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11-09 | 《星岛日报》

一场辩论赛的启示:在囚者需要什么教育?



「我们拥抱了机会。他们使我们相信自己。」[1]今年9月,三名在美国最高设防监狱的在囚人士,与哈佛大学辩论队进行辩论比赛,结果获胜,令不少人大感讶异之余,更道出了教育对在囚者重获新生的意义。拥抱机会,相信自己,便是现年31岁,其中一名参赛在囚者Carlos Polanco的心声。

在美国以至香港,在囚者不乏学习机会,然而身处笼牢,学习的限制、困难也较多。社会时刻进步,在囚人士的教育是否也有与时并进的空间,让更多在囚者能获得像Carlos Polanco一般的机会?

在囚者对哈佛尖子纽约监狱辩论比赛

今年9 月18 日,美国东纽约州惩教中心举行辩论赛,题目为「美国公立学校应有权拒绝录取无证学生」。比赛队伍分别为2014 年度长春藤联盟辩论赛冠军哈佛大学辩论队,以及参与了纽约州巴德学院旗下的巴德监狱教育计划(Bard Prison Initiative,下称「巴德计划」)的在囚人士。 [2]

礼堂舞台上的两侧,一边坐着三名西装笔挺的大学尖子,另一边则是三名身穿绿色制服的在囚人士。一边象征着能够自由追梦、备受社会推崇的年青才俊;另一边却是困于牢笼、失去自由、背负罪犯烙印的一群。

对手实力超凡,但由在囚者组成的辩论队,备战期间不能上网,每每只能依靠查找书籍、翻文献的方法来预备辩题,而有关当局在通过有关书籍和文献的阅读申请上,动辄要数星期。 [3]

出人意表的赛果,令人好奇巴德计划有何教学良方,居然能训练出一支能够在限制重重下打败哈佛尖子的辩论队。查阅巴德计划的有关介绍,答案也许叫人失望,也使人惊喜。失望在于巴德计划的课程与一般大学无异,惊喜在于一个能协助在囚者重拾自信的教育计划,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学习机会,而不是度身订造的课程。

接受巴德式教学再次入狱比率大减

巴德计划乃纽约州巴德学院旗下的课程,目的在于向有上进心的在囚人士提供跟一般大学无异的课程,学生要在监狱中上课,教学人员不会为在囚者的课堂作特别安排。透过人文、科学、艺术学科的学习,巴德计划希望能协助学生发掘他们的长处,重新思考自己与社会的关系,让他们能怀着希望与自信重投社会,找到满意的工作。 [4]

自2001年起,该计划已向在囚人士颁发了近350个文学士或副学士学位[5],有些人其后能够升读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名牌学府[6],有任职私人公司,也有人从事协助无家者、爱滋病患者等的社会服务。 [7]透过民间捐款,巴德计划正协助多间大学举办在囚者课程,目标是在未来五年将类似计划拓展至全国10个州份。 [8]

在美国,现时每年大约有75万名更生人士,这些人当中,有68%会在出狱后三年内再次被捕,超过一半人会重返笼牢。巴德计划引述研究数据指,假如在囚者能够得到充分的教育机会,出狱后再次犯案的比率会大幅下跌至22%。而巴德计划的毕业生,出狱后三年内会再度犯事入狱的比率少于2%。在巴德计划以外,其他例子如为在囚人士提供戏剧人文教育的「Shakespeare Behind Bars」计划,亦有助减低释囚的再犯率。 [9]

香港的在囚人士教育

巴德计划的经验,令人想到香港在囚者的学习状况。在香港,惩教署会为不足21岁的青少年在囚人士,推行半日制强制教育及半日制职训课程,并为自愿接受教育的成年在囚人士提供指导及协助。 [10]

在囚者当中,部分人有不错的学业表现,2014/15年度的香港中学文凭考试(文凭试),便首次有青少年在囚人士考获一科5**[11] ,即最高级别的成绩。据惩教署去年提交给立法会的资料,2013年有21名在囚人士报考文凭试,报读香港公开大学的人数则为181人,两者较2012年分别增加约三成和四成[12];此外,单单计算惩教署辖下的歌连臣角惩教所[13],七位应考2014/15年度文凭试的学员,均获得大专院校取录,修读专上教育课程。 [14]

在囚人士能够接受学术教育并报考文凭试与香港公开大学等部分大专院校课程。在1992年,公开大学首次有在囚者入学,在2013年12月,共有60多名在囚者修读该校课程,亦先后有8人毕业,分别获颁硕士、学士、文凭或证书。 [15]

学术教育之外,惩教署还有提供职业教育,包括为青少年在囚人士和成年在囚人士分别提供强制和自愿性质的职业训练,在2014/15年度,惩教署筹办了约100个训练课程,涵盖建筑、商业、零售、餐饮等范畴。 [16]学术教育与职业教育均属于更生服务的其中两类,旨在协助更生人士能重新融入社会。

至于在囚者的学习环境,以歌连臣角惩教所为例,院所内设有一所小型学校,另除走廊设有高高的围栏外,其他设施与一般学校无异;文凭试班会采用小班教学,所员由早上8时50分开始上课至约下午1时,午饭时间后再上课两小时。 [17]

挪威研究:半数在囚者没有高中学历三分之一有学习困难

上述情况可见,不论是美国还是香港,现今不少地方均有措施确保在囚者有机会接受教育。可是,如何衡量有关措施是否足够,或是如何评定有关措施的水平?

参考挪威国家教育暨研究部的一份文件,2004年该部门曾经草拟一份报告,分析收集得来的约1,900份问卷回应,受访者为18岁以上的在囚人士,回应率为七成;有关调查主要了解受访者的教育背景以及学习困难。 [18]

有关调查发现,半数受访者并没有完成高中或以上程度的学业,当中以25岁以下的群组占最高比例,有65%,反映年青在囚人士的教育程度令人关注。此外,几乎每三名受访者中,便有一名表示有轻微至严重程度的阅读和写作困难。 [19]由此可见,单单提供学习机会,似乎并不足以协助在囚者重拾自信。

机会罕有 困难重重

而事实上,在巴德计划振奋人心的故事背后,有更多我们看不见的「制度失败者」。因为要入读巴德计划,申请者必先具备高中学历,并通过笔试和面试。竞争亦十分激烈,平均每个学额会有十个申请人,过程可谓过五关,斩六将。 [20]故此,获巴德计划取录的学生,某程度上也可算是尖子。而甄选过程中被淘汰出来、由于学历过低而不符合申请资格,以至有学习困难的在囚者,才是大多数。

在香港,在囚者的学习同样面对不少困难。例如学员的普遍自我形象较低,学问根底较弱。 [21]更大的问题是,学员的学习时间往往较一般学生浓缩,以歌连臣角惩教所为例,相对一般日校考生能有三年时间备战文凭试,所员只有约10个月完成有关课程。 [22]至于就读公开大学的在囚者,由于对外联络受到严格限制,既不能参加导修课,也不可登入互联网和接收电子邮件,而且难有电脑实习、做科学实验或实地考察的机会;部份经济条件欠佳的同学,更缺乏参考书及学习工具。 [23]

以上提及的挪威研究,建议政府当局应尤其鼓励年青在囚人士参加教育课程以及培训;不同的学习困难,则可以透过个别指导与小组教学来改善。 [24]在香港,有在囚人士的老师会特别为预备文凭试的学生制作浓缩版教材,以助他们在少于一般人的学习时间内掌握课程内容。对于因滥药而导致记忆力较差的学生,老师会尝试以故事作出勉励,协助学生重拾自信和学习动机。 [25]

加强在囚者教育研究

在香港,为在囚人士提供的学术教育,目标在于加强学员的基本知识,协助他们掌握工作技能,改善人际技巧,重建自尊及自信,培养正确的人生态度,从而重新融入社会。 [26]要达到以上目标,除了提供适合的课程,因材施教,关注学员的学习需要与教育背景等的持续性评估,或许也有帮助。

现行香港较为类近的评估措施,为「罪犯风险与更生需要评估及管理程序」,目的在于评估其羁留和再犯风险,以及更生需要[27],惟此程序主要在于了解在囚人士对各种更生服务的需要,并非专门研究在囚人士的教育情况和相关教育措施。今年审计署曾就惩教署提供的更生服务发表报告,当中就教育的部分,亦仅提及职业训练层面,其余的审核部分,则包括辅导与心理服务,以及释后监管和社会支持。 [28]

在各种限制下,曾干犯严重罪案的在囚人士,能在牢狱中领悟了把握当下,难能可贵。一个形容自己曾为「月光族」、现年40多岁并因犯下谋杀及绑架罪行而被判囚终身的在囚人士,花了10年的时间修毕香港公开大学的社会科学学士及教育硕士课程。 [29]穷半生于铁窗内领悟,以自身努力拥抱机会,重新相信自己,值得如雷掌声。对于一些能力、际遇稍逊的在囚者,是否也有足够机会让他们排除万难,重拾自我,需要社会更多关注。

1 〈囚犯友赛胜哈佛辩论队纽约监狱比赛激励求学〉,《明报》,2015年10月8日,A29页。
2 Leslie Brody, "Prison vs. Harvard in an Unlikely Debat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ctober 8, 2015, http://www.wsj.com/articles/an-unlikely-debate-prison-vs-harvard-1442616928 ;〈囚犯友赛胜哈佛辩论队纽约监狱比赛激励求学〉,《明报》,2015年10月8日,A29页。
3 Leslie Brody, "Prison vs. Harvard in an Unlikely Debat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ctober 8, 2015, http://www.wsj.com/articles/an-unlikely-debate-prison-vs-harvard-1442616928 .
4 “FAQs,” Bard Prison Initiative, http://bpi.bard.edu/faqs/ , accessed Oct 29 2015.
5 同4。
6 同1。
7 同4。
8 同4。
9 Liam Pieper, "Art and incarceration: young offenders unlock their creativity,"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October 2, 2015, http://www.smh.com.au/entertainment/art-and-incarceration-young-offenders-unlock-their-creativity-20150925- gju6yz.html .
10 「青少年在囚人士在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取得佳绩(附图)」,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网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7/15/P201507150540.htm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7月15日。
11 「署理政务司司长出席二○一五年惩教署官员周年聚餐致辞全文」,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网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9/02/P201509020473.htm ,查询日期2015年10月16日。
12 「立法会十九题:更生服务」。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网站: http://www.info.gov.hk/ gia/general/201403/26/P201403260789.htm ,查询日期2015年10月16日。
13 歌连臣角惩教所羁押年龄由十四岁至二十一岁以下,被法庭判处接受六至三十六个月不定期教导所训练课程的年轻男性在囚人士,认可收容额为192名。惩教署为所员推行半日制教育及半日制职业训练课程。
14 「歌连臣角惩教所所员考获良好成绩」,取自香港政府新闻网网站: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9/23/P201509230508.htm ,查询日期2015年10月16日。
15 「进修助更生计划」,取自香港公开大学网站: http://www.ouhk.edu.hk/wcsprd/Satellite?pagename=OUHK/tcSingPage&c=C_PAU&cid=191182006600&lang=chi ,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12月3日。
16 「惩教署提供的更生服务」,《审计署署长第六十四号报告书》,审计署,2015年4月。
17 〈在囚青年备战DSE 仅用10个月〉,《香港经济日报》,2013年8月20日,A20页。
18 “Short Version of Report No.27 to the Storting (2004-2005) –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the Correctional Services 'Another Spring'”, Norwegian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Research, 2005.
19 同18。
20 同4。
21 〈无敌海景校舍穿童军服上堂〉,《明报》,2013年11月25日,A12页。
22 〈成就非一般的教育任务〉,《爱群惩教署月刊》,第320期,2015年8月,取自惩教署网站: http://www.csd.gov.hk/guardian/issue_320/other_news.html ,查询日期2015年10月29日。
23 同15。
24 同18。
25 同22。
26 「教育」,取自惩教署网站: http://www.csd. gov.hk/tc_chi/reh/reh_overview/reh_overview_education/reh_edu.html ,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7月31日。
27 《为在囚人士提供更生服务的最新进展及检讨「罪犯风险与更生需要评估及管理程序」》,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2012年3月13日,立法会CB(2)1294/11- 12(07)号文件。
28 同16。
29 〈八方人物:囚终身学终身〉,《苹果日报》,2015年10月8日,A16页;〈游监狱学守法中学生听囚犯心声〉,《文汇报》,2015年10月8日,A2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