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医疗卫生与健康 | 2015-09-24 | 《经济日报》

医疗问题 网上解决?



本港公立医院服务轮候时间长,众所周知,以重灾区骨科为例,据医院管理局(「医管局」)资料,被界定为稳定的新症病人,在个别联网须轮候超过100个星期才能就医。 [1]今年7月医院管理局检讨督导委员会发表的报告(下称《检讨报告》),也建议医管局制定全面计划,缩短公立医院专科及急症室的轮候时间。 [2]

现时医管局已透过互联网公布专科门诊的轮候时间,方便病人选择合适的诊疗计划,必要时可提出跨网转介安排,缩短轮候时间。 [3]另边厢,民间亦有科技公司推出手机应用程式,标榜用户只需输入姓名、电话、查询内容等,相关专科医生便会回覆并提供治疗建议。 [4]安坐家中就医,对于原本须等候100周的市民来说,似乎格外动听。

不过,这种求诊方式要普及,乃至拓展至公营医疗系统,始终涉及医生与病人沟通是否有效、双方身份难以核实、医疗事故责任谁属、私隐保障等顾虑,「医疗问题,网上解决」,是在解决问题,还是制造新的问题?

互联网医疗的冒起

在健康应用程式层出不穷的内地,其中一款专注癌病的程式「肿瘤圈」推出一年多来,已成为颇具规模的互助抗癌平台。透过程式,患者不必频繁去医院挂号诊治,便可在网上向多位医生求诊,也可与其他病友交流慰藉。 [5]这类应用程式成效未知,在内地却已如雨后春笋,至去年有2,000多款,仅糖尿病管理的就超过100个。 [6]

除手机应用程式,还有不少医疗健康网络平台,如2000年成立的网站「丁香园」,由初时只是作为医药文献的分享论坛,发展成为医护人员的学术交流平台,并透过网站和手机微信,普及疾病、药品及健康知识。

据报道,丁香园逾400万注册会员中,执业医生达200万,占中国269万医生超过七成。去年,网站获得腾讯7,000万美元投资,更有正筹划开设实体诊所,提供诊疗和患者教育服务。 [7]

丁香园探索的模式,是将原本提供健康资讯的网络平台,拓展至实体诊所。而另一提供在线健康咨询的「春雨医生」,同样累积了巨大的用户量和问诊量,并将服务「落地」,在全国5大城市开设了25间诊所。 [8]

「互联网+」 探索在线医疗

在内地看病难,诸如挂号候诊时间长、城镇和农村的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为人诟病,医护人员及求诊者因医疗问题而暴力冲突,亦时有发生。由挂号至问诊,在就医流程渗入互联网思维,一定程度上有助解决看病难题。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年初发布的《2014中国医药互联网发展报告》显示,去年,内地互联网医疗市场整体规模达113.9亿元。 [9]

如今,互联网医疗更成为「国家战略」。今年3月,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制定「互联网+」计划,掀起一阵「互联网+传统行业」风潮。 7月初,国务院发表文件公布「互联网+」行动方案,将范围锁定在创业创新、农业、金融等11个领域。 「互联网+医疗」作为便民服务之一,亦有重点提及。 [10]

据该份文件,政府将支持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疗服务体系,包括提供网上预约诊疗、候诊提醒、缴费;研究电子处方等便民服务;并鼓励互联网企业与医疗机构合作建立健康资讯平台。 [11]由政府领航,结合网络和传统医疗健康服务,目标之一,是希望纾缓医疗压力,让患者有更好的就医体验。

BAT布局互联网医疗

线上线下互动,结合网络和健康的平台近年冒起。去年至今,内地互联网三巨头「BAT」—— 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腾讯(Tencent)也纷纷涉足互联网医疗(如下图)。



一般的求诊流程,大致是由医院挂号开始,候诊、问诊、检查检验、领取检验报告、取药治疗及缴费。腾讯旗下的微信及阿里巴巴「未来医院」推出挂号预约服务、百度「拇指医生」建立的问诊平台、「阿里健康」和百度「药直达」提供的购药服务,让患者足不出户便可就医。网络空间选择众多,问题反而是各式各样的健康服务往往令人眼花缭乱,甚至功能重叠,令用户无从下手。

功能重叠 政策限制难突破

互联网医疗的概念听来「高大上」,吸引大小企业涌入,然而现实却不一定如想像乐观。以阿里健康为例,其最新公布的业绩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全年亏损高达一亿港元,按年升1.6倍。亏损增加,主因是营销费用的上升,例如用于鼓励下载阿里应用程式的市场推广。 [12]

事实上,阿里健康的营运模式同召车应用程式十分相似,需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更曾为鼓励药房加盟而采取「烧钱」策略。初时颇为吸引,但由于内地对药品有严格限制,如处方药必须通过执业医生购买,而且网上买药尚未完全被纳入医保,用户无法报销药费,也成为行业普遍面临的障碍。

至于网络问诊,据内地相关规定,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第三方只能够为该类服务提供平台。因此目前大多看到的,只是提供健康资讯的媒介,或是连系医生和求诊者的网络平台。网上诊疗一旦出现误诊或医疗纠纷,责任归属该如何认定,平台机构是否须承担部分责任,目前未有明确的法律规范。

互联网医疗在香港的应用

由于两地不同的医疗体系,香港未必遇到上述政策限制,但在内地出现的一些忧虑,在香港同样存在,尤其是针对网络问诊,考虑到责任谁属、私隐保障,并非所有患者都能接受这一新式的就医方式;再者,医生与求诊者面对面的沟通,网络空间仍是无法替代。既是如此,科技对解决现存的医疗问题,是否束手无策?

其实,撇除网络问诊,取药或病人交流等服务,结合网络绝对可行,医管局近年也积极利用科技,增强与病人互动。去年推出手机程式的「e药通」,让等候取药的病人只需透过程式便可知悉有关药房的轮候资讯;若输入筹号,药物配妥时,程式会发送讯息通知病人取药,帮助病人有效运用时间。程式由去年6月在5间医院药房试行[13],推广至目前34间。 [14]另一手机程式「病人组织一览」,则方便病人及家属找到有关疾病的病友互助组织,分享经历和心得。

与此同时,民间亦出现不少健康资讯平台,例如主要由医护人员提供讯息的网站「医专」(Doctor Expert),让用户输入简单病征,便可得悉相关专科资讯;[15 ]「香港医生网」则整合了本港医院、诊所分区目录,并提供疾病资讯。 [16]

至于挂号和候诊,互联网也有潜力帮上一把。 《检讨报告》便提到,医管局会利用互联网,分阶段将专科门诊的轮候时间上载至网站。 [17]

目前该项服务涵盖耳鼻喉科、妇科、内科等八个主要专科,病人掌握有关轮候时间的资料后,可选择合适的治疗计划。部分接受跨网转介的专科,​​可安排符合要求的患者到另一轮候时间较短的联网求诊。 [18]

举例说,参考网站关于稳定新症的最新资料,九龙东联网骨科服务的轮候时间为175周,换言之,患者须等候至少三年,才可见到医生一面;而同类服务在港岛西联网的轮候时间为其十分之三(53周)。而在新界东联网轮候眼科服务的患者(66周),若考虑转到港岛西联网(20周),便可缩短近七成时间(表一)。 [19]



理想总是美好,可惜跨网转介仍然存在一定限制,目前只在耳鼻喉科、妇科、眼科三个专科,及部分联网或医院推行。以妇科为例,病人只可由新界东联网(威尔斯亲王医院)转介至香港东联网(东区尤德夫人那打素医院);[20]跨网安排的对象亦只限于行动没有困难和病情稳定,以及不需要经常覆诊及社区支援的非长期病患者,缩短轮候时间的实际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21]

可穿戴设备 可预防疾病

除轮候时间较长,本港公立医院面临的另一大挑战,是因人口高龄化及疾病模式改变,如慢性病​​发病率上升,而令服务需求日益增加。 [22]要满足需求,除了增加人手和资源,近年兴起的可穿戴智能产品,或许也可派上用场。有报道举例,一名患有严重鼾症的患者,会透过夜晚佩戴专门用于监测睡眠呼吸的智能腕表,采集其睡眠期间的血氧、脉率等数据,再通过手表将数据传到医生的电脑里。第二天,患者便可得到医生的专业诊断报告。 [23]该报道称,传统医疗设备在筛查、治疗和监测方面欠缺效率及持续性,阻碍了一些慢性病的有效确诊。以鼾症为例,内地约有6,800万名患者,而相关的睡眠中心仅2,000间,每年只可检查96万人。以该种方式筛查确诊,需70年时间。 [24]

此外,一向引领业界革命的苹果公司,去年发布了健康追踪应用程式HealthKit,用来协用用户管理个人健康,包括记录运动、饮食等状况,以及监测体重、血压、血糖。至今年2月,苹果已跟美国14间医院达成协议,让医生通过苹果的自载健康系统,对慢性病患者进行监测,并及早提供健康指导。 [25]苹果另一款新推出的医疗应用平台ResearchKit「野心」更大,希望就收集到的用户健康数据予科研机构进行分析,推动医学研究。 [26]

正当预防医学渐成医疗主流趋势,据智经研究,本港基层医疗服务[27]的协调并不完善,往往缺乏对疾病的预防和持续处理。 [28]若可穿戴设备的技术发展成熟,各种疾病的诊疗质素便有望提高,就医成本、专科和普通科门诊的服务压力可以减少,市民的健康亦可得到更大的保障。

如今,健康类应用程式、健康资讯平台、可穿戴智能设备等正酝酿着一场全球医学革命,不过纵使互联网医疗形式万变,其本质仍以人为本,在资源管理、成本效益背后,如何让患者获得更好的健康管理,怎样维持医疗质素,才应是不懈努力的方向。

 

 

1 「专科门诊新症轮候时间」。取自医院管理局网站:http://www.ha. org.hk/haho/ho/sopc/dw_wait_ls.pdf,最后查询日期2015年9月4日。
2 《医院管理局检讨督导委员会报告》,政府食物及卫生局,2015年7月。
3 「医院管理局公布专科服务轮候时间常见问答」。取自医院管理局网站:https://www.ha. org.hk/haho/ho/sopc/faqtra.pdf,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3月9日。
4 「关于我们」。取自睇边科网站:
http://www.docchat.com.hk/about-us .html,最后查询日期2015年8月26日。
5 「『互联网+医疗』政策壁垒亟待突破」。取自和讯网网站:http://tech.hexun.com/2015-07-22/177728624. 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22日。
6 同5。
7 「丁香园试水线下诊所移动医疗遭遇『轻重』分化」。取自中国经营报网站:http://www.cb.com.cn/companies/2015_0704/1142016 .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4日。
8 同7。
9 《2014中国医药互联网发展报告》,中国医药物资协会,2015年1月28日。
10 《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中国国务院,2015年7月1日。
11 同10。
12 〈阿里健康亏损增1.5倍〉,《东方日报》,2015年7月2日,B04页。
13 「医院管理局推出『e药通』」。取自政府新闻处网站:http://www.info.gov.hk/gia /general/201406/06/P201406060389.htm,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6月6日。
14 至2015年8月26日『e药通』手机应用程式所列载的医院药房数目。
15 「医专首页」,取自医专网站:http://www.doctor-expert.com/,最后查询日期2015年8月26日。
16 「香港医生网首页」,香港医生网网站:
http://www.hongkongdoctorlist.com/index.php ,最后查询日期2015年8月26日。
17 同2。
18 同3。
19 同1。
20 同3。
21 「立法会秘书处为2015年4月20日会议拟备的背景资料简介医院管理局公营专科门诊服务的跨网转介安排」,卫生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237/14-15 (05)号文件,2015年4月16日。
22 同2。
23 〈互联网与医疗业者纷纷布局穿戴设备〉,《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第70期》, 2015年7月1日。
24 同23。
25 Christina Farr, “Exclusive: Apple's health tech takes early lead among top hospitals,” Reuters, February 5, 2015,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5/02/05/us-apple-hospitals-exclusive-idUSKBN0L90G920150205.
26 「Apple 宣布现向医学研究人员推出ResearchKit」。取自苹果网站:http ://www.apple.com/hk/pr/library/2015/04/14Apple-Announces-ResearchKit-Available-Today-to-Medical-Researchers.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14日。
27 医疗系统为病人提供的医疗护理可分为三个层次,即基层、第二层及第三层医疗服务。第二及第三层医疗主要包括专科和医院服务,而基层医疗则是整个医疗系统的第一个层次,也是患者在持续医护过程中的首个接触点。来源:「基层医疗及家庭医生的概念」。取自政府卫生署网站:http://www.pco.gov.hk/tc_chi/careyou/concept .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6月8日。
28 《香港未来医疗发展及融资报告书》,智经研究中心医疗研究小组,2007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