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5-11-24 | 《信报》

区选落幕时 绿色革命揭开序幕?



区议会选举落幕,选民向泛民、建制派发了占领运动后的首张成绩表,打着「伞兵」与「独立人士」旗帜的参选者,对香港政局产生了多大冲击,结果亦已揭盅。有关本地议会生态的变化,尚有一点值得社会留意,就是今次有三个候选人组成「城乡共生连线」,提倡居民自决和社区共享,以建立绿色民主社区为目的[1],将环境议题带入选战当中。

虽然三位候选人均告落败,将环保议题纳入政纲,在香港政坛亦不算新鲜,但整套政治理念以建立绿色社会为中心,「绿色政治」(green politics)的身影若隐若现。这种政治理念反映了怎样的政治观,会否令本地政局产生根本的变化,值得探讨。

环保议题可转化为政治能量

在香港,要借环保议题吸引选票并不容易,因为环保议题似乎不是大部分市民重点关注的问题。从表一可见,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硏究计划的统计,近十年来认为行政长官在施政报告应重点处理环保问题的市民,最多只占受访者的数个百分点,近年更是百中无一。 [2]

而最近能够成为重大社会事件,对本地政治发展产生分水岭作用的环保议题,可能要数到接近30年前。在1986年,切尔诺贝尔核灾难引起了港人忧虑核电厂安全,爆发了反对兴建大亚湾核电厂的运动,一度有过百个团体,共组「争取停建大亚湾核电厂联席会议」,并获得超过百万个市民签名,更被形容为香港「公民社会发展的起步」。 [3]

运动虽然未能阻止核电厂落成,却为后来香港政治发展奠下基础,因为由反核动员起来的能量,渐渐转向关注《基本法》的草拟和八八直选等政治议题。 [4]纵使这些转化了的能量,后来有否反过来提升环保议题在香港的重要性,甚有商榷余地,却多少展示了环保与政治的互动。

建设绿色世界由建设制度开始

在「绿色政治」的世界,环保与社会体制密不可分,没有制度配合,推动环保只会事倍功半。环保团体绿色和平与智库组织Roundtable Community在2007年合办了一个讨论会,检讨回归后十年的环保运动得与失,当中有不少与会者认同,回归后不乏尽心工作的环保团体,而各式各样的活动和议题,都提升了市民生活上的环保意识,亦令政府和企业负起更大环境责任。 [5]然而与会人士普遍认为,本港的环保运动未能更有效地「绿化」社会文化与价值,只停留在「活动多」、「行动劲」的层面,运动深度与力度却薄弱;大部分环保团体都将工作焦点局限于提出改善污染情况的技术,而没有触及社会价值与政经制度的反省和批判。 [6]

有与会的学者提出,「环保」可分为伦理及技术两大层次,把资源放在「环保技术」及推广,而不介入社会资源分配与阶级的问题,会令到运动缺乏张力与矛盾点。本港环保「运动弱」的主因是未能超越「活动」与「行动」的阶段,将环保与绿色的诉求,提升至要求扭转破坏环境的社会制度与价值层面,没有对现有制度与价值观提出颠覆性的想法与创新。 [7]

现届政府负责环保政策的政治任命官员,有出身于环保组织和关注环保议题多年的人士,阵容有人喻之为「梦幻团队」。 [8]但如果认同上述观点,即使有环保人士掌握决策权力,并不缺少环保政策建议,例如减少厨余以及节约能源[9],但社会没有从环保观点出发的经济或政治制度新方向,香港人始终也不能过上真真正正的绿色生活。

绿色政治 事事关环境事

就以上困局,「绿色政治」提出理想的经济和政制模式,以至对平等与社会公义的理解,或许可为香港环保运动提供另一条发展方向。英国约克大学政治学教授Neil Carter在其著作《The Politics of the Environment: Ideas, Activism, Policy》中指出,「绿色政治」的最重要目标是生态责任(ecological responsibility)以及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认为社会可持续运作,是因为未有超出地球的生态承载能力。若果地球和人类社会要生存,那么经济、社会和政治发展等,都需要做到自给自足(self-sufficient),以满足基本需要为主要目的,要顾及后代的需要,避免过度消耗,亦要让自然界继续欣欣向荣。 [10]

要达到这愿景,「绿色政治」认为现时大部分人习以为常,奉为金科玉律的经济和政治思想和制度,都要改头换面。 Neil Carter指出,在经济方面,现时资本主义制度的特征包括着重经济增长、追求利润以及消费主义盛行。从「绿色政治」角度来看,过度追求经济增长,会引致资源枯竭及污染等问题,所追求的经济增长,也只是建立在满足人的欲求(wants),而非需要(needs)上。广告宣传、潮流风尚等,产生了对非必要东西的欲求,对利润之过分追求,也鼓励了较浪费的经济生产模式,例如事先设计产品在一定时间后将报废。反之,「绿色政治」下的经济活动,会采用一个满足人们的需要的生产模式,教育大家要减少消费,从而减少污染,保护资源。 [11]

「绿色政治」思想认为在这种较少消费的经济环境下,人们的生活质素并不会倒退,反而会更好。理由之一是觉得建立在追求物质基础上的社会不理想,甚至乎不合乎道德;另一理由则与政治参与有关,「绿色政治」认为一个以追求经济增长和消费为主的社会,人们可能忙于从事经济活动,只剩很少时间积极行使公民权责,参与政治体制下的民主活动,故此消费主义会限制人们的自由和自决机会。在「绿色政治」的理想世界,人们的经济所得「数量」或会较少,但所得的「品质」会提升,如更高的工艺技巧、较健康的食物、较安全的社区,还有精神层面上的得益,如个人快乐、可充份发挥潜能以及较有互助精神的社会等。 [12]

在政治方面,Neil Carter指出,主流「绿色政治」崇尚「去中央化」(decentralisation)、「参与式民主」(participatory democracy)以及平等主义(egalitarianism)。 [13]「去中央化」是指政治单位应该要较细,而在最激进的「绿色政治」思想中,政治体制应由细小、自治的社区组成,各社区应以自然或地质的特性,如流域和山脉作边界,经济活动只需要用上社区内的生态资源,做到自给自足。 [14]

至于「参与式民主」,就是希望公民积极参与政党、地区政府、邻里会议和志愿团体等工作。 「绿色政治」思想认为由民意代表决定社会事务的代议式政治模式,会削弱人们之参与感。因为间中投一次票,只会令人集中私人事务,未能孕育有助社会持续发展和负责任公民的意识。相反,「参与式民主」的决策过程有更多人参与,权力不再集中于少数人,体制更能回应民众需要及更具问责性;另外当公民要作更多决策时,他们需要接收更多资讯,这有助他们认识环保议题。在「参与式民主」下,人们对其他公民也有更大责任感,将这种利他精神推而广之,就会变得关注非本国的人、后代,以至大自然。 [15]

至于提出追求平等和社会公义,有些人是借鉴大自然,指大自然是由互相连系的事物组成,各部分对其他部分皆有作用,没有事物是独立或超然于其他部分;有的则着重于后果,认为不均和贫穷不利于环境,如较不发达国家有过度农耕,以及在贫瘠及效益不大的土地上耕作的现象,导致沙漠化和森林开伐等环保问题;亦有主张认为,追求平等有助于促进绿色政治的其他部分,如参与式民主和去中央化。 [16]

在香港萌芽的基础:年轻支持者

「绿色政治」追求环保、更多程度的民主、更公平的社会等,都是大部分人认同值得追求的目标。由中央政策组委托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硏究所进行有关年青人的社会态度的硏究,或许揭示了「绿色政治」在香港的潜在支持者。在2010年发表的《香港年青人口的社会态度》发现有80.3%的90后、77.5%的80后同意环境保育比经济发展更加重要,亦​​分别有71.4%和73.2%的90后及80后赞成为了保育环境而交更多税[17],而在2014年进行的《香港年青人的社会态度— 跟进硏究》,发现15至19岁和20至29岁的年青受访者当中,分别有54.2%和59.7%对香港在环境保育方面感到「不满或十分不满」。 [18]

今届区议会选举之「城乡共生连线」的宣传片,起首提出香港的问题并非土地供应不足,而是土地和房屋受既得利益集团控制,而不民主的政治制度则助长这现象。 「城乡共生连线」认为,若要保护香港的绿色环境,就需要阻止既得利益集团「毁山灭林」及绑架香港的生态环境。另外,影片中也批评政府为了经济和政治利益而破坏乡郊环境。 「城乡共生连线」的一些主张,也与前面提及「绿色政治」提倡的「去中央化」和「参与式民主」类近,如属于该组织的姚松炎在宣传片指出希望能发扬社区自主[19],而他也曾指出民主需要直接参与,又认为应革新区议会,做到决策要由下而上,例如「社区重点项目计划」下的每区一亿元拨款,应让居民讨论以及提交建议书。 [20]

另外,「城乡共生连线」三位候选人在选举前夕,伙拍另外三位关注环境议题的候选人发表「绿人」参政宣言,当中提及若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不能只作小修小补,而需要大幅改变目前的经济发展模式和权力结构。他们认为香港主流环保团体过去一直采取「非政治化」路线,遮蔽了环境争议背后的利益和权力关系。他们认为不民主政制容许利益集团破坏环境,因此环境运动也应是香港民主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环境运动参与者亦应该积极参与各级议会选举,以增加影响力。 [21]这些看法,与上述2007年的香港环境运动讨论,可谓不谋而合。

虽然这几位候选人最终无一当选,但部分人的得票率不低,可见「绿色政治」有一定号召力,要在香港萌芽,算是有了基本条件。然而,若然要促进制度变化,区议会作为一个处理地区事务的议会,未必是「绿人」达成宏愿的理想平台。 「绿色政治」在香港会否真正揭开序幕,还看来年的立法会选举。

 

 

1 「朱凯迪、姚松炎、张贵财合组『城乡共生连线』参选」。取自八乡朱凯迪Facebook网页: https://www.facebook.com/dickpatheung/videos/918272121572046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0月5日。
2 资料来源:「市民对曾荫权第七份施政报告的期望:特首即将要发表其第七份施政报告,你认为他应重点处理什么问题?」取自香港大学民意网站: https://www.hkupop.hku.hk/chinese/features/policy_address/expect_Donald_2011/datatables.html# 1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15日;「市民对梁振英第三份施政报告的期望:特首即将要发表其第XXX份施政报告,你认为他应重点处理什么问题?」取自香港大学民意网站: https://www.hkupop.hku.hk/ chinese/features/policy_address/expect_CY_2015/datatables.html#1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15日。
3 纪晓风,〈反核难改港人冷感社运前途障碍重重〉,《信报》,2011年3月21日,P14页。
4 林茵,〈醒觉反核〉,《明报》,2013年4月7日,S01页。
5 「『绿色长征: 回归后与下一个十年』讨论会摘要」,取自香港绿色和平网站: http://www.greenpeace.org/hk/publications/green-discussion-articles/1 ,最后更新日期2007年12月20日。
6 同5。
7 同5。
8 添马男,〈中门大开:绿色梦幻组合〉,《苹果日报》,2012年11月15日,B16页。
9 资料来源:「香港厨余及园林废物计划2014-2022」,环境局,2014年2月;「香港都市节能蓝图2015~2025+」,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环境局,2015年5月。
10 Neil Carter, The Politics of the Environment: Ideas, Activism, Policy, 2nd ed. (New York,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 pp. 47 and 48.
11 同10, pp. 48 and 49.
12 同10,p. 49.
13 同10,pp. 53, 58 and 61.
14 同10,p. 50.
15 同10,pp. 55 and 56.
16 同10,pp. 62 and 64.
17 Stephen Chiu Wing-kai, "Social Attitudes of the Youth Population in Hong Kong,"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sia-Pacific Studies,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0, p. 35.
18 "Social Attitudes of the Youth Population in Hong Kong: A Follow-Up Study" Central Policy Unit,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arch 2015, p. ii and 10.
19 同1。
20 蔡慧敏,〈点解你买唔到楼? 〉,《壹周刊》,2015年10月22日,A26至29页。
21 「生活时报相片」。取自捍卫家园‧沙打区张贵财Facebook网页: https://www .facebook.com/975524995837119/photos/a.984350474954571.1073741829.975524995837119/1010832615639690/?type=3 ,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11月12日。