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13-06-04

排行榜我总可以上一上



香港的城市競爭力,向來惹人談論。最近,中國社會科學院及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分別發表最新的《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及《2013年世界競爭力年度報告》,結果相信會令關注本地競爭力的人憂喜交集。可喜的是,根據前者,香港繼續是中國綜合經濟競爭力最高的城市;堪憂的是,根據後者,香港的競爭力被美國和瑞士超越,由去年冠絕全球,跌至排名第三。

就如本地流行曲頒獎禮,不同的競爭力排行榜,主辦單位總有各自重視的「得獎」元素。因此看個別排行榜的名次高低,也要了解背後的操作準則。這樣對增強一個地方的競爭力,甚至比着緊排名位置重要。因為某些排行榜重視的元素,未必配合個別國家或城市的發展方向,相反,一些別人忽略的範疇,又可能正是我們急需改善的地方。

先看看香港在中國城市的競爭排名。除了綜合經濟競爭力,《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今年首次引入宜居、宜商、和諧、生態、知識、全域、信息、文化等八個分類指標,評估兩岸四地287個城市的可持續競爭力。憑藉自由市場經濟、良好的制度管理和配套服務,香港位列可持續競爭力城市首位,並在大部份分項中位居前列。[1]

區域經濟

整體來看,社科院的調查顯示沿海城市競爭力較高,即距離港口越近的城市,其綜合經濟以及可持續競爭力越高。除港澳台,擠進前十名的內地城市中,東南沿海佔據5席,環渤海城市北京、天津也有上榜。

然而中西部城市的快速發展不容忽視。中國經濟的騰飛始於東南沿海,改革開放之初「先富帶動後富」的美好設想首先成就了珠三角的崛起。三十年來,東部地區承接全球產業轉移,以上海、江蘇及浙江為軸心的長三角地區以及環渤海經濟圈亦日趨成熟。從經濟總量看,中國東、中、西部地區占全國經濟總量比重從 1980年的 50%、30%和 20%到 2008年約60%、21%和 19%。[2]以人均生產值比較,2011年,東部、中部、西部人均GDP分別是53,350、29,229和27,731元(人民幣)。中西部地區的人均GDP,一直低於全國水平(35,097元)。[3]

但中西部經濟增長速度近年逐漸超過東部地區。2006至2011年,中、西部人均GDP年均名義增長18.4%和19.9%,高於東部(14.4%)和東北地區(17.2%)。[4]而根據各省區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GDP數據,增速最快的十个省區市中,中西部地區佔了七席。西南地區的雲南和貴州,以12.6%的增幅並列全國首位;沿海的浙江、北京、上海,卻以7.8%至8.3%的增幅墊底;廣東省的增幅則為8.5%。[5]有意見認為,這是因為城鎮化加速,令中西部廉價勞動力得到釋放,加上其本身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以至東部地區正經歷產業升級,為中西部作為沿海地區的加工製造基地帶來機遇。

翻看近年社科院的城市競爭力報告,中部城市長沙過去兩年都曾打進十大;武漢、成都也在20名之內;西安已成為中國西北地區的區域性經濟文化中心。而根據另一項調查,中部城市重慶已連續兩年進入十強,並佔據2012年城市成長競爭力排行第二的席位。[6]

香港定位

智經2011年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推算,廣州和深圳的人均GDP將於10年間全面超越香港。[7]一直以來,香港與珠三角地區經濟緊密融合,過去粵港經濟產業鏈是以「前店後廠」的模式運作,隨著廣東產業處於結構性轉型,重點發展高科技產業及轉向內需市場,粵港經濟發展的合作模式,將由過往香港帶動廣東,逐步調整為粵港互動。[8]

如今中西部城市崛起,一方面意味香港將要面對更多的競爭對手,另一方面亦顯示有更多的合作對象。例如,在開拓新興市場方面,香港所處的地理位置,鄰近東盟十國。港府今年四月敲定與東盟就締結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展開談判[9],預計兩年內簽署。現時,廣西和東盟經貿關係密切,作為中國和東盟開放合作橋頭堡,廣西可與本港合作共同開拓東盟市場。如每年在廣西南寧舉行的中國——東盟博覽會,可為會展業提供契機。另外,廣西的中草藥資源豐富,當地亦正致力於將其轉化為產業優勢,兩地在此也有合作空間。[10]本港與雲貴川等西部地區有否合作空間,同樣值得探討。

與此同時,本港曾借助區域優勢發展起來的部份行業,正面臨挑戰。雖然社科院的報告讚揚香港是一個沒有貿易障礙的貿易港,但本地的物流業發展,已先後被多個港口超越,曾是全球最繁忙貨櫃港口的香港葵青貨櫃碼頭,先後於2005年、2010年被新加坡、上海取代,位居第三。到2012年,香港全年貨櫃吞吐量為2311.7萬,僅較第4位的深圳多出17.6萬個。[11]由於今年三月底爆發了連續40日的葵青碼頭工潮,今年頭4個月,本港港口貨櫃量跌了8.1%,至705.3萬個,被深圳趕過。

偏高的陸路運送及碼頭處理費,令本港物流業在各方競爭中先輸一城。貨物從珠江三角洲東部經陸路運到香港,再運送至美國西岸,成本比經鹽田高,每個標準貨櫃箱,大概高出280美元。[12]過去10年,不少以往經香港轉口至外國的貨物,已轉經深圳直接出口。[13]

和諧與宜居

社科院報告又指,本港經濟發達,政府高效廉潔,社會公正開放,使多數人依靠自身努力向上流動成為可能,形成了大量的中層階級,保持社會穩定。這些因素令香港佔據「和諧城市」榜首。但今年三月中大亞太研究所問卷卻顯示,逾六成港人認為本港社會向上流動機會,較十年前差,認為好的只有14.6%。[14]

香港在「宜居城市」一項中,同樣位列全國首位,不過評定的準則,沒有考慮收入分布和住所環境。回歸十多年來,香港人均GDP從1997年2.7萬美元上升26%至2011年3.4萬美元,但個人收入中位數不升反跌,1996年每月收入中位數為1萬港元,2011年時1.13萬港元[15],扣除通脹因素,實際是在倒退,顯示港人收入漸趨兩極化。收入差距的堅尼係數在2011年上升至0.537,位居全球發達地區之冠。

智經於早前的時事分析探討過「消失的中產」現象[16],中產階層萎縮,不只是收入下降或上升的問題,還牽涉社會流動。社會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長遠會導致人才外流,影響一個地區的競爭力。

在住所環境方面,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估算現時有多達17萬人蝸居劏房,較兩年前增加兩倍。6.69萬間劏房中,更有一半生活環境惡劣,人均居住面積僅60呎。[17]因此,對於社科院報告的褒揚,我們不宜過於樂觀。

知識與信息

香港在多項分類指標的排名位居三甲,唯獨是「知識城市」中,位列第四。報告稱,本港經濟高度依賴金融業和房地產,產業結構向創新科技方向轉型無明顯突破,研發開支比重,遠低於日本、韓國、新加坡及內地。現時,本港研發支出佔GDP的比重只有0.76%,不及國際標準(3%),跟南韓(3.3%)、新加坡(2.6%)和內地(1.7%),也有一段距離,更別說內地未來計劃將比例提高至2.2%。[18]另外,從細項指標可見,香港每百萬人中,約有3,400 人從事科學研究、技術服務和地質勘查,遠遠少於北京(36,500人)、深圳(21,500)、上海(16,500)和廣州(9,500)。

特首梁振英曾在競選政綱中承諾於五年內將科研開支增至GDP的0.8%,而在其今年初發表的《施政報告》中,也在創新科技產業部份表明會加大與內地合作,必要時增加資源投入。之後,預算案中提出向本地6所從事科技研發工作的大學每年分別提供上限400萬元的資助,進行技術轉移及科研成果商品化。以上舉動對提高香港科研能力的效果,有待觀察。

另一方面,香港在「信息城市」一項中,僅僅打入三甲,落後於上海與廣州。這個排名是否恰當,值得商榷。因為在各項指標中,沒有將接觸境外資訊的便利程度、新聞自由等因素納入考慮之中。與國內其他城市比較,香港在這些方面仍然具備優勢。

世界第一不再?

再看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發表的《2013世界競爭力年度報告》,在全球60個主要國家中,香港排名第三,失去了佔據兩年的第一寶座。美國和瑞士分別升至一、二位。

IMD綜合公開數據和商界人士的的意見調查進行評分,當中包括經濟表現、政府效率、營商效率及基礎建設四大指標。美國因為金融業復蘇、科技創新以及企業的成功晋升一位至榜首;瑞士、瑞典和德國等國,由於產業多元化,並大力發展中小企,排名靠前。[19]特別是瑞士,在教育及科技方面的優勢,令其由1997年第13位躍升至2013年榜眼位置。

至於香港,今年在四項指標的排名均有退步,其中經濟表現競爭力由去年第4位下降至第8位;基礎建設則由去年第18位降至第21位。[20]港府將排名下跌歸咎於亞洲整體經濟發展放緩,香港的經濟增長因此減慢。(「亞洲四小龍」中除韓國排名保持不變,新加坡和台灣均見下滑,台灣更跌出十名之外。)但在某些方面香港排名依舊領先,包括國際貿易及國際投資,香港分別保持第一及第二位;商業法例方面,香港全球排行第一。[21]

IMD全球競爭力中心總監Stéphane Garelli指,維持競爭力的關鍵在於製造業、多元經濟、出口、基建投資、教育、支持中小企、遵守財政紀律,以及社會凝聚力。若這些就是一地競爭力的決定因素,香港在個別範疇固然輸蝕。正如前面提到,香港的經濟發展集中在某幾個產業,製造業亦已息微,香港在這些方面,得分必然較低。另外,過去一年香港在政治、政策、民生等多項議題上,往往難以取得共識。這些事件,不知有否影響社會凝聚力,但即使沒有IMD的排行榜,我們也該知道,社會處於分裂狀態,任何公共政策,也難以好好討論,令社會運作效率下降。

無論如何,不管是全國或是世界排行榜,排名的短期升降,當然令人緊張,但能否藉此檢討社會價值的優次,更是關鍵。甚麼事情值得重視,城市該往哪個方向走,香港應有一個自己的排行榜。

 

 

1  「中國城市競爭力(香港)報告NO.11」,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所,2013年5月。
2   陳紅霞,陳敏靈. 我國西部建設區域金融中心的路徑研究[J]. 學術交流,2010,(2):104-110.
3  「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 盛松成 石春華: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和人均收入翻一番的目標既切實可行,又實事求是」,中國金融新聞網,2012年12月5日。
4   同上。
5  「各省區GDP增幅“跑贏”全國 上海墊底」,中國評論新聞,2013年5月16日。
6   各年度城市排行榜,中國城市競爭力研究會(http://www.china-citynet.com/yjh/index.asp)。
7  「「十二.五」期間廣東經濟結構轉型與香港的機遇」,智經研究中心,2011年8月30日。
8   同上。
9  「香港將與東盟尋求締結自由貿易協定」,商務及經濟發展局,2013年4月26日。
10「《建立東盟-廣西-香港經濟走廊》研究報告」,廣西自治區政府發展研究中心•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央政策組聯合課題組,2006年6月8日。
11「工潮影響 4月貨櫃量跌12%」,《明報》,2013年5月17日。
12《香港港口貨運量預測 2005/2006 研究》,運輸及房屋局,2008年4月。
13「香港港口優勢漸失」,《證券時報》,2013年5月29日。
14「社會向上流動機會 逾半市民感覺不足」,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2013年3月4日。
15「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就業人士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政府統計處,2012年7月26日。
16「消失的中產」,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2月19日。
17「長策會:全港逾17萬人住劏房」,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5月27日。
18「香港優勢創新科技加大與內地合作」,《中國新聞社》,2013年1月24日。
19 World Competitiveness Ranking 2013. IMD World Competitiveness Center. 29 May 2013.
20「政局亂削優勢 港競爭力急跌」,《信報》,2013年5月31日。
21「立法會: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就「提升香港整體持續競爭力」動議辯論開場發言」,政府新聞處,2013年5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