括增拨资源作招聘、培训,以及重新聘请退休医生,以纾缓人手短缺。 [4]有关的应对之策是否完备,有待各方讨论,但讨论之前,我们先要问的是:究竟未来公立医院需要多少医生?

0.7名公立医院医生服务1,000人

2013/14年度,医管局各联网共有注册医生5,365名,以其时全港人口计,即每1,000名市民有0.7名公立医院医生。 [5]按规划署推算的人口数字,2023年本港总人口约778万[6],若维持现时的医生比例,即届时大约需要5,446名医生。换言之,2013至2023年,每年净增长9名医生[(5,446 - 5,365)÷ 9],便可维持目前比例。

供应方面,官方数字显示,2015/16及2018/19年度分别有320名和420名医科毕业生完成实习培训。 [7]另外当局正计划自2016/17学年起,增加资助院校医科及牙科等专业学科的收生人数。根据上述假设,即使2013至2023年公立医院流失了一半医生,新增的医科毕业生亦似乎足以应付未来公营医疗需求。

超美赶英?每年须净增加740人

那么,医护人手不足的问题是否到时不复存在?当然不是,首先,公立医院流失的医生大多富有经验,初出茅庐的医科毕业生难以即时取代。此外,以上的推算是基于每1,000人有0.7名公立医院医生服务,但与其他发达地区比较,本港医生与人口的比例相对较低。以公私营机构全部医生计算,2013年本港每1,000人有1.8名[AL2] 持牌医生。比例少于英国、新加坡和美国的3.7名(2013年)、2.8名(2013年)及3.2名(2011年),亦逊于大部分经济合作组织(OECD)成员。 [8]

若以英国每1,000人有3.7名医生为目标,至2023年本港需要至少2.9万名公私营医生(7,780,000 × 3.7 ÷ 1,000)。再按2012年任职医管局的医生占42%[9]推算,届时公立医院需1.2万名医生,即由2013至2023年,每年净增长约740名医生[( 12,000 - 5,365) ÷ 9],才可赶上英国的水平。

公立医院照顾多数病人

这里要强调的是,上述推算并不精准,因为未有考虑各地医疗服务的效率、医生的质素、以及公私营医生比例等因素;何况香港也无必要追随英国脚步。但现时本港公营医疗系统压力巨大,且要照顾大部分病人,是不争的事实。以2013年为例,在公营医院接受治疗的病人约有155.3万人次,较在私家医院接受住院治疗的36万人次[10],多逾三倍。

再考虑到退休及由公营转向私营机构等因素,公立医院的医生人手更见紧绌。卫生署调查显示,本地​​注册医生中,约有五成在职[11],而其中不足一半任职医管局,且自2005年起比例不断下跌;私营机构的医生比例则由2003年的39.1%,升至2012年的48.3%。 [12]加上退休潮的来临,医管局全职医生离职率,由2013/14年度的3.9%增加至上年度的4.4%。 [13]该局早在2012年时估算,未来15年将有逾1,100名医生退休,首个「退休潮」将于明年出现。 [14]

早前结束咨询的政府自愿医保计划,若能落实,固然可以将部分需求引导至私营医疗系统,纾缓公营部分的压力。但与此同时,也可能会加速公营医疗界别的人才流失。 [15]此外,多项公立医院工程将在未来一两年陆续完成,包括兴建天水围医院、香港儿童医院,及重建仁济医院,亦需增配额外人手。

《检讨报告》指出,本港医疗服务需求庞大,加上人手短缺,令到多项专科门诊服务、急诊室服务的轮候时间变长。面对人口高龄化的压力,当局预计至2041年,每三人中便有一人为65岁以上长者,未来医疗服务需求更会上升。 [16]

工时缩减 人手需求增

针对公立医院人手不足,医管局自今年6月起,将新入职员工的退休年龄延长至65岁;当局亦向医管局拨款5.7亿元,用于重新聘用退休医护。 [17]不过退休医生是否接受重新聘用,又是另一回事。

有评论认为,前线医生的流失,部分是出于对工时、晋升机会、薪酬等问题的不满,因此当局更应思考如何解决公营医院医生工时长、工作压力沉重的问题。 [18]相对一般打工仔每周平均工作40多小时,医疗行业因其特殊性,医生工时往往过长。

就此,医管局曾作出医生工作改革,重点之一便是改善医生工时,并承诺在2009年年底前,减少医生每周平均工时至不超过65小时,及缩短医生连续过长的当值时间。其后,医管局辖下各专科每周平均工作超过65小时的医生所占百分比,由2006年9月约18%[19],下降至2013年底的4.6%< sup>[20]。

业界称,与一些已发展经济体系的医生每周平均工时44至48小时相比,本港65小时的目标仍有讨论空间。 [21]不过工时缩短,是否意味须增加额外人手,方可维持原有服务,又是另一考虑。

外援难求

据以上论述,公立医院医生人手有增加之必要。若着眼本土,增加大学学额、培训专科医生需时,难解燃眉之急;而重聘退休医生的成效如何,仍然未知。引入海外医生,成为当局解决人手荒的第三张牌,但反应一直不太理想。

现时非本地医生来港执业,主要通过两种途径[22],一是透过有限度注册方式,海外医生可豁免考试在公立医院执业,注册为期最长一年;二是通过医务委员会(医委会)的执业资格试。

先说前者,业界最为关注的,是在有限度注册方式下,豁免海外医生考试来港行医,是否会影响医疗质素。而另一边厢,实际符合资格,且来港行医的海外医生亦甚少。 2011/12至2013/14年度,医委会只收到24份申请,且最终只有17名海外医生获聘。 [23]反应冷淡,与注册期只有一年,且需每年续期,不无关系。有报道便指,有获批的海外医生考虑到上述因素后,最终放弃来港。 [24]

另一医委会的执业资格试,当局自去年将考试次数,由每年一次增至两次,提供更多机会。不过该试合格率一直偏低,去年两次「专业知识考试」分别有107人和200人参加,但合格率仅为23%及18%,低于之前两年。 [25]

港大前副校长周肇平曾撰文指,合格率偏低的原因之一,是本港的医生执业试所要求的具体知识,较一般发达地区更为详细。因为在许多地方考取执照后,大多要求数年专业训练才可行医。而在香港,一旦专业知识、英文以及临床三项考试合格,一年实习期过后便可执业。 [26]另外,医生须清楚了解药物性质、分量、副作用等,海外医生遇到这些问题会觉得要求太高,也导致成绩不理想。 [27]可见当局虽已豁免考试或增加考试次数,但除非想到能便利海外医生在港行医,又无损害医疗质素的方法,否则指望借外援纾缓人手不足,只会是缘木求鱼。

高龄化社会 须考虑分区需求

当局三管齐下增加医生人手,却困难重重,人口渐趋高龄化带来的额外医护需求,更是挑战。

据规划署的人口推算[28],2013至2023年全港人口将增长约8%,65岁以上长者的增幅高达56%,医疗负担会相应增加。 [29]按医管局划分的七大联网,东区、湾仔、离岛区所属的港岛东联网[30],长者占该区人口的比例将由2013年的15.9%,增加至2023年的24%;而中西区、南区所在的港岛西联网,将由15.1%升至23%,比重之高,理应受到特别关注。 [31](表一)

由此引伸的问题是,这些地区医生相对长者的比例是否足够?官方数字显示,2013/14年度,医管局每5.3名医生,需照顾每1,000名65岁以上长者。 [32]然而港岛东联网(不包括大屿山)的医生人数与长者人口的比例,为每1,000人有4.4名医生,较港岛西联网的7.5名少70.5%。 [33](表二)且不论每千名长者需要多少医生照顾,地区之间长者与医生的比例有如此差异,令人担心某些地区的长者会否特别缺乏医疗照顾。

若再考虑贫穷人口的分布,地区性差异的问题会显得更为严重。一般来说,收入较低的人士较为依赖收费廉宜的公营医疗服务,据当局上年公布的按地区划分的贫穷情况,2013年,本港整体贫穷率最高的五区为深水埗、观塘、葵青、黄大仙及屯门[34],分属医管局辖下九龙西、九龙东及新界西联网,但在这三大联网,每1,000名居民只有0.6至0.7名公立医院医生照顾,远不及港岛西(1,000:1.1)和九龙中(1,000:1.3)。长者就医方面,九龙东联网覆盖的观塘区,长者贫穷率高于全港整体水平[35],但其所在联网每1,000名长者只有4.1名医生,不及医管局其他六大联网。 (表二)

虽说医管局设中央协调机制,部分专科的病人可获「跨网转介」安排,在居住地区以外的医院求诊,但现时安排的对象是行动没有困难、病情稳定,以及不需要经常覆诊及社区支援的非长期病患者。 [36]但行动相对不便的长者,仍然要依赖当区的适切服务。

《检讨报告》建议为新界西、新界东及九龙东联网提供额外经费,应付地区人口增加带来的医疗需求,以及回应公众对这三个联网部分医院资源分配不足的关注 [37],乃合适改革方向。当社会迈入高龄化,解决医生人手短缺乃当务之急,如何平衡各区需求,更需加倍重视,避免公营医疗服务在地区之间出现「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现象。近年兴起的互联网医疗概念,或可为此出一分力,值得详细探讨。

 

 

1 「审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答覆编号FHB(H)089。
2 「审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答覆编号FHB(H)009。
3 「医生、牙医和护士的人手推算」,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医疗保障计划小组委员会,立法会CB(2)978/14-15(03)号文件,2015年3月11日。
4 《医院管理局检讨督导委员会报告》,食物及卫生局,2015年7月。
5 截至2014年3月31日数字.。此处人手与人口的比例采用了政府统计处年中人口估计数字和规划署最新的推算数字。来源:「审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答覆编号FHB(H)050。
6 2023年年中数字。来源:「人口分布推算小组编制的人口分布推算2014-2023」,规划署,2014年12月。
7 「改善公营医院医生工时」,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567/12-13(03)号文件,2013年7月15日。
8 「统计数据表一. 每千名人口计算的持牌医生数目」。取自食物及卫生局网站:http://www.fhb.gov.hk/statistics/ cn/statistics/manpower_doctor.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17日。
9 「2012年医疗卫生服务人力统计调查经点算医生的特征摘要」。取自卫生署网站:http://www.dh.gov.hk/tc_chi/statistics/ statistics_hms/sumdr12.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1月10日。
10 「香港便览公共卫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新闻处,2015年1月。
11 据卫生署调查,2012年本港注册医生12,176人,在职医生5,837人,另同期整体人口约714万人,即每1,000人有医生0.8名。
12 同9。
13 同1。
14 〈未来15年逾千医生退休医局或延下岗年龄〉,《文汇报》,2012年5月9日。
15 《自愿医保计划咨询文件》,食物及卫生局,2014年12月,第95页。
16 同4。
17 「医院管理局提高新入职雇员退休年龄」,医院管理局,2015年4月23日。
18 「从增医科生看政府施政」,取自香港独立媒体网站: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1999,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2日。
19 同7。
20 同4。
21 「立法会秘书处为2013年7月15日会议拟备的最新背景资料简介」,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567/12- 13(04)号文件,2013年7月9日。
22 海外医生来港执业的另一途径,是透过「暂许执照」,由大学或者医管局作为申请人,医务委员会通过,通常由数天至两个星期不等。资料来源:周肇平,〈香港海外医生回流的渠道是最开放的〉,《明报》,2014年2月26日。
23 「立法会二题:医院管理局聘请非本地医生附件二」。取自政府新闻网网站:http://gia.info. gov.hk/general/201502/25/P201502250501_0501_142652.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2月25日。
24 〈海外医生年仅聘11名〉,《东方日报》,2012年12月5日,A27页。
25 「审核二零一五至一六年度开支预算管制人员的答覆」,立法会财务委员会,答覆编号S-FHB(H)12。
26 正常实习期为一年,若已经在海外有专科训练,该部分的实习可最多减免3个月。来源:” The 2015 Licensing Examination (Second Sitting) of 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 The Licentiate Committee of the Medical Council of Hong Kong, http://www.mchk.org.hk/licensing_exam/index_e.htm, last accessed September 4, 2015.
27 周肇平,〈香港海外医生回流的渠道是最开放的〉,《明报》,2014年2月26日,A26页。
28 规划署作出的2023年人口分布预测,主要是依据每区新落成的房屋和清拆房屋数字,推断本港人口内部迁移的情况,存在一定误差,但不失为重要参考。
29 2013年全港人口为7,186,700,长者人口为1,021,500;2023年全港人口为7,777,700,长者人口为1,594,500。来源:「人口分布推算小组编制的人口分布推算2014-2023」,规划署,2014年12月。
30 注:规划署的人口分布预测,按区议会18区划分,离岛区包括大屿山;而医管局划分的港岛东联网不包括大屿山。
31 「人口分布推算小组编制的人口分布推算2014-2023」,规划署,2014年12月。
32 同5。
33 同5。
34 按区议会分区划分,恒常现金政策介入后的贫穷数字。来源:《2013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4年10月,第45页。
35 按区议会分区划分,恒常现金政策介入后的贫穷数字。来源:《2013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2014年10月,第49页。
36 「立法会秘书处为2015年4月20日会议拟备的背景资料简介医院管理局公营专科门诊服务的跨网转介安排」,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237/14-15(05)号文件,2015年4月16日。
37 同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